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说说这部戏吧,龙文章不是妖

送给那些袍泽兄弟 2009年3月20日22点14分,算是看完了《我的团长我的团》

一直酝酿想写我的团长我的团的影评,一直不敢下笔。

    前几天那样评价团长真是我的草率。的确看完团长没有当初看士兵时的那种热血沸腾,这并不在于编剧、导演和演员。只是这是两部剧是不一样的题材,如果说士兵更像是一部励志片,那团长就是一部记实片。
    第一次我们总会站在孟烦了的角度去看这个故事和这场战争,用一个逃兵的角度来叙事也许是导演刻意的设计,关于为什么这样设计,我不是很了解。由孟烦了的叙述开始,于是我们主观上就随着孟烦了的眼睛去看这部片子。
    当我第二次在看这部戏时,我抛开了孟烦了,把这个贯穿全剧的人物当成一个普通的炮灰后,我选择了龙文章。康洪雷曾经说过龙文章是这部戏主角中的主角。
    转换了角度我看到了一个更加妖孽的龙文章。他的疯狂,他的偏执,他的机鬼,但同时我也看到了他的孤独,就像他们重返南天门时他对虞啸清的哭诉,所有人都信他,所有人都将命交给他,可是他信谁,他将命交给谁。一个生命就是一个负担,刚开始他的负担只有十几个人,后来增长到一千多人,最后虞啸清甚至将全师的性命交到他的手上问他怎么打。他的决定关乎于一个师的命运,他的成败关乎于河东岸禅达所有百姓的命运,他也会有挺不住的时候。每到这个时候,我就更讨厌孟烦了一分,孟烦了对他的反抗,向他抱怨时,你明知道他不可能像你一样逃避,一样退缩,一样装草包,却还在一次次地揭他的伤疤,戳他的痛楚,作为他最近的人竟不理解他,不体会他,他看他独自痛苦,看他在孤独中挣扎。
    继续再看我似乎又没有那样厌恶孟烦了了,曾经以为龙文章命令瘸子在三米之内是因为龙孤独,孤独到只能和一个在战场上懦弱胆小,对待战友们尖酸刻薄的老兵痞在一起,龙希望有人能理解他,有人能帮他分担。可是疯狂的龙文章真的是想要有人和他分担么,不一定,也许他的疯狂正是来自于他的孤独。他是一个没有祖籍,没有家乡的人,没有可以回去的地方,没有牵挂他的人,也没有他所牵挂的人,打从出生他就注定孤独,他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而这次不同的是曾经的一个人,突然背负了成百上千个生命,他要对这成百上千个负担负责。如何负责,他在想。特殊环境下成长的他不按常理出牌,想到疯狂,疯狂到他成为妖孽。孟烦了的存在就是在时刻提醒他不要做得太过火,不要太疯狂。将孟烦了放在身边,就是告诉自己还是一个人,还不是一个为战争而战的妖。战争是我们的使命,但比不上生命的可贵。明知是去送死,依然要去那就是不值得,何况这个死也死得没有意义。
    最终龙文章成功了,因为虞啸清的信任,炮灰团的信任,禅达百姓的信任,还有所有人对收复失地的渴望。于是龙文章只是一个疯狂的人,而非战场上的妖。

