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原著版之后补充的电影版,木讷的爱胜过花言巧语

很喜欢瓦特,虽然木讷,但好过那些不靠谱的花言巧语,很可惜,吉蒂在经历那么多事,才爱上他,不过,也好过原著——到死都没爱上他。电影有种很微妙的感觉,很喜欢也很享受!但却因瓦特的爱而惋惜,未清楚对方想要的是什么,就盲目爱上,而一场儿戏的婚姻,在过程之中,也显得那么痛苦,还好,结局两人彼此倾心了!但瓦特却离开了。

沃特是一个细菌学家,在一次舞会上爱上了来自中产家庭的吉蒂,但吉蒂对沃特没有感觉,当她无意中听到母亲的一个电话之后,她答应了沃特的求婚,并跟随沃特涉洋来到中国上海,其时是上世纪20年代,沃特在上海为英国政府的实验室工作。枯燥的生活使吉蒂被迷人的已婚男子,同时又是政府官员的查理引诱。沃特得知后非常恼怒,他决定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他给吉蒂两个选择,要么跟随他去梅潭府——一个霍乱正疯狂肆虐的重灾区,要么离婚——并且非常不体面。吉蒂在查理那里没有得到肯定的答复,非常失望地答应了沃特。
沃特来带梅潭府,跟随他一起前来的还有兵荒马乱、军阀割据、疾病肆虐、因外国殖民入侵而引发的无理由排外行为,等等。沃特全身心地投入到当年灾民的救助当中去,吉蒂在百无聊赖地度过了一个月之后,终于决定跟随当地的修女一起做义工。沃特的无私行为感动了吉蒂,她试图重归于好,经过她的努力,在灾难和死亡面前,沃特原谅了她,这时候,周边灾区爆发了更大的疫情,为了阻止疫情的扩散,沃特和当地军方一起建造了难民营,以隔离疫情,遗憾的是在得知吉蒂怀孕后不久,沃特终于被病毒传染,不久离世,吉蒂离开了中国。
这就是好莱坞导演约翰•卡兰执导的新电影《面纱》的故事梗概,改编自毛姆的小说《华丽的面纱》,爱德华•诺顿和娜奥米•沃茨领衔主演,黄秋生、夏雨、吕燕配角。
从故事梗概就能看出来,这几乎又是一部灾难片。好莱坞有这个爱好,总是喜欢在灾难中寻找真谛,爱或者宽恕,似乎只有经历生与死的考验,人性中美好的部分才会得到彰显。我自己有一个看片经验,一般来说,结局是相互宽恕的,则主角有可能死亡,而历经灾难的考验且变得比新婚夫妻还恩爱的,主角必死无疑。仿佛所有不愉快的悲伤的记忆也随之而去,从而赚取观众更多的同情与眼泪。
发表于1925年的小说,时隔9年之后,曾经被搬上银幕,当时的主演是葛丽泰•嘉宝,据说此后还被改编过一次,但我们都无缘看到。我们看到的诺顿版已经基本远离了毛姆的原著精神,在毛姆的笔下,沃特医生不是中国的白求恩,而吉蒂同样没有得到灵魂的皈依,沃特带吉蒂到疫情严重的灾区,其动机可能是让吉蒂体面地死亡,从而达到报复的目的,不幸的是他报复了自己。在沃特死后,查理继续和吉蒂在一起。这样的结局显然不是传统价值观下读者所能忍受的,就毛姆本人一生对自己私生活总是小心翼翼而言,他也不能接受一个堕落的结尾,于是,原著的结尾是吉蒂做义工获得了新生,这和爱已经没有太大的牵连,而是责任。这是毛姆一贯的风格,刻薄而不堕落。虽然这个风格是通俗的,也是迎合的,但它显然比目前我们看到的电影结尾更具有现实意义。
《华丽的面纱》不是毛姆最好的小说,毛姆本人对自己的评价很谦虚:“我只不过是二流作家中排在前面的一个。”《面纱》曾被利顿•斯特雷切誉为,“二流小说中最好的”。这样的荣誉可能使毛姆微微觉得尴尬,但没有到影响他小说的创作,有做助产医师的经历使毛姆在处理沃特这个人物时驾轻就熟,甚至有评论认为沃特就是以毛姆自己为原型的。毛姆的很多小说总能找到现实的依据,《刀锋》影射了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月亮和六便士》说的是画家高更,他最著名的《人生的枷锁》,则是二合一,一部分以画家劳特累克为原型,另一部分则是自传,《寻欢作乐》说的是哈代……就是小说《面纱》,在第一次出版后,也有人找到了自己的原型,那就是与沃特同名的香港助理布政使雷恩(原著中故事的发生地就是香港,而不是电影里的上海),他起诉毛姆在小说中恶意中伤他,为了避免麻烦,毛姆值得改名,并把书收回来重印。
女人在毛姆的小说里一旦成了主角,则很有可能变成毛姆个性的牺牲品。创作《面纱》的十年前,也就是1915年,毛姆与茜瑞生了一个女儿,此时的茜瑞是有夫之妇,次年成功离婚之后才正式与毛姆结婚。但这次婚姻对于茜瑞来说是一场悲剧,因为两年前,毛姆在西线服役时认识了小他18岁的美国青年哈克斯顿,两人发生了长达30年的同志恋情,直到哈克斯顿离世。因此在与茜瑞结婚之后,毛姆便与哈克斯顿携手同行,游览了中国、印度、拉美等地。毛姆是口吃患者,而哈克斯顿正好成了他与外界连接的桥梁,在旅行过程中,哈克斯顿提供了大量的奇闻轶事,这正好为毛姆的创作提供了便利。因此,在饱受了长期的冷落之后,1927年茜瑞与毛姆离婚。
在原著中,吉蒂的角色并不受人欢迎:“吉蒂成了一朵交际花。她既美丽又风趣,很快便使十多位男士坠入爱河。不过他们当中没有一个合适的,吉蒂高雅地与他们继续友好地交往,同时小心和他们保持着距离。”“吉蒂和每个人打情骂俏,同时从不忘了在这群男士中挑拨离间,从中取乐”……你可以在阅读中感觉到毛姆刻薄的个性,在发现吉蒂的私情之后,沃特就变成了毛姆自己:“我知道你愚蠢、轻佻、头脑空虚,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的企图、你的理想,你势利、庸俗,然而我爱你。我知道你是个二流货色,然而我爱你。为了欣赏你所热衷的那些玩意我竭尽全力,为了向你展示我并非不是无知、庸俗、闲言碎语、愚蠢至极,我煞费苦心。我知道智慧将会令你大惊失色,所以处处谨小慎微,务必表现得和你交往的任何男人一样像个傻瓜。我知道你仅仅为了一己之私跟我结婚。我爱你如此之深,这我毫不在意。”毛姆之所以被后人称为批判现实主义小说家,同时又是最流行的通俗小说家,其中也许包含着在作品里毛姆从不隐讳自己的个性与观点这个原因,除了同志恋情。毛姆的创作从不违反人性,在沃特与吉蒂的关系上同样如此,“她承认沃特有着让人钦佩的人品,但不幸的是她偏偏没有喜欢他,却只是厌烦。”品质从来就不是决定爱情的唯一要素。在毛姆看来,爱决不是一种包治百病的救赎,否则他大可使吉蒂洗心革面,而沃特亦对她钟爱有加,就像电影里说的那样。显然,那样做,就不是毛姆了。
需要告诉大家的是,爱德华•诺顿的表演真棒。如果说这个故事既通俗又乏善可陈的话,那么我告诉你,有诺顿在,电影就会很好看。请问你还记得他与罗伯特•德尼罗狂飙演技并且几乎不分伯仲的《大买卖》吗?据说为了《面纱》,已经是中国通的诺顿足足准备了六年,他在电影里加入了原著中没有提及的历史背景与当时的政治局势,使电影更为真实。而他的演技,当然是我一如既往的评价——简直没说的。

