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错的一部电影,我的图腾

飞机上醒来的时候
众人黯然伤神
梦与现实
孰重孰轻
时间经历的越久
就越感到真实
所谓的现实与梦境
无非一个载体的存在
当梦境能产生载体
那么还在乎什么现实不现实呢
当柯比在混沌时见到老婆的时候
我真担心他会选择不离开
如果是你
你会怎么选择呢
时间能改变意念
当一个人的意念改变了
那这个人其实已经死了
可能我们都死过很多回了
唯一不变的就是记忆
如果潜意识能自发创造记忆
我们就不用每天吃饭上班挣钱了。。

         看了《盗梦空间》,心里感觉很乱,想象到很多,也想不明白很多,也许很多东西就是找不到正确的出口吧!
        有人纠结于最后图腾是否停了下来。其实这已经不重要了,谁能说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呢?
         评价一切东西首先都要有一个基准点,也就是从不同的角度,不同的观念来看,结果是不同的。没有人能说谁是对的,没有人能说谁活在梦境里是对是错。沫儿最开始的时候想一直和多姆快乐的生活在梦境之中,那里有最单纯的永恒,这也许是作为女人很简单的梦想吧,把自己的一部分记忆锁起来,沉浸在自己也说不清是梦境还是现实里!多姆无疑是有理智的,旋转的图腾告诉他这始终是在梦境中,必须要回到现实中,那里才有他真正的孩子们。他们回到了现实中,可是多姆植入沫儿意念之中的东西却无法改变,沫儿死了,去“追寻”她的现实世界了,谁都无法忍受“从内心深处感觉周围一切都是假的”这种感觉吧。多姆陷入了深深的遗憾和懊悔中……从始至终,每个人其实都在追寻一份最真实,最简单的幸福,在这过程中却有太多的牵绊,当多姆在第四层梦境中寻找费雪时,内心多么渴望可以和自己的妻子一直在一起,有那么一瞬,他一定想留下来,可是,他终究是有理智的,也在此时,他彻底告别了妻子的影子,这是他新的开始,他始终没有忘记一直的追求——回到现实,和孩子妻子在一起,妻子已经不在了,他不能离开孩子。也许,最后图腾依然旋转,他还是会义无返顾的努力让自己回到现实中去吧,他的潜意识会引导他去他认为是自己归宿的地方。只有那个地方可以给自己安宁。就像沫儿,她被植入意念,她的意念中告诉她这不是真实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智模式,这个心智模式过滤所有信息,主导所有行为,这个小小意念加入了她的心智模式,进而永续蔓延,拯救的唯一办法是“升级“心智模式,多姆当初为什么没有尝试潜入梦境,剔除这个意念呢?也就是改变她的心智模式。没有改变,沫儿永远不会安宁,她的潜意识会驱使她去另一个地方……
         我自己呢?我究竟活在哪里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图腾,都有权利选择让它一直旋转着,或让它停下来。而选择的唯一标准就是在哪个世界中,自己是安宁的。很多时候,一个人不止承载着自己一个人的幸福,可是换个角度来说,真正的幸福是让自己内心安宁,只有自己爱的人幸福了,才能换来自己的幸福,这从来都是不矛盾的。最关键的是自己究竟想要什么,让自己没有遗憾,无论在哪个时间轴。。。
       自己的内心是幸福的,图腾一直旋转又能怎样?谁又能真正分得清什么是现实,什么是梦境呢?
       我有属于自己的图腾,我知道它是否在旋转,我知道此刻的我是安宁,幸福的。。。

    柯布是一个优秀的盗梦者,他能进入任何人的梦境,拿到他想要的。可是人永远不会满足,他有野心,他想变得更强,想弄清楚梦境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世界。

