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讷藏深情,在小说与电影间揭开不一样的面纱

永利电玩城 1

       看过片子后的第一感觉,是感动,是浸淫在《A la Claire
Fontaine》中隰然泪下的感动。
       看罢后,因为难以放下电影里面的种种,于是对比起看其它电影,在认识这部电影中花了更多心思,去了解剧本的来源,去了解拍摄的演员,去了解本片的导演。才发现,面纱是来自毛姆大叔的一部不太知名的小说。我才疏学浅,没有读过毛姆的作品,即便是最出名的从初中便可以access到的《月亮与六便士》。通过电影《面纱》的初识,我再去了解毛姆本人。
       毛姆,英国戏剧家、小说家,原来学医,后转而至力于写作,作品常以冷静、客观乃至挑剔的态度审视人生,基调超然,带讽刺和悯怜意味。
       一看到毛姆先生一曾从医的经历,便为电影中Walter的“原型”或多或少找到了根据。对于写作,除开作者本身对社会、对人生深刻的观察,还有作者本人的人生阅历是创作最重要的源泉。纵观当下人们最容易接触到的文学环境——网络文学,这种文学参差不齐,和作者本身有限的阅历和浅薄的社会观察不无关系,当中的内容无非以都市爱欲情恨、科幻、穿越等为卖点,读罢后便无存在价值。
      毛姆因为曾经孤寂凄清的童年,早年便形成了孤僻、敏感、内向的性格。每每我看到某个在世上创造了不朽贡献的伟人有着“这样”悲剧的性格,我仿佛找到了依靠。荣格曾说:性格决定命运。在他所处的环境,19世纪初,正值工业革命的蓬勃发展,亦正值英法矛盾之时,他心灵要承受多少的挣扎才能获得站到那样的高度。对比同是有着“悲剧性格”的自己,我又要经历多少,才能填补自身天赋的不足,才能站到本时代的相对高度?不得而知,前路扑朔,只有勇敢,不断尝试。
       再说到电影的男主角Walter,在片中开始不久,在与Kitty第二次见面便向她提出了求婚。按我想,这段要不会是一段越演越烈的惊世爱情,要不会是一段平淡如白开水最终瓦解的无爱之爱。Walter符合了我对理工男的想象,木讷而不失可爱,腹黑而不失崇高。他说过最伤Kitty的一句话是:我恨的不是你,我恨的是我曾经爱过你。但熟知,一个深受科学逻辑理论锤炼的科学家,他要在脑海里多少便艰苦地推倒自己对kitty的深刻的爱,才能说服自己说出这一句伤人的话。这是在我看过周国平《岁月与性情》中描述挚友郭世英在被打压后写思想汇报时,,他必定经过无比深刻的自我说服,才会做出检讨的情形估计到在Walter内心也曾翻山倒海的推倒重来。或许人的思想认识可以有弯可转,但人的爱无处可逃。Walter站在门后,痛心静听Kitty在另一边的抽泣。爱之深,恨之彻。Walter的坚硬,再次让我对优质理工男充满敬意和浓浓幻想。
       而Walter也有腹黑的一面,虽然没有踢开Kitty和Charlie享受交欢时的门,保住两位当事人的脸面,但却执意让Kitty与他共赴霍乱横肆的边远山区,还要用耗时更长的陆路而非水路。看到Kitty愁容,我们观众也得知,Walter对Kitty的惩罚得逞了。但从另一角度看,Walter的执意也是援救失败婚姻的最后一招。最终Walter的高尚坚韧和环境的恶劣使他们的爱情得到正解,但为时已晚,Walter得霍乱而死。可行的是,他们的希望——小Walter纪念着他们晚到的爱情。
       Walter的木讷中藏着深情,但是一辈子有多少人能触碰到这样的深情。这样的深情很美,其实我也有。

永利电玩城 1

电影开头是满眼的绿色。白色的西服与洋裙,看上去格格不入,头朝着两个方向的两个人彼此沉默。这样充满矛盾的开始,伴随着Satie的音乐进入另外一个奇妙的场景。Walter的一见钟情被那柔软的灯光和淡淡哀伤的音乐叙述得如同宿命。于是我突然意识到,我可能在看另外一个故事了。

这是中美合拍的一部片子,有上海,有霍乱肆虐的桂林.
他对她一见钟情,她并不爱他,也许还不懂爱,只是一个人性的女孩,为了逃离不喜欢的家庭氛围和环境,和他草率地结婚.
她说,女人不会因为一个男人是好人而爱上他.
他以为,结婚后感情可以慢慢培养,她会爱上他的.

