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孝贤和他的,刺客聂隐娘

首先,我对那种持“要事先做功课才看得懂”论调的高冷影评人是很不以为然的。说什么要了解背景,熟悉剧本,读过原著,才能看得懂,看不懂就是庸俗,就是反智,烦请你们这些浅薄的人们跪听我的教诲。
真是放那什么的什么气。一部电影洋洋洒洒两三个小时,有画面,有台词,有道具布景音乐甚至旁白字幕,你跟我说花钱进影院还要另做功课?侯孝贤是说过画面之外没错,但你确定是那个意思?

版权归作者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作者:泾渭之间(来自豆瓣)
来源:

写在前面:
写这篇文的主要目的,是给很多对侯孝贤,对这部电影(或这类电影)怀有疑虑乃至畏惧的人解惑,当然解惑之说有些托大,不过我想尽我所能,将我看到的,知道的说出来,以此鼓励更多的人去影院看这部片子。
因此这篇文不算影评,算是引导吧,对没看的人希望有帮助,对看过的人希望能有共鸣。

看完《刺客聂隐娘》,我难掩激动,在朋友圈里盛赞一通,然后回去重新温故了几个场景。不少人回复,真的好看吗?我看不懂。我睡了好几回。
我一时想不出怎么回答。
因为我也看不懂。我也差点睡着。
《猜火车》、《四百击》、《穆赫兰道》、《追求不朽的人》、《太阳照常升起》……这一长串电影,我都看不懂,但是并不妨碍我一次一次地推荐给别人。
《风柜来的人》、《一一》、《大象》、《铁皮鼓》、《中国》、《春夏秋冬又一春》……我经常熬夜看电影,所以让我犯困的电影简直数不清,但是依然不妨碍我一次一次地推荐给别人。
为什么看不懂也喜欢?犯困也喜欢?这不是明摆着装逼吗?
当然不是。
也许大家忘了。电影不只是爆米花,不只是团购票,不只是明星八卦。电影的本质,是一门艺术。
喜欢马尔克斯,未必一定敢说看得懂《百年孤独》,但看不懂还是可以喜欢,喜欢到炸裂,愿意反复品读。喜欢海子,可能说不上为什么“早晨是一只花鹿踩到我额上”,但是每次念到这一句,舌头总是舒展得恰到好处,一路甜到心里。喜欢梭罗,看《瓦尔登湖》也会有助于睡眠,喜欢帕格尼尼,就是想躺在这段旋律里。你那么爱梵高,那么爱达利,未必就能拿起他们的画,分析得头头是道。
电影和文学、音乐、美术一样。艺术不是科学,不必非要懂。艺术的更大价值在于体验和感受。

不过《刺客聂隐娘》,其实真的不需要懂。不需要懂什么历史人文、美术音乐,不需要懂什么镜头剪接、场景道具。美是简单而直接的,只需要静下心来,就可以感受得到。
情节当然是有的,也不复杂,稍微用心就能理清,说看不懂的人们,大概只是由于叙事方式非你所想,所以心有不甘而已。电影就是电影,不能像追电视剧一样总想着情节快进。至于能否自洽,我只想说,梵高的《星空》好看吗,可你眼里看到的星空是这样的吗?——哦我忘了,城里已经再看不到星空了。
所以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片子真的美,很美。片名出现之前那段让我想起黑泽明,飞鸟惊起于湖面那段让我想起安德烈·塔可夫斯基,而那些精致的光影和各种细碎的声音,让我想起……恕我孤陋,我想不出来,原来这就是侯孝贤。

看这部片子之前,没有看过侯孝贤的电影。
永利电玩城 ,蒋勋有本书,是分析《诗经》和《古诗十九首》里,里面说《诗经》里描绘人民劳动生活场景的真实性,让他想起侯孝侯的电影,^^^^^
当时也想象了一下侯孝贤的电影风格,现在想来,虽然没看过他其他片子,但是长镜头的应用,应该不止是因这部电影特定的要求而使用,而是作为导演的个人风格而经常使用的。
片子一开始,画面色彩是黑色,画幅比例不是常见的16:9而是4:3,人物台词少而使用文言文,配乐同一时间似乎只使用一种乐器,整体感觉神秘,准峻,破有武侠电影的气韵。尤其第二段杀人场景,官员坐榻上笑看儿子玩球,仍然是长镜头,父亲母亲儿子侍女都在,表现的是小儿嬉戏的场面却无人说话,一种奇诡的感觉。
到这儿,加上此时的配乐,我想起了黑泽明的《罗生门》。
后来看有些人常拿侯孝贤与日本导演小津安二郎作对比,小津的电影我没看过,甚至是第一次听到他的名字,不知侯的电影与他的有多相像,但聂隐娘开头这段,与《罗生门》确实非常想似。

