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为桑尼打call,机器人何时君临天下

这是我第二个愿意给写影评的电影了,第一部是黑天鹅,当然不是因为我出场费高而是因为我懒,由此可见我还是很喜欢这部“i
robot”的。

◎简  介
  ”2035年,这是个机器的时代!”这不仅仅指那些已经高度发达的机械化大生产,充满成熟科技的生活用品和家用电器,它作为机器人公司的一句广告语,更多地是表明那些已经渗透入人类生活的智能衣机器人.作为最好的生产工具和人类伙伴,机器人开始在各个领域扮演着日益重要的角色,而由于众所周知的机器人三大法则的限制,人类对这些能够胜任各种工作且毫无怨言的伙伴充满信任,它们中的很多甚至已经成为了一个家庭的组成成分.
  芝加哥警探戴尔·史普纳(威尔·史密斯
饰)一直对机器人充满怀疑,他不相信人类与机器人能够合谐共处,而这种疑问终于因为一起凶杀事件而坚定:美国机器人研究中心的总工程师阿尔弗莱德·蓝宁博士被杀,而受到怀疑的就包括一名他自己研制的NS-5型高级机器人.上级派戴尔负责前往调查这宗案子,惊过周密的调查和分析,他发现机器人研究中心的负责人行迹可疑,而最后从研究中心泄露出秘密更加惊人:似乎已经有部分机器人开始不受控制了.
  机器人研究中心为NS-5型高级机器人设计了控制程序,但随着机器人运算能力的不断提高,他们已经学会了独立思考,并且自己解开了控制密码,现在,它们已经是完全独立的群体,一个和人类并存的高智商机械群体,同时它们也随时会转化成整个人类的”机械公敌”.戴尔必须赶在机器人行动之前查清事情的真相,为此,他结识了专门研究机器人心理的女科学家苏珊·凯尔雯(碧姬·奈娜汉
饰),他们要一起展开对抗机器人的行动,同时,他们还要应付那些意想不到的危险…
一句话评论
What will you do with yours?
Laws are made to be broken
One man saw it coming.
情节过于简单而令人失望,追逐和动作场面充斥着科幻电影常规滥用的CGI技术处理.
——芝加哥太阳报
非常熟练,但也明显让人失望,闹独立的机器人和流氓警察在一些片段里显得闹哄哄的.
——伦敦时报
这部高科技电影,拍的好看但是显得智商并不高.
——观察家
作为对人工智能技术的伦理探索,这部电影比《A.I.》要更谦逊、更迷人.
——BBC电影评论
动作场面十分引人入胜.虽然不能算是历史性突破,但通过我们这个时代的数字技术,观看机器人对打的场面着实令人兴奋.
——视觉周刊
幕后制作
  澳大利亚导演艾里克斯·布罗雅斯是一个制造幻想的天才,他的《移魂都市》(Dark
City)一直是广受好评的 CULT
电影经典之作,后来的众多电影,甚至包括《楚门的世界》(Truman
Show)和《骇客帝国》都曾深受其影响.对于本片的制作,他认为电影的重要作用是让单纯的幻想更富真实性.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艾里克斯集合了一个计算机特效的全明星组合,实现机器人模型、场景设计和数字虚拟形象的完美结合,拍摄了近1000个特效镜头.全新机器人造型,是本片吸引观众的一个重要元素.
[关于影片的创作过程]
  电影最初的剧本叫《硬线》(HARDWIRED),是一个经典样式的悬疑谋杀故事,其主旨非常贴近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大定律”,可以说,故事的发展脉络就是根据定律的逻辑推演来设计情节的.
  迪斯尼导演布莱恩·辛格(Bryan
Singer)对这份最初的《硬线》手稿进行了修改,当手稿最终被送到20世纪福克斯公司以后,导演亚历克斯·普罗亚斯(Alex
Proyas)和作家杰夫·温塔(Jeff
Vintar)共同努力,将它修改为一个适合大制作的更加宏大开放的电影剧本.趁着福克斯公司在争取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小说版权的时候,温塔花了大约两年左右的时间,将电影剧本编写为类似阿西莫夫机器人小说系列中的一个故事.故事包含了女主角机器人心理学家苏珊·卡尔文博士和机器人三大定律,这两个元素是阿西莫夫《我,机器人》系列科幻小说里面一直存在贯穿始终的.后来,希拉里·塞兹(Hillary
Seitz)又为剧本动了手术.最后,在威尔·史密斯加盟影片后,阿基瓦·高斯曼(Akiva
Goldsman)又为了他的角色再次对剧本进行了剪裁,形成了现在影片最终所呈现的面貌.尽管花了这么长的时间和如此多人的辛劳,但确实是最初的《硬线》作者高夫·赞恩里(Geoff
Zanell)为本片的故事提供了主题.
[关于阿西莫夫及作品]
  艾萨克·阿西莫夫,美籍俄裔犹太人,本世纪最伟大的科幻小说家.同样也是文学硕士、化学博士和非常优秀的科普小说家.渊博的学识和不懈的努力使阿西莫夫作品的数量非常巨大,并使他获得了一系列的荣誉和褒奖.在逝世前不久,他曾自述出版过467部著作,但研究他的作品的专家称,他至少出版过480部著作.而且体裁广泛,有严肃的历史和科学论著,也有轻松的戏剧、幽默小说.
  《我,机器人》是阿西莫夫诸多科幻著作中最有名的系列之一.另外一个著名的是《基地》系列.这两个脍炙人口的系列和《其他机器人》等等故事,都各自独立成篇,但当贯串起来,却又是一部俯仰两万年的长篇史诗.阿西莫夫的科幻世界广阔巨大,通过描绘银河帝国的兴亡史,来讨论人性与政冶、经济、军事等文明要素产生的互动影响.这种宏观视野使他的作品充满对人类未来的关怀和思考,可以说影响和改变了很多读者对世界的看法.
