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宿事件【永利电玩城】,無耐的轉折

       在看《新宿事件》之前,由於導演爾冬升的那一句“香港電影三年之內必滅亡”的絕望言論,使我不得不對這部影片抱以一種仰望的姿態,我甚至一度認為《新宿事件》很可能就是香港電影最後的一曲挽歌。

成龍每一次新的動作都能引起廣泛的社會關注,先不說票房,就其事件本身來說就一定會成為熱門話題,如果是主演電影的話票房更不在話下,本片就是成龍的一部票房上升最快的電影,打破了以前所有片子的記錄,這裡的原因除了跟大眾消費水平及方式的提高有關,更多的因為“警察故事”這幾個含金量很足的字。
    闊別進10年,新的《警察故事》終於迴歸,這一系列成龍電影在觀眾的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04年成龍的轉型帶來了不少爭議,成龍的悲情角色和謝霆鋒的翻白眼讓大眾對於第5部的警察故事都不太滿意,人們還是喜歡成龍以前的風格,那個幽默喜劇的小人物更能討觀眾歡心。那麼第6部的的警察故事又會是什麽樣的呢,成龍會轉回以前的風格來演出嗎?帶著這樣的疑惑被憋壞了的觀眾毫不猶豫的買了票進了影院。
    成龍這次的確又轉型了,同樣悲情的老警察不變,而是從香港轉到大陸,輪轉型成龍這次要比上一次成功多了,一是自己的年紀正好適合這個角色,二是因為故事發生背景就在北京,這拉近了與內地觀眾的距離,但大家還是略微有些失望,難道以前那個小警察以後就真的看不到了嗎?
    相信一點,除了成龍這部電影,中國大陸是不可能讓這樣一部電影上映的,因為事件涉及太多敏感因素,我們北京怎麼可能這麼亂?但出品人的腦子聰明,與國家公安部搞合作,這部影片便順理成章成了公安部的宣傳片,而成龍則成為了公安部的代言人,這樣一來誰還不敢讓它上映呢?而成龍進一步打入“內部”,成爲了充分重視內地電影市場的代表,縱觀他近幾年的種種公眾行為,怎麼總感覺大哥有點向施瓦辛格看齊的趨勢呢?不過這也沒什麽不好,讓大哥有權力總比讓那些不懂行的人有權利好得多,而這也正是我們社會進步的表現。
    說說影片本身吧,廣告導演出身的丁晟對於拍攝來講當然已經遊刃有餘了,但總是感覺缺少點什麽,除了“硬”這一個字表達到位,但只憑這一點還不夠立體,也許是屬於自己獨特的底蘊或者氣質吧,我們記住的只是《硬漢》里的老三還有本片里的鐘隊長,但很少能夠記住某某經典場面或者鏡頭,這更多的只能算編劇與演員的成功。本片的畫面從頭至尾給人一種壓抑的感覺,因為是在一個密閉的空間里發生的事,畫面的縱深少的可憐,酒吧里的結構又雜亂,看長了難免會讓人產生一種煩躁感,也許這正是導演要傳達給觀眾的感覺,但難免有些過多。片中最讓人覺得“不爽”的就是籠子里某些客串的腕兒們,他們在受到危難時的表現實在不敢恭維,如果在生活里真的有人要殺他們他們還會那樣吊兒郎當的嗎?這些腕兒們越來越油了,成龍論名氣地位比你們大的多,但是人家流露出的感情都要比你們真實的多,你們憑什麼這麼油,清醒一下這不是娛樂節目,你的每一句話每一個動作都要對影片和觀眾負責,麻煩你們敬業一點好嘛。還有一個讓人深刻的就是成龍演唱的《拯救》,以低沉深情的方式來唱,加上成龍滄桑又質感的聲音,讓這首快唱爛的歌曲起死回生。
    整部影片給我最大的印象就是裡面好多“人情”的東西,彷彿大哥來北京拍電影,很多人都要扯上那麼一點關係似的,這肯定會影響到影片的質量和水準,如果方方面面都要顧及人情的話,你們把真正的藝術創作又擺在哪裡呢?中國電影還未形成工業,保持藝術歸屬這已是最後一道底線,如果連這個都保證不了中國電影還能發展到如何了不起?希望無干人員有點自知之明,不要腥了一鍋好湯。

《南京!南京》一部國人期待已久的影片終於在二OO九年四月二十二日與大家見面了,不少人心情異常激動也非常沉重。學生時代也不乏很多优秀的戰爭片,但隨著現代生活的進步,戰爭離我們越來越遠,我們也就需要更多這樣的影片,讓我們有機會再次回顧歷史,警醒自己。而陸川作為七零後,究竟又帶給我們怎樣新的思考呢?
戰爭這是一個永恆的話題,也是一個具有爭議的話題。《南京!南京》闡述的主題是沉重,悲痛的,而我们更多的是對於戰爭極度的痛恨和厭惡。我们也可以從各個方面來評價這部電影。