电影版略有改动,前半部分用flashback
的方式,开篇直接从去湄潭府的路上开始,一面表现出因赶路而疲惫不堪,并且神情陌生而尴尬的“医生”和妻子,一面闪回到2年前他们如何相识,结婚,背叛,然后到“不得不”去湄潭府这个霍乱爆发的死亡之地。这个叙述手法还是很值得赞赏的,直观表达了矛盾,前后两种夫妻相处模式形成鲜明对比。尤其是瓦尔特对吉蒂的态度,隐忍冷漠,也暗示出他内心的纠结痛苦。

As if a woman ever loved a man fot his virtue.

结局吉蒂与那人的重逢,淡定且端庄,经历过生死之后的她,变得很不一样。很喜欢那刻的吉蒂!而吉蒂对小瓦特的回应,也表示吉蒂已放下那段往事,很为瓦特感到欣慰。其次,小孩名为瓦特,也表现出吉蒂对瓦特的想念!

但是电影有几处经典部分居然删减了,作为原著党不得不说,故事明明不是这样的啊!

女人往往不会因为一个男人是好人而爱上这个男人,此句台词出自于由毛姆小说《华丽的面纱》改编的电影《面纱》。

剧情很走心,但本希望结局是美满幸福的!而……记得鲁迅先生曾讲过: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的!诚然如此,电影的结局已经算是美好了,因为小说的结局似乎更让人心疼……不由得想起了《活着》,看了小说之后才看的电影,电影的结局并没有那么令人心碎,当时我的感受是——电影没有小说表现得震撼。现在看完电影《面纱》,似乎有种理解!电影与小说都是艺术,但再阅读过小说之后的人们,或许会不忍结局如此悲惨,因而为其删改一些,令结局不那么悲伤。

特别是瓦尔特和吉蒂“和解”的一段,还有瓦尔特去世的一段。

记得数年前第一次看这部电影完全是为了爱德华诺顿,《一级恐惧》里小鲜肉的眼神太有张力,当在《面纱》中看到由他饰演的医生时,彻底被他散发出的绅士气息所折服。也许是拥有耶鲁历史系的出身以及可温情可柔弱可强势的眼神,他才能那么符合书中对这位医生的描写。至于娜奥米沃茨,她的气质也的确适合出演吉蒂,美丽,吸引眼球,高冷。