一、 懂与不懂
这是基于之前不小心在微博上看到的一个评论,大意是这样的:
我没看懂,哦对,我逼格不够。
当时看完这句话,莫名的火很大,于是转了一篇文《任何你不懂的都叫装逼》。
火大不是因为这一个人,而是因为这一群人,拒绝美好,拒绝生活,偏偏这些人不算少数,因此差的越来越多,好的越来越少。
好了,其实我气已经消了,我们来说懂与不懂。
首先电影是一门艺术,我不否认电影也是商品,但电影首先是一门艺术。
艺术是一种美,而美是用来欣赏的,而不是,或者不首先是,用来懂的。
艺术也是一种表达,而对于电影来说,艺术就是导演的个人表达,是导演非常私人的传达他的个人体验,说一句很简单的,就算朝夕相处的人,你又可以说你懂他么?
何况,想要懂电影,绝非易事。懂,不是你看懂情节就叫懂了,布景,配乐,色彩,摄影,服装,你真的懂了么?
当然,侯孝贤的电影,想要懂,更加艰难(下文会专门提到侯孝贤),特别对于这部电影而言:
情节?情节你提前没做好功课,真的看不懂;
台词?先去把中学语文再学一遍,再来看台词;
配乐?你真的注意到配乐了吗;
摄影?你看的只是风景吧,而那些风景代表着什么?
武打动作?是不是觉得很无趣?
好吧,这片子真的太他妈难“懂”了。
何况你只看一遍。
综上所述吧,想要去“懂”一部电影本身就是错误的(尤其是这一部电影),真正要看一部电影,最重要的不是“懂”,而是体验,体验导演的个人体验。先体验,再理解。
二、 侯孝贤
好吧,如果真的要“懂”或者说要更好的观看这部电影,还是必须得说说侯导。不然你真的只能看情节了。
首页侯孝贤是一个导演,是一个每一部作品都在国际上饱受期待,具有影响力的导演。
中国电影市场目前正面临这样一个局面,这个局面日本、美国等较成熟的电影市场都经历过,即明星和宣传的影响力远远超过了导演乃至电影本身的影响力,观众去选择一部电影,往往是冲着某位演员或者铺天盖地的宣传(即使是冲着导演,那个导演在身份上也一定是明星胜过导演),从电影艺术的角度来说(即使从商业角度来说也是),这其实是不正确的。
上文说过,真正好的电影是一件艺术品(无论商业电影或者艺术电影都应该是),作为艺术品,必然会倾注作者的个人体验在里头,而且电影是很多人共同参与的艺术品,从导演到编剧到演员到摄影到配乐,每一环都有非常私人的色彩在里面(所以好的导演总是有一个非常固定的团队,以保证自己的风格的延续),当然,导演扮演的角色最为重要,这是毋庸置疑的事。
关于这点不展开说了,这是另外一个话题了。说这些是想表明,对于一部电影或者一部好电影而言,更应该关注导演,胜过其他。
还是来说说侯孝贤其人。
侯孝贤的个人经历或者电影历程,这里就不详说了,否则又是要写一本书了。所以选择几个点来说吧:
1、 他是谁?
他是台湾人,2岁时随父母来到台湾,在此定居,不是土生但是土长。
他是台湾新电影运动的领导者和成就最高者(当然还有杨德昌),改变了台湾电影市场,影响了台湾几代电影人。
他是张艺谋电影《大红灯笼高高挂》的制片人,贾樟柯视其为师(关于这点,可参见贾樟柯写的那篇文章《侯导,孝贤》)。
他获得过无数奖项,最重要的是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悲情城市》),戛纳电影节评审团大奖(《戏梦人生》),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刺客聂隐娘》)。
他现在是台湾电影金马奖的主席。
以上这些只是为了告诉你,他很牛(你已经看出来了),当然很牛不能成为你去电影院的理由,张艺谋陈凯歌曾经也很牛,但他一直很牛,他很固执,固执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固执的拍自己的电影,所以你可以去看看,看看他坚持的是什么,看看为什么他的电影、他的美学观点会让这么多的西方电影人对其如此推崇(其实不止西方,日本的黑泽明很喜欢他的《戏梦人生》)。
2、 他的风格
1) 影像风格:长镜头
好吧,虽然不想扯这些概念,不过没办法,还好这些概念很好理解。