【新宿事件】生活逼人
一部電影道出複雜現實社會的種種。

       一個朋友看完之後跟我說,盡管這部片子並不是很完美(譬如結構上有著香港電影“虎頭蛇尾”的通病,某些情節的設置上稍微有些牽強),影評人對這部片子的評價也是褒貶不一,但不可否認的是:這部片子有一種震撼人心的力量—,特別是很多人看完之後,胸口都會油然產生一種讓人窒息的壓抑感——僅僅這一點,就能將這部影片歸入“優秀電影”的行列。

對影片的肯定

{鐵頭}——成龍
找尋愛人,合法證件丟失,偷渡,盜竊,熟悉生活,撈偏,殺人,太平,還債。
鐵頭的半截人生路。
憨厚,老實,是鐵頭給我的第一印象。縱使他一出場就偷衣服,偷鞋,浩然正氣也從眉目間流瀉出來,因為他不是別人,他是成龍。
“你捨得我呀?”秀秀不無玩笑的言語。
“有夢就去尋。”鐵頭的理解。
他的女人就因為冰箱,電視,在滿足溫飽等最原始的慾望之後,東渡日本。開始了物質欲求的無限擴張。就此了無音訊。
他來到日本新宿,無非是希望和自己愛的人在一起。似乎單純的過分。丟失證件,成為一個沒有歸屬的人。沒有了歸屬,勢必要去尋求歸屬。找到了阿傑,只爲做工賺錢贏得合法地位,卻每每遭遇警察的突襲。忙於奔命,生活難得安穩。漸漸地,鐵頭好像瞭解到在新宿區立足的潛規則。
“兄弟情”是他為人的核心,他理直氣壯的理由,他一切非法行為合理化的藉口。
撈偏,為賺錢,為歸屬。
與德叔鬧事,為阿傑的栗子車。
砍斷台南幫老大的右手,為阿傑報仇。
殺三和會的兩位組長,為一紙證件,為趕走台南幫奪取新宿區,為眾多的兄弟們掙下立錐之地。
為己,還是為他,界限模糊不已。在兄弟眼中,是為鐵頭自己。而在他的眼中,則是為了兄弟。正如最後範冰冰丟擲給鐵頭的問話“你到底是為誰而活?”,鐵頭不清楚。我們也迷茫。“活著是為了活著本身而活著,而不是為了活著以外的任何事物而活著。”余華如是說,不知可否提供給我們一個思考此問題的切口呢?

       從題材上就能看得出,導演在拍這部影片的時候是懷著怎樣的一顆野心,也正是因為這種野心,才使得整部片子呈現出一種很有氣魄的感覺,這種氣魄結合著情節中的暴力與血腥、壓迫與掙紮、痛苦與壓抑,順理成章地牽扯著、撕裂著、玩弄著每一個觀眾的情緒。

《南京!南京》是一部中國人必看而且非常值得到電影院一看的戰爭影片。不少女性觀眾泣聲落淚,連男性觀眾也不斷沉重的歎氣。

他是被選中的。
冥冥之中,無端丟失證件。社會在逼著他做出那些違法行為。如何善良,如何老實,如何真情,如何正義,在新宿面前沒有任何價值。潛規則要求冷血,要求邪惡,要求霸道,所謂的正常生活只會被譏笑,繼而拋棄。好似他沒有選擇。他當然是有選擇的。選擇積少成多,選擇做些膽小的工作。借用
竊聽風雲
的廣告詞“貪魔出竅”來定義鐵頭做事的出發點,不是很貪,其實就那麼一點點貪。就貪多,貪快,一不小心已經墜入深淵。“有錢一片天,無錢沒弟兄”讓這位極具領袖氣質的人物想要掌管這一片天。一絲絲的妄念足以毀滅一個人的存在。
那時,他不知道他踏上的是一條不歸路。非此即彼,沒有任何中間性的存在。
去巴西,也不會睡得安穩。債沒有還,故事也就不會結束。
“你自己去過正常日子去了,這裡還不是扔給我們管。”
“擋老子的財路就只有死路一條。”
……
當時的好心如今幻化為一把把匕首,匕首的尖頭卻是指向自己。鐵頭還是拿出了以往成龍在警察故事中的大哥風範,絲毫不介意剛剛兄弟們對自己的言行,遇難了,他依然一個一個地救。不拋棄,不放棄。
生命的結尾,“沒用了,還債的時候了”又一次印證 無間道
的那句經典臺詞“出來混,遲早都是要還的”。這水會將他的尸首沖向何方?

