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大悲剧,天剑群侠之重生若萱第十六章绝情门

图片 9

佩服男主的不择手段,为达目的不曾有一丝动摇,直至被杀。女主是最难做的了吧,开始被骗,知道真相后为救众人以身犯险,最后也为了天下苍生带着肚中孩子惨死。
秦王天下初定,即汇集世间五名铸剑大师,以图天下奇剑。天
剑刚出,秦王即薨,天剑也随之不知所踪。此后数百年间,为天剑而起的杀戮不断。直至新月教出现江湖,教主阿卑罗王得知与天剑下落有关的“天剑五爵”之一藏于潼关唐氏,遂派出四大护法之一的黑绮灵前往夺取。唐氏满门被杀,只剩女儿唐若萱被盲目的“文剑武书生”萧廷所救,也保住了那一块天剑五爵。唐若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古汉阳得知唐门惨案,前往相助,但到达时,若萱已不知所踪,偏巧遇医术高手,古灵精怪的女子黄湘。两人互不相让,结伴寻找若萱,一路误会不断,却增进两人的了解。此时若萱在萧廷的护送下前往师傅平静大师处,途中多得萧廷的保护与照顾,不禁暗生情愫。
平静大师召集武林大会,众人相聚。汉阳看出若萱的情谊,主动退婚。而黄湘一边力劝,一边自我心中矛盾。萧廷说出“天剑五爵”合一才能找到天剑,他与若萱各有其一。平静大师力图武林各派协力共同找出五爵,以天剑对抗新月教。此时,阿卑罗王又带领新月教四大护法前来,恶战之后,各门派伤亡惨重,平静大师负伤,众人避居山东平静大师老家张家村。无意间,第三块天剑五爵被找到,却不想顷刻新月教便杀至,以湖水淹没张家村,平静大师力战而亡,临死前告诉若萱有一块五爵出现江南。。若萱与萧廷突围而出,古汉阳与黄湘被双双打落山崖。汉阳与黄湘未死,因得到神功秘籍,武功大为进步。若萱与萧廷则在江南寻访五爵,并结识了丐帮的丐头。一首童谣指引大家找到了第四爵,却不想阿卑罗王随即虏走了若萱与黄湘,逼迫大家交出五爵。新月教四大护法之一火凤凰偷偷放了黄湘与若萱,原来黄湘就是四大护法中的黄孔翎。火凤凰更无意中发现了阿卑罗王的秘密,结果被阿卑罗王毒死。
死里逃生的众人最终发现黄湘头上的凤钗正是第五爵,天剑终于托世而出。手握天剑的萧廷突然仰天狂笑,原来他正是那作恶多端的阿卑罗王。他手持天剑欲杀众人,若萱以一个有关天剑的秘密换取众人的脱身,自己被阿卑罗王带走。原来天剑中藏有可长生不老的丹药,得药必须毁剑,阿卑罗王犹豫不决。为救若萱更为了正义,汉阳定下日期约战阿卑罗王。
黄山之巅,天剑在阳光下耀眼夺目,汉阳双目无法直视,阿卑罗王因为目盲反而不受限,汉阳险象环生。暂时的日食让汉阳得以喘息,也让若萱发现了减灭天剑威力的方法,就在阿卑罗王想要杀死汉阳时,若萱迎剑而上,以自己的鲜血染红剑身,抹去天剑的光芒。若萱更告诉阿卑罗王自己已经身怀他的孩子。阿卑罗王接连打击之下,状如疯颠,终于被汉阳杀死。一代魔头消灭,汉阳与黄湘双双离去。从此江湖上流传着一对侠义神侣,仗剑维护正义的故事。

一系列的打击下,萧廷疯癫发狂,被古汉阳杀死。魔头消灭,古汉阳和黄湘双双离去。这个剧里,萧廷一人同时担当男主与反派,少见的最终没有洗白,看完这部剧,你有什么想法?

应用简介

《天剑情缘》  作者:睿涯  古代言情秦王天下初定,即汇集世间五名铸剑大师,分别为唐、萧、吴、黄、张,以图铸造天下奇剑。
谁知天剑刚出,秦王即薨,天剑也随之不知所踪。
此后数百年间,为天剑而起的杀戮不断。
直至血月神教的出现江湖,教主阿卑罗王得知与天剑下落有关的“天剑五爵”之一藏于潼关唐家,遂派出四大护法之一的黑绮灵前往夺取。
在唐家女儿唐若萱生日当天唐氏满门被杀,只剩唐若萱一人被盲目的“文剑武书生”萧廷所救,也保住了那一块天剑五爵。唐若萱指腹为婚的未婚夫古汉阳得知唐门惨案…

更多简介»

若萱闻此笑了,好大的口气,“没想到,独孤公子和那些争夺天剑的人一样,为了天剑为了权势也这般痴迷。不过我为什么要帮你。”

