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本质,李欣频说

这是一部很戏剧性的电影,电玩中很生死夸张的情节放在真实的人生中:日本某班被选BR游戏中,在孤岛上<就像现实社会>,以军队与电脑控制“生存游戏”的规则——每位同学随机配给不同的武器,在三天之内,全班必须互相残杀,只能活一个人。有些人没有抵御能力,就成了第一批被杀的对象〈所以自我防卫力很重要,我们尽可能都去学习防身术,并留心最新犯罪、诈骗、抢劫的手法以随时保持警觉,社会并不如我们想的这么安全,而且以后到别的治安不好的国家去旅游也用的着〉;有些人一时想不到办法又不想杀人,就选择自杀〈太傻了,太快被屈服了,没仔细想想有没有不杀人又可以自保的出路,就放弃自己,放弃了自身的无限潜力>…能活的比较久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他真的很厉害,战斗力很强,防卫力很强,什么都会,生存能力很好的人,他可以在荒岛中马上找到水源\电源\粮食,而且会开船\能烧饭\能懂医,非常能适应环境,通常这种人会和比较没有威胁性的人联盟,互相看守.如果你不是能力很强的人,那你至少要做一个很容易取得别人信任和喜爱的人.所以,我们要好好活,活得聪明,活的好.

    我请你们去看深作欣二执导、北野武主演的《大逃杀》,这是一部很戏剧性的电影,把电玩中很生死夸张的情节放在真实的人生中:日本某班国三的学生去毕业旅行,在游览车上被老师迷昏后载到荒岛上,以军队与电脑控制“生存游戏”的规则——每位同学随机配给不同的武器,在三天之内,全班必须互相残杀,只能活下一个人。
永利电玩城 , 
    本来我还在犹豫这样残忍的片子适不适合你们看,但后来一想,保护并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因为以我自己的经验,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更残酷,或是将来你们也很有可能目睹到比这个还残忍的社会事件,所以我决定放手让你们看;只是在你们去看之前,我要建议一些我认为可以怎样思考的观点,因为如果以错误的方向解读,反而会增加你们暴力或嗜杀的倾向,那会是很糟糕的反效果。
 
    你们可以观察这部片中哪些人先死,哪些人活到最后:有些人没有抵御能力,就成了第一批被杀的对象(所以自我防卫力很重要,我建议你们尽可能都去学防身术,并留心最新犯罪、诈骗、抢劫的手法以随时保持警觉,社会并不如你们想的那么安全,而且将来到治安不好的国家去旅行也可以用得着);有些人一时想不到办法但又不想杀人,就一一选择自杀(我觉得很可惜,因为他们太快被制约,太快屈服在游戏规则之下,没仔细想想有没有可以不杀人又可以自保的出路,就放弃自己,放弃“有无限可能”的生命资本);第三批死得很惨烈的,就是那些看起来很讨厌、让人很有威胁感、很嗜血好战的人,因为他们把自己搞得神经紧张、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地自己打杀成一片,所以如果你是面带凶相,或是那种把聪明写在脸上的人,因你平时不自觉地经常树敌,就很容易引起别人攻击的战火,当别人有武器时,你往往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了被围杀的目标,要不就是这一群同一属性的人互相残杀。
 
    举一个比较贴近现实的例子,将来你们去应征工作,第一次面试你们的不一定是大老板,而可能是中级主管,如果你把厉害写在脸上,他们会感到威胁,也会预期你的骄傲将会是他们工作指派上很大的麻烦,于是你就不容易被录取;就算你被录取了,你那种不可一世的傲人态度,也很容易令人反感,你会发现做什么事别人不但不配合你,还会伸出脚来暗中绊倒你。如果你能力不错,请做一个不恃不求、无条件帮助别人、对周遭有贡献的人——这个社会已经死伤无数,我们不需要多一个善战的勇士,我希望你们将来都是有能力让这个世界更好、更和平的人。
 
    《大逃杀》这部片子到后来,能活得比较久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他真的太厉害了,战斗力特强,防卫力也不弱,什么都会、生存能力很好的人,他可以在荒岛中马上找到水源、电源、粮食,而且会开船、能煮饭、能换灯、能医疗,非常能适应环境,通常这种人会和比较没有威胁性的人联盟,互相看守,瞻前顾后。如果你不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那你至少要是一个很容易取得别人信任与喜爱的人,但这样的人的生存时间也有限,因为如果真的只能活下一个人,你只有被消灭或是逃跑,而没有别的选择余地。不过我还是很贪心地希望你们能成为两者的综合体:会各式各样谋生技能、能力很强,但态度上像《易经》里的“谦”卦——外水内山、外柔内刚,本性很好,又有耐心,别人对你放心、没有防备,把你当盟友而非敌人,也才可能把资源共享给你,不会在你一转身就扯你后腿或放暗箭。
 
