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冷中的一片温情,我想到了TRUEMAN

冰冷毫无生气的月球,一个看上去颓唐、同样毫无生气的男人正在跟一堆机器打交道。

这本身是一个讨论人性的故事。

看完月球,我不由自主的想起了《楚门的世界》。《楚门的世界》中,TRUEMAN周围的人都是演员,都不是真实的;月球中,SAM1自己本身就不是真实的,只是一个克隆人。虽然二者表面上没什么联系,但是,都是在思索,到底什么是真实的?
当一个人有一天发现,自己不是自己,他的痛苦可想而知,这时的问题是,他将怎么面对这个现实?
对于一个人来说,知道实情与不知道实情,前者真的一定好吗?套用一句今年的流行语有时候很合适——“你知道的太多了”。我觉得这取决于一个人是否拥有足够的勇气——真正的勇气——敢于面对自己不愿意看到的事实。当一个人觉得无法承受不愿看到的事实时,他也许宁可不去追寻真相,只要真相不会自动出现。但是TRUEMAN和SAM的克隆体恰恰拥有足够的勇气,尽管SAM1承受了巨大的打击——他是一个克隆人、他日夜思念的妻子早已去世、他想念的女儿也有父亲——不是他,也许是SAM原型,也许是其他人。但当他意识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无法回到地球时,他还是依然帮助SAM2成功回到地球,因为他有追寻和面对事实的勇气,尽管是事实如此残酷。
影片末尾,SAM2返回地球,蔚蓝的地球出现在我们眼前,相信SAM1也一定能在脑海中看到这美丽的景象——因为他的勇气,因为SAM2的眼睛也是他的眼睛……
PS:第一次写影评,水平不敢恭维,欢迎各位大虾拍砖……

永利电玩城 ,         幸好,在这个时候,才让我遇到这样的一个好电影。如果再提前2、3年,我是否能有这么多的感触也未曾可知。现在的我看来,这片子有关孤独、有关爱、有关信任、有关寻求、有关救赎、有关回忆、有关人性、有关真相是否重要。
        
         记得当初想看这个片子,应该是高三吧,班里说要看电影,要收集大家的意向。于是我就填了这个,结果到现在才去看完,当时最后放了什么?好想是五右卫门?大烂片

几乎前半段都是这样的场景,冷冰冰,惨兮兮。只有一个小屏幕上可以显示Q版表情的机器跟他对话。

这个故事有一个大背景。地球的可再生、不可再生资源都已经使用贻尽。地球人不得不加大了科研力度,从月球上开采氦-3供给地球能源使用。这是一家全球最大的清洁能源公司。与宇航员SAM签订了三年的合同。GERTY机器人协助SAM在月球上进行氦-3的开采。月能公司的巨资打造与SAM的三年时光绝不是为了彰显宇航科技与新能源技术的发达,故事一开始就显得这样无奈。

        影片里让我记忆最深刻的有三个片段和一个氛围

直到意外出现之前,我一直觉得这个片子是个恐怖片,冰冷的气氛,诡异的音乐,游魂一样的一个人。

培养一名宇航员的高昂费用让月能公司在SAM退役之后选择克隆人。来周而复始的完成三年契约。三年来SAM忍受寂寞,更多的折磨来自于对妻女的思念。这种思念一样移植到了SAM的克隆人的记忆里。克隆出来的SAM寿命更多,后期甚至会出现幻觉、吐血等不良反应。但有一点克隆SAM一样有感情,一样有思念,对妻女的思念是支撑“他们”。对于他们来说三年契约一到就能见到他心爱的妻子与可爱的女儿。这是一种嘲讽,也是一种赞美。

        两个片段之一是老SAM开着车离开信号屏蔽器外,用十分落后的电脑接通了EVA的视频,在交流后得知自己日思夜想的“老婆”早已去世,EVA也成长成了自己不熟悉的大姑娘,而“原版”的SAM还在地球上……此时他心中的各种执念一一破碎,镜头跳出车外,从车里往车外退去,推后,摇远,地球的色彩丰富的倩影出现在画面的右边,而老SAM的车孤独地在画面的左边,只有荒芜空旷的月球表面和它相伴,而做测光把车的影子照射到右边,画面中除了地球,一切都是黑白灰。这时传来老SAM的一句台词——“我要回家”……配合着这样的画面和出色的配乐,真是想让人不落泪都难。