唐若萱和萧廷在江南结识丐帮丐头,一首童谣让他们找到第四块五剑天爵,此时阿卑罗王却掳走唐若萱和女二黄湘,逼迫大家交出五剑天爵,黄湘和唐若萱被新月教护法火凤凰送走,原来黄湘也是新月教护法之一,而火凤凰因为发现阿卑罗王的秘密被毒死。

一掌劈开毒栏,毒气蔓延出来。

唐若萱是潼关唐氏大小姐,唐家因为与天剑五爵有关,心狠手辣的阿卑罗王派人灭门唐家,唐若萱被盲眼侠客“文剑武书生”萧廷所救,并在萧廷的护送下前往师傅平静大师处,途中唐若萱多次得到萧廷的保护和照顾,俩人不禁暗生情愫。

“咚咚咚”敲门声传来,若萱忙起身去开门。

现在电视剧市场里,玛丽苏占据半壁江山。剧里为了满足女生们的幻想,男主设定一般都是背景强大,人帅沉稳,表面玩世不恭内心善良正直,对女主百依百顺,花样宠爱,为满足女主的需求,只爱美人不爱江山。而在05年播出的这部古装剧《天剑群侠》,男主设定却是反其道而行,一开场对女主全家灭门,而且是全剧最大的反派Boss。

萧廷摇了摇头,面上一片愁容,“血凤凰带走了若萱,我现在很怕她们会伤害若萱。”

约战之日,古汉阳不敌萧廷,正要被他杀死时,唐若萱冲出来,撞到萧廷的剑上,以鲜血抹去天剑的光芒,唐若萱临死前告诉萧廷,自己坏了他的孩子。

清丽婉约的声音传入耳中,独孤轩宇微愣了一下。

图片 1

平静点了点头,“过些日子我就广发英雄帖,召集各路门派,选一个日子举办武林大会,共镶盛举!”

图片 2

“我没有说笑,我是真心想照顾你一辈子。”

图片 3

“夜莺见过童姥!”同样白衣的夜莺出现。

图片 4

图片 5

平静大师召开武林大会,萧廷说出五剑天爵合一才能找出天剑所在,他和唐若萱各有一块。平静大师号召武林各派寻找五剑天爵,找出天剑对抗阿卑罗王。此时阿卑罗王护法赶到,双方恶战,所有人躲到平静大师老家张家村,无意中找到第三块五剑天爵,可此时新月教护法迅速找到此处,平静大师战亡,告诉他们第四块五剑天爵下落。

平静大师走后,若萱拿着项链来回摸索,多少人为了天剑五爵付出生命的代价,这一切真的值吗。

图片 6

若萱皱了皱眉头,又是他!

众人死里逃生,发现黄湘头上凤钗就是第五块,五剑天爵合并,天剑出世。萧廷拿到天剑,仰天狂笑,原来他就是阿卑罗王。他手持天剑准备杀了众人,唐若萱以秘密为交换,让他放走其他人。原来天剑藏有长生不老药,要得药就要毁剑,萧廷犹豫不决,男二古汉阳向他发出挑战,定下日期和他约战。

“若萱你怎么样?”

图片 7

哼!没有从唐若萱身上找到天剑五爵,血凤凰有些不满。但教主有令不得伤害唐若萱。血凤凰挑起唐若萱的下巴,自言自语道“唐若萱你还真是好运,一开始教主下命杀你,后来下命抓你,现在的又改成了不能伤你。若非教主有令我一定好好招待你。”恨恨的收了手血凤凰再次离去。

“廷哥!小……心……。”

血凤凰无所谓的笑笑,“再等等,唐若萱在我们手上,不怕她们不来。”

“什么!”若萱假装很惊讶,其实心中早已知晓萧廷有一块天剑五爵,不过他现在才肯告诉她,她心中依旧很高兴。他在慢慢从心底深处接纳她。

萧廷挥散毒气,接住摇摇欲坠的若萱。

萧廷似是听不到,独自一人低语,“在那种境地里她所担忧的仍是我,她对我是真心的,真心的!”他处心积虑的算计她,她却一次次的相信他,保护他,关心他。此刻的萧廷心中万分愧疚,这愧疚淹没他的心,这愧疚也只对若萱一人。

“公子,你要不要先吃点东西,你已经一天没吃饭了。”砚台担心的看着萧廷。

“阿卑罗王料事如神,天剑五爵果然在唐若萱身上。”

“独孤庄主不必如此客气,不知庄主多次求见所为何事。”

独孤轩宇苦笑一声,“童姥大概对在下有所误会,我得到天剑,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只是祖上遗训。想必童姥听过天剑的铸造者英魁子,那就是我藏剑山庄的祖师爷。当年祖师爷铸造天下第一剑,虽带来名利,但也害得数不尽的无辜生命死于天剑之手。所以在天剑既成之前祖师爷留下遗训,我藏剑山庄的后代子孙若有天剑的消息,定要尽全力找回天剑,并毁之!”

