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电影是音乐的配角,逃不开那注定凄艳的荣幸

该是几年前,在电视上看到了关于那个时代的阉人歌唱家的一些介绍,当时就被Farinelli的声音迷住,天籁般的声音加上完美的演唱技巧,让人为之倾倒。立即搜索相关音频,下载,试听。

循环听了好几天的电影原声,为着无懈可击的美妙声音着迷,大跨度的音域,高音区的花腔也处理的如此细腻,哪怕是高音仍然平稳有力,我想如果是真人在台上唱着,台下的观众是会如何揪着心、捏把汗的听着,当他出色完成的那一刻,紧张到晕倒也实不为过。但那超长持久的高声哪怕尾音都未显丝毫疲累。结果跑回去看评论果真此非真人,我陶醉了半天的声音是科技合成的声音。
顿感失望之极!!

   电影《Farinelli》被冠以《绝代妖姬》的名字是让我不禁涌现一丝不平的,感觉好像那位惊艳万众的乐伶已经确切地成为了一个女人般,充满着矫情与妩媚的气息。可是细心一想,这样的称谓也是贴切,并非他的容颜与举止有着女子一样娇弱的气质,实际上他是一个丝毫不亚于普通男性的阉伶,它之所以贴切无非源于他的命运与荣耀。可惜这样的名字,流芳百世的同时也背负沉重悲哀。

法里内里的忧伤
顶儿
94年,由热拉尔.高尔比奥导演,意大利、比利时、法国合拍的电影《Farinelli》为我们开启了一扇窗,带我们回到浮华奢靡的18世纪欧洲大陆,一窥绝代歌伶法里内里的倾世风华。
高尔比奥敏锐地将镜头聚焦阉伶歌手,任这一危险而禁忌的题材诱发无休无止的争议。不少人认为高尔比奥在影像叙事中添入了太多无可考证的香艳戏说,某种程度上折损了影片的真实度和艺术性。然而,几乎无人不倾倒于导演对歌伶演唱音乐的准确把控:精致而庄严,孕育着古典主义早期对艺术情感表现的渴求。
才华平庸的作曲家里卡尔多为了留住弟弟卡洛的天籁嗓音,不惜亲手对重病中的弟弟施行宫刑手术,并编造坠马的弥天谎言骗取卡洛的信任。真正的天才无法被历史掩盖,卡洛兼具力与美的歌声为他赢得了“法里内里”的无上殊荣,他征服了整个欧洲,所到之处座无虚席。卡洛斯基兄弟订下信条,共享一切——音乐、功名、利禄甚至美人。然而,看似最坚实的同盟关系却因为音乐理念的差异终而瓦解,分崩离析。
永利电玩城,哥哥留下的那道伤疤造成了卡洛艺术理想与生活的极度失衡:白天,他身骑高头大马、呼风唤雨,扮演着所有姑娘梦寐的情郎法里内里;夜里,他褪下华妆裘袍,回归于卡洛的躯壳,独自舔舐孤独与背叛的苦果。
《Farinelli》的电影原声几近美到不可方物。为了无限逼近法里内利的绝世歌喉,录音师采集了数十个全球顶尖女高音、男高音以及童声的音轨,通过现代电子音乐技术剪辑合成:实现了四个八度的音域跨度以及长达一分钟的持续高音等今人难以达到的极端歌唱技艺。
在一个偶然的机遇下,卡洛因同情被嘲弄的阉人歌手而挺身迎战优秀的小号手。卡洛极致的颤音在高音区张扬着他超群的天赋,比丝绸更柔滑较溪流更清澈,征服了市集里无数的观者以及碰巧路过的音乐大师亨德尔。他一战称雄,将“法里内利”的英名深植人心。
影片中的亨德尔决计不是胸怀广阔的大师。为了激发卡洛歌声中至真的情感,抑或了却二人间连串的误会与情仇,亨德尔扔下“你只是阉人,只能为音乐而存在”的严酷话语,并将里卡尔多苦心隐瞒多年的真相赤裸裸地揭露在临演在即的卡洛面前。台前身着赤色锦衣华缎的卡洛忆起来了,夜夜到访的梦魇中纠缠不休的银白色骏马鬃毛,以及白色牛奶池中盛放的妖冶浅红花朵……原来一切都是自欺欺人的谎言。第一次,他卸下了法里内利的假面,为自己而高歌。《让我痛哭吧》,他修剪了引以为傲的华丽装饰音,抛弃一切迎合观众的炫技表演,只是这样自说自话“你用强暴的力量,永远地夺去了我生命的乐趣。如今,我永世痛苦,生活在那种炼狱般的折磨中,苍天!啊,怜悯我,请让我痛哭吧……”级进与跳进两相糅合,叹息的下行音调如踮足同行走在听者的心间。终于,他得到了足以匹配他魔鬼歌喉的咏叹调,并付之以肝肠寸断的代价。
再见,法里内利,从此身后功名与我无干。
里卡尔多说的对,是他成就了法里内里;但也是他,夺去了卡洛原本完满的人生。
在故事的最后,法里内利成为了国王的御用歌手,夜夜以歌声治愈国王的心疾,甚至在日食之时以最清澈甜美的音乐为人类召唤太阳。正是在日食之时,哥哥里卡尔多决意自杀补偿对卡洛犯下的罪行。而后,病愈的里卡尔多为卡洛夫妇种下了爱的种子,弥缮了卡洛永恒的残缺。算是不完美的完美结局。或许岁月可以抚平所有的悲恸,多少爱恨痴缠终成南柯一梦,唯有炙热的艺术能够得以永生。
 