终于看完了盗梦空间,似乎还是第一次这么期待一步电影的。留下几个字略作留念。
老实说,影片并未脱离一般美式动作(科幻?)的格调——几个各据特色的队员组成的团队,一个稳重的队长,在激烈打斗,层层推进下完成任务,而剧情节奏上似乎与暗夜骑士也不相伯仲,这点上说,算是中规中矩。
然而它的定位却是——梦,大部分场景都在梦中完成,这就使它成为耳目一新的作品。三(四?)层梦境的推进,情况越发紧急,节奏越发扣人心弦,以及梦中失重下的打斗场面,再穿插一些主角的回忆,梦魇,然而一切又极具逻辑性,现实与梦境的变换,让人确有亦真亦幻的感觉。
影片剧情方面也因“梦”这一概念的植入变得几分另类,整个剧情的发展似乎也是梦境在主导,甚至在最后导演也没有交代是真是幻,或许要留给观众自己评判吧(颇有点等待戈多的感觉了)。
真正使它成为imdb top
3,应该还是因为它对主题的选择以及把握。个人认为它的主题在两条线。
其一便是对“梦”的解读。导演很老道地抓住了这一主题,让影片极易深入人心。每个人都有自我防卫意识,然而在梦中能够降到最低,这也就使cobb之流的盗梦者得到一份工作,他们得以潜入目标梦中,偷取最绝密的文件。然而他付出的代价就是,一次失误,使他和妻子在梦中生活了五十年才走出来,五十年真真实实的生活,从活力四射到老态龙钟,就像一个苍老的灵魂强加在一个年轻的躯体上,那将是怎样一种心态?
还有药剂师地下室的那些老人。他说“他们不是过来等着睡觉,而是等着被我唤醒,梦已经成为他们的现实,而现实,已经是他们的梦境。”略带一些对现实的嘲讽,观众到此时想必也感同身受,迷失在现实和梦境中,实实在在触碰到的世界,是真是假?
当然还有奠基inception这个词,更加深入人的灵魂深处,cobb引入了incept这个概念,即意念植入,完全超越的普通的意念盗取。他尝试在深层次的梦中给目标一个暗示,从而使他形成一个信念,这个信念像病毒一样,生根,发芽,挥之不去,经过基层梦境的脱离,使他在现实世界形成一个想法,永远不会消失的想法!
看到这里,观众应该会从心底受到更加强烈的震撼,正如cobb所说“这是一个危险的尝试,意念的植入不会消失,会改变一个人的性格,习惯,甚至改变他的一生”。确实,有时一个优秀的,甚至完美的人,也会被他的致命弱点所颠覆,因为每个人的心底都会有一个足以颠覆一切的——意念!诺兰擅于玩味人的心理弱点,并以此为乐。这点在暗夜骑士中也有所体现,那个病态的小丑,玩弄着整个城市。
意念植入也许是cobb最天才的发明,然而上天是公平的,这个“实验”成功的代价就是他失去了他的最爱——mal。
其二是cobb和妻子mal感人而悲凄的爱情故事,甚至将此作为影片的主线也不为过。他们承诺白头到老,并且相互深信不疑。两人又共同的爱好,都是天才的造梦者,有个温馨的小家,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然而平静的生活最终被他们自己的天才所打破:一次失误使两人进入梦境不能自拔,他们在梦中建立自己的新家,建立起一个属于两个人的世界,甚至真的白头到老。由于mal无心回到现实,Cobb冒险对她进行了一次意念植入,然而这个意念最终促使mal的自杀,留下孤独而愧疚的cobb,而妻子也成为他的梦魇,无法摆脱也不愿摆脱,因为只有在梦中他们才能在一起,他们的爱情也变得扭曲。
Cobb不允许其他人在梦中按照记忆建造世界,那会容易迷失自己,然而他自己却总是创造回忆拼成的城市,只为找到mal,找回他们曾经的美好。然而,在一次又一次的任务中,cobb的计划不断被突然出现的mal打破。Cobb深知此但不愿做出改变,甚至不敢直面梦中的妻儿,他一直都活在无止境的愧疚中。终于,在Ariadne的提醒下,cobb意识到自己无需对mal的死负责,在最后和梦中投影的对质中,cobb终于说出:“我深爱着mal,但你不是她,她已经死去,而你只是我意念中的投影人物。All
you perfection,all you
imperfection”但他还是怀抱着梦中的mal许久“我承诺我们会白头到老,但我现在必须放开你。但你应该会记得,我们已经共度一生了。”至此,cobb完成了对自己的一种救赎!
影片结尾异常完美,cobb也察觉到了一些异常,最后一个镜头停留在旋转的陀螺上——意味着还是梦境,也许cobb根本未能醒来,但mal已经不再是他的梦魇,但他见到的儿子很女儿,但他回到了自己的家,这又何尝不是他在现实中的梦想呢?或许此时是真是幻已经不再重要,只因cobb已经找到自己的天堂。
诺兰似乎对凄美的爱情情有独钟,他擅于在悲剧中塑造形象和升华主题。从记忆碎片,禁闭岛,致命魔术,暗夜骑士,到盗梦空间,主角的感情无不以破灭告终。身患健忘症的tidy将报杀妻之仇为自己唯一的目标。Bruce是恶势力的终结者,却幻想着那句“当高谭市不再需要蝙蝠侠,我们就能在一起了”能成真,而最终rachel却被小丑所杀,蝙蝠侠也沦为逃犯。结局总是完美中带着瑕疵,他们坚守的价值观中带着几缕不合理,然而孰是孰非?诺兰总是留下一些矛盾的,对立的因素,从未明示自己的立场,因而总能引起观众的思考,然而那一个又一个的悲情英雄,会被人们铭记。