萧廷站在门外,

“在下却有一事相求,在下听闻绝情门平静大师已经集齐两块天剑五爵,并且广发请帖,召集武林大会。所以特来请童姥帮助。五爵在谁手上倒无所谓,但最后天剑必属藏剑山庄。”

图片 8

黄湘和古汉阳大难不死,古汉阳承认喜欢黄湘,两人在崖底见到了慕容青云和白眉。而古汉阳也因此得到慕容青云的青睐,武功大为精进。

独孤轩宇跟着夜莺走了进来,只见一白衣女子,白纱覆面,黑丝半挽俏立在屋子中。

“童姥,藏剑山庄庄主求见,他人现就在分舵里。”

“放了若萱!”萧廷皱眉说道。

绝情门,

“我已经好多了,廷哥,你不用担心我。”

同门的师姐来看望若萱,顺便把若萱交由她保管的项链还给她。若萱向她道谢,刚将师姐送出屋子,她的师父也过来看她。

“廷哥,你又说笑。”

“哼,死鸭子嘴硬。”血凤凰刚一回头就看到平静和萧廷三人走了过来。“你们可来了。”

“摩耶辣,”一身黑衣的剑奴单膝跪地。

“独孤轩宇见过童姥!”

“呵呵,想必大师也知道拥有五爵可能带来的灾祸,若非至亲至信之人,又怎么敢将五爵拿出来。”

“不过剑奴有一事不明,平静为什么这么着急召开武林大会,难道单单是为了召集武林各派对付血月神教。”

“你这么急着找我什么事。”若萱转身看向夜莺。

“哼,告诉黑麒麟,黄孔翎既然落了崖,她违反教规一事暂且不说。至于血凤凰,她若再敢叛教就把她交给蓝愁判官。”阿卑罗王乖张的转过头,露出阴狠的笑容,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中。

“廷哥这就是天剑五爵!原来它一直在我身上,我生日那天,母亲将它交给我,却没有告诉我它就是天剑五爵。”若萱转过身子,“我想母亲之所以不告诉我,就是想着知道的越少反而越安全。”

听到关门的声音,若萱慢慢把眼睛睁开,“廷哥,你终究是不忍伤我的。”还好知道要发生的事,她提早做了准备,那块嵌有天剑五爵的项链交给了一位师姐暂时保管。手臂被吊的时间太长,她感到整个上身又麻又疼。她恐怕要保持这个姿势一整夜,暗暗运功,片刻方觉的好受了些。

“若萱,你怎么样?感觉好些了吗?”萧廷担心的问道。

平静大师看着她最疼爱的两个徒弟,笑着摇了摇头,“若萱,萧大侠眼睛不方便,以后就由你和你大师姐负责萧大侠的日常起居。”似是又想到了什么,“武林大会即将召开,到时候古汉阳也会来,正好让你们未婚夫妻见见,趁早把成亲的日子定下来。”

血凤凰被平静大师打伤,喝了碗黄湘递过来的苦药。两人拌了一会嘴,血凤凰告诉黄湘她喜欢萧廷,然后逼黄湘说出了她喜欢古汉阳的事。血凤凰决定帮黄湘救古汉阳,她们在半路拦截黑麒麟等人。打斗中黄湘和古汉阳落入悬崖,血凤凰带着小珠儿和大丸子决定去崖底寻找他们。

“廷哥,你……你……有没有事?”话未说完若萱便假装中毒昏了过去。

另一边,平静大师一掌打在血凤凰肩上,血凤凰眼看不敌,只得撤退。

平静大师房里,平静拿着两块天剑五爵比较了一下,“没想到萧大侠也有一块天剑五爵,只是萧大侠现在为何愿意将天剑五爵交出来。”

“舒服的很,劳烦你挂念了”,若萱中气十足的回答,有避毒圣物在身,她还真没觉得有什么难受的,这对她来说只是雕虫小技。

“把他带进来吧。”

破庙里,萧廷赶回来与平静大师等人汇合。

“平静大师不用客气,我们主仆二人漂泊惯了,住在哪里都一样。”

灵鹫宫分舵,一身白衣的若萱立在屋中。

话音刚落一枚飞镖袭来,平静侧身躲过,飞镖射入木柱上。

“死老太婆,你叫我放,我就放啊,你也太拿自己当回事了。你听着把天剑五爵交出来我就放了唐若萱,否则她要是在我特制的毒栏里出了什么事,你可别怨我。”血凤凰威胁的看着平静。

“妖女,快把若萱放了。”平静大师厉声喝道。

“剑奴驽钝!”