这回是偶然的发现了还有相关的电影,于是下载下来看。

因为你不用再揪心,不用再为他冒汗了,那种歌剧中最重要的现场的震撼顿时就消失了。现在再听这个声音仍然很棒,却只能徒增遗憾。

  作为一个特殊的群体,Farinelli的命运注定是艰巨崎岖的,身体上的变异已经无法挽救注定失去正常男性生活的厄运,惟独以自己完美独特的声线才可以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他本是一个纯真的男孩,怀着一颗对音乐忠诚的心歌唱美好的一切,可是这样的向往与纯净的歌声却给他带来了异于常人的非凡荣耀与扭曲忧伤。

因为之前无限循环听过N遍他的歌曲,所以电影中的大多数演唱片段都觉得十分熟悉,尽管如此,听的时候也会屏住呼吸,生怕喘息声音会破坏演奏的和谐,感觉全身的毛孔张开……我想“音乐性
高潮”也许确实存在……(不要想歪了~)

观众们把大把的热情只能转嫁到farinelli其人的众多猜想中,去看了他的官方画像后,真觉端庄高雅、气质斐然,顿时又对电影中塑造的颓废任性的角色彻底失望。

  他的哥哥Riccardo是一个为音乐着迷的作曲家,为了成就自己音乐上的光辉前程不惜对弟弟的身体进行阉割以保留那独一无二的天籁之音作其乐曲的最佳伴侣,那一个短暂的过程改变了Farinelli的命运,也改变了他的命运。如他所愿,自己的作品被弟弟演绎出来是多么的美妙与充实,从在那不勒斯的比赛胜利再到在伦敦宫廷戏院的辉煌成就,无一印证着他对弟弟实施宫刑是正确之举。只是一切的掌声与认可背后都隐瞒着一个永远都不可被他人知晓的秘密,关于弟弟之所以成为阉人的真相。

可以说更多的我是喜欢音乐,并不在意演唱者有怎么样的故事,所以在电影的刚开始,我就直接找到第一个他的演唱片段开始看。之后慢慢才开始看其中的一些情节。Farinelli是脆弱的,完全信任依赖他的哥哥,用歌声掩饰自卑。而他的哥哥,利用Farinelli的同时也充满了负罪感,所以会明知自己能力有限也坚持要为他写属于他的音乐。

电影中人物表演特点完全是站在观众的角度,而非融入人物。童年的Farinelli为了一个自杀的阉童惊慌失措,但他是个小贵族,完全没必要为此担心,这个楞贴上的暗示性剧情很生硬。Farinelli对哥哥的怀疑太多太频繁刻画也太过着重。Farinelli纵然有天赋,但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高超技巧也绝非天赐那么简单,总走不出来也难成其就。他对哥哥音乐的指责也完全是在站在后人的角度,在那个刚开始流行炫技的年代,这个责难也太有预见性了。

  Farinelli一直是渴望忘记过去的阴影的,可是他对哥哥深切的爱却让他情不自禁地不断徘徊在痛苦的边缘,在无尽的夜晚承受着梦魇的煎熬。哥哥是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生命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必须与之分享,无论是痛苦还是快乐,女人还是成就,尽管内心承受着巨大的委屈,表面依然是顺从。听着哥哥对自己诉说真相的时候,他的表情是不安又期待的,不安是害怕又一次面对那个不堪回首的过往,期待是渴望可以从哥哥的眼里看到爱他的坚定。其实他心里早已清楚真相,深信堕马只是虚构的意外,手术才是谜底。只是面对自己至亲的哥哥,他只能沉溺在欺骗的漩涡,宁可噩梦不断,也不愿意去面对残酷的现实。真实与虚假的纷争,终究在血的羁绊之中退居二线。可是上天对一个渴望走出桎梏的人总是有着怜悯之情,真相在Handel大师与哥哥Riccardo的对话中水落石出。聊聊数语的信函把他仅存的希望都与恐惧都毁灭了,告别猜测意味着要面对新的内心挑战,未来面对哥哥应该何去何从?生活是否还有值得向往的价值?终究心底的伤痕难以愈合。

