心里的魔如澎湃大海,星空里的最后光芒

  一直就知道,对于爱着他爱的深切的人来说,看《异度空间》就是自虐,可是偏偏要自我挑战极限。以后我不敢说,在21年生命里,现在是最最爱他也最最了解他的时候,也就在这个时候,我选择看《异度空间》。

说起来,《异度空间》不是杀时间的最好选择,不过我还是在下班的路上和吃饭的间隙看完了。整部电影的节奏很和缓,被归为“惊悚恐怖片”,似乎也没有多么恐怖,说是一部心理片,好像值得推敲的地方也没那么深奥。这部电影之所以那么出名,不仅仅是因为它是哥哥留个这个世界的最后一部影像作品,还因为它和一年之后发生在主角身上的戛然而止的命运的暗合。但是说真心话,我并不认为它能在主演的艺术成就上有什么代表性,甚至认为,对于哥哥是因为这部电影入戏太深而罹患抑郁症的这种说法,不过是人们的臆想罢了。也就是说,其实这部电影比起《霸王别姬》、《阿飞正传》或者《夜半歌声》,没有那么强烈的艺术性,值得主演为这样的角色不疯魔不成活。
我记得有人说过,很成功的心理医生本身就是一个执拗的病人。在罗医生的身上深刻的体现着他久病成医的纠结。电影一开始,就围绕着“这世上有没有鬼”逐渐展开。在《异度空间》中出现的人,几乎都活在一个和“有鬼”的世界相平行的世界,而“有鬼”的世界不外乎是人头脑中另一个世界的折射。jim对人脑表现出了浓厚的兴趣,他想要探究其他人浩瀚的另一个世界。他不止一次的在公开场合谈笑风生的表明自己的无神无鬼论,直到女孩章昕出现。这位成功的心理医生在一个晨曦未明的清晨,对着录音机喃喃自语,那个时候,他给了我们一个很明确的信号——他不过是想通过科学的探究别人的异度世界来解决自己异度世界的问题。
我不知道是不是一个人真的可以忘记令自己痛苦的事件,但是理论上来说,罗医生有条件做到这件事。他的闹钟就像催眠疗法中必须存在的一个道具,能将他从他的异度空间带回到现实的空间。虽然他一再否认让病人面对过去痛苦的回忆是件愚蠢的事情,这恰恰是他想要探究的方法——怎么样才可以令一个有伤痕的人在不面对伤痕的情况下痊愈起来呢?棘手的病人章昕不过是又一次的验证了他这个想法的不现实性,任何一个心理医生都不可能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治愈一个病人。
章昕是一个比较典型的心理疾病患者,但是也是最简单的患者。虽然她不承认自己“有病”,却老是声称看见了鬼,自杀数次却都无知无觉,但是追根溯源,她的疾患不过是“对自我的厌弃”。因为在懵懂未知的时候,她对父母离异并抛弃她的事情总是抱着一种“是我的错”的错误看法,所以,她需要在这个世界上找一种精神依赖才能够活下去。很多被抛弃的孩子,潜意识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这种将自己整个身心灵魂都依附在另一个人的身上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这也就导致了她前男友离开她。这样的人真的要治愈,就是能面对别人的错误不是自己的错,罗医生为她找来了她的父母,让她和心中的“鬼”面对面,这才是她好转的关键一步。比起她来,那个神神叨叨的房东,看起来很乐观,很爱说话,谁能知道他也是有着一个反常的“异度空间”的人呢。不过,他沉迷于他的精神病,想通过“见鬼”和自己死去的老婆孩子见面,并且一直为此努力。楼上的房客,表现的很暴躁,对他人的恐惧嗤之以鼻,却不知,在他的“异度空间”里,正是以给别人造成恐惧为快感。这些人,其实多多少少都有点精神疾病,造就每个人的“异度空间”的原因不同,有因为怀念救赎或者仇恨,说到底,谁心里没有一点伤痕?
不知道罗医生最后到底还相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至少电影给人的感觉是,他和他心底的鬼和解了。两个世界才能再度相安无事起来。我也在想,人脑真是太浩渺太广博了,每个人的异度空间都是无限大的,想要探究,真的太难了——人最难的是了解他自己啊。
我一直以为,张国荣在这个电影中已经体会了一次空中飞翔的感觉,没想到结局是两个人相偎在楼顶上迎接新的一天的到来。现实往往要比一幕剧更加残酷。是不是哥哥也曾经通过揣摩罗医生的心理思考过生死?往事已矣,逝者如斯夫。电影中,他通过“见鬼”完成了自我的救赎,但是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了他的踪迹。在另一个空间的哥哥笑而不语,也许他已经找到了答案,却再也不需要分享。

