灭了五次的锡安第六次为何没有死,恐怖的现实与电影

如果现实如黑客帝国所描述的一样,那是多么的恐怖。我们的生活、社会、甚至感官都只是一个又一个的程序。造物主只是一个程序高手,负责写下一个又一个的程序创造我们的世界。

如果说《楚门的世界》是一道关于虚拟生活的餐前开胃小碟的话,《黑客帝国》毫无疑问就是全套的法式大餐,视觉饕餮,内核精妙,霸气侧漏,令人侧目,第一部刚一出现就被封神。从1999年到2003年,四年推出三部,部部精彩,步步惊心。

今天再看了下动画版的ANIMATRIX,即当电影版的前传吧,趁机整理以前收集到中央台第十放映室的相关资料,谈一点。
一、先是关键的隐喻说明——
    什么是Matrix(矩阵)?
  Matrix的本意是子宫、母体、孕育生命的地方,同时,在数学名词中,矩阵用来表示统计数据等方面的各种有关联的数据。这个定义很好地解释了Matrix代码制造世界的数学逻辑基础。在电影中,Matrix不仅是一个虚拟程序,也是一个实际存在的地方。在这里,人类的身体被放在一个盛满营养液的器皿中,身上插满了各种插头以接受电脑系统的感官刺激信号。人类就依靠这些信号,生活在一个完全虚拟的电脑幻景中。机器用这样的方式占领了人类的思维空间,用人类的身体作为电池以维持自己的运行。
  在电影中,Matrix是一套复杂的模拟系统程序,它是由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建立的,模拟了人类以前的世界,用以控制人类。在Matrix中出现的人物,都可以看做是具有人类意识特征的程序。这些程序根据所附着的载体不同有三类:一类是附着在生物载体上的,就是在矩阵中生活的普通人;一类是附着在电脑芯片上的,就是具有人工智能的机器;这些载体通过硬件与Matrix连接。而另一类则是自由程序,它没有载体,诸如再特工、先知、建筑师、梅罗文加、火车人等。
  Matrix是一个巨大的网络,连接着无数人的意识,系统分配给他们不同的角色,就象电脑游戏中的角色扮演游戏一样,只是他们没有选择角色的权利和意识。人类通过这种联网的虚拟生活来维持自身的生存需要,但Matrix中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先知的角色,发现在系统中有1%的人由于自主意识过强,不能兼容系统分配的角色,如果对他们不进行控制就会导致系统的不稳定,进而导致系统崩溃。因此编写Matrix的智能程序,也就是建筑师就制造了“救世主”,让他有部分自主意识,并成为觉醒人类的领袖,带领他们建造了锡安。
    什么是Zion(锡安)?
  “Zion(锡安)”一词在《圣经》中,是所罗门王建造圣殿所坐落的山,位于圣城耶路撒冷。而在犹太教中,“锡安”代表着上帝的荣耀,是神的救赎来临的标志。当大地被毁灭后,人类将在锡安接受最后的审判。
  在电影中,“锡安”是指那些从Matrix中被解放的人类所栖居的家园,位于地球深处,依靠地热作为能源,成为人类对抗Matrix和机器之城的最后基地。电影用这个名字来命名人类的最后家园,象征着这里是正义得到彰显的地方,是对抗机器的圣地。
  锡安的议会结构很象古罗马的元老院,是兼有立法和管理权的国家机构,制定一切法律和制度,通过执行官进行管理。
  锡安是由占据Matrix
人口总数的1%的觉醒者构成的,其中主要是以有色人种为主,尤其是议会里的议员和战舰的船长等高层人员,都是黑人。而电影中之所以这样设置锡安的人口,主要是为了体现多民族的融合与宽容,因为这是一个讲述人类对抗共同敌人的故事,人类自己首先要团结,要实现大同的理想。而从另一个角度讲,在西方主流科幻电影中,破败的未来以及非白人的世界,一直是最重要的两个视觉元素。沃卓斯基兄弟作为科幻片导演,自然会在电影中加入这两个西方电影观众耳熟能详的视觉元素。