《刺客聂隐娘》不是一部常规的电影。没有紧张的戏剧冲突,没有快速剪辑,没有精彩的台词。作为主角,聂隐娘几乎不说话,表情特写也很吝啬。镜头长得出奇,有时打完两个完整的哈欠,画面仍然停留在那座空山上。武侠片最该有的打戏,倒是一眨眼的事,顶多两个回合,点到即止。
侯孝贤说,欣赏它,需要一定门槛。这个门槛指的是一定的看片量。
多年前在宿舍里第一次接触侯孝贤,看的是《恋恋风尘》。那时刚开始摆脱爱国主义影片,沉迷于好莱坞大片,完全无法接受这种无聊透顶的电影。勉强撑过半个小时后,宣布放弃。整部戏没有爆点,全是尿点啊。直到看腻了美国大片,看遍了英法日韩非洲南美,再回过头来,才开始学会欣赏侯孝贤。
看侯孝贤,首先要有充足的睡眠。允许犯困,但是最好不要真的睡着,因为影片看似冗长,其实每一帧都对情绪的积累至关重要。其次要有仪式,清空桌面上所有的干扰物,包括零食。侯孝贤拍打戏都不用剪接,因为他说这是在物理上把动作切断了,导演既然这么执拗,我们就不要再去人为地制造观影中断,坏了导演好心。最后是平复好情绪,把脑子放空,对导演抱有足够的信任,接受接下来的一切。看的过程中,不要试图去弄懂,不要去评判优劣,不要期待会有多刺激,这些都是徒劳。你要做的,就是完全放开思绪,看着人们走来走去,看着漫山的云雾,听着虫鸣鸟叫,听着风声鹤唳。不要急,跟着影片一路感受下去。你想要的,导演都会给。
为了这部戏,他研究了7年唐史。为了精益求精,他可以一个礼拜只拍一场戏。为了让观众看得更远,他坚持用长镜头。为了要最写实的质感,他坚持用胶片拍摄,坚持不加特效。为了表现自己对世界的看法,他坚持不拍商业片,不迎合市场。他甚至忘了自己在戛纳得过什么奖。你可以说他顽固不化,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位敢于任性的艺术家。
这样的人拍出来的电影,就放心看吧。

