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女之吻,恶俗改编的范例

图片 21

去年根据畅销书改编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火了一把,前年同性恋电影《月光男孩》在奥斯卡上大放异彩,往前盘算起来,《断背山》、《蓝宇》等等都是观众耳熟能详的男同电影,他们的爱情或者甜蜜或者痛苦,总之让人一目了然。

电影《蜘蛛女之吻》似乎删减了一些小说原著的内容,但是采用了小说原著的主旨以及基本的叙事结构,由此保证了电影的深刻性。电影的主角是两个监狱中的犯人,一个是政治犯瓦伦丁,另一个则是个同性恋犯莫利纳。电影的主要内容同过二人的对话构成。瓦伦丁具有典型的革命者气质。视野宏观,时刻以国家和革命的利益为自己言行的依归,带有强烈的崇高性。他意志坚定,不畏监狱的酷刑和生活的艰苦,甘愿为革命的事业而牺牲自己。他又是充满智谋的,始终保持警觉,能够做出独立的判断。而作为同性恋,莫利纳,带有明显的女性气质。心思细腻,感情丰富,胆小,向往爱情,注重家庭的和个人的价值。瓦伦丁象征着革命意识形态,而莫利纳象征着小人物和女性的思维。他们的对话,则象征着两种意识之间的对话。这是很有意思的,引人思考。瓦伦丁的话语中充满了宏观成分,他讨论的更多的是国家的未来、专制政府的邪恶、革命事业的斗争。莫利纳则专注于讲述他的爱情,他心仪的对象以及他对母亲的爱。他们站在两个层次上对话。彼此间产生了某种交流障碍。对于莫利纳来说,他似乎对革命并不感兴趣,他觉得自身与革命相距甚远。对于瓦伦丁而言,莫利纳像是个胆小鬼,他对莫利纳说的那一套充满了不屑。可是,为什么不屑呢?因为革命意识形态不允许革命者过多地考虑儿女私情。如果他们过多地考虑儿女私情,那么他们就会被这些事情绑住手脚,就无法全心全意地为革命事业献身。所以,革命意识形态总是有意或无意地抬高革命的价值,而贬低个人利益的地位。瓦伦丁就是这样的典型。但是,他毕竟也是一个人。拥有属于常人的爱。只不过他用坚强的意志抑制自己的私心罢了。但是,在与多愁善感的莫利纳多次谈话后,瓦伦丁的心理发生了一定程度的变化,他开始袒露自己对女友的爱,开始释放他个人的情感。在这里,莫利纳所代表的个人意识,对钢铁般的革命意识起到了软化作用。通过,莫利纳,电影探究到了革命者内心柔软的一面。揭示出,革命者不同以往的形象。跳脱以往英雄片对英雄单调的描述,丰富了英雄的形象。
对于莫利纳而言,他明显地缺乏政治立场。他像是个女人。崇拜力量,崇拜英雄般的男人。这可以从他所叙述的故事中知道,他描述了一个法国女人对德国纳粹分子的爱。故事中的女人崇拜纳粹分子的英武,却对纳粹的理论毫无评价。显然,政治立场之类的东西在莫利纳的心目中是无关紧要的。占据他的世界的是浪漫的爱情。这也是他受到瓦伦丁指责最多的地方。可是,也就是这样一个人,电影最后却也将他塑造英雄似的人物。莫利纳在狱中就对瓦伦丁暗生情愫。出狱后,莫利纳认为自己应该帮助瓦伦丁。他不畏个人安危,与瓦伦丁的同志联络。不料被政府特工跟踪,让瓦伦丁的同志产生误解,将他枪杀。从某种程度上说,莫利纳是一个另类英雄。他不顾个人安危,参与革命行动不是因为追随某种政治意识形态,而是因为他对瓦伦丁的爱。个人的、自私的爱竟能爆发出如此巨大的力量,电影显然从另一个角度重新诠释了小人物。很不落俗套。另一方面,当我们考虑到莫利纳的同性恋身份时,电影无疑表达了对同性恋的尊重,这是一种对同性恋歧视的间接反对。
综上所述,在我看来,《蜘蛛女之吻》因人思索的角度是独到而深刻的,他像我们揭示了现实中两种人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揭示出了新的可能:革命者是可以有个人情感的,而同性恋者也可以成为英雄。