       主角們“生的壓抑,死的窩囊”,恐怕是影片情節最好的概括:影片的前半部分,主人公們偷渡到日本,在城市的最底層掙紮求生存,不僅要受盡日本人的冷眼與冷漠,更要忍受同是炎黃子孫的中國人的欺淩與侮辱,特別是吳彥祖被砍斷手之後的哀嚎與麻木,恐怕讓很多觀眾目不忍視吧;而影片的後半部分,主人公們靠著“撈偏門”總算在新宿混下一片天地,可這幫“只能同苦,不能共甘”的兄弟們,每個人貪婪和野心一觸即動,內部的分裂外加外敵的進攻,終於落得了所有人都死得血肉模糊、腸穿肚爛,就連一向在影片中“死不了”的成龍大哥最後也死在下水道,連屍體都被滾滾臭水沖走的窩囊下場——編劇和導演就是這麽殘忍玩弄著觀眾們的神經和同情心,

關於演員

成龍大哥在戲中的表現總覺著少了點什麽,是不是演動作戲太過拿手,不知道內心戲感情戲應如何表演?主線之外的其他線平平淡淡,難嚼出味道。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我們在哀其不幸怒其不爭之余,是不是應該反思一下悲劇的根源呢?

大家最青睞演員還是以劉燁、中泉英雄、高圓圓為主。江一燕、範偉的表演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可,更有團友關注到了眾多群眾演員的優秀表演。

{阿傑}——吳彥祖
“我倒楣”
膽小,怕惹是生非,結果是非總是降臨到他的頭上。宿命。
阿傑手斷了,躺床上的日子,我猜他一定在責備自己的膽小,所以才有了這等結果。
對生活挺積極,樂觀的青年,一旦懷疑起自己存在的價值,人生路就偏了。更何況,他慘遭毀容后的相貌,令他起碼的自尊都蕩然無存。
他認為要證明自己不膽小,很勇敢。他要去做點刺激冒險的事來。販賣毒品,符合其要求。作不良少年的領頭人,他樂意。顛覆鐵頭的地位,他更是急不可耐。怪異的裝扮,打架,吸毒,看上去刺激的事干了不少。他因此一度生活在自我營造的幻覺之中。
他什麽都不怕了,可他怕死。
腸子流出來,“原來我還是個膽小鬼”。

       想起了西方宗教中有一種神物叫“銜尾蛇”,它由於過於饑餓,不惜咬著自己的尾巴形成一個圓圈,一點一點地吞噬自己,直至自取滅亡——有人解釋說,這就像人過分的欲望,因為過度的欲望正是吞噬自己的可怕力量,但我們在被吞噬的過程中還不自知,誤以為自己還在一點點地獲得生機,《新宿事件》中的那幫主角們,有誰不是死在自己過度的貪婪和欲望之下呢?——成龍大哥,為了能在日本長居並混出一片天地,貪婪而不自知地做著一件又一件“偏門”與”殺人“的事情,並口口聲聲”這是為了兄弟義氣”;吳彥祖,錢嘉樂,加藤雅也……有誰不是被自己過度的欲望控制而慘死呢?徐靜蕾,屬於那種言行不一的類型,苦口婆心勸阻加藤雅也“做人要知足”,而自己卻一步步陷進欲望的深淵不得好報。全劇中真正看透欲望的只有兩個人——竹中直人和範冰冰。竹中直人作為貫穿全劇的一個“正義和法律”的代表,自當行為高尚毫無人格缺點;而範冰冰,一個生活的日本城市底層的中國舞女,最後因為沒有成功勸說成龍大哥回頭是岸而憤而摑掌傷心離去的時候,相信很多人都對這個戲份不多甚至表演依舊有些花瓶的範冰冰心生欽佩吧。

劉燁,雖然臺詞不多,但豐富的表現了軍人的領導風範和氣節。他不是貪生怕死,他帶領剩餘的他第一個站起來走向屠場,直到死都不瞑目,此刻他和他的同伴壯烈的犧牲喚醒了我們更多的思考。

越來越中意吳彥祖的演技,至少阿傑應有的頻率我感受到了。

       想起了Octavio Paz的那首叫《中斷的挽歌》的詩歌:

中泉英雄,這個影片最大的主角,第一次離開家鄉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參戰,一個小小的隊長,卻從戰爭中看到了更多的東西。憂鬱的眼神,每一步前進的遲疑,加上一次次血腥的人性讓他最終忍受不了戰爭帶給他的心理壓力。他說:活著比死了艱難。是的,特別是小豆子在影片結束後快樂地吹著蒲公英,開心的放聲笑的時候,我們可以理解角川這個角色複雜交集的內心世界。

{電影本身}
邪不壓正,永遠不變的命題。

     ”你吞噬的東西將你吞噬,
        你的犧牲品同時是屠殺你的劊子手。
        一堆死去的歲月、褶皺的報紙…….”