等看到同样的另一个SAM出现时,开始替SAM担心了。不知道最终的结局会是什么,原本出现一个活人可以做伴儿,摆脱寂寞无聊时,却发现是另外一个自己,这该是多么毛骨悚然又不得不勇敢面对的事情。换做我早就崩溃当机了吧。

让我吃惊的是机器人GERTY。他虽然有丰富的面目表情,可以与SAM做顺畅的交流,但它终究是一个按照程序工作的机器人,受命于月能公司。然而在SAM-6要回到地球时,它善意的提醒SAM-6删掉它的记忆。以保证他的安全。电影本可以不用特别交代这段,但是却能让我们清楚的看到,与利益熏心的资本家不惜牺牲克隆人的情感与生命的不耻行为比起来,GERTY显然更有人情味。这种人情味是建立在看到了真实SAM的悲切,看到了克隆SAM的悲愤。这是一种嘲讽,也是一种赞美。

       第二个片段是中年SAM要送老SAM回到原来的撞坏的车里去,在换车前,两人在车内谈论第一次遇见“妻子”的场景,同样的想法,同样的感触,同样的唏嘘……他们共享着记忆共享着感受,在相视一笑中能完全明白另一个“自己”。有别于初次见面的震惊与防备,现在的他们无比的贴近,可联系这一切的纽带,却是他们中谁都不真正拥有的“有关妻子的记忆”。这样的桥段,真好

孤独对一个人来说该是最大的恐怖片吧,所以SAM不得不一个人去刻微雕,去跟自己说话,给所有的植物起名字。唯一的支撑就是倒数还有多少天才能回到地球去……

如果克隆人能和机器人一样没有感情,那么也许故事将平淡无奇。人类为了利益,破坏了地球,在不断寻找补救的同时,伤害自己。对于SAM的克隆人来说,三年契约,将遥遥无期。

    第三个片段就是接近结尾部分的老中青三代SAM(原谅我这么叫OTZ)的三段平行剪辑叙事——
【青年SAM如设定好的那样,开始苏醒】
【中年SAM在基地内与科里一段直戳泪点“我想帮助你”的告别,中年SAM开始准备起飞】
【维修队(或者说猎杀队)在缓缓降声音落】
【中年SAM突然跑出来,更改采矿车程序,中年SAM回到原本为老年SAM准备的飞行器,带着物资和证据(?)】
【维修队到达】
【青年SAM和重启后的科里按照程序进行对话】
【中年SAM飞出基地】
【老年SAM在车子里目送中年SAM离去】
【带着枪的维修队发现老年SAM,“他哪儿都没去”】
【中年SAM在飞行器内不断摇晃向地球飞去】
【采矿车撞毁信号屏蔽塔,信号恢复】
【飞行器逐渐向地球飞去,画外音采矿公司和“原版SAM”被告】
剪辑很流畅,配乐逐渐增强节奏渐次有力,过去、继承、未来,三段内容饱满富有张力。

新来的SAM逼得他们不得不一起去面对现实,有无数个克隆SAM跟他们两个一起藏在空间站里,三年一轮,等待被唤醒,被工作,然后被毁掉。

    一个气氛自不用说,影片前半段,老SAM独自在基地生活的点点滴滴,其中巨大的孤独感扑面而来。

原本看起来冰冷的腔调慢慢起了变化,机器人说,我的任务就是要帮助你,SAM,哪怕是帮助你回到地球去拆穿这个毫无人道局面。

     最后插一句,主角演得真不错。

当SAM1号发现自己的女儿已经是15岁而不是3岁时,他放弃回到地球的想法,转而愿意帮助SAM2号。谢天谢地不是我当初以为的玉石俱焚。

也许是因为他面对的原本就是自己吧,绝境之下,同样是另外一个自我,是毁掉哪一个?人性的自私在此时突然变得难以抉择,如何选择都是同样的“我”,甚至那个多年前就已经回到地球的SAM。

当你面对所谓的“敌人”,试图一击制敌时,可曾想过,这也许就是另外一个你,伤害他其实就是伤害你自己。这是不是就是宇宙万物、你我原本同体之理。

牺牲向来是伟大的,只是不敢想象放在自己身上会如何抉择。感谢,电影最终给予的是温情一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