昨晚刚看的,虽则如此,有些细节也忘了,但极度不能忍受的倒也没忘。
事实上,如果只看过电影,我还不会有这么多牢骚。问题是小说前几天刚看完,文中情节还记忆犹新。
先说结尾,这是我最不满意的地方。小说中瓦伦丁受毒打后被送进了医院,在吗啡的幻觉中回忆起莫利纳(多数评论,包括译林版的译序都没明说最后的蜘蛛女指莫利纳,但我认为这是无须质疑的。因为全文只有两处提到蜘蛛女,一是莫利纳出狱前瓦伦丁对他的评价,二就是瓦伦丁在幻觉见到的。仔细看的话,瓦伦丁的呓语很多可以照应他和莫利纳的相处。至于和他对话的女友,照我的理解,就是他本人,或者说是他潜意识创造的一个对话对象。)电影在这章节上删节了很多,干脆去掉蜘蛛女,改成瓦的女友和瓦幸福地来到海边游船。
电影中蜘蛛女的情节摆到了前头,变成莫利纳跟瓦伦丁讲的一个电影故事。这样,没看过小说的观众就会不明就里,蜘蛛女的角色也显得可有可无。一些只看过电影的朋友表示不明白为何片名要叫“蜘蛛女之吻”,这应该就是导演随意改变情节发展顺序造成的困惑。
在我印象中,类似的改动还有很多。例如,导演只保留小说中六个电影故事中的一个——即法国歌女与纳粹军官的爱情悲剧,却在结尾以一个龙套之口称莫利纳是金钱豹女人。(《金钱豹女人》是莫利纳跟瓦伦丁讲过的一出电影)这种改动相当没意义,因为没看过原著的观众根本不明白金钱豹女人的象征意义。
有评论认为电影弱化了原著的同性恋色彩,增强了政治描写。以我见,是两者都只有减弱没有增强。莫利纳与瓦伦丁的感情发展相当牵强,莫利纳一向瓦伦丁表白,就把一个直人辧成弯的,还把床上运动都完成了。看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该称赞莫利纳魅力大还是瓦伦丁有做gay的天赋。当然片子出厂的时代没现在开放,但遮遮掩掩欲说还休,还不如删掉这方面的刻画算。至于政治上的描写,本来小说就不多,电影里就更剩皮毛。
最后说说主要角色得塑造,获奥斯卡最佳男主角的william
hurt塑造的莫利纳相当神似,虽然我对这个娘娘腔的角色不甚喜爱,但这是剧本问题。
至于瓦伦丁,原著里是相当有教养的人,至少从未对莫利纳大喊大叫。但电影中多次对莫利纳发飙,还嘲笑他是同性恋,显得异常暴躁。小说里瓦伦丁对莫利纳说谁也没有权利剥夺他人的尊严,不知电影版的瓦伦丁是否自打嘴巴。
先写下这么多。虽然《蜘蛛女之吻》不算好电影,但原著小说却写得相当不错。建议没看过小说的朋友先去看小说,看过的就不要看电影版了,多数你会失望。

从电影看,很难说革命者瓦伦丁爱上了莫利纳,反倒是莫利纳爱上了瓦伦丁也参与了革命活动。我看完后,反倒觉得莫利纳这样的人物值得赞扬。瓦伦丁在末尾念念不忘的还是玛塔,而玛塔就像他说的是一个中产阶级的女人,瓦伦丁之所以被警察抓捕,从影片看仿佛玛塔有告密的嫌疑。与朋友之前告诉我的不一样,她说这部影片表明一个革命者,革命性如果彻底的话,也会从异性恋范畴里跳出来。我想如果影片这样改编的话,也许更好。让瓦伦丁作为一个同性恋的革命者,莫利纳是一个异性恋者,最终莫利纳爱上了革命者也成为革命者,也许这样影片价值更大。现在的剧情,不过是莫利纳出于对瓦伦丁的爱情参与革命活动,瓦伦丁心心念念的还是革命,从头到尾也没什么变化。