今天终于看完了《我的团长我的团》这本书,也看完了这部电视剧。准确的说,是先看的电视剧,然后看完的书。
       在十一没回家的七天长假里,不耐烦了每周跟新一集美剧,实在不知道该看些什么电视剧,现在对国产的电视基本就是漠视,不知道怎么了。也许就是想起在和老爸谈话时的时候,说起来段奕宏的,才想起了《我的团长我的团》这部电视剧,整整七天把他全部看完了。中间熬了很多的夜,正如别人所说这部电影真的适合一个人安安静静得看,半夜三点,我记得很清楚,戴着耳机,声音看到最大,机枪声轰轰的想着,子弹清脆的撞击的声音,总是那么过瘾。迷龙哥,迷龙哥,豆饼真的是扛不住了,但他只是喊着他的迷龙哥,肩上的机枪就那么一直发射着子弹。我想我可能描述不了。所有人都望着迷龙,都听见豆饼在叫迷龙,他的肩膀快被烧糊了,就是迷龙他听不见。看到这一幕,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就是那个晚上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少次。南天门被一群炮灰守了整整38天,东岸就是没有发起进攻,唐基那个婊子还在说着他妈的风凉话。国民党高干就是这样啊,我就想,这尼玛国民党有这么多唐基这样的人物,在后来的解放战争中会赢才怪。
         死啦死啦就是那样一个疯人,他觉得他欠了三千个坟,他不是个招魂者,他更像个挖坟者,并且埋得都是跟着自己疯狂的兄弟们,他一心想着赎罪,他给烦啦们着希望,尽管是不该有的希望,他带着他的追随者们,真的当着炮灰。
        电视剧的结尾看的不是那么的令你人满意,仅存的十几个人在第三十八天被后来东岸的师团友军人从南天门上带了下了,然后就是90岁的孟烦了在买菜的路上一直再回想想从路人身上看到收容站里当初几个兄弟的影子,还有一个老人被一大群人簇拥着,真的看不懂,为什么他不上去和那个老兵粗细交谈呢。结局就是这样吗,我上网查了一下,就是电视少了很多后来的内容。这就是我为什么先看完了电视然后又看书的原因,到图书馆就直接找了这套书,很快就翻到了最后,看到张立宪还活着。不用多说,结果后来交了借书证,就直奔宿舍躺在床上,准备好好看。我好像从没这么急迫过想看过一本书。尽管很想知道结局,但还是硬着头皮子从第一章看起,电视基本上还是按着书上编剧的,这是有些细节处理的不一样,比如不辣是怎样赎回他的枪的,其实他是咬断了他的手指,把人家吓得才拿回了枪。直接说结局,从南天门下来的兄弟,被告知可以从虞啸卿刚修的浮桥上过怒江,但就是没有一个人过,我想他们不想给东岸的人难堪,他们只是有尊严,都死了17次的人了,害怕个怒江,笑话。尤其是张立宪,何书光死了,他崇拜的长官一直没给他希望。在后来我也才知道,死啦并不叫龙文章,他只是在路过某地时一个死了长官的名字是龙文章,他只是冒用的,他自己也对张立宪说过,那个龙文章长得挺像你的,一样的神气。书中的迷龙因为日军的最后疯狂轰炸误杀了一个国民党官员的侄子,被死啦死啦给杀了,死啦死啦呢因为不愿意把枪指向共产党,被当做共产党,结果自己最后自杀了,孟烦了被任命为团长先是西进杀光了鬼子后来北上带着一群溃败的军队,被一个叫牛腾云的给受降了,最后阿译,张立宪都受降了,就像死啦死啦说的,打不过共产党的,只会死更多的人。电视剧中的老人就是从台湾过来的虞啸卿。
       这部电视剧没有以往的抗战剧中的那么多主人公个人英雄主义,没有那么多的抗战大场面,跟多的是对人物内心的刻画,应为剧中的人物都是我很喜欢的演员,所以我很喜欢看他们飙演技,再加上在对《士兵突击》的热爱,突然想到书中的牛腾云和俘虏烦了就像《士兵突击》中的史今和许三多,惊人的相似,都是七连的人,多年后依然是七连的人。
        死啦死啦曾这样说话一句话,“人都很善,有力量的人被弱小的人改变,不是被有力量却欺凌弱小的人改变”,收容站的弟兄像极了死啦死啦,就连张立宪也是这样。

心里莫名的空虚,写下以下拙文,看的别较真,较真的请认真看完,

知乎上有些人解释,我的团长为什么不火。为什么没像兄弟片《士兵突击》那么火,说的很玄乎,说我的团长超前了二十年。我觉得过分了。

路过的请注明身份 谢谢

我的团长没那么超前,至少没二十年,说二十年的人自恃过高,恐怕觉得自己的眼光能超前现在二十年。

关于《我的团长我的团》,

我认为我的团长不算超前,也不算所谓意识流。恰恰,他很现实,血淋淋的那种。

不知道事先听哪个瘪犊子说过,这部电视剧是部烂戏。

相比较而言,你们觉得更接地气的士兵突击,那才是虚化现实效果下拷问人。士兵拷问的是人,团长拷问的是人性。

今天终于抽空看完了。

士兵突击说的是人的成长,迷茫、选择,人如何活。许三多说人活着要有意义,要好好活,好好活就是有意义。所以士兵说的是活法,看过士兵,很多人发现自己不是平凡。平凡的是许三多,是伍六一,是成才,甚至是马小帅、甘小宁。和他们一比,我们大多数人,是咸鱼。

看完了让心情很低迷,特别是看完结局的时候。

回到团长,段奕宏饰演的团长龙文章,如他自己所说,是招魂的。他说中国鬼死于听天由命和漫不经心。这句话全片来来回回说了十几遍,是的,他是来招魂的。所以这部片子拍来干什么的?—-招魂的。

突然有种老来无依的寂寞感。

这绝对不是一部战争片,兰晓龙为了说明这点,他用了虚构的地名虚构的战役虚构的部队番号,我也曾经用我匮乏的二战知识在滇缅战役中找它的雏形,未果。后来我明白他根本不是在写战争,他在写人性。