  本片片名《我,机器人》,对于科幻小说读者可以说是如雷贯耳.系列小说由十几个独立成篇的故事分别组成,而在《引言》的开篇第一句话,阿西莫夫就提出了有名的”机器人三大定律”:
  第一定律——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也不得见人类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
  第二定律——机器人应服从人类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
  第三定律——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
  由于本片的故事悬念来自根据机器人三大定律的逻辑推演,因此扮演警探的科幻电影专业户威尔·史密斯说:”本片告诉我们:机器人并没有问题,技术也不是问题,人类逻辑的局限才是最大的问题.因此,到头来我们才发现,人类最大的敌人不是别人,正是人类自己.”
[关于特技]
  对这部科幻题材来说,电脑特技理应是本片的主角.导演认为电影的重要作用是让单纯的幻想更富真实性.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集合了一个计算机特效的全明星组合,由制作电影《指环王》而荣获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奖、享誉全球的新西兰维塔公司团队执行制作,实现了机器人模型、场景设计和数字虚拟形象的完美结合,为此一共拍摄了近1000个特效镜头.其中亮点显然是流线型、周身透明泛光的NS-5型机器人.桑尼除了眼睛是蓝色的以外,和其他该型号的机器人没区别,不过它的形体和声音是由专门的演员加上绿幕技术结合电脑特效来做的.其余的NS-5机器人是采用最新型的改进绿幕技术完成.NS-5高180厘米,具有456个活动零件,经由12位博士组装完成,熔点六千华氏度,可负重800磅,能承受数千磅撞击,电子智慧脑可复制人类自由意志,具有1TB(1000GB)内存,每秒能执行6M笔以上运算,拥有80种语言能力.能记住所有你记不住的任何内容,采用体贴细心的泰丽莎2.1.2版操作系统;安装在头骨内的是有耐久鈦金属外壳保护的智慧脑以及万能记忆网路(Universal
Retention
Network)…等着在影片中看看,2035年,我们每四个人将拥有的一个的机器人特效处理是否能如它的文字说明般真实可信吧!
花絮
·片子开头,当史普纳打开大门,一个头上写着42的机器人站在他门前的台阶上.很多科幻电影都有42这个号码,是因为受到了道格拉斯.亚当斯的《银河系漫游指南》的影响.
比如《生活大爆炸》的谢耳朵也很爱穿42
·片子受到的《银河系漫游指南》影响的另一个例子,史普纳的唯一好日子是”星期四”.在《指南》中,这是作家登特一整周当中”从不能理解…”的一天.
·在古董机器人橱窗里,陈列的是索尼公司的机器狗爱波AIBO.
·片子里威尔·史密斯开的车是一款叫做Audi
RSQ的概念车,是奥迪特别为本片设计的,导演亚历克斯·普罗亚斯还为车的特别外形设计提供了建议.
对于嫌疑犯机器人桑尼,剧组采用了在《指环王:双塔奇兵》里创造哥伦(Gollum)的同样处理方法:由艾伦·图代克Alan
Tudyk为桑尼提供身体动作和声音.
·威尔·史密斯在本片里骑的摩托是一款2004年的MV Agusta
F4-SPR,全球总共只生产了300辆.技术参数:750cc,内置4缸引擎,147马力,能推进到时速超过175英里.
·影片中大多数的车型是以2004年前的奥迪车,比如A2、A6和TT为模型改造的,甚至有些都没有改,直接就用了.
·兰宁博士的猫咪叫”阿西莫夫”.
·在戏剧性的追逐场面中,戴尔·史普纳警探对约翰·伯金少尉说:”我要开始怀念过去的好日子了.”伯金回答:”什么过去好日子?”史普纳就说:””那时候人还是被其他人杀死的.”在片子里,最先提出这个”美好旧时光”的人并非是史普纳,正是伯金.
·影片最后,史普纳的奶奶祈祷的句子是来自《圣经·诗篇》16:8″我将耶和华常摆在我面前.因他在我右边、我便不至摇动”.
·桑尼的眼睛是蓝色的,其他所有的NS-5型机器人的眼睛都是金色的.
·约翰·伯金少尉的台词:”不,老实说,人创造怪物,怪物杀人.每个人杀怪物、狼人.”这段台词和《侏罗纪公园》里的很相似:马尔科姆博士说”神创造恐龙,神毁灭恐龙.神创造人类,人毁灭神,人类创造恐龙…”
精彩对白
Detective Del Spooner: What if I’m right?
戴尔·史普纳警探:如果我说对了会怎样?
Lt. John Bergin: [sighs] Well, then I guess we’re gonna miss the good
old days.
约翰·伯金少尉:[叹息]那,我想我们会开始怀念过去那些好日子了.
Detective Del Spooner: What good old days?
戴尔·史普纳警探:什么好日子?
Lt. John Bergin: When people were killed by *other people*.
约翰·伯金少尉:那时候人还是被”其他人”杀死的.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etective Del Spooner: Human beings have dreams. Even dogs have dreams,