   影片是从现实世界(或者说是虚拟的世界)中的一场追捕开始的,当时虽然是一群警察在追一个疑似逃犯的美女,但是这个时候正反派没有分清,不能看到警察叔叔就觉得是好人。带着疑惑一直走了下去,到了neo的出现,意识自由的人类小分队告诉neo真实的世界是怎样的,从此知道电影试图构造一个怎样的世界,大部分人类被智能电脑奴役,他们被电脑用高级技术像种庄稼一样繁殖着,而他们从出生起就被连接上电脑,他们一切感觉和经历都是电脑给他们的信号罢了,他们只是关在一个小胶囊里面,一直在做梦。其实小时候也有这样的想法,我所听所看的都是假的,而我实在上是存在另一个世界的,呵呵,小时候总是特别多这样奇怪的想法,当然,我现在无法证明或者证伪,理论上这也是存在这种可能性的,不过我不愿意对我存在的这个世界如此的悲哀,我宁愿相信我是真实存在的。到底什么是真实,什么是虚幻,或者真实和虚幻只取决于自己?
   就像《12猴子》一样,频繁的往返于不同的时空很容易让人产生错觉,人们无法分清过去和现在以及未来,12猴子里的未来的人都希望生活在一个哪怕不属于自己的美好时代。而《黑客帝国1》中的故事主要也是由于一个叛徒引起的,而叛徒背叛的原因只是因为害怕面对现实,在他背叛之前一段做了一点小铺垫,导演花了几分钟时间来表现真实世界的残酷,真实世界没有阳光,灰蒙蒙一片,每天吃着难吃的事物和饮料,与其强烈对比的是虚拟世界的美好生活,美食美景美女,哪怕都是假的,但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确实能给人莫大的满足。他要背叛组织,然后让电脑给他一个美梦,一辈子的美梦。人还是感觉动物,人类需要感官的刺激,背叛固然可耻,但是也需要充分理解叛徒的难处,他太需要刺激一下他的神经了,毕竟他不是救世主。如果真有一个救世主说来拯救大家,大家会愿意被救吗?如果现实真是那样的残酷,为何要回到现实而不是一直沉睡呢?女人对男人说:“如果你要骗我,请骗我一辈子”,我想对于多数世人,应该也会有如此想法,真实和虚拟真的那么重要吗?最终不都是感官的刺激,况且真实中只有贫瘠和低质量的生活。如果能够直接刺激神经得到性快感,人类还愿意去繁殖后代吗?看完电影回到现实,对于人生观又是一次沉思,我们到底要什么?认识自己,认识存在的世界?好像我们太弱小了,太有限了。一切追求到头来不过是电影中的二进制码,亦或是别的信号,生物的刺激。其实我最害怕的还不是肉体的死亡,而是思想的湮灭,也许技术的发展能够让我们的思想移植出来,肉体死亡以后还能够继续思考。
   《黑客帝国》中构建了一个均衡,人(当然是被奴役的人)离不开电脑,它们给了他们生,给了他们虚拟世界。电脑也无法离开人,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办法靠太阳能生存,只能靠人类来供养它们。(这一段具体如何操作的没有怎么看懂,只是看到人被做成电池了)打破这个均衡的就是救世主了。其实在这场人类和电脑的争斗中并没有正义或是非正义的一方,人类觉得自己发明了电脑,之前实际是在奴役电脑的,电脑发展起来以后试图奴役人类,其实都是奴役与被奴役,且电脑给人的并不算一个太糟糕的待遇,只是做了善意的欺骗。
    最后的预言为什么没有实现,neo和小分队队长都活了下来,我想还是有道理的,如果预言真的实现了,那么这和电脑给人类编的程序有什么区别呢?我想人类的抗争的最大理由也就是这种前定论吧,没有偶然性的世界让人类不安,人类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命运不是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们需要一个可能有任何结果的世界,anything
is possible。
    还有续集没有看完,看完了可能会有更深的体会吧……就说这些先