令人印象深刻的还有风,贯穿全片始终的风,穿过帷幔,掠过树梢,拂过水面,卷起云雾,带动衣袂,和一缕轻烟缠绕相拥尔后飘散。人随风逝,才明白什么是青鸾舞镜吧。

电影的情节,其实一遍看完没有懂,之后找了资料看明白,不过有些人说侯孝贤什么也没说,那绝对是错误的,只不过故事采用相当简洁绝无废话的台词,许多人没有耐心去想而已。
台词的简洁也是整部电影简洁风格的一部分:
台词简洁,看到最后我们发现主人公隐娘似乎没说过一句话,再一想,哦还是有一句话:小儿可爱,未忍杀之(大意)。
音乐简洁,没有复杂的配乐,有时用琴,有时用箫,片末隐娘与磨镜少年随老者远去的画面用的音乐让人印象深刻,查了下,原来是苏格兰高地大风笛演奏,原先我还以为整部电影的乐器全是中国的民族乐。
看了这么多年电影,我是第一次看完电影去找电影原声。本片原声十二首,我全听了:
1,朴树的《在木星》;
2,Rohan( Men Ha Tan Bagad>;
3,龚琳娜《一个人没有同类》;
4,《珊姬舞》;
5.《青鸾舞镜》;
6.《纸人》;
7.《田季安与瑚姬》;
8.《巫术》;
9.《隐侠》;
10.《拜别》;
11.《隐娘与田季安》;
12.《没有同类》
自4起全是林强所作。
完全不懂音乐,但除了朴树和龚琳娜的歌曲之外,每段配乐响起,还是能和电影情节匹配上,所以自己感觉这片子的音乐挺不错的,让人有印象。
也许从这部片子起,我开始对电影音乐有感觉了呢。
再说画面。实在太美太精致了,不论是场面,如聂田氏还隐娘玦时的唐官员家中陈设,田季安与众臣议事的大殿的摆设,隐娘夜控田季安府邸时的帷账,还是几位夫人,聂田氏,嘉诚公主的艳丽华美的衣饰,都让人印象深刻,尤可为人道的是,片中对自然风光的刻画真是美得让人惊叹。观看过程中我不止一次地赞叹:太美了!
简单举个例子:倒数第二个情节,师傅站在山中等隐娘,此时一抹山岚从山的那边袭来,等到隐娘跪地告别,那雾气逐渐几乎淹没师傅的一袭白衣,真是太美了。
再说人物。舒淇的电影正经地说我只看过《非诚勿扰》和《西游降魔》,她的咬字发音,神态表情都有相似之外,所以再提起她的戏,没有看的欲望,但这次《刺客聂隐娘》,刚是一个我不认识的她,我觉得她成功了。
另外一个角色,魔镜少年,几次正面镜头,我都没有认出这是谁来,只是几次惊叹:好帅啊!这谁啊?!最后知道是妻夫木聪,难怪!真是一份惊喜。
所以有时候看电影,一切的了解都放在实际观看电影之后,也许会有更多的惊喜呢!
其他人物,一人饰两角的嘉诚,嘉信两位公主的扮演者,我完全不认识,但是公主奏琴那段,真是从服装,姿势,气质上将一名唐朝宫廷女性的美充分展示了,与我心目中的唐女性形象非常吻合。
有点意外的是咏梅竟然也在其中参演。后看到饰演田季安正妻的周韵,我想我明白了导演心中的唐朝女性是怎样的:眉眼端正,方颐宽额,气韵舒然。
参照倪大红演的隐娘的爹的形象——太像现在流传的唐人画像——可知导演在人物造型方面是极注重与当时实际靠近的。