    还有,如果现在你已经觉得自己很厉害了,表示你站的水平线还太低,还没看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更精彩的风景,这时候就要赶紧把自己拉到更高一阶的层次上,你马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你就会懂得谦卑,懂得学习更精进。太骄傲会让你看不到眼前的精彩生动,因为你已经把学习的窗关起来。
 
    我很欣赏《大逃杀》片中几个很棒的学生,他们不想被迫玩这个游戏,便找到电脑室,企图以更改指令的方式,把控制他们生死规则的电脑体系破坏掉,如此他们就可以全数共存,不需要流血杀戮。可惜有这样觉察力的聪明学生不多,所以他们还来不及找到出路,就被嗜杀的同学给杀了,暴乱中所引起的火灾搞成伤亡累累,最后没有人是赢家。但我仍欣赏这类人的慈悲与智慧,能想到去改变游戏规则,企图让大家都能活下来。
 
    于是,你可以思考:你是哪一种人?你会选择怎样的生存方式?你可以把自己进化到哪一个层次?

从日本电影《大逃杀》,洞悉生存战斗力的本质
  接着我要讲的是“态度”问题,一样是从电影取材。我请你们去看深作欣二执导、北野武主演的《大逃杀》,这是一部很戏剧性的电影,把电玩中很生死夸张的情节放在真实的人生中:日本某班国三的学生去毕业旅行,在游览车上被老师迷昏后载到荒岛上,以军队与电脑控制“生存游戏”的规则——每位同学随机配给不同的武器,在三天之内,全班必须互相残杀,只能活下一个人。
  本来我还在犹豫这样残忍的片子适不适合你们看,但后来一想,保护并不是最好的教育方式,因为以我自己的经验,现实有时候比电影更残酷,或是将来你们也很有可能目睹到比这个还残忍的社会事件,所以我决定放手让你们看;只是在你们去看之前,我要建议一些我认为可以怎样思考的观点,因为如果以错误的方向解读,反而会增加你们暴力或嗜杀的倾向,那会是很糟糕的反效果。
  你们可以观察这部片中哪些人先死,哪些人活到最后:有些人没有抵御能力,就成了第一批被杀的对象(所以自我防卫力很重要,我建议你们尽可能都去学防身术,并留心最新犯罪、诈骗、抢劫的手法以随时保持警觉,社会并不如你们想的那么安全,而且将来到治安不好的国家去旅行也可以用得着);有些人一时想不到办法但又不想杀人,就一一选择自杀(我觉得很可惜,因为他们太快被制约,太快屈服在游戏规则之下,没仔细想想有没有可以不杀人又可以自保的出路,就放弃自己,放弃“有无限可能”的生命资本);第三批死得很惨烈的,就是那些看起来很讨厌、让人很有威胁感、很嗜血好战的人,因为他们把自己搞得神经紧张、杯弓蛇影,草木皆兵地自己打杀成一片,所以如果你是面带凶相,或是那种把聪明写在脸上的人,因你平时不自觉地经常树敌,就很容易引起别人攻击的战火,当别人有武器时,你往往就成了众矢之的,成了被围杀的目标,要不就是这一群同一属性的人互相残杀。
  举一个比较贴近现实的例子,将来你们去应征工作,第一次面试你们的不一定是大老板,而可能是中级主管,如果你把厉害写在脸上,他们会感到威胁,也会预期你的骄傲将会是他们工作指派上很大的麻烦,于是你就不容易被录取;就算你被录取了,你那种不可一世的傲人态度,也很容易令人反感,你会发现做什么事别人不但不配合你,还会伸出脚来暗中绊倒你。如果你能力不错,请做一个不恃不求、无条件帮助别人、对周遭有贡献的人——这个社会已经死伤无数,我们不需要多一个善战的勇士,我希望你们将来都是有能力让这个世界更好、更和平的人。
  《大逃杀》这部片子到后来,能活得比较久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他真的太厉害了,战斗力特强,防卫力也不弱,什么都会、生存能力很好的人,他可以在荒岛中马上找到水源、电源、粮食,而且会开船、能煮饭、能换灯、能医疗,非常能适应环境,通常这种人会和比较没有威胁性的人联盟,互相看守,瞻前顾后。如果你不是一个能力很强的人,那你至少要是一个很容易取得别人信任与喜爱的人,但这样的人的生存时间也有限,因为如果真的只能活下一个人,你只有被消灭或是逃跑,而没有别的选择余地。不过我还是很贪心地希望你们能成为两者的综合体:会各式各样谋生技能、能力很强,但态度上像《易经》里的“谦”卦——外水内山、外柔内刚,本性很好,又有耐心,别人对你放心、没有防备,把你当盟友而非敌人,也才可能把资源共享给你,不会在你一转身就扯你后腿或放暗箭。
  还有,如果现在你已经觉得自己很厉害了,表示你站的水平线还太低,还没看到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更精彩的风景,这时候就要赶紧把自己拉到更高一阶的层次上,你马上就可以看到自己的不足之处,你就会懂得谦卑,懂得学习更精进。太骄傲会让你看不到眼前的精彩生动,因为你已经把学习的窗关起来。
  我很欣赏《大逃杀》片中几个很棒的学生,他们不想被迫玩这个游戏,便找到电脑室,企图以更改指令的方式,把控制他们生死规则的电脑体系破坏掉,如此他们就可以全数共存,不需要流血杀戮。可惜有这样觉察力的聪明学生不多,所以他们还来不及找到出路,就被嗜杀的同学给杀了,暴乱中所引起的火灾搞成伤亡累累,最后没有人是赢家。但我仍欣赏这类人的慈悲与智慧,能想到去改变游戏规则,企图让大家都能活下来。
  于是,你可以思考:你是哪一种人?你会选择怎样的生存方式?你可以把自己进化到哪一个层次?
  所以,好好活,活得聪明,活得好,是你们第一堂要学,而且要花上一辈子才学得好的功课。
           ——《十四堂人生创意课》