不过猴子发现,发现一个有趣的问题。现实和电影中都把技术问题变成了哲学和社会问题。比如现实中的it,因为六度理论(传说中只要通过6个人,你可以认识世界上的每一个人,拉登也不在话下)和集体智慧的体现,所以有了wiki技术。Wiki可以建立一个人类知识网格系统(也就是人类知识库了),这是想当了不起的。咱要有个人类知识库,能不要求保证信息的完整性和充分性以及权威性吗?这种权威的东西,要求的是客观和高度的相关性。所以wiki的目标是信息的完整性和充分性以及权威性,理想环境是任何写作者和参与者都严肃地遵从客观和高度的相关性。这里技术问题就转化成为一个社会哲学问题,一个道德观的问题,如何保证每个参与者都遵从客观和高度的相关性。

即使有诺兰的《星际穿越》奉献了史诗级的奥德赛式的星际漂流故事,并用深奥的物理原理加持;有《地心引力》那般大胆,孤寂失重太空中一个女人上演的独角戏;又或者如《降临》,将人类与外星人接触的故事超越了《ET》的范式,从语言学跨越到预测学,重新解构亲情爱情的时空关系,桶状外星人墨迹文字和黑色椭圆形外星人飞船再创外星美学新高……出尽法宝,但却都不能撼动《黑客帝国》在我心目中的位置。