何为长镜头?简单的说,就是电影里头,一个画面的时间长度(当然现在可以通过剪辑手段来使一个画面看起来是连贯的,如鸟人,,这里说的时间长度不包括这种情况)。对于一般的好莱坞电影,或者大多数商业电影来说,画面切换时非常频繁的,以此保证故事的快速推进和视觉的冲击力,以谍影重重第一部为例,平均每个镜头是4秒钟,2小时的电影一共有1800个镜头。而我们的大多数观众,目前习惯的就是这样的镜头呈现方式。
那么为什么要用长镜头?这个又是个说来话长的问题了,也不细说,三言两语,长镜头的最大意义就是真实,真实还原场景,真实表现导演的想法,相对于商业电影的快速剪切,长镜头更需要观众静下心来,仔细的阅读电影(是的,阅读,而不是观看),从景到人,每一处细节都呈现给你,所以你也要沉淀下来仔细的阅读这每一处细节,这个过程很累,但付出肯定会有回报,一个不同的世界,一次眼睛和心灵之旅,看电影的魅力不也正在这里么。
侯孝贤用长镜头,注意,不是喜欢,而是用,看看他的几部电影吧,
童年往事:平均镜头长度22秒
恋恋风尘:平均镜头长度33秒
悲情城市:平均镜头长度44秒
戏梦人生:平均镜头长度82秒(呵呵)
所以毫无疑问,侯孝贤的电影会很闷,真的很闷,这还是在不考虑他另外一个风格——去戏剧化——的情况下就可以得出的结论。因此不要奢求侯孝贤的电影会给你带来什么感官刺激,也不要以商业电影的眼光来看待他的作品。
没有爆米花,没有可乐,想象一壶清茶,一张藤椅,故事就在你眼前发生。
2) 影像风格:远距离固定机位
何为固定机位?就是画面是固定的,不动的,里面的人、景、物在动,但大的场景不动(脑海里浮现出,一台摄像机摆在某个景物面前,从开始到最后没有移动过位置)。最后看到的画面几乎是(相对)静止的。
侯孝贤的电影很喜欢采用固定机位,往往一部电影里70%左右的画面都是固定而静止的(参考《悲情城市》和《戏梦人生》),即使有移动也是小幅度的移动。
远距离就很好理解了,摄像机摆的很远,所以整个画面中场景很大,人物很小(可以想象一下用单反相机的时候使用广角镜头拍摄的画面)。
人们常常拿侯孝贤和日本历史最伟大的导演小津安二郎作比较,因为两人都喜欢使用长镜头和固定机位来进行拍摄,但远距离拍摄决定了两者的区别。小津的视角是参与者视角,而侯导通过远距离实现了旁观者视角。
有些人批评侯导,这样的视角总是容易和上帝视角以及精英主义视角混淆,会让人有居高临下之感。作为侯导脑残粉的我当然对这种批判不屑于顾,都说了,旁观者视角。
这里就不得不提另外一个人——沈从文。
关于他和沈从文的故事(主要是那本《从文自传》啦),他和沈从文的相似点,不多说了自己去查,说说影响吧。
侯孝贤从沈从文(主要是那本《从文自传》)中学到了一种新的观察世界的角度与方法:
看了(《从文自传》)后,顿觉视野开阔,我感觉到作者的观点,不是批判,不是悲伤,其实是种更深沉的悲伤。沈从文看人看事不会专在某一个角度去挖、去批判,那些人的生生死死在他的文字里是很正常的事。
不说教,不批判,没有道德腔调。
这到最后落实到电影里就是远距离的超然的视角,就好像,就好像中国古典山水画,景大人小,个中滋味,自己去悟,自己去想吧。
但那种悲伤,却自然而然的就流露出来了。不是出于对故事里的人或物的悲伤,而是对生命自身的悲伤,生老病死,爱恨别离,无人可避免,亦无人能看透,但这其实本是寻常事,无法避免,亦无法看透,那就接受吧,不然呢?
《边城》里头最后,过渡人对翠翠说的那句话,“天保佑你,死了的到西方去,活下的永保平安。”其实就是侯孝贤之后一直想表达的东西吧。
扯的有点儿远,说回远距摄影来,这又何主流的商业片大相径庭,明星效应需要特写,植入广告需要特写,酷炫diao炸天需要特写,煽情需要特写,搞笑也特么需要特写,啊,我不是说我反对使用特写镜头(这确实是表达感情非常方便且必要的利器),我的意思跟之前说长镜头一样,不要用商业片的眼光来看侯导的片子,尤其是看到那些远距大场景的时候,不要不耐烦,好好体会吧。
《聂隐娘》中不出意外的,有很多远距离的画面,整体的感觉就好像,好像第一次看《清明上河图》。如同一副恢弘的中晚唐画卷展现在你面前,其实里头的内容很多,琐碎的生活细节很多,唯独没有你关心的酷炫diao炸天和明星或者什么激烈的情感冲突,抱歉,真的没有。不过我自己觉得能看到这样一幅画卷已经很满足了,何况有更深层次的东西(之后讲情节部分会提到)。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每个镜头看起来都像一幅单独的生动画面,仿佛世界已经凝固了。”
3) 影像风格:空镜头
好了,又上课了,今天讲空镜头。
空镜头就是指画面里头没有人的,完。
咳咳咳,严肃点儿。
侯导真的很喜欢用空镜头,有多喜欢,又来列举吧:《恋恋风尘》一共196个镜头,有35个是没有人出现的,还有,还有我好像找不到别的电影的数据了。。。难道空镜头不算是他的风格?不管别人怎么看,反正我觉得是(因为很多大场景镜头里虽然出现了人,但其实跟没出现差不多,小的可怜。)
那么侯导为何频繁的使用空镜头,尤其多数空镜头看起来是无意义的(至少多数导演绝对不会让无意义的风景画面在自己的片子里出现,当然主打风景的另说)。
这个我的理解是这样的,之前隐约提过,侯导的片子里头一个很典型的特点是片段化以及去戏剧化,这意味着每一个长镜头,每一幅画面都是相对独立的,而非遵从多数电影的叙事逻辑或方法,这意味着,两个长镜头间如果组合在一起会非常突兀,空镜头的作用之一就是“缓和”这种突兀,给观众更多的想象空间(不想象,你真的很难跟上他的故事)。这是其一,也是最现实的解释。
其二,跟之前说的旁观者视角也有关,我们看片子看小说,会很讲究环境烘托,没有人会直接描写人或事件,但在侯导的电影里,对环境,对世界其他事物,抱有同对人一样的态度,冷静、超然、客观。或者换个说法,通过对环境对景的重点描述,来强调这种冷静、超然的态度。(总算编完这一段了,看不看得懂跟我就无关了~)
说这么多就是想告诉你,这部《聂隐娘》会有很多看似无意义的空镜头,看到了不要嫌烦不要骂娘,它们是电影的一部分且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无论是从美学的角度,还是从情节发展的角度,不信你看的时候多想想,如果还是不明白看完来问我,我会给你解答的(呵呵)。
4) 叙事风格:去戏剧化
好吧,我想所有电影老师,第一课教你的,包括导演,编剧,灯光,配乐,摄影等等等等,一定是告诉你两个字:冲突。
然而,侯孝贤的电影里头没有冲突。
哎,其实是有的(怎么可能没有,吃饭睡觉的片子谁要看啊),不过你看不出来,或者看了觉得并没有冲突啊。所以你觉得很闷,觉得看不懂。
这个问题其实小津安二郎的自传里解释过,(这个时候你不禁要问:关小津什么事,你不是说过小津和侯孝贤是截然不同的导演么?关于这点我就不解释。)小津说,“我认为,电影是以余味定输赢,最近似乎很多人认为动不动杀人、刺激性强的才是戏剧,但那种东西不是戏剧,只是意外事故。我在想,可以不要意外事故,只以‘是吗’、‘是这样啦’、‘就是那样啦’的腔调拍出好一点的故事吗?“
侯孝贤的电影里有杀人,有阴谋诡计,有迫害,但没有意外,也没有事故。所有的事情就是理所应当、自然而然发生的,看着的时候甚至有无力感,你不知道该做些什么可以改变结局,因为这里面没有对和错,没有好与坏,在那些个时代里,每个人做着每个人要做的事情。更何况,刚刚说过的,生老病死本身不就是再寻常不过的事了,被人杀死是死,被车撞死也是死,谁,都抗拒不了。所以,没有冲突,事情就是发生了。
就好像我最爱的那部《戏梦人生》里头,李天禄在小院子给他的小儿子钉棺材,他的妻子和女儿在屋子里哭,他一边钉一边说,“哭什么哭啊,他只不过不想和我们一起吃饭了而已。“
所以,不要妄图在侯孝贤的电影里去看到冲突,看到戏剧化的东西,看,就好了。
木心的《从前慢》最后一句,“你锁了,人家就懂了。“侯孝贤已经开门了,你看了就懂了。