看到影片最后,三个人在床上,Farinelli和他的女友握着手凝望对方的时候,忍不住的哭泣。女人那太过沉重悲伤的爱……

我想无论是电影本身,还是观众,对Farinelli都是遐想大于真实表现太多太多了。对于拍摄那种太久远缺乏可靠证据的人的电影大多难逃这个局限。他的精神层面就更难刻画了。毕竟,“手挥五弦易,目送归鸿难。”

  才能的卓越得到大众的赞赏渐渐也让其得到王宫贵族的注意,可惜宫廷的生活总是充满华丽的虚伪,越是奢华的场合心灵的呐喊就越显得苍白无声。贵族的欣赏不过是建立在对他那另类的身份与绝色的歌声之上,贵妇们沾染了赤裸情欲的眼神不过是对他自尊的又一次践踏。直到Alexandra的出现,他的情路仿佛得到了神的恩赐,那个温柔可人的女子带给他的不是欺骗与玩弄,而是全心投入的付出,在她散发圣母光芒的照料与牺牲下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了父亲。能够成为父亲是他毕生的心愿,尽管他在舞台上是王者,可是现实里却无法成为真正的男人的屈辱一直折磨着他,孩子的存在宛然是一种治愈创伤的最佳良药。尽管孩子的出现能燃点他重生的快乐,但是他那父亲的头衔只是名义上的,孩子的诞生不过是哥哥向他赎罪的方式。

影片中想要表达的他们兄弟之间纠缠的感情,我倒是没有很深的感觉。是家人,最终就会谅解,毕竟事已至此,不论怎样都不会有改变。而且他哥哥也有悔改之心,尽管这不是悔改就能挽回的……

听着这个电影的原音,让我想到了嵇康的“广陵散于今绝矣”。随着意大利对阉伶的禁止,Farinelli的声音永远都不会再有了。我想电影最大的贡献就是奉献了这么棒的声音。

    失去的尊严无法挽回,任凭那无尽的掌声与欢呼一直蔓延,都无关痛痒,只有自己的歌声才清晰地提醒自己的依然会心动,为了可以拥有的最靠近心灵的音乐,甘愿承受Handel大师的谩骂与鄙视。为了能够展现最完美最真实的自己,甚至私自夺取了与之为敌的Handel大师的作品,经受社舆论的压力也在所不惜。他曾经在哥哥那些靠修饰的音乐中尽情麻木自己,可是曲终人散的时分,心底泛滥的愁绪总会如期而至,越是完美的演绎将伴随着更为惨烈的伤痛,为真挚而歌的渴望苦苦折磨着他。生命里的每一分钟都必须用坚强的信念去支撑无力的身体,每一次完美的演绎都必须用痛苦去滋润破碎的心灵。当一曲《任我流泪》在剧院里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一致赞许,内心的疼痛与委屈也随着掌声一同激烈地爆发,从他那坚决有力充满自信而又夹杂着无尽忧伤与孤独的眼神里我感觉到一股致命的杀伤力已经蜂拥而至。

关于评星,单纯电影的话我也就给三星半,最多把我后面的眼泪饶上算四星;而音乐自不必说,有多少星就给多少!所以这部电影分数如果高的话,我认为完全是托了音乐的福。

  一曲既罢,听者只会惦记那绝世的歌声与舞台效应的魅力,以恒久的印象蕴藏在他们的记忆中,只留歌声不带心酸。然而歌者早已泪流不止,为那接近顶峰的绝望与悲戚,是投入的结果也是对自身命运的慨叹。对于
Farinelli来说,舞台上收获无尽的掌声也收获一生的最痛,是谁成就了一个伟大的歌者?又是谁毁灭了一个男人的一生?仿佛一切都是欺诈,他的命运只因为哥哥的一时糊涂而变面目全非,作为男人的权利都被就此剥夺,哥哥是无比可恶的;但是哥哥却又是伟大的,如果他不是那个动了刀子的人,那么一段传奇将尘封的秘密之中,历史上根本也不会有“Farinelli”的名字,舞台上更不可呈现风华绝代的优美歌声与忧伤情愫。

于我,音乐好听,谁又在乎这是什么样的人唱的呢。Farinelli就算是Quasimodo那样我也喜欢,当然了,帅哥更好~

  一旦成为定局,无论是怨恨还是宽容,都走不出注定的模式。在《大明宫词》中,有那么一句歌词是描述太平公主与武则天的命运:逃不开那注定凄艳的荣幸。望着Farinelli那歇斯底里的叫喊与苍白的脸,仿佛历史正诉说着同样的命运。

PS:百度MP3搜索“阉人歌唱家”的话,居然会出来vitas的一个……让我这个晕啊……哪个脑袋养鱼虫的玩意上传的……vitas人民大会堂的演唱会还去听了呢~大爱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