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只道寻常

永利电玩城 2

去年看的演出为什么现在才写评价 不要问我 我不知道 评价就三个字:蛮失望

永利电玩城 1

真是黑烦 歌不好听 姑娘们颜值也不高 唱了几首jason就出来了
唱了什么我都忘了 是新歌 大概第三首?是变调的lucky I really miss the
collaboration with Colbie Caillat rather than this Raining Jane…
之后就一直新歌 新歌 新歌 新歌 新歌 都第一次听 除了觉得jason
mraz嗓子不错以外 调子区别基本就没有

还想听你的故事

唱的基本上都是这张yes! 的新歌 本来就不熟悉 旋律千篇一律
再加上美国观众现场本来就像翔一样 我大概坐第十排这样 老是有前排观众上厕所
前列腺不好就不要看live啊
(前列腺的作用是什么我并不清楚)朋友左边两个城乡结合部富帅迟到了不说
一直弄手机 妈的真要疯了

直到有一天,音乐软件给我推送了一首她与王碧浪合唱的《还想听你的故事》。许是歌词让我想起了一些过往的事,又或许因为这首歌是春花为王碧浪所写,两人的感情使这首歌有了温暖的加成,我忽然就想听听她和王碧浪合唱的现场。

大概倒数第二首?这样 唱了那首it’s so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这是我唯一记住调子的一首 现在发现还是翻唱。。。

有的人就是这样,一旦有了某个心思或想法,就必须立刻马上去完成,否则这个想法会时时折磨身心,做任何事情都会挂念,不如了意是不行的,怎样都不行。于是碰巧地,我发现她在进行《算云烟》巡演,又碰巧地发现里面有济南站,最后碰巧地买了巡演票。

最后一首i’m yours的时候大家都起立了 全场合唱 还是老歌好听
初中的记忆一下子浮上脑海 but i won’t hesitate no more no more it cannot
wait i’m yours~~~

八点,谢春花准时出场。她的出现让现场的人一阵欢呼。这个95年的小姑娘讲话风趣,又有些害羞,笑起来有两个可爱的酒窝,偶尔也会讲讲有点儿污的段子。她讲自己的大学生活,与其他小姑娘也没有什么两样,讲自己对音乐的认真态度,讲几首歌的创作背景及心路历程。朋友说,她看起来就是一个好姑娘。

中场休息

是了。谢春花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喜欢音乐又有趣的好姑娘。她的声音干净清脆,写的词或多或少总能引起共鸣。既有少女般的心思,也有安静沉稳的情感。而面对音乐以及出名这件事,她又有着完全不像这个年纪的姑娘的成熟与理智。

整晚和朋友一直有在盯他的咚。。。不小 (哈哈哈哈 hentai

第一次听到谢春花的名字,是一个朋友聊天中向我推荐,说喜欢她唱的歌。当时推荐的歌我早已经忘记是哪一首,听完也只是留有这个姑娘的声音确实好听,谢知非这个名字独特的印象。

jason mraz是个很可爱的人 演出8点(还是7点)开始
整点一到他就出来拿麦说话了 欢迎我们 谢谢捧场这样的话 (啊
为什么不可以贴图)下面有个美国屌说someone’s birthday today
马叔就祝他生日快乐 寒暄完了那个raining jane 就出来暖场了

除却讲话,其余时间她一直在唱歌。既唱了经典的《借我》,《我从崖边跌落》,又唱了两首还未发布的新歌。但世间的事情就是这样,一旦想要的太多,就总有遗憾。当初让我动容的那首《还想听你的故事》,她并没有唱。原因我想我也大致猜的出。这场演出的一个月前,她在微博宣布与王碧浪分手,两人也没有再同台演出过。

这是我第一场应该也是最后一场jason mraz的演出

从酒吧出来已近十点,省府前街的人并没有减少的迹象。看着这个灯火阑珊,热闹喧嚣的城市,有个声音从心底说,这个地方不属于我,不管待了多久,来去多少次,对它有多熟悉,它不属于我。而这些从身边走过形色匆匆的人们,大概也正为了拥有它而努力吧。

新歌 新歌 新歌 这场live背景做得特别美 再加上又在大剧院 显得特别fancy
背景都是马叔近几年的公益事业 在加州种种花 捯饬菜园 去北极拍拍企鹅
和船员唠唠嗑 他还教育我们eat organic food something like that
要不是企鹅那么可爱我都快看不下去了

演出现场

上学的时候总是和朋友调侃济南只有两个季节,夏天和冬天。但今年入秋的济南并没有特别凉,穿着针织衫的我站在和昀的阳光底下竟也微微出了汗。见到好久不见的朋友,与他们紧紧拥抱,稍稍吃饭叙旧,便一起前往演出的酒吧。

其实在巡演开始的前一天,我都不确定到底要不要去。除却要去另一个城市,虽然不远但也要辗转之外,关键的原因在于,巡演时间在周日。一个二十几岁的成年人的理智告诉我,为了一场演出耽误工作是不成熟且不被人理解的。毕竟,自己已经不是年少单纯怀揣梦想的学生,为了所谓的理想或者情怀让自己保持“在路上”的状态。甚至也羞于被人形容“文艺”这种词汇。但最终,纠结来纠结去,像完成一个任务一样,我还是去听了谢春花。

起初我还抱着一丝能听到她单独唱这首歌的希望,直到她说出今天就到这里,我才彻底知道,这首歌的确是没机会了。就像绷着的一条线“啪”地一声断开来,我对这首歌以及一些往事的执念也渐渐消散。是命运,当下的我想,这是命运,世事总不完美。就像她的新歌《只道寻常》里唱的一样:其实我并没有太多期盼,毕竟一生太短,少有圆满。

但是老实讲,民谣从来不缺好嗓音。不说老狼朴树许巍这些里程碑式的人物,就年轻歌手而言,既有已经广为人知的陈粒,好妹妹(插一句,秦昊的声音是真真好听,是甘愿听他清唱的好听),也有相对小众的程壁,jam,陈鸿宇。即使单论才气,写词灵的歌手也比比皆是。在独立音乐人的范畴里,谢春花最初给我的印象也就是一个声音干净的小姑娘。

酒吧不大,不出所料的是,里面坐满了年轻的面孔。她们席地而坐,手举灯牌,人手一瓶青岛纯生(我也有,这是酒吧强制消费),拿着自拍杆拍着各种合照。这感觉就像看一场小型演唱会。这些少年少女时刻提醒着我时光荏苒,自己已经不再是一个年轻单纯的小女孩,取而代之站在这里的,是一个历尽失败对世间美好持怀疑态度,接受现实并麻木的年轻人,如果还能被称作年轻人的话。这样一个人,站在这个青春氛围完满的要溢出来的酒吧里,满是格格不入。

永利电玩城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