    每晚和妹妹睡前夜谈的内容总离不开Leslie,有一天我们说到《异度空间》,她说她绝不会收藏,因为里面有太多不好的记忆。
    我也曾因此矛盾了很久,但我又怎么能错过呢?毕竟这是Leslie在这星空里划下的,最后一道光芒。
    记得我第一次看这片子时他还在,只是听说他被撞邪的传闻缠身,于是我当时就特别仔细地想在影片里找出蛛丝马迹,当然,怎么可能看得出来呢。只是被林嘉欣歇斯底里的尖叫弄的本来也有些抑郁症的我也俞发神经衰弱起来。
    结果没有多久,片子就打上了“遗作”两个字,它彻底变成我心上的一个疤痕,不愿再去碰触,没想到这一别,也竟三年了。
    故事大意说总认为自己见鬼的章昕,结识了心理医生罗伟良,作为无神论者的罗伟良通过心理学手段帮助章昕找出心结,章昕在康复的同时和罗伟良互生情愫,却在这时,罗伟良开始看到自己死去的前女友对他如影随形,于是他在往事和现实的交错里崩溃了,直到他被逼的站在天台边上准备跳楼时终于说出了心里话感动了前女友的鬼魂才免于一死。罗伟良和章昕相偎坐在天台上的结尾算不上光明但也完满。如果单单这样看,故事还是有些意思的,也许就是出于对剧本的肯定和对导演的信任才使Leslie出演了生平唯一一部真正意义上的惊悚恐怖片(《倩女幽魂》我个人看来更象言情片)。只是成品叫人失望,如果不是因为Leslie,我是绝不会再看。
    重又看它是前两天的事,制作特辑的背景还是尖叫和惊恐,Leslie坐在椅子上说一些自己对影片的看法,要不是我知道他说话的内容,几乎要以为是电影的另一个片段了,发型衬得他有些憔悴,表情又是那么严肃和疲惫,而最叫我感到害怕得是,我没有见过任何一次采访或者照片中的他,眼神是像这次这样没有焦距和重心的。他这种神情是为了更好表现戏中的心情还是他自己都无意识呢?
    其实从《异度空间》这个片名就可以看出导演并非只想说一个单纯的鬼故事,也许他是想做一个探讨,对于一个我们所不知道的世界。它是很单纯说了一件事情,看起来做的全情投入却让人感觉无趣。它想说什么?说鬼?说爱情?还是别的什么?看完这片子,我觉得这其中根本没有鬼,也无关爱,一切的一切只是心魔。
    而心魔又是什么?我无法用专业的语言解释,导演罗志良也无法用胶片说明,反而变成在和观众玩心理战,整个影片气氛是压抑的,却又像是自己吓自己。也许是因为题目太大了,情节又太简单,所以很多转换让观众看不懂——罗伟良没有任何前兆的看见前女友的鬼魂,难道见鬼是会传染的?如果说罗伟良看见的并不是鬼而是他的幻觉可能还好解释一些,可以说他是因为爱上章昕引发对前女友的愧疚,所以疑心生暗鬼。但是影片中对此铺垫太少,情节转换间就显得很突兀,而且如果是这样的话,罗伟良为什么不记得前女友的母亲?难道他用心理暗示让自己选择性失忆?可是从他一直记得前女友的样子来说这样的解释似乎说不通。
    我记得有一种版本的简介上说看章昕的爱是否能拯救罗伟良,这也许也是导演原先想表达的一个意思吧。处于无意识孤独状态下的罗伟良和有意识离开众人的章昕,两人的共同点是心里都有阴影,罗伟良挽救了章昕,而痊愈之后的章昕因着爱一直全力帮助罗伟良。影片是像我描述的这么拍的,但剧本在情感处理上却显得肤浅的。首先心理疾病严重到出现幻听和幻觉,哪怕知道心结哪儿,也不是对症下药,一笑泯恩仇后可以彻底痊愈的。如果说章昕见的是鬼,那么更没有理由无故消失。我只能理解为章昕的病症和出现只是为了引发罗伟良的问题,若是这样又显得篇幅冗长拖沓。而罗伟良前后的表现更是太颠覆,一开始他以专业学者的身份驳斥鬼的存在,最后自认见鬼,这是异度空间对我们人类无知的嘲讽?其实我以为罗伟良最终没有跳楼并不是因为爱,这片里也没有爱,他对章昕的感情不过是多年来迈出封闭世界的一种尝试;也不能简单地说感动了鬼魂,因为正如我前文所说,我根本就不认为这片里说的是鬼,这只是罗伟良的自我审判和自我救赎,需要在一个极至的情境下进行,所以他回到旧女友跳楼的天台,只有在无路可退的情况下,才有最真实纯粹的自我。
    很抱歉,我无法对这片有任何好感,因为那类似贞子的女鬼造型、因为罗伟良许多如同教科书定义的古板台词。就算我不相信Leslie是因为这片撞邪而做出最后的选择,但它很可能勾起心魔却是不争的事实,这是非常可怕和残忍的事情。谁的心底没有心魔,或恐惧、或悲伤……都是我们不敢也不想碰触的伤口,我们日常可以忽略但是一旦诱发,后果不堪设想。请允许我大胆猜想这看起来短短的电影,Leslie为此所受的心理煎熬却很长吧,比起其他鬼片里的装神弄鬼,心里的恐惧和黑暗哪里是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不知道有多少人记得最后一幕——这个以解脱为结尾的故事,用了阳光下的两只小鸟来代表新生活,连章昕都终于第一次露出放松开朗的微笑,而Leslie却还是那么那么茫然的神情,眼里依然没有焦距和阳光。我看得很心疼也很恐慌,故事是结束了,但疲累却像在Leslie的真实中一直延续下去,而后很快有另一道伤痕在我们心里蔓延开来。
    尽管这部片子有诸多不尽人意的地方,但我永远也无法忘怀其中的任何一个镜头,尤其看着有恐高症的哥哥强做镇静地站在高楼边,含着泪说,“我们以前一起开心过、痛苦过、两样我都会记住。”这原本我们对哥哥说的话,却听他先对我们说了一遍,除了流泪我已别无选择。
    就是这样一道哥哥在星空里最后的光芒啊,带着一丝颤抖,凌厉地划过天际,他可知道,从此以后,许许多多的人都寂寞了。