主角最后独自一人坚守了阵地60年,

而团长龙文章就是人性的镜子。他在给活人找魂,给死人招魂。这是他说的,“我只想事情是它本来该有的那个样子”是啊,事情要变成该有的样子,做事的人就该有他的魂。

最后一组镜头,拍的是剧中每个人物出现在了60年后的今天。

印象很深的一台戏是龙文章受审,虞啸卿问他祖上做什么的,他说招魂的,就是把找不到家魂召回故里。他们家不好活,太平的时候,人都是在家里死的,不需要他们,战乱的时候,死的人太多,没功夫招魂。他说,不管是好世道还是坏世道,我家都没什么人理会。

我想,导演是想告诉别人,这些剧中人物就是影射的咱们这些穿梭在普通人群中的普通人吧。

他苦鳖鳖的笑着,很无奈。不管什么世道,人们总是不愿意去反思自己,真正了解自己的弱点和问题。

 

团长的残酷就在于此,很多作品,把悲惨的结局归咎于泛泛而谈的现实,归咎于小部分人,而团长,他指出了,惨剧根植于人性中,顽固生长于我们每个人身上。

有人总把此戏和《士兵突击》做比较,

我的团在遇到我的团长前是什么?是一群裹着缅甸布被困在仓库里的溃军,那一段的描写尤为迷人,“我们如同野人在潮湿的雨林的奔跑,日军见了我们以为我们是当地土著人,毕竟生活在丛林中的人大多数都不爱穿衣服”我以为这不仅是溃败的狼狈,更像是赤子般干净。就是这样一无所有的人,有了团长要求他们取回第一样东西—中国裤衩。

我也道听途说的以为这又是一部《士》的翻版励志剧。

这便从散兵游勇变成了有那么一点尊严的军人,即使他们全身的装备就只有一条中国裤衩,还是一条为了辨别尸首用的。

当然,我猜中三分之一,这的确是一部励志剧,

他慢慢地找到了他们的魂。

只是励志得比较残酷罢了。

可是张译饰演的烦了怒斥龙文章,“你骗我们有了不该有的希望,明知道会输还想胜利,明知道会死还想胜利。”战争开始,我们就一直输,输掉了国土,输掉了性命,输掉了自尊,输到最后,我们的国家就像我的团里那几个老兵,有的像烦了,唠叨抱怨,心生绝望;有的像兽医,伤心,致命的伤心;有的像阿译,徒有抱负,没有能力改变。习惯失败,习惯死亡。

 

龙文章为他们带来了胜利的希望,也带来了死亡的召唤。可他们没有回头,两次南天门,一千多座坟。这些被正规军瞧不起的炮灰,这些没有身份没有背景,挣扎在最底层的炮灰,这些在长官心目中早已是阵亡数字的劈柴们,才是这个民族最后的脊梁。

作为一股子溃军,剧中人物们,每天想的事只有两个,

他们是老兵,他们知道自己的命运,虞啸卿对唐基说,我和他说两个小时,我必攻上南天门,他回头对他那些渣子说,做好一天的准备,我说两天,他说做好四天的准备。他早就知道,但他还是去了。

一个是自己会怎么死,一个是怎么让自己会不这么死。

他只是想找一个靠谱的人把事情做了,可他找不到那样的人,他曾经以为虞啸卿是,换来了南天门上的38天。

正如死啦死啦所说,他的那些伎俩,就是和这些溃军学的,

势力错综复杂的战争年代,单纯想把事情做了的人很难,因为同类太少。

只有那些整天琢磨着自己会怎么死的人,

唐基说,你去啊,风波亭就在对面。虞啸卿不说话了。那一刻,我心里只有一句话,一将成名万骨枯。

才能知道别人会用什么方法整死自己,

我一直庆幸电视剧没有把十五万字的小说拍完,我连南天门都承受不来,我如何承受龙文章之死、迷龙之死、阿译之死?

然而应对这种死法的他们,除了溃,就是逃。

书迷们常说,龙文章的自杀是真正的自杀。在我看来,他是一个纯真的天才,很多人讨论龙文章和虞啸卿的区别说的很暧昧,但我要说,这两个人截然不同。

影射至平常的我们,且可把这骨子溃劲当做自己的失败。

虞啸卿就像士兵突击里成才说的,是电线杆,从成为军人开始,他就砍掉了自己是枝枝蔓蔓,他追求的就是胜利,就是驱除鞑虏。为了这个目标,他能砍了自己的亲弟弟。也就不难理解,为了当上军长,更好的实现目标,他抛弃了炮灰。

人不怕失败,怕的是绝望。

而龙文章,他也追求胜利,但他不仅追求战场上的胜利,他还追求精神上的胜利,有个例子很好体现了龙的理念,为了保持守军的警惕,杜绝他们沉迷于安逸,他故意把日军放进防区。之后还一直强调自己做对了。他说,对了很重要。在他看来,美军的武器让虞师火力刚猛,但是相比较日夜不歇挖通南天门的日军,中国军人的精神力量弱小的可怜。而龙和虞最大的区别在于龙的悲悯,那种很大的悲悯。不在个人生死,在灵魂的垂怜。死亡是悲惨的,而比死亡更悲催的是带着屈辱、失败和不甘死亡。

人不怕死亡,怕的是不安逸。

龙文章式的悲悯,是死得其所。

我们曾几何时让眼前的失败打击得溃不成军呢?