今天要说的是一部1985年的老电影《蜘蛛女之吻》,改编自阿根廷作家曼努埃尔·普伊格的同名小说,这部小说也给了作家严歌苓灵感,促使她写了《白蛇》,发掘人性的幽深和宽广。

—————————————————————————————————————————————

图片 1

上面的看法是很肤浅的看法。小说最后部分,瓦伦丁向玛塔的长段倾诉反映了,瓦伦丁已经爱上了莫利纳。当时的时代背景,共产党是反对同性恋的,把它看做资产阶级的东西;革命者很容易受到同性恋的污名化。瓦伦丁很难在意识清醒时承认自己是同性恋,作为被男权社会规训得非常传统的男性也很难向所爱之人倾吐柔情。所以他在睡梦中向玛塔倾诉自己对莫利纳的爱。

电影《蜘蛛女之吻》依照小说的对话模式,但对其中的故事进行了精简,讲的是一个革命者和一个男同性恋被关在了监狱的同一所房间,两人性格截然不同,影片的前半部分篇幅他们都在自说自话或者拌嘴,但是节奏慢慢加快,到最后结局高潮迭起。有人说,这是一个gay掰弯直男的故事,但实际情况比这模糊得多。

莫利纳出狱后帮瓦伦丁传递口信的行为也不能理解成仅仅出于对瓦伦丁的爱情,这是一种革命者的行为。莫利纳在传递情报前,把银行里所有的存款取出来,这一处细节暗示了,莫利纳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丧失生命。从这种生死攸关的角度讲,莫利纳的行动是一种政治行动、革命行为。莫利纳最开始给瓦伦丁讲的是纳粹宣传片的故事,莫利纳说:“我不关心政治,我只关心爱情”。通过莫利纳前后行为的对比,可以看出,瓦伦丁在与莫利纳的相处中,将莫利纳改造成了一个革命者。

同性恋莫利纳和革命者瓦伦蒂被关在阿根廷某监狱的一间牢房,莫利纳以女人自居打扮,多愁善感,而瓦伦蒂坚意志强,面对严刑拷打也不透露组织秘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十亩桑林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图片 2

图片 3

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莫利纳开始向瓦伦蒂讲述自己看过的电影故事:美貌的法国女歌手雷妮和英俊的德国军官魏纳一见钟情。

图片 4

图片 5

瓦伦蒂认为这是一部法西斯电影,接着他又对两人现实的处境给予无情的嘲笑,莫利纳自觉无趣,便不再讲了。

清晨时分,瓦伦蒂发现对面监狱进来一个政治犯,开始忧心忡忡。于是莫利纳准备继续讲述电影,被瓦伦蒂打断,两人各自睡觉。

图片 6

莫利纳被监狱长叫去谈话,原来她的妈妈生病了,他很担心。为了转移他的注意力,瓦伦蒂便让莫利纳讲故事,讲到雷妮的女仆被人杀害的情节时,瓦伦蒂陷入沉思,原来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友。

两人吃早餐,莫利纳建议瓦伦蒂给女友写信,瓦伦蒂坚决拒绝,因为这样会暴露女友。同时,莫利纳想起了生病的妈妈,开始哭泣,然后他回忆起了自己的爱情:看上了一个英俊的已婚男服务生,但对方只拿他当朋友。

图片 7

图片 8

刚讲完,莫利纳就拉肚子被送进了医务室,回来之后继续讲述电影:雷妮投奔到了魏纳家里,两人感情更进一步。

图片 9

这时,瓦伦蒂发现对面那个政治犯又被虐待,愤怒地敲打着监狱门,大骂狱警是“杀人犯”。莫利纳想要劝阻,却被瓦伦蒂推倒在地,大骂他“像个女人”,伤心无助的莫利纳发誓再也不和瓦伦蒂说话了。

图片 10

第二天,两人吃完早餐,瓦伦蒂肚子奇痛无比,但他决不愿向人求救,建议莫利纳讲故事缓解疼痛,电影剧情发展到雷妮和魏纳深深地相爱了。讲到一半,瓦伦蒂拉到裤子上了,他又虚弱又羞愧,但是莫利纳温柔耐心地为他清理,两人和解。