如果电影归电影,小说归小说,那《面纱》自然是部值得豆瓣8分的好电影——神秘东方,爱情与出轨,无可挑剔的演员,宏大历史背景。好电影的元素占了大半,可惜小说迷是追着小说才看到的电影,相比小说,电影的境界就下一个层次了。
演细菌学家Walter的是Norton,这个男主选的太帅太儒雅了,我是没办法相信书里的Kitty从头到尾都不能爱上他,一个品格高尚的真正的绅士。演Kitty的是Naomi,也比我想象的更有气质,一点都不愚蠢,忧伤的样子令人心碎。Townsen是书中的颜值担当,虽不符合我的审美,却演出了虚伪懦弱小人,陪衬得两位主角更是高洁般配。
电影的主旨是歌颂爱情,虚荣愚蠢的Kitty看到了Walter的爱,在霍乱背景下她的灵魂得到救赎,她也爱上了他。本以为一切否极泰来,结果她怀上了情人的孩子。后来Walter感染霍乱,他的死让她悲痛欲绝后悔不已,她最后生下了和情人的孩子,但却冷漠得和情人告别,爱情忠贞。
小说就更复杂了,Kitty自始至终没有爱上Walter,虽然她的灵魂同样获得了救赎。Walter死后她住到了Townsen家,半推半就之下又与他上床了。最后她离开Townsen,不是因为她守着与先夫的爱情,而是认清她不能再一次深陷错误的情感,她对自己未来的人生有了更理智的判断。
小说中还有个疑点很重要,就是当知道Kitty怀的孩子不是自己的,Walter的死,到底是意外还是选择?小说虽然是Kitty视角,但Walter的形象只会更复杂:得不到你的爱,是因为你的愚蠢无知,但我恨的不是你,而是我自己,恨自己如此深爱过你。
小说到底在讲什么?我相信很多看过的读者都会告诉你:说的不是爱情。我认为是爱情元素下对人生和人性冷酷无情的嘲讽。你看,Townsen让人恨得牙痒,Walter让人崇敬,最后前者活得好好的,婚姻美满仕途顺利,后者得到的只是霍乱小镇的一座孤坟。妻子从来没有爱过他,孩子不是他的,在他死后还妻子还与情人缠绵。人的不知悔改,反复无常,
不见棺材不掉泪才是残酷真相——如果Townsen决定离婚,Kitty会不会嫁给他?答案大概会让人遗憾。
要我说,电影的处理还是太心软了,虽然最后Walter死了,在我看来都算是Happy
Ending了。我更喜欢毛姆,是不是出于变态的自虐?因为无论是谈论人性还是爱情,毛姆从不心慈手软,从不留幻想。
最后再回到电影。书中主人公的内心戏太复杂,电影没有拍出那种细节。但电影也有改动,比如增加了Walter为控制霍乱而调动上游水的情节,于团长是黄秋生演的,这个角色书中几乎没有戏份,电影里多了很多镜头。桂林山水选得也很妙,和书的意境几乎完全一致。
但我最触动的镜头是,那天晚上,Fane夫妇和Waddington一起喝酒,结束后他们看到Waddington和他的满族情人上床一幕。回到自己住处,Walter和Kitty冰释前嫌,Norton扑上去吻了个满怀激情,看得人啊脸红心跳。

当然,这并不是说电影不好——显然我也很喜欢这样的Walter。小说中隐含的略带阴郁的内敛被削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奇异的羞赧。小说中的Walter是决绝的,他自我珍视到无可救药,当他发现自己所爱并非所期待的,那份爱便让他觉得痛苦,于是开始了漫长的自我惩罚与惩罚Kitty的旅程。任何一个在表达自己对Walter喜欢的人可能都会犹豫一下,因为他那自觉宿命的理性与自甘痛苦的偏执。而Norton则让软化了Walter的偏执,让他对霍乱病人的怜悯更显得善良,也让他的爱更加的温柔。同样,毛姆的小说里,始终以别人的视角来描述Walter的高尚品质,Kitty所知道的一切关于Walter的聪明、善良而高尚本都是从别人那里知晓,直至她自己发现。而电影则将更多给予了Walter救助霍乱病人的镜头,淡化了Walter本是由于恨而踏上梅潭府的初衷。