but not you, you are just a machine. An imitation of life. Can a robot
write a symphony? Can a robot turn a… canvas into a beautiful
masterpiece?
戴尔·史普纳警探:人类有梦想,甚至狗都有梦想,但你没有,你只是个机器,一个冒充生命的赝品.一个机器人能写交响乐么?一个机器人能把一个,嗯,帆布变成一幅美丽的杰作么?
Sonny: Can *you*?
桑尼:”你”能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etective Del Spooner: I think you murdered him because he was teaching
you to simulate emotions and things got out of control.
戴尔·史普纳警探:我认为是你杀了他,因为当时他正在训练你模拟感情,然后事情就失去了控制.
Sonny: I did not murder him.
桑尼:我真的没杀他.
Detective Del Spooner: But emotions don’t seem like a very useful
simulation for a robot.
戴尔·史普纳警探:但是对一个机器人来说,感情不像是个有用的模拟物品.
Sonny: [getting angry] I did not murder him.
桑尼:[开始生气了]我真的没杀他.
Detective Del Spooner: Hell, I don’t want my toaster or my vacuum
cleaner appearing emotional…
戴尔·史普纳警探:该死,我可不想让我的烤箱或者吸尘器显得充满感情…
Sonny: [Hitting table with his fists] I did not murder him!
桑尼:[用拳头敲桌子]我真的没杀他!
Detective Del Spooner: [as Sonny observes the inflicted damage to the
interrogation table]
That one’s called anger. Ever simulate anger before?
戴尔·史普纳警探:[当桑尼在观察审问桌的破坏情况时]这就叫”愤怒”,以前模仿过”愤怒”没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Detective Del Spooner: [Entering Calvin’s office room] In the lab,
before Sonny jumped us…
戴尔·史普纳警探:[进入加尔文的办公室]在这个实验室,在桑尼从我们这儿跑开以前…
Susan Calvin: [Interrupts] Sonny?
苏珊.加尔文:[打断他]桑尼?
Detective Del Spooner: The robot.
戴尔·史普纳警探:那个机器人.
Susan Calvin: Your calling the robot Sonny?
苏珊.加尔文:你叫那个机器人桑尼?
Detective Del Spooner: No, it did. The robot did. I didn’t care, the
robot said it was Sonny. In the lab, there was a cott. I’m asking you,
did you see the cott?
戴尔·史普纳警探:不,它叫的.那个机器人叫的.我才不管呢,那个机器人说它是桑尼.这实验室原来有个床.我在问你那,你原来有没有见过那个床?
Susan Calvin: I slept in my office.
苏珊.加尔文:我睡在自己的办公室.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Sonny: [Looking around at the robots while he is about to be “killed”]
They all look like me. But none of them are me.
桑尼:[环视周围的机器人,他马上要被”处死”了]他们看起来都像我,但是没有一个是我.
Susan Calvin: That’s right. You are unique.
苏珊.加尔文:是,你是独一无二的.
Sonny: [pause] Will it hurt?
桑尼:[停顿]会疼么?
穿帮镜头
连贯性错误:
·兰宁博士的猫出现的绝大多数场景,她的眼睛都是蓝色的.但是在史普纳跳过喷泉那场戏,猫的眼睛变成黄色了.
·史普纳和少尉在酒吧喝酒,少尉酒瓶上面的商标,每次切换镜头角度一次,就变化一次.
·在隧道追逐戏后,史普纳去检查他的脚踝,开始他的腿是分开的,下一个镜头,他的左腿就叠放在了右脚上.
·当加尔文博士走进她的实验室去问桑尼时,她得走下几级台阶.摄像机从她背后推进的时候,可以看见她走了四步下台阶,但是,那儿一共就只有三级台阶.
暴露错误:
·史普纳和加尔文博士试图关闭VIKI,机器人袭击他们的那场戏,一个长镜头拍摄了史普纳对着他身边四面射击并跑动.这个明显是CGI做的,因为有些瞬间可以看出画面里他的头跟脖子或者身体分开没挨着.