    柯布有一个深爱的也爱他的妻子梅尔,她决定帮助柯布,于是开始研究实验。不幸的是,实验失败,两人来到了潜意识的边缘,一个迷失的世界,再也回不去了。故事真正开始。

    在潜意识的边缘里,夫妇二人犹如上帝般开始建造他们的世界,梅尔知道这是一个逃不出去的世界,于是她选择逃避,她接受了这个潜意识边缘是世界,当做现实来生活。50年之后,两人在梦中的世界都老了,好胜的柯布却还是接受不了失败带来的这个世界,他想回去,但是妻子梅尔却已经把这里当做现实。他在潜意识的边缘里去到了梅尔的梦境,帮她植入意念,只有死才能回到真正的现实。

    因为梦中梦一直处在研究过程,从来还没有成功过,所以这次自杀依旧失败了,他们进入梦中梦的另一个潜意识边缘。梅尔知道他们还是没有回去,但是柯布却固执认为他们已经回到了现实生活,还总是用陀螺来测试。其实,陀螺早已经失效了,因为陀螺的主人是梅尔,即使最亲密的人触碰也会失效。所以只要柯布转动它,它就会停下来,而且柯布每次也只会在他以为的现实生活中来测试。

    至于在结尾时年老的齐藤桑面前一直转不停,其实齐藤桑才是真正的造梦者,齐藤和柯布在真正的世界就认识,身为搭档的他们一同掉进了潜意识边缘,在梦中又相遇了。50年过去了,梅尔选择把梦境当做现实生活,齐藤选择在梦境中孤独的死去,只有柯布还想回到实现。他和齐藤约定,齐藤帮助他们回到现实,然后回去了之后找到办法来救他。(见片尾柯布和老齐藤的对话,齐藤的第一句:“你是来杀我的吗?”其实意为“你是来救我的吗?”那个时候他们都以为只有死了才能回到现实。老齐藤说:“我在等一个人,那个模糊梦中相遇的人。那个时候我们年纪差不多。”他们在梦中年轻时相遇并约定,另外在潜意识边缘人的记忆会越来越丧失,所以变得模糊。)

    于是柯布用齐藤教的意念植入自私的改变了妻子的想法(意念植入是齐藤最先发明的,在直升机上一个商人可以懂这么专业的概念),却没想到再一次失败,让柯布去到了他以为现实世界的另一个潜意识边缘。梅尔知道这依旧是梦,她选择自杀。庆幸的是梅尔回到了第一次的潜意识边缘,她找到了齐藤,希望他能去到另一个梦境帮助柯布。

    然后商人齐藤出现在了柯布以为的现实世界,齐藤的防御者比常人的强大,察觉梦境的感觉也比一般人敏感。他总是能很神奇的出现的柯布的面前,并且在“现实世界”完成一些不可能的事。“意念植入”的任务开始了,齐藤虚拟了一些同伴出来,当然柯布认识的人他也认识,他们组成团队进入了一层又一层的梦境,齐藤一步步引导柯布,这一切都是梦。

    最后当“第一层梦境”的所有人掉进水里之后,他们并没有穿越到柯布的现实世界,只是清醒了,游去了岸上,因为“现实世界”的商人齐藤已经死了,他造的那个梦境也就是柯布认为的现实世界已经没有了,虚拟的人们回不到他们的现实世界了。商人齐藤死了,他回到了最初的潜意识边缘。

    此时,梅尔来了,真正的梅尔,而不是柯布的潜意识中的防御者。她带走了菲舍尔,她只是想将柯布带回他们最初建立的世界,她认为的现实世界,柯布为救菲舍尔去了这个世界。夫妇2人依旧深爱着彼此,却都自私的想对方都留在自己认为的现实世界。可是,这个梦境中的梅尔却中枪死了,她又不知道去了哪一个梦境。。。

    “第一层梦境”被水淹死的柯布(团队同伴没有将柯布救起)又回到了梅尔的那个现实世界,只不过梅尔已经不在了,但是齐藤却在这里,齐藤营造了一个梦境,他想让柯布想起他们曾经的约定,可是柯布自己的现实世界的概念已经根深蒂固了,再也改变不了了。。。

    趁陀螺还没停下,齐藤又造梦了,去到了柯布的现实世界。在飞机上醒来后,每个同伴都面露微笑,只有齐藤眉头紧锁。。。

    全部的全部的都只是梦!柯布回到了他的现实,他成功逃避了所有失败带来的罪恶感,他让罪恶感形成的“梅尔”消失了,再也不用去逃避了。。。然而梅尔却不知又在那一层梦境飘荡着。。。

鄙人愚见,不喜勿怒~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