看之前有听说过,这部电影几乎成为张国荣人生的转折点,据说他的死跟戏里很像,这些东西是不是真的也没什么可追究的了,但是这部电影压抑而诡异的气氛确实营造的很好,演员也真的演得入木三分,尤其是那一幕:张国荣一脸的犹豫和哭泣看着沉睡中的林嘉欣,那张脸、那种表情实在是太可怕。
    电影的前半段尚且够压抑可怕了,而后半段更是让人压抑、心疼、害怕、无奈,幸好结局是好的,不然这种压抑的情绪何时能够结束呢,恐怕我今晚都要带着些许难受入睡了。
    章昕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可是她一直以来都在心理上并不认同这一点,她认为自己只是一个倒霉的老是能见鬼的人而已,她日日活在煎熬里,天天夜不能寐。房东跟她讲他的妻儿之死之后,她就能看见他妻儿的鬼魂,总是在各种时候见到和听到各种奇异东西的状况让她痛苦不已。罗金是他的心理医生,他通过章昕表姐夫了解到她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高中时候的创伤。高中时候的章昕有一个男朋友,却在后来狠心离她而去,章昕一直自认为自己很优秀很漂亮,无法接受男朋友为了一个丑女而离开她的事实,几度自杀要挟,却未能挽救这段感情。之后,章昕的父母又离婚了,并且双方都不愿意要她,之后各自找到真爱移民澳洲,只剩下章昕孤零零的一个,年幼的她一直自责,认为父母吵架是因为她不乖,所以才会不要她。经历双重煎熬后,章昕从此以后就老是见鬼。罗医生为了让她能够正视这些事实,给她开药,陪她游泳,让她每天录像排除幻觉,叫邻居不要装神弄鬼,最后还找来章昕父母,让章昕能够把多年埋藏在心里的话说出来,痛快哭一场,终于章昕痊愈了,而在这个期间两人也暗生情愫,两人开始幸福的生活。可是不幸的是,此期间罗医生心里埋藏的秘密也一点一点被引出。逐渐地,罗医生开始见鬼、梦游,而且越来越严重。原来是罗医生高中时也有相似的经历,而他扮演的是那个狠心男生的角色,而他的女友最终跳楼死在了他的眼前。这些年他一直很内疚,总觉得自己要死、要去陪她。他通过一系列幻觉来到当年女友死的那栋楼,即将跳下去的前一刻,他对着女友的鬼魂说出他这些年的心里所想,也终于能够面对这段令他痛苦不堪、内疚不已的感情,打开心结,从而也跨过心里的槛,逃过一劫。
   影片从一开始,林嘉欣出场,色调阴暗压抑,林嘉欣的造型也是邋遢疲惫,到后来她走出阴影,和罗金恋爱,色调回暖,场景也都是在白天,两人脸上总是笑容,林嘉欣的造型也变的干净精神,再到后来罗金病的越来越重,色调再度阴暗,场面大多在夜里,而且越来越恐怖,女友的鬼魂出现的越来越频繁,节奏变快。而给观众的感觉是,在好不容易松一口气后再度紧张起来,恐怖中带着心疼与无奈。
   在给章昕治病的过程中,罗金不断走进她的内心,探索她的内心世界,企图通过这种方法帮她打开心结,但是同时这也是一个不断挖掘自己内心世界的过程,再加上两人经历过几乎相同的故事,更是加重了罗金的臆想。罗金一直独居,没有朋友,对自己的要求也很高,很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所以在他发现自己能够见鬼后努力地掩饰自己的病情,被章昕发现后他非常生气,坚持认为自己没事。他从前总是不相信这世界有鬼,认为这荒谬而滑稽,即使自己见鬼了,他还是不断告诉自己这是幻觉,但这并没有减轻他的病情,他只是一味逃避,不敢面对,等他真的坦然面对的时候,他才真的拯救到自己。
   魔从心生,如果不能正视自己的回忆,一味逃避,内疚或者害怕,只能一直活在煎熬里,鬼魂会一直缠着你,你到哪他到哪,一辈子也就这样,甚至走向死亡。因为你总是没办法躲开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只有面对了,才能打开心结。