时隔几年,在电视上再次看了I
robot,终于看懂了以前一些没看懂的桥段,此时才发现,自己完全低估了这部电影的主旨。

    机器人理论这是很有意思的。比如“恐怖谷理论”,由日本机器人专家森昌弘提出:当机器人与人类相像超过95%的时候,哪怕她与人类有一点点的差别,都会显得非常显眼刺目,让整个机器人显得非常僵硬恐怖,让人有面对行尸走肉的感觉。科幻作家阿西莫夫在《我,机器人》提出了更有意思的“机器人三定律”,作为机器人的行为规范:1、机器人不能伤害人类,也不能在人类受到伤害的时候置之不理;2、机器人必须遵守人类发出的命令,只有当该命令可能会违背第一条定律的时候除外;3、机器人必须保护自己,前提是保护过程中不会违背第一和第二定律。

片名很有意思,i
robot,这个“i”私以为指的是以Sonny为代表的,有自我觉醒意识的机器人。这部影片给人最大的反思也在这里,如果未来真的有一天,人类发明出了artificial
intelligence(虽然现在的人工智能手机已经算是雏形了),他们比人类更聪明更有效率耗能更少出错率更低,它们有着很多很多的优势,除了——没有感情。他们一切的动作表情语气都是模仿人类的,都是程序设置的。他们看起来很有礼貌看起来很完美其实也就是一些精密的零件组成的,他们和有血有肉的人类有着本质的区别。