“萧大侠,可有救回若萱。”平静大师焦急地询问。

平静大师恼怒地拿剑攻了上去,“妖女,拿命来。”

“若萱,快把它收好,这就是天剑五爵。”

萧廷刚走到门口的脚在听到天剑五爵后骤然停下。她们找到天剑五爵了!

“若萱,这一路你有没有好好照顾师父。”丁琳故作严肃地问若萱。

“廷哥这毒气很厉害,你不要过来!”

“廷哥,除了师父你就是若萱最信任的人,也是若萱最亲最爱的人,以后无论什么若萱都会与你分享,毕竟你是若萱要携手一生的人。”

房间里,平静大师运功为若萱逼毒,过了片刻,若萱的脸色终于有所好转。

这下轮到若萱惊讶了,这个人要毁了天剑。那前世怎么没见你出现!这句话若萱很想问他。为何她重生后会出现如此之多前世不曾出现的人,难道是她的重生改变了什么。若是若萱知道眼前的男子,就是当年她无意中救的少年,就会恍然大悟。确实是因为她的重生改变了许多,前世被人刺杀的独孤轩宇这一世因为她躲过了一劫。

平静点点头,“她们抓走了若萱,无非是为了天剑五爵,若是她们起了歹心杀一儆百,那若萱就很危险了。若是她们想用若萱作为筹码威胁咱们交出天剑五爵,那若萱反而不会有危险。”

“我知道了,你等我的消息。”若萱给了个模棱两可的回应,但是独孤轩宇却因此放下心来,因为那女子转身时双目中刹那的流光溢彩!

萧廷的表情有一丝动容,“若萱我也有一件事告诉你,其实我也有一件天剑五爵。”

平静大师与血凤凰缠斗在一起,砚台牵制住血凤凰的三个手下,萧廷趁机去救若萱。

“我怎么可能不担心你,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才让你受了伤。你若是有所损害,我就得养你一辈子了。”

血凤凰回到竹屋,看到唐若萱还没有醒来,想起阿卑罗王的吩咐忙搜了搜她的身上。

“这是!这是天剑五爵。”平静大师刚进屋里,就看到若萱放在桌上的项链,上面镶嵌的东西就是天剑五爵。

“瞎帅哥,你倒是挺担心那个小女孩的,不过你又不是她未婚夫,何必瞎操那个心。”

若萱知道大师姐最疼她了,才不舍得凶她,忙撒娇道,“师姐放心,若萱把师父照顾的很好。”

若萱心中了然,恰在这时她听到廷哥的脚步声,忙装作惊讶说道,“师父你说什么这就是天剑五爵!”

图片 9

“血护发,平静那个老尼姑怎么还没到。”

若萱看了一眼萧廷,一切都在走向正轨,廷哥,若萱很期待我们既定的路会走向哪里。

若萱勉强笑笑。

天罗宫分教,

“果然不出我所料,她们要我们用天剑五爵交换若萱。”

平静大师看着两块天剑五爵,做了一个决定,“我决定召开武林大会,共镶盛举,用这个方式引出另外三块天剑五爵。”

回头看了眼亭中的毒栏,得意的笑笑,“唐妹妹这毒栏待的可舒服。”教主不需我伤你,可没说不准让你难受一下,这毒栏要不了命,但是这味道可是很难熬的。

萧廷摸索着,面上假装不解,心里却一惊真的是天剑五爵!五爵果然在若萱身上。

“你不应该将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我,毕竟天剑五爵的诱惑太大了。”萧廷将五爵放回若萱手中。

“那萧大侠现在是绝对的信任我们了。”

若萱笑笑,看了桌上的项链,拿起放在萧廷手里。

取下飞镖,平静大师迅速看了一眼。

萧廷笑而不语。

“说你笨你还真不聪明,你以为平静真是为了什么武林大会,共镶盛举。她的目的是为了引出另外三块天剑五爵的下落。说白了,没有人能抵挡住天剑的魅力。”

阿卑罗王招了招手,剑奴起身。

萧廷闻言松了口气,若萱没事就好。

翌日,山林亭阁处,

“廷哥,你快摸摸这是什么?”若萱紧紧看着萧廷,廷哥这就是你一直想得到的天剑五爵。

“廷哥,”若萱知道外面站着的人萧廷,忙将人引进来。

“哈哈哈,哼,一切都在我的掌控之中,我要借平静那个老道姑的手集齐天剑五爵。”阿卑罗王张狂阴冷的声音响彻房间。

若萱跟着师父进了绝情门内院,碰见大师姐丁玲。

“萧大侠,这几日赶路辛苦你了。我们绝情门皆是女眷,所以要委屈你们主仆住到山庄外的客房里,希望你不要介意。”平静大师看着萧廷歉意的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