而虞啸卿说,国土沦丧,仗打成这样,中国军人都该死。建立在这个逻辑上牺牲,可以被用在任何地方,必要的非必要的,都那么的科学合理。

 

这就是现实,做梦都想打仗的龙,他的装备靠迷龙做黑市买卖,考讨好军需官的小老婆(顺便提一嘴,要说这世上还有什么角色是没有露过脸我还羡慕的不得了的,那一定是军需官的小老婆🌚),虞啸卿的军需靠什么?靠谈判桌上更多的筹码,烈度更高的战争,更惨的伤亡。

这伙溃兵基本概括了形形色色的所有性格。

找个靠谱的人把事情做了,多么难?

迷龙的莽撞。

我不想苛责师座,只是真心为他惋惜

兽医的自欺欺人

,他曾经拿魂跟他照的那个部下,他吞下的那颗子弹,会成为他一辈子的肉中刺。而他心里永远有一个南天门,立着他无法祭奠的一千多座坟。

孟烦了的逃避

蛇屁股的唠叨

不辣的不要命

豆饼的跟风做派

克虏伯的好吃懒做

林泽的报国无门

董刀的沉默是金

 

当他们遇到龙文章的疯狂之时,也就燃起了一种本来不该有的物质。

这种物质就是让他们第一次有了胜利的希望。

 

有了不该有的希望,明知不该有还在想。

想胜利,

明知道死,还在想胜利,

明知道输,还在想胜利,

想胜利!

 

其实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哭了。

并非我像个娘们,只是太多共鸣了,

男人,为朋友,为家人,为祖国,为自己的信仰和梦想而努过力。

永利电玩城,男人努力过,成功的不乏其人,但是算起比例,到底失败的人有多少呢?

也许正如孟烦了说过的一句:我们只是数字。

 

失败多了,对于成功就不敢想,不敢去面对,

聪明的,多数像孟烦了那样,逃避,一再的逃避。

就在他不再逃避,准备慷慨赴死的时候,

他问了他父亲一句:父亲,了儿苟活至今,您是觉得尴尬还是骄傲呢?

我想多数人都想问自己的父母们一句,

孩儿的苟且偷生碌碌无为您是觉得尴尬还是骄傲呢?

 

他们来自天南地北,不同的文化背景,不同的身世条件,不同的年龄方言。

但是,若不是我熟知几个剧中的演员,他们几乎长成一个样。

破破烂烂的衣服,积灰成黑的皮肤,干瘪的嘴唇,迷离的眼神。

他们仅仅是很多失败者的一个缩影,这个缩影有自己的性格,

有自己的想法,都是一个脖子抗一个脑袋,都有一双眼睛一张嘴,

但是又有几个人真正去关心过这批失败者们到底想些什么,想着什么。

他们同时嚎着二人转、梆子、京剧、川剧、黄梅戏、花鼓戏和广东戏,

因为在被迫的有难同当中,

我混淆不清的不光是口音和小曲,还有他们的灵魂。

 

我们其他评论者那样的宏观伟大,

我看的是撇开一切民族大义的人性,

我只看到他们是一群逆境中寻找希望的人,

在黑暗中找光明的人,

在落水后找稻草的人。

 

就在他们慷慨赴死的最后,

生还下来的人的去处,已经变得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完成了他们的使命,他们成功了,

而龙文章也把他们带到了南天门,

也如期的把他们带回了家。

就在他们成功的那一刹那,

他们也就找到了回家的路。

我想,导演想表达的那条回家的路,

就是指的他们的光明,他们用命来成就的成功吧。

最后孟烦了没有回到北平,

一个人留在了南天门,只要他转身就能看见的南天门,

但是他却怎么样也去不了那个南天门,

因为他已然找到了回家的路了。。。

 

看到最后落幕的孟烦了,

看到每次他回头就能看到的那些人,

我反而哭不出了……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这种老来无依的寂寞,让我感觉到恨欣慰,

甚至有些羡慕。在茫茫溃败的人群里找寻我的救命稻草,

然而我,是否也能体味这种人生的成就感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