女主吉蒂的不做作,是我最喜欢的一点,虽然做错了事,但她依然能诚然去面对、悔改。总的观影感受就是——不要因花言巧语的甜蜜而盲目相信,也不要因木讷不善言辞拒绝一份珍贵的爱情。

1.原著党坚信,瓦尔特是因为接受不了吉蒂背叛自己并怀孕(自己不一定是孩子的父亲),且他一直憎恨那个爱着吉蒂的自己,纠结痛苦中,选择故意感染霍乱,想自杀得以解脱。临死之际,面对吉蒂的忏悔,他意识到,此次“霍乱之行”他有意带吉蒂来,就是为了惩罚她,让她感受痛苦甚至“想让她死在湄潭府”。但是吉蒂在面临灾难,死亡,以及从未感受到过的大自然的神奇雄伟,还有修道院的救助之行后,逐渐发掘自我,揭开了人生的面纱(意识到寻“道”之路,觉醒),她请求瓦尔特的原谅,不仅是为了自我救赎,更是希望瓦尔特不要一直活在痛苦之中无法释怀。所以瓦尔特临终前说了“死的却是狗”(电影版居然把最精华的部分删了,删了,不能忍啊!)

同样属于改变于文学作品的电影,我佩服大卫芬奇能把《本杰明巴顿奇事》改拍的那么完美,内容简单的几十页的短篇小说,电影却把本杰明巴顿的传奇一生诠释的近乎完美,当然也多亏菲茨杰拉德的提供的想象元素。至于《面纱》,在电影中,我看到了费恩和吉蒂的爱情,虽然身心烂漫的吉蒂起初完全是为了能把自己嫁出去而嫁给了木讷无趣的费恩,她当然也知道这位医生很无趣,这点也早在花店中约会就见识过,但她也的确没想到这位医生会木讷得不解风情。就这样,她出轨了,和一位幽默的,懂女人的已婚男人。她胆大,和她自以为爱她的情人在家中幽会,被费恩撞见。这位识大体的医生没有大吵大闹,只是带着已背叛的妻子愤怒的来到中国,来到这位享受伦敦上层社交圈的淑女不能接受的中国霍乱肆虐的乡镇,同时也在这里爆发了他们之间最激烈的争论。在这个僻静的南方小镇,费恩进行着他的医学研究,吉蒂在无聊的乡村生活中寻找乐趣,她开始在修道院中帮助修女,听院长述说她无法理解的信仰,她开始接触孩子,她开始在沃丁顿和他的女伴身上学习爱情。我至今无法理解费恩和吉蒂的一次疯狂做爱是出于爱,还是出于寂寞,但这次做爱也是他们感情的转折点。但是在书中,不知是我看得不细致错过了些细节还是其他原因,直到最后我也没看到爱情之花绽放他们之间,只有吉蒂对费恩的愧疚。虽说电影和小说都已费恩身染疟疾而死作为结局,但是小说却比电影更悲哀。其实这样也好,作者之前也已说明女人不会因为一个男人是好人而爱上他,就如之前上映的《单身男女2》,程子欣还是放弃了火星男,和渣男张申然在一起,我尊重小说的结局,同时也喜欢电影的结局。

期待改天与原著小说的邂逅……

2.原著党坚持,吉蒂从未真正爱上过瓦尔特。即使在修道院稍有开化,了解到瓦尔特值得令人尊敬的品性(乐于助人,无私奉献,喜爱小孩等),吉蒂产生的只是更多的欣赏、敬重或是崇拜,还有为自己以前对瓦尔特狭隘片面的评价感到羞愧。但她从未爱过他。所以“英勇救美”和醉酒后的“乱性”,以致得知吉蒂怀孕孩子父亲未知,瓦尔特居然说“这都不重要了”,简直不能忍啊!瓦尔特就是因为坚守自己的原则和价值观,所以在痛恨中无法释怀,宁愿自杀也不能原谅,又怎能和吉蒂真正的和解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Chi C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还有电影结尾,真的改编得没有原著那样高明有力度。小说里,吉蒂在亡夫后,在经历了生与死的洗礼后,在明白自己以前对唐生的爱是多么愚蠢可笑后,却还是情不自禁地和唐生发生了关系。事后,她才更强烈的意识到,这并不是她想要的生活,她痛恨那样的自己,肤浅,虚荣,苟且,不负责任。所以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有所改变,与过去的自己告别,不懈探寻人生的真谛,揭开人性的面纱,找到最真实的自我。这样的结局是很微妙很现实的,人无完人。

寻找自我的“道”的过程必定艰难重重,每一次的诱惑都像是一块试金石。如何拒绝诱惑,挥别过去,一层层揭开遮挡在我们人性之上的面纱,是一辈子的课题。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罗刹不晓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