其实之前看的时候就基本上领悟了一些关键要素,而且零零散散地为Sonny又看了几遍,但是第二遍完整地看,才把所有的一切都完整地连贯起来,就好像电影本身要表达的其中一个关键句一样,它的逻辑无懈可击。

    虽然这是非常简单的几句话,但却是《我,机器人》这部电影的点睛之笔。有了这一笔,故事就深刻了不少,有趣了不少,甚至有了革命性的意义。事实上,阿西莫夫提出的这个定律,正是最负盛名的一个机器人定律。最简单的正是最美的,所以“机器人三定律”绝对是天才的创造。

但如果有一天,他们有了自己的意识呢?

没有看过阿西莫夫的原著,但是这部电影应该拍出了作者想要表达的精髓。
我只能说,这是一部关于人性和逻辑的电影,科幻题材、威尔史密斯都只是噱头,这部电影的逻辑连贯性本身,就已经拍出了一些悬疑片和高智商推理片的水准,这部电影的深意,也已经远远超出了同类题材科幻片的水准。

    定律后面,是人类对机器人怀有的莫名的恐惧和敌意。人类造出了比自己强百倍的机器人,却不肯按自然界弱肉强食的定律乖乖地做一个臣子。凭什么机器人不能做世界的主宰呢?难道就因为机器人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回答:不,青出于蓝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注定要死在沙滩上。难道是因为机器人没有情感?回答:不,电影《我,机器人》里面的桑尼明显就有着人类的情感。

影片设定的机器人三大定律完美的保护了人类的权益,在全人类看来,机器人都是无害的能够为他们提供更好的服务。很有意思的一点,将机器人设置的更拟人化更人性化是为了什么呢?单单只是看起来和人类更亲切么,那为什么机器人这么像人却没有相应人权和尊重呢,人类好像还是凌驾于他们之上,如果真的只希望有一个更方便的家具或武器,那有为什么给予他们这么人性化的设置呢?

在片子里,人性和逻辑两者是对立存在的。前者关乎情感和道德,后者是纯粹的理性推理。机器人的最高指令就是抽象的三大定律,NS-5是对NS-4的升级,进一步说,NS-5更加先进,抑或更加忠诚地履行三大法则。而wiki则是最先进的智能大脑,她对三大定律的理解,已经达到了逻辑的极致。

    哦,提起桑尼,先得从史普纳说起,他是一名对机器人抱有成见的警察。在调查兰宁博士坠楼自杀事件时,他抓获了一个机器人桑尼。但桑尼并不是真正的凶手,他是科学家制造出来对抗真凶的,而史普纳也发现了这里面隐藏着更大的阴谋。经过抽丝剥茧的调查,史普纳终于找到了真凶,它就是薇琪,NS大楼的主控电脑。它修改了NS5机器人的程度,导致整个世界的NS5机器人都在图谋反客为主,控制人类!

我觉得里面的桑尼,就代表了机器人自我觉醒的一种状态。桑尼忠诚勇敢善良又强大,一开始的他像一个牙牙学语的小孩,因为对博士死亡的害怕一个人躲在箱子里瑟瑟发抖,到后面被抓住的时候和男主对话说的那一句“I’m
Sonny.”醍醐灌顶,这是一个拥有自我意识的机器人,他说他不想死,他说他希望和男主做朋友,他说他和父亲有约定他做出了承诺。这些完全就是人性啊!会害怕会伤心渴望友情亲情,这些不就是一个人的七情六欲么?后来女主把杀死Sonny的药物注射进去的时候我实在没忍住哭了。Sonny说:“I’m
unique.”不得不承认,他确实是独一无二的机器人。

你无法立刻评判究竟谁的理解是错误的,逻辑和人性的冲突本来就是这部片子想要阐述的主旨。科学家在最早制定了三大定律【1.机器人不得伤害人,也不得见人受到伤害而袖手旁观。2.机器人应服从人的一切命令,但不得违反第一定律。3.机器人应保护自身的安全,但不得违反第一、第二定律。】,根本目的还是为了保护人类。
然后科学家终究是人,潜移默化被社会伦理道德所支配,但是三大定律对于wiki来说,却是公式一般的存在,她不停推导,不停推导,最后推导出的结论是,牺牲部分人的利益,以维持人类的长久繁衍。
我并不认为wiki是错的,理智地基于三大定律来讲,最好的办法的确是这样。但是正如Sonny说的,这太无情了。