侯孝贤斩获戛纳最佳导演奖后,贾樟柯送上了祝福。如果说侯孝贤是台湾艺术电影的一座活丰碑,那么大陆也就只有贾樟柯可以与之抗衡。看过他早期的故乡三部曲和《三峡好人》。也是一样,不要追求看懂,而是要去体会,去观察。
观众就像电影里的一个路人,远远地在边上,看着主角讲话,不动,也不插嘴,只是静静地坐在一边倾听。听得乏了,就开个小差,转过头,可能是市井街巷,吆喝叫卖,又或者是山高地远,江水涛涛,眼望苍茫,耳朵里灌满风声。然后继续听。他们对话缓慢,不需要时刻集中精力,所以我有充足的时间细数他背心上的破洞,欣赏树叶舞出的风的形状,能隐约看到远处阳台上晒着的衣服。这种毫无章法的观影模式,使我很难专注于情节,甚至说不清故事的来龙去脉,却让我意外地接收到影片所传达的情绪。这类影片的精髓,正在于情绪而非情节。
当然,看电影毕竟是一项综合的艺术欣赏行为,光有饱满的情绪并不够。他早期作品过于粗粝的制作风格,终究叫我望而却步。这次看《山河故人》,贾樟柯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虽然主题依旧定位于人在社会变革中的生存状态,但是影片多了一分商业电影的味道。
电影离不开商业,充沛的资金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基石,但是更少不了艺术的滋养,因为艺术才是这个行业的根本。没了根本,就难以维系生命,无法枝繁叶茂。曾有一大拨导演为电影艺术殚精竭虑,但是最终,大多都转投到商业片。
电影公司之福,电影事业之祸。
其实艺术电影和商业电影本来没有优劣之分,就像畅销作品和经典作品也不是泾渭分明。历史上,荷马、莎士比亚、简·奥斯丁都是当时的畅销书作家,在历经时间洗练后,都成了经典。畅销书可以成为经典作品,商业电影当然也可以有不朽的艺术表现。只不过因为大陆导演不会拍商业片,所以我们才把商业片等同为烂片了。
好在贾樟柯懂得把握艺术和商业的均衡。和以前看过的几部旧作一样,贾樟柯的新片《山河故人》依然关注人在社会变革中的生存状态。让人惊喜的是,他的构图更精致了,服装更讲究了,色彩更漂亮了,故事框架更饱满了,演员们对话的反应速度也更正常了。可以看出,《山河故人》比旧作有了更多的商业元素。通俗点说,《山河故人》更容易看懂了。
贾樟柯成立了新公司,已经直言要进军商业电影。希望能像他说的一样,新公司能制作出中国的《教父》、《现代启示录》。