  牛年第一天,看了一部很血腥很暴力的电影——《大逃杀》。
  这是一部很戏剧性的电影,由深作欣二执导,北野武主演,他把电玩中很生死夸张的情节放在真实的人生中:日本某班国三的学生去毕业旅行,在游览车上被老师迷昏后载到荒岛上,以军队与电脑控制“生存游戏”的规则——每位同学随机配给不同的武器,在三天之内,全班必须互相残杀,只能活下一个人。
  网上影评说,《大逃杀》赤裸暴露了人性,电影中的那个孤岛难道不就是我们这个社会的极端的表现吗?电影中是颈环的逼迫,而现实中则是生存压力的逼迫;电影中是互相残杀,而现实中则是残酷无情的竞争;电影中有人自杀,现实中难道迫于生存压力而自杀的人还少吗?电影中有桐山那样残酷无情的人,现实中不是也有人叫嚷什么“狼性生存”吗?我们的社会是一个建立在残酷无情的生存斗争之上的社会,“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动物的自然状态竟表现为人类发展的顶点,这就是《大逃杀》所表现的。
  影片中有些人没有抵御能力,就成了第一批被杀的对象;有些人一时想不到办法但又不想杀人,就一一选择自杀;第三批死得很惨烈的,就是那些看起来很讨厌、让人很有威胁感、很嗜血好战的人。
  到最后活得比较持久的是两种人,一种是他真的太厉害了,战斗力特强,防卫力也不弱,什么都会、生存能力很好的人;另一种就是像秋野和中川典子这样,只分配到锅盖和望远镜,却不会对别人产生威胁性的人,他们获取了强者的信任,彼此守望相助。但秋野和典子这样的人生存时间也有限,因为如果真的只能活下一个人,就只能被消灭或是逃跑,而没有别的选择余地。因此,我们还是应该成为这两种人的结合体:会各式各样谋生技能、能力很强,但态度上像《易经》里的“谦”卦——外水内山、外柔内刚,本性很好,又有耐心,别人对你放心,没有防备,把你当盟友而非敌人,也才可能把资源共享给你,不会在你一转身就扯你后腿或放暗箭。
  
  P.S.我问妈妈,你会选择何种方式呢,妈妈说大家就算是3天后项圈爆炸而死,同归于尽,也不可互相残杀。感觉善良的妈妈不愧是“大锅饭”年代过来的人啊,就是大家面对竞争,不去你争我夺,而是一起坐以待毙啊。

这部电影是广告天后李欣频推荐的,以下摘自《十四堂人生创意课》——-
从日本电影《大逃杀》,洞悉生存战斗力的本质

    所以,好好活,活得聪明,活得好,是你们第一堂要学,而且要花上一辈子才学得好的功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