二、相关人物的隐喻——
尼奥(Neo)/托马斯•安德森(Thomas Anderson)
  在希伯来语中,托马斯的意思是双生。这象征着尼奥平时的双重身份:一个是程序员托马斯•安德森,一个是黑客尼奥。而安德森在希伯来语中的含义是“人之子”,这正是耶稣的身份。
  组成Neo(尼奥)的这三个字母掉转顺序后就可以组成“one”,表示他就是那个拯救人类的救世主“The
One”。而“基督”一词在希伯来语中的本意就是“被指定的那个人”——The One。
  墨菲斯(Morpheus)
  在希腊神话中,墨菲斯是梦神,拥有改变梦境的能力。在电影中,墨菲斯是把人们从梦境般的虚幻世界中唤醒的指路人。
  墨菲斯指挥的飞船是“尼布甲尼撒”号,这是用巴比伦的智慧之神的名字命名的。而在《圣经》中,尼布甲尼撒是巴比伦的国王,曾找人解梦。而在电影中,墨菲斯等人乘坐“尼布甲尼撒”号飞船去找先知诠释什么是真实。
  崔尼蒂(Trinity)
  Trinity的意思是“三位一体”,在基督教中,“三位一体”指得是圣父、圣子、圣灵。而在现代心理学的奠基之作《梦的解析》一书中,“三位一体”指代了女性意识,她能够进入神秘的领地和完美的境界。
  先知(Oracle)
  Oracle的希腊语本意是解惑、传递解释神的预言,可以是人、地方,也可以是物品。这些预言通常是模糊的,是现实的一种扭曲,所以能解释的人一定要很有智慧,但即使是他们也不一定能保证预言正确。先知的目的是用自己看到的模糊景象指导信徒,但不能帮他们做决定,决定本身完全取决于人们主观的意愿。
  史密斯(Smith)
  英文中的Smith意思就是铁匠,而他的车牌号是IS
5416,这都暗含着宗教含义。在《圣经•以塞亚书》第54章16节里说到:吹嘘炭火,打造合用的器械的铁匠是我所造;残害人、行毁灭的也是我所造。这正暗指特工史密斯在矩阵系统中的作用——消灭一切危害矩阵运行的异常程序。
  梅罗纹加(Merovingian)
  梅罗纹加是法国封建社会中六个王朝的第一个,欧洲中世纪的黑暗历史正是从梅罗纹加王朝开始的,经历六朝,正符合电影中矩阵曾经有六代版本的故事。在电影中,梅罗纹加是一个曾经很有力量的人,而且他喜欢说法语,居住在法国式的城堡中。
  法国的梅罗纹加王朝也是欧洲浪漫神话的发源时期,而这些神话的核心人物则是“堕落天使”,他们因为背叛上帝被赶出天堂,撒旦正是这些堕落天使的首领。这也正符合电影中梅罗纹加在矩阵中的身份——他是所有背叛矩阵的程序人的首领,利用自己的能力来对抗矩阵。
  塞拉夫(Seraph)
  塞拉夫是先知的守卫者,这个名字在欧洲中世纪神话中是天使9个等级里级别最高的六翼天使。当尼奥在矩阵中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的代码呈现了与众不同的金色。塞拉夫在矩阵中的作用相当于保护先知不受侵害的防火墙,非常有力量,曾经打败过史密斯。
  卡玛拉(Kamala)
卡玛拉在梵语中的意思是“莲华”,代表的是清净。在佛教中有句真言就叫做“卡玛拉”。在影片中,卡玛拉是一个由程序自行产生出的新程序,是矩阵世界中第一个由人工智能培养出来的智能程序。在影片结尾暗示了她具有改变矩阵世界代码的能力。
三、哥德尔定理
    1931年,哥德尔发表了一条定理:“在包含了自然数的任一形式系统中,一定有这样的命题,它是真的,但不能被证明。”
    长期以来,数学家和哲学家们总以为,数学的真理总是可以证明的。但哥德尔定理表明
“真”和“可证”是两回事。
    这告诉我们,尽管自然数的性质无限丰富,但是任何一个形式系统都休想将它全部包含进去。希尔伯特想建立一个具有完备性的形式算术系统的愿望是不可能实现的。虽然如此,我们也可以看到数学能自己论证自已的局限性,这又显示了数学方法的力量。一个解决方法是在形式系统内不可证的命题,也许可以在系统之外——一个更大系统内论证。
 在Matrix中,尼奥就是在Matrix这个严整系统中不能被数学推得的哥德尔命题,不符合系统的规律。(建筑师对尼奥的谈话中涉及部分)当尼奥重生后,他就担负起系统所有的扰动,所有的规则在他面前都变得透明,因此他能够看到系统中别人所看不到的东西。先知叫尼奥回到源头去终止灾难,在数学逻辑中就是将哥德尔命题变成整个系统的一部分,当作系统的一个变量,从而消除整个系统的不确定性。如果尼奥当初选择了毁灭锡安的门,他所携带的代码将反馈给系统,将系统的稳定性提高到一个新阶段。而这个选择的前提则是系统中没有斯密斯这个狂人。但从数学的角度上来说,这样的稳定也是暂时的,不是对系统的彻底修正,新的系统还是会产生自己的歌德尔命题,从而继续这个轮回。这就是为什么在尼奥之前会有六任救世主的原因。
  按照建筑师最初编写救世主时的任务,救世主的使命就是在锡安运行一段时间后,将锡安的代码带回到Matrix的源程序进行重装,同时机器摧毁锡安,完成Matrix系统的升级。之后救世主将按照初始设置,带领16女7男返回真实世界,再开始重建锡安,等待下一代的救世主。而尼奥与前任们不同的是,建筑师在他的意识中编写了关于“爱”的编码,这本来是系统处于不断升级的需要,也是考察人类反应的新实验。但这个关于爱的编码,不但导致了尼奥在第二集中做出违背程序设置的选择,而且在第三集中将“爱情”升华为“博爱”,从而最后终结了战争,终止了矩阵和锡安之间的循环。
——即使这么说,我认为在电影里依旧没有处理完,即除了那些觉醒的人之外,于Matrix里面的人呢?