图片 11

敞开心扉的瓦伦蒂谈起女友玛尔塔,还有他如何被捕的事情。转眼莫利纳就被监狱长召见,要求说出瓦伦蒂的底细,莫利纳隐瞒了,推说还需要时间,另外还要求监狱长买些烤鸡黄油罐头之类的食物,好让瓦伦蒂放松警惕。

图片 12

图片 13

瓦伦蒂和莫利纳大快朵颐,接着后者继续讲述那个电影:雷妮发现魏纳屠杀法国人民的事实,便生气地质问他,而魏纳带她去看法国统治者如何奴役人民的真相,雷妮被魏纳说服,爱他更深了。然后雷妮帮助魏纳诱捕法国抵抗组织的头领,但是不幸中枪,死在了魏纳的怀里。电影结束。

图片 14

瓦伦蒂的政治犯朋友被杀,他感到组织的秘密快要被泄露了,对着关心他的莫利纳大发脾气,但之后他又诚恳地道歉了,让莫利纳大受感动。

监狱长再次约见莫利纳,莫利纳提出如果自己假装被释放,瓦伦蒂可能会出于留恋把心里话说出来,监狱长答应了,指出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瓦伦蒂知道莫利纳要出狱的消息后,真心为他高兴,这倒让莫利纳非常感伤。他讲起了另外一部电影:从前,在一个热带岛屿,住着一个奇怪的女人,她被一张巨大的蜘蛛网罩着,从她体内生发出来的蛛网。一天,一个遭遇海浪的男人被冲到了岸边,她便喂他食物,给他疗伤,用爱滋养他,救回了他的命,当他醒来时,看到一颗完美的泪珠从女人的面具里滑下。

图片 15

讲完之后,瓦伦蒂拥抱并安慰着莫利纳,两人相拥而眠。第二天,监狱长仍然没有从莫利纳口中得到讯息,他心生一计,决定释放莫利纳,然后再派人监视。

图片 16

莫利纳依依不舍地收拾行李,瓦伦蒂请求他帮忙把消息带出去,但是莫利纳很害怕地拒绝了并希望得到瓦伦蒂的一个吻,当瓦伦蒂说“答应我,别再让任何人羞辱你”的时候,莫利纳决定为了爱豁出去,为他通风报信。

出狱之后的瓦伦蒂虽然有朋友,有妈妈,但他始终惦记着瓦伦蒂,便安顿好妈妈,打电话给革命接头人,而这一切都被警察尽收眼底。

图片 17

终于莫利纳和接头人约定在广场见面,然而他们刚接上头警察就出现了,接头人乘车迅速离开,莫利纳还想着从别处截车去报信,但没等到他跑到跟前,就被接头人连开几枪。

图片 18

警察准备把莫利纳送到医院抢救,不过他半路上就已经咽气,至死没有说一个字。警察便把他扔在了垃圾堆旁。

图片 19

电影结尾,监狱里的瓦伦蒂也被酷刑折磨到半死,在临死前,他仿佛看到了女友玛尔塔,她领着他离开了监狱,两人在海边的沙滩上拥吻,最后搭上小船去向别处……

图片 20

图片 21

伴随着梦幻的电影音乐,一声叹息。瓦伦蒂和女友奔向了幸福天堂,中弹的莫利纳也平静地闭上了眼。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快乐还是悲伤地死去。

这是部悲伤的电影。男主角莫利纳是最浓墨重彩的人物,在他浮夸、涂脂抹粉的躯壳下面掩藏的是一颗千疮百孔的心,生活充满厌倦和痛苦,没有可以停靠的港湾,没有善解人意的眼神,他的状态是同性恋的困境,是底层边缘人的困境,绝望的人生现实和对爱与美的执着让他生命具有求而不得的悲剧性,让人动容。威廉·赫特也因为演绎这个角色夺得了奥斯卡影帝。

这是部浪漫的电影。如果说带着高冷面具的雷妮和魏纳是莫利纳对美好爱情不切实际的意淫,那奇怪的蜘蛛女确实是他本人了,一个作茧自缚但渴望被人理解的人。第一个故事诡异中带点喜感,第二个故事魔幻又忧伤,点缀着两人青灰色的监狱生活。

这是部严肃的电影。一个从来不面对现实的同性恋参与了革命,一个满口政治的革命者接受了柔软,到底谁活得更梦幻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刘肥燕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