到后来,面纱一步步揭开,她终于发现他的闪光处,道德高尚,心地善良,虽然木讷呆板,但也有一种憨憨的可爱.
而他,也感觉,恨只是以为爱得太深.
他说,我们都太傻了,非要在对方身上找我们所没有的东西.
可是,他却因为染上霍乱,最后离开了.
爱在离别时.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蝎子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Norton身上似乎有一种魔力,让他的沉默都格外引人注意。于是Walter的那略微过分的内敛与深沉在这里似乎成为让人倾心的气质,而原本应当风趣幽默的情夫则显得粗糙不已。小说那不含褒贬,冷静道来的偷情过程在这里则更充满了谴责的味道——或许这便是文本语言与镜头语言的差别,Kitty的骄傲不见了,她一直处于烦躁与自哀的交替里。而Walter,因为Norton那略带忧郁的蓝眼睛与瘦削的身影让人觉得无可辜负。而当两人因为戳破婚外情而争吵时,那段经典的对白被删除,刻薄的彼此谴责因此变的柔软。

直到有一天,他发现她的婚外情,但没有立即破门而入,为她保留了一份尊严.
最后,她只是被那个以为可以给她激情的情人玩弄.
为了报复,他执意带她来到陌生的地方,霍乱盛行的中国小镇.
开始对她冷漠,不理,折磨她,也折磨着自己.

将一切归结为爱情似乎抹淡了毛姆原本的意味。然而,那婉转道来的一见钟情与重拾旧爱,虽然最终遗憾,却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圆满。虽然我一直觉得,电影似乎暗示着我们,揭开面纱之后的Walter放弃了对自我与他人的抵抗,也因此染上霍乱死去了。但是我喜欢Norton那羞赧的悄然一吻与最后的“Forgive
Me”,他没有说那挽歌里的最后一句“死的却是狗”,这让这故事不那么充满了想而不得的愤恨与刻薄。在电影的这个故事里,本来就没什么好原谅的,因为他们最终彼此相爱。

这是两人生离死别前的对话:
  Walter: Kitty…
  Kitty: Are you awake? Are you feeling better?
  Walter: Forgive me…
  Kitty: Forgive you? There’s nothing to forgive.
  Walter, I’m sorry.
  ——此时,沃特已经逝去,吉蒂只有呼唤。

如果我曾经渴望在毛姆的《面纱》原著中寻找什么的话,那么电影则几乎满足了这些所有尝试。被回应的爱,彼此理解的可能性,以及女人的坚定。而这些,在我未看电影而读小说时,都是被毛姆一笔一笔破碎的东西。

当她有了孩子的时候,他说,那是我们的孩子.
永利电玩城,虽然他清楚地知道,孩子的父亲是谁.
孩子的父亲是谁,已经不重要了.

如果说毛姆的小说揭示了一个真相即女人不可能因为男人的高尚品质而爱上男人,而电影则告诉我们:一个女人会因为和一个男人在完全陌生环境中因为共同看过了一段风景与经历了一段磨难而爱上男人。我喜欢电影中在木屋里两人各自坐在灯火中的样子,两盏灯的光影错开,中间是一片黑暗,如同彼此的疏远与猜测。然而那柔光是如此之近,彼此沉思的表情柔弱而疲惫,只要轻轻站起就能触碰,让那两团光拥抱在一起。那时候,爱情在一团阴影里,等待寂寞累积后的呼啸而出。

刚开始把它当作一般的电影看,看完后,又看完幕后花絮,再看了豆瓣影评,就不一般了.

电影结束之后找出原声听了很久。River Waltz和Satie的Gnosienne
No.1都让这个故事变得柔软而动人。尽管那不是小说的本来面目,然而说起来,大概人还是会喜欢这样充满深情与遗憾的爱情不是么。Satie的钢琴曲是适合酒馆的,法国下过骤雨的晚上,街边一家暗黄色灯火的酒馆,一架旧钢琴,一杯马提尼,灯光的阴影里,一个弹钢琴的男人。而电影中,Norton扮演的Walter看见Kitty从楼梯上走下来的时候,Satie的曲子响起。场景蒙上了一层微醺感。分明是此刻,却又像时光溯洄的片段分割。突然想起了The
Great
Gatsby,也是这样,望着她的身影,让身边的珠玉华彩都骤然失色了,从前所有的一切都只为这一刹那的明艳。似乎Satie那样的清冽不适合此刻的款款深情,然而听起来,这哀愁是往后岁月的注脚。

片尾,尚雯婕唱的<<梦之浮桥>>.
据说是法国的一首童谣.
里面黄秋生的英语让很多人佩服,说他英语比中文说得好.

苦苦寻觅,想要找到那个最爱的人,想要一场轰轰烈烈风花雪夜的爱情.
到头来却发现,原来真爱,就在身边.
那么平和,安静,久远,炽烈.
真爱,只揭开一次面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