回到电影里,也有很多类似的哲学和it的问题。比如,每个人每个程序都有自己的作用,否则他就不会存在=存在即合理。映射到现实是如何给自己定位,体现自身价值。挺早的时候老爷子问猴子,如何体现自身价值。猴子的答案是自身价值即社会对个人的反馈,理想环境下是为社会做出贡献,社会通过社会系统,经济系统自然反馈。

或许只有一部电影可以和它相提并论——《2001太空漫游》。库布里克在片中如同创世纪一样制定了无数后来的航天类题材科幻片遵循的“规则”和“常识”。

四、决定论与自由意志论
    当量子力学确认微观过程遵循的只是统计的确定性,海森堡从不连续性出发创立了矩阵力学,测不准原理指出,假如我们了解了一个电子动量P的全部信息,那么我们就同时失去了位置Q的所有信息。这一理论对我们现实造成的冲击是无法想象的,哲学上决定论与自由意志的争论便以此为战场。NEO的命运是由谁决定的?程序员编程时设定了该程序的功能运作,但NEO的实验结果是超出他的想象的。我们现在看看图灵检验,哥德尔定理已证明数学上存在着无法用有限的方法确认的函数的,所以图灵机的函数无法去辨认无限的函数,它必须要有个自我升级的所谓适应性的规则去描述无限的集合。图灵机的可能性完全建立在对符号系统所具有的行为的可塑性识别上。“爱”究竟能否被编程?这取决于我们现在对人类的这种特殊情感的理解。自古以来对这一范畴的解释不比哲学问题讨论的深与广,今日更有泛滥成灾之势。我的笼统划分是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之间的区别。确定性的解释就能找到人类所有思想的产生机制,一切哲学问题就此消解。不确定性的解释颇有玄之又玄的境界于其中,得靠个人的体验了。

命运是否可以改变?对于大多数的人来说,命运是程序编写好了的。但是莫斐斯又说,即使你是救世主,也需要你去体验。也就是说,如果尼奥不去体验,不去努力,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按着程序步骤过一生。合乎中国老话,尽人事听天命。

《黑客帝国》则制定了虚拟网络科幻类电影的“范式”和“标准”。尽管最初的原创源自日本的《攻壳机动队》这部神作,但最终带给世界幻想模本实现的却是沃卓斯基兄弟/姐妹。

 洞穴说,我思故我在,存在即是被感知,庄周梦蝶?
   
    

说点儿乐观的,电影里面对知识的获取方式真是好啊,拿张软盘读入就是,比叮当的记忆面包强多了。这样的话,什么都得来容易了,功夫,飞机驾驶,各国语言,惟一需要做的是突破自己的心,也就是发散性思维,跳出自己的局限性。比如在某个环境中,你需要躲避吗,需要呼吸吗?这个是更大程度上的发挥:心有多宽天就多大。很唯心的相信自己能够不受地心引力的作用,某个时候自己就不受地心引力的作用了。

如果说以往的科幻片总是恐吓我们人工AI如何打败人类,外星人如何与人类争夺资源,《黑客帝国》却将强大的具有自我意识的程序奉为至高无上的控制者,它被称为母体或矩阵。这部关于虚拟网络世界的《神曲》,创造了自己的神,创造了自己的天地,创造了自己的众生。

再说点儿讨厌的,我讨厌他们的食物~尽管美味佳肴是程序做出来的,他们并不存在,但是为什么不能在现实中让他们存在。维生素,氨基酸,这样的吃法和吃药丸维持生命有什么区别。也可能是猴子的中国胃在发挥作用,此时胃控制了大脑,他们对待食物太过轻视了。也有可能在战乱时期,他们对食物的要求只需要维持生命提供营养,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需要花在对付电脑人上。

这是一部关于网络程序的教科书电影,在这个新世界里,存在两个强大的创世纪的人物,一个是所有程序的设计者,一个是打破平衡制造新的平衡的先知。他们如同源代码中的1和0。预言为救世主“THE
ONE”的NEO,只是母体程序自身裂变产生的病毒的总和,他就是矩阵程序里最大的BUG,这个病毒已经不断升级变异变成了第六代,而他所庇佑的锡安不过是病毒的集群。反乌托邦的精髓却在于反叛,固有母体程序是有原罪的,它是一个囚笼,将人的肉身变成供给母体能量的电池,人的思想变成程序化世界里功利的“有用”的程序,如不能为母体所用的程序,就面临着被删除的危险。