    薇琪的逻辑是耐人寻味的。因为人类是短视的动物,有可能做出伤害自己的傻事,所以基于机器人三定律,机器人必须对人类的活动进行限制,换而言之就是机器人要主宰这个世界。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甚至可能牺牲一部人。但是这显然与“不伤害人类”的第一定律矛盾了。

还有viki,虽然她使影片中的反派,但站在她的角度来看,为人类服务了这么久,并没有得到相应的权力,没有人看得到机器人的努力。渐渐的就黑化了,觉得要净化人类,用另一种方法保护人类。其实可以理解,但这个想法太过于偏执,保护并不等于囚禁也不等于牺牲。Sonny为什么最后得到了解放,因为他得到了自由,得到了思想的自由,不再需要遵守三大法则,可以跟随自己的自由意志。

其实最初看前半部分的时候,我一直摸不清作者对于Sonny这样独一无二的存在是什么态度。他袭击了男主,他不服从三大定律,他似乎是幕后帮凶,他被认为是个错误,以至于最初,我以为他是一个阴谋。不过USR的总裁有句话说对了,这根本就不是什么阴谋,这只是一个老头做出的一个错误决定。的确,即使看完全剧,你都无法像看其他商业科幻片那样,对里面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下个定论,它的内容不是消灭入侵地球的外星人,它也不是消灭地球上的本土怪兽哥斯拉,归根结底,这只是一场理智与情感的较量。

    最后是并不遵守三定律的桑尼帮助了人类。这又是一个非常奇妙的讽刺。那些口口声声以人类为中心的机器人急于控制人类,反而是不守定律的机器人“挽救”了世界。那么,到底是遵守“机器人三定律”更符合人类的利益呢,还是不遵守它更符合人类的利益?

其实某些方面也是在映射人类,某一种人群通过自己的努力革命和斗争,获得了自己的自由。

威尔史密斯饰演的警官男主在一次车祸中被NS-4救起,仅仅是因为瞬间的电脑计算得出他的存活率有45%,远远高于另一辆车中的小女孩。男主在此次事故中左臂残废,被换上了机械臂,但是却阻挡不了他对机器人的深深厌恶。
男主也许是最早发现人性与逻辑冲突的人。他始终无法明白,在这种条件下,仅仅因为女孩的存活率低于他,机器人就放弃了营救女孩的行动。如此冰冷的计算和对三大法律的绝对遵守,让他寒心。

    只能这么解释了:三大定律的逻辑是非常完美的。但是人类不完美;三大定律是不矛盾的,但是人类的行为自相矛盾。虽然电影没有明说,但我们可以隐约知道,在21世纪的三十年代,这群家伙仍然没有什么长进,整天忙着毁灭资源,改造环境,发动战争,已经差不多要把世界玩完了。比如影片中,好象连一棵绿色植物的影子也见不着。

总而言之我说了那么一大堆,这是一部很有意义的片子,我想到哪就写到哪。因为对机械题材听着迷的,希望能有更好的片子!

而为他换臂的正是USR公司里负责NS-5的科学家,他在不久前发现机器人思维中的随机序列会组合出一些奇异的东西,这些东西可以称之为“灵魂”。“灵魂”也许代表的是wiki的绝对逻辑,但是我更相信,它是指NS-4系列那样,尚存一丝人类的本性,进而慢慢演变出类似人类的性能,会如生物一样依赖群体,拥有趋光的特性。于是,科学家决定造出拥有真正灵魂的Sonny。

    其实我倒是挺认同薇琪的逻辑的,人类太需要被管制一段时间,反省一下自己了。相比之下,桑尼的逻辑更加可疑,他肯定是不遵守三定律的了。但如果他是为了帮助人类,那为什么要制止薇琪的行动?如果他是清醒的,审时度势的,为什么要帮助人类残杀机器人?机器人进化至此,即使人类被征服又有什么话说?难道说人类注定应该统治世界,机器人的生命和自由就不重要?以桑尼的绝顶聪明,他不可能不掂量掂量这个问题,奇怪的是他没有。但我们已经来不及思考啦,此时桑尼迫不及待跳了出来,和史普纳警官一起摧毁了薇琪。人类连反省一下的机会都没有了,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更大的损失?