  其实好多喜剧片都还没有来得及看,其实这个片子大一的时候就看过,可是,不由自主地拿出来看。也许,是哥哥要我看的,要我更深切了解他的痛苦,他的煎熬,抑或是,他的演技多么的好,多么的出神入化。

  更加心疼你,更加爱你。

  其实我一直都是很胆小的人,不怎么敢看鬼片。虽然《异度空间》是心理悬疑片来的,大一的我在课堂上看之前,还是很紧张很害怕。从黑眼圈的章昕到古怪的房东,都让我不停的冷颤。可是他出现了,他神采飞扬的讲述着他的“无鬼论”,那么自信,那么健康,忽然间我再没有恐惧,即使后面恐怖的音效和画面,也没有再让我捂住眼睛。从此记住的,是他理智而清澈的眼眸。

  那是与程蝶衣完全不同的张国荣。

  那个时候我还没有爱上他,可是却明白,他是有让人平静下来的力量的。无论是剧中的章昕,还是看电影的我。

  可是,这次再看,却有很大的不同。

  我记得最清楚的是,他扮演的罗医生,语气平稳的和章昕说:人有的时候很脆弱,会遇到很多不如意的事,日积月累就会形成心结,就算想告诉亲戚朋友,他们也未必懂得怎样开解…–哥哥,这究竟是台词还是你的心声。我看的时候,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演戏演戏的,可是,又禁不住问自己,如果有人能开解你,也许现在你仍然大笑着,那么可爱。

  记住的,是他打着侧光的脸孔,有些阴森;记住了他梦里起身,眼神空洞,找出那一封封过往的信和小鱼发夹,又熟悉的一点点整理好;记住了他崩溃前的样子,他委屈的和个孩子一样哭着问,为什么你不能放过我,然后又面目狰狞的回答自己,我不会放过你的。看这一刹那,我跟妈妈说,你看哥哥的演技多好。哥哥,你演技好的,我都相信是真的了。是谁这样欺负你呢,你一生没有做过坏事,那么坦荡荡。

永利电玩城,  是香港媒体么,是香港媒体吧。

  我恨你们。

  影片的最后,当然是罗医生打开了心结,太阳升起,他和章昕,相拥坐在楼顶,脸上的表情,算是释然吧。而一切都像一场梦,昨夜他要跳下去的地方,拦着高高的铁丝网。

  戏如人生,人生却不是戏。如果能改写,如果哥哥没有那么决绝的选择,该多么好。

  夜里一直害怕得睡不着,小莫说,怕“遇到鬼”么?不是的,罗医生不是说了么,根本就没有鬼,我相信他。

  是怕哥哥的病态么?看到他病态的样子还那么喜欢他么?莫啊,我不怕他的病态,如果能陪在病中的他身边,于我而言也是一件大幸事。只是心疼他,不知道生活中的他,究竟遭了多少苦多少痛。谁都不知道,如此选择的时候,他究竟看到什么。心疼从童年时就要独自承担一切的他。

  他是抑郁症。不管有多少种猜测,哥哥,我只是相信,你病了。
  如果现实让你不堪承受,天堂总会和你要求的一样完美吧。你要开心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