没错是很装,可人家装出来的逼格足够的高。

总之,这部连台词都没有多少,长而慢的节奏会让很多人抓狂的片子,自看完后就一直惦记,之后肯定会再看的片子,让我第一次接触侯孝贤导演,就认定他的片子会是我喜欢的,以后要找他其他的片子来看。
同时,通过这部电影,我对电影画面,音乐,我开始有了欣赏电影的画面,音乐的意识,这是很重要的收获。

三、 情节
艾玛,写到接近5000个字,总算要开始写情节了。
你会担心我剧透么?
坦白说我从来都不怕剧透,甚至我看每部电影前都会提前看情节,甚至会仔细的查一些关于影片的资料,因为很多电影可能只会看一次,我想看的明白一点。
刚刚说过了侯孝贤的电影是去戏剧化的,但不是说没有情节,只是情节很简单,三言两语就可以说完了,比如《恋恋风尘》是讲一个乡下人去城里打工,后来去当兵,然后女票跟别人好了,比如《戏梦人生》讲的是台湾布袋戏传奇人物李天禄浮浮沉沉的一生,主要是日据时代的故事~~~那么《聂隐娘》呢,其实就是讲一个姑娘爱别人后来这个人跟别的女人跑了,然后她因为种种原因当然也可能因为爱情回来杀那个男人,的故事。
看吧,多简单,甚至,多狗血。
更何况,这部电影明显的不是单单为了讲这个故事,还要向你展示一幅中晚唐的真实画卷(一个研究中晚唐历史的人承认这部电影对中晚唐风貌还原度极高),当然,最重要的还是那个主题——生老病死本是寻常,不用看破。
之前的所有分析也好,结论也好,都是我用自己的语言陈述一些电影圈里众所周知的事实,现在我要开始说说我自己对于《聂隐娘》的理解了。
这里要说的是出世和入世。
庄子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瞧瞧,我多有文采,都知道这句话是庄子说的)
都说忘很难,所以道姑不忘,于是遣隐娘杀田季安;所以田元氏不忘,要夺魏博之权;所以田季安不忘,随身佩戴那块玉玦;那么自然隐娘也不忘,所以下山杀田季安。
但如果不忘是为了忘呢?
道姑出世,隐居大山,却斩不断尘缘;
隐娘入世,该杀的人不忍杀,该斩的尘缘斩不断,救了些人,看了些事,身边多了一个人,飘然远去。
没有同类,是孤单,不是孤独;多了一个人,不孤单,哪怕仍然没有同类。
情节就讲到这儿了。

可能又有人会说,如果你只看到这些,那就太肤浅了,侯导难道只会炫技吗?

觉得自己太词穷了,片子本身有很多可说的东西,自己也非常喜欢,但是究竟好在哪里,又为什么喜欢,解释得非常肤浅,看来还是要加强学习啊!

写到这里,这篇文章也要结束了,《聂隐娘》看了两遍,写的时候翻了好几本书,查了好些资料;耐心看完的人,你会发现看电影真的是件很累很辛苦的事,确实如此,我看一部片子,要吃水果,要喝酸奶,要上好几次厕所,要抽好些根烟,中途还要上好几次厕所,但真的很值得,我经常跟我的影迷朋友说,电影对我而言就像一扇大门,推开他就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因为有了电影,我的人生延长了3倍“——杨德昌语。
最后,期待你们都去看《聂隐娘》,侯孝贤说这部片子很不容易,中间拍了八年,资金断过几次,还开玩笑说当时找舒淇就是因为跟舒淇关系好,发不起工资舒淇照样会来拍,他还说下一部电影的计划,要看这部片子的市场反应。
我从来没有对一部电影和一个导演抱有这么高的热情,因为我知道他和他的电影都是好的。

好为人师真是太令人讨厌的品性。那就算我肤浅吧,其实我什么都不懂,可我有谦卑而敏感的心。

看完这部片子我很有收获:
1、开始明白为什么电影要在大屏幕看,以后有资源尽可能用投影仪看,观感比在电脑上看好许多倍;
2、开始对电影音乐有感觉;
3、开始看别人怎么分析这部电影,也想写好影评;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渭城朝雨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