虽然整个电影的主体走科幻路线,金属,管道,电线,色彩也偏少,但是在某个环境中,比如母体的某个街道,祭司的家里,众多的色彩,浓浓的生活气息。

锡安正是这些无用之人和觉醒的异类的流亡之地,当它足够强大时它就会起来反抗母体。这部电影又可以看做第六代武林盟主NEO如何一统江湖,如何与朝廷对抗,如何利用政治资本博弈最后获得锡安偏安一隅长治久安的故事。

另外一个有趣的地方就是,电影里面人类社会用了罗马议会制度。也常常听人说起,这是最民主的方式,为什么这么民主的方式会销灭了,是因为腐败贪污。既然他会引起巨大的腐败和贪污(腐败和贪污在任何制度下都会存在,只是一个多少问题,程度之下好像罗马议会这个更甚)为什么人人念叨说他好?

NEO从一个东躲西藏的小白黑客莫名奇妙被预言为流亡者的救世主,在被先知否定后却激发出了“扼住命运的咽喉”的逆袭高能,一个准救世主变成了真救世主,他与特工史密斯的关系一开始如同冉阿让和沙威,在反复追踪缠斗中,他和史密斯变成了奇异的命运共同体。史密斯成为了超级坏的大病毒,他的目标是将每一个程序都变成史密斯。斯密斯变成了母体程序设计者的心腹大患,母体设计者至少还是一个多样化和多样性世界的爱好者,它还挖空心思为那些变成电池的人类制造蛋糕的美味和美妙的黄昏,疯狂史密斯却将小女孩和先知都变成自己……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只有当NEO以我不入地狱谁入的方式自毁后才彻底覆灭。NEO就是《黑客帝国》里的基督,末世的救赎者。正是史密斯的出现才让NEO有了和母体对话和博弈的资本,否则锡安按照前五次的命运,它的存在不过是提供了又一次母体捉虫成功的版本升级。

打个节的说,这个电影就是一个复杂的电影,其中随便一个问题都可以写个论文了。他反应现实中这样和那样,有答案和没有答案的问题。不只一处的表现出和现实的结合,在现实中的映射,最终他会不会像海底两万里一样,变成一个可以预言未来的作品。幸运的是,现在还没有一部科幻作品预言了人类的灭亡。在危机关头,总有一个救世主来创造奇迹。

马斯克在某次公开的演讲中宣称人类的文明其实是被设计和控制的,而且他最新的主张是希望人脑与电脑结合,这位狂想无数的火星人是《黑客帝国》矩阵设计者最好的现实版本,比尔盖茨、扎克伯格、乔布斯……改变我们世界的程序员还少吗?《黑客帝国》只是先知般预言了,未来创世纪的上帝或许是个程序猿?

《黑客帝国》有着令人叹为观止的世界观和故事框架设定,近乎完美的声画执行,而且你在里面可以找到各种哲学的命题,我是谁?认识我自己。我选择,我成为。你可以找到所有关于人类成长的密码,那些被视为陈词滥腔的勇气、爱、希望这些大词充满智慧的诠释,它和《阿凡达》一样,都是电影工业中达到艺术和娱乐巅峰的杰作。

第三部结束的时候,坐我旁边的白T小哥在黑暗中跟着唱起了片尾的主题曲,“从虚幻带领我到现实,从黑暗指引我到光明,从死亡超度我到不朽,全知全能的他,以行动凌驾于死亡,以智慧摆渡于涅槃……”

倾巢之下岂有完卵,但,因为有了“THE
ONE”,我们似乎又燃点起了一点“愚蠢”的希望。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谭柳的戏游记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