高圓圓,大家對姜老師這個角色的認可多在於,這是一個為自己的工作鞠躬盡瘁,具有無怨無悔的偉大情操的女性。

中國人背叛中國人,日本人背叛日本人,中國人相信日本人。國籍不是重點,全世界人的本性都一樣。

      《新宿事件》如同它片中的情節一樣多災多難,由於國內電影嚴格的審核機制,影片未能在大陸市場公映。在香港電影日益“大陸化”的趨勢之下,使得導演爾冬升
——這部曾經執導《新不了情》《色情男女》《旺角黑夜》《忘不了》的優秀導演絕望提出了“香港電影三年之內必亡”的論斷。

江一燕,本身這個演員很符合這個角色,雖然戲份不多,但她體現的是一個堅持自我,敢於犧牲的自我保護同胞的慰安婦形象。從她第一個舉手站出來,到淚流不止的離安全區越來越遠,這部分的情節反而感動了觀眾的眼球。

爾冬升導演的 門徒 已成過去,又一部震撼新作 新宿事件 登場。
一位擅長以顏色描繪故事的導演。念念不忘 門徒
狹窄屋內的醒目紅色沙發,新宿事件繼續延續他的風格。或者單調,或者絢爛。單調衍生欲求,絢爛滋生邪念。東北農田的生活是單調的,人要出去。新宿夜晚是絢爛的,可人性黑暗卻無法被絢爛吞噬。誇張的色彩加重了影片壓抑的程度。

      《新宿事件》當真是香港電影最後的挽歌?我希望未必如此悲觀,權且當其是一曲中斷的挽歌吧。

範偉,這個角色賦予他太多的情感。父親、丈夫、姐夫、拉貝秘書、漢奸,多重身份的他原來所擁有的美好家庭也從他被子彈穿過身體的那刻消失不見,女兒被日本人扔下樓,小妹淪為慰安婦後被日本人殺害,拉貝也回德國,帶上了他的妻子和肚中的孩子,孩子是他唯一的寄託。而在范偉執行槍決時,日本軍官背向范偉,眼眶裏閃著淚光,這就是戰爭!

戲裡的兩段感情半咸不淡。

秦嵐,飽受戰爭摧殘的女性,失去心愛女兒、小妹和丈夫的她,與丈夫離別時候的她需要更多堅強帶著希望活下去。

最近的港片怎麼了,虎頭蛇尾的。

對影片的憤慨

推倒孫中山像;各類殘殺中國平民和軍人的方式;將小孩扔下樓;慰安婦價格明示:日本婦女5元,中國、朝鮮婦女2元;等等情節,一度激起觀眾的憤慨。這的確是一段不可磨滅的歷史回憶,在痛苦的歷史中審視自己,理解戰爭,直面人性才是導演想要表達的。

關於影片的疑惑

多數人覺得片中最難以理解的情節,比如影片從日本軍人角川的視覺來描述;當小江和其他人舉手去當慰安婦的時候,高圓圓為何只勸大家自己不舉手;片尾那一段日本軍人祭祀的舞蹈;還有範偉最後的突然覺醒以及被殺的情節。

影片視角的問題,導演陸川也曾經有解釋過,很多事物換個角度來看會有不同的感受,並非是不愛國的體現。

至於高圓圓,姜老師這個為拯救大家犧牲自己的天使氣質是導演所想表達的,所謂人各有命,小江這類剛烈的女子和符合角色的安排。

陸川認為片尾日本軍人祭祀的戲揭示了戰爭的本質,一個民族的精神與文化,在另外一個民族的精神和文化的廢墟上舞蹈。

關於影片的遺憾

《南京!南京!》裏日本軍人屠殺中國人的情節,表現得還不夠;另外大量的面部特寫過於氾濫;劉燁的戲份太少;故事情節較平淡。

影片採用了黑白手法,極少的臺詞和音樂,卻巧妙地起到了烘托的作用。總體來說,這是零九第一部震撼人心的國產戰爭大片,陸氏的表達方式希望更多的人能夠接受,至少為了一段不可忘卻的歷史,陸川勇敢的走出很一大步,其中的辛酸歷程讓我們留到影片中來一起體驗吧~

陸川主要影視作品
  2000年20集電視連續劇《黑洞》 編劇;
  電視電影《情不自禁》 編劇;
  2001年 電影《尋槍》編劇、導演
  (華誼兄弟影視公司及中國電影集團投資)
  2003年 電影《可哥西裏》編劇、導演
永利电玩城,  (美國哥倫比亞影業公司及華誼兄弟影視公司投資)
  2008年 電影《南京!南京!》編劇、導演
  (中國電影集團公司、星美(北京)影業有限公司、江蘇廣播電視(總台)集團、寰亞電影有限公司、上海百量投資諮詢有限公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