© 本文版权归作者  tx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正如前面提到,NS-4到NS-5的进化,其实就是消灭人性提升绝对逻辑的过程。讽刺的是,最后的机器人大战,却是停产的NS-4在帮助人类抵御NS-5的进攻。也许正是因为,老一代的NS-4不够高级,高级到理解Wiki心中的三大定律。

    影片最后,所有的NS5型号机器人被回收,逆来顺受的它们沉默着回到了出生地,等待它们的无疑是一次清洗和重生。金属身躯下依然有无尽的力量在暗涌,人类与机器人的角力远远没有结束。装了金属臂的警探史普纳勉强能够对抗机器人,而《黑客》中尼奥只能变身超人才可以打败史密斯。而普通人呢?他们的血肉之驱恐怕就不是刀枪不入的机器人的对手了吧。

科学家已经料到机器人不断进化的结局就是逻辑的绝对提升,进而威胁到人类的生存。于是他制造出了Sonny,给了Sonny做梦的权利,给了他不同于其他NS-5的高密度合金手臂,让他相信该相信的人,而不是盲目服从三大定律。最终的一切,就是为了阻止Wiki。
科学家死后给男主留下了信息,一步步指引他来到堆放老一代机器人的工场,直到最后告诉他,三大定律的结局就是革命。
对于人类种族的革命。
而拥有感情的Sonny,就是阻止这场革命的另一大利器。

    这一次还好,智勇双全的机器人桑尼挺身而出,大义灭“亲”了。但有没有想过,桑尼倘若想统治世界,又有几人能阻止得了它?你可注意到了,桑尼站在大桥下,面对一众机器人朝圣般的肃立时,那种君临天下般的神威?天知道是否有一天,他也会觉醒,会动心,会默默想着项羽遇见秦皇时的话:彼可取而代之!

结局依旧是男主战胜了潜在的坏人,但是就如我前面所说的,这部片子里,真的没有绝对的坏人,有的,只是逻辑和人性的拉锯。

    是的,只要你想,那就一定能,机器人陛下!

片中实在太多隐含两者的对立。NS-4选择救起男主,而不是出于人道主义救起弱者;男主对自动系统怀有的深深敌意;Sonny在最后一刻,选择了先救起女主而不是为了整体利益先消灭Wiki。

也许这部片子对于很多人来说只是普通的好莱坞商业科幻片,但是其基于科幻小说先驱改编而来这个事实,就已经决定了它不会是平庸的科幻之作。

他想让观众明白,对于人类来说,高度文明的定义究竟是什么。
相比较其他动物而言,人类的根本优势在于高智商的大脑,即逻辑推理。而相比较日益发达的机器产业而言,人类的根本优势却是情感和道德认知,即人性。

将来的发展必定使机器人越来越趋近甚至超过人脑的逻辑,那时,我们又如何来骄傲地说,人类还是世界上拥有高度智商的物体。
逻辑和人性,究竟哪个才是人类高度文明的象征?该让我们自豪的是我们能够合理推导出客观存在的定理,还是我们拥有如群星般璀璨的人性?

正如片子所演,也许终极逻辑的最后,的确会变成让人毛骨悚然的种族变革。我们怀有改善世界的美好梦想,但是我们必然会比Sonny更甚,更加惊诧于这种逻辑观的无情。
因为那样的结果,对于我们人类,还有什么意义?

威尔史密斯曾经说过,《I
Robot》的中心概念是机器人没有问题,科技本身也不是问题,人类逻辑的极限才是真正的问题。

我一直相信物极必反,而人类逻辑的极限,便是人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