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他轻轻亲吻了他的双颊,圣诞快乐

( 生命的美丽与纠缠最终都在一声淡然含泪的圣诞快乐里消逝成空 )

个人觉得原和劳伦斯的关系就是世野井和杰克追求的,无关爱情,却彼此接受。

战争、同性及武士道价值观对人性的冲突。
       电影开篇,管理战俘收容所的大原上士(北野武
饰)以武士道精神处决“强暴”战俘的士兵,遭到陆军大尉世野井(坂本龙一
饰)的及时阻止。后为了给自己所坚持的信仰一个交代,世野井当着众人面前再次要求该士兵切腹自尽——而该战俘也咬舌自尽了。
       战争中的同性之谊,是人之所以为人,是人性的爱的表现。然而,凭借某种宗教或者种族信仰而发动的战争本来就是灭绝人性的。大原说,我17岁那年就已经宣誓为天皇效忠,那时候我已经为国牺牲了。他说,如果我是你,我会选择切腹自尽。这就是日本人所信奉的武士道精神?
在今天看来,无疑是西方的意识形态更具有普世价值。劳伦斯说,我们不以此为辱,我们想赢,所以不会选择自杀来逃避。这里不会是终点。生命之所以珍贵,在于它的唯一性。
杰克逃走的时候刚好遇上了世野。杰克放下刀,世野不解,为什么不和我决斗,我死了你就自由了!我想对于杰克来说,不愿意遵循武士道的精神来决定一个人的生死是他之所以放下刀的原因吧。
       对于世野井来说,杰克的吻无疑是个巨大的冲击。一方面,身为天皇武士而一直坚守着的信念受到了严重的冲击,另一方面,杰克的吻是人性对爱的呼唤,那是之于战争、立场、宗教信仰、民族大义等一切因素以上的伟大情感。然而身在时代的洪流中,集体的信仰不能因此简单的被摧毁。个人所能做的更多只是服从命令。对于世野来说,处死的杰克对个人或者集体都是某种程度上的解脱。于情感,世野从杰克头上割下一缕头发,战后供奉在家乡的神社里,已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大原在被处死前说,我不知道我做错了什么,我只是和其他士兵一样服从命令而已啊。劳伦斯回答他,是的,战争里,没有谁对谁错。我不愿意因此而憎恨每一个作为个体存在的日本人。
       影片难免有洗白日本的嫌疑。但无论如何,也提供了一种新的观点:作为个人存在的个体在集体民族情绪中如何能独善其身?一直以来坚持的信仰观念如何在瞬间改变?战争中什么是有罪什么是无罪?大原再残酷,依然在圣诞夜救下杰克和劳伦斯两人。像生死朗读中,女主角作为纳粹中的看守者,为了不让犹太人逃掉而坚决不开门导致多人烧死,她不懂为什么获罪。而在这之前,她只是一个普通的检票员而已啊。一切只是服从命令。说到底作为普通人,都是当权者为获得利益的牺牲品和受害者。
       有光的地方必有影,有影的地方必定有光。希望你记得,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关于年轻时候的坂本龙一,那的确是很好看的。我时常觉得他有点像尊龙,又有点像张国荣。他们的五官都有棱有角,是很男人的长相,然而在某些瞬间,却又能够忽然闪现出妩媚的成分。正是这种人格与外形特质,赋予了坂本龙一很特殊的魅力,使他尤其适合他所扮演的这个同志角色。这部电影,同志线索贯穿始终,但两个主角之间的感情却是永恒的飘忽和遥远,同时也被深深地禁锢着。

在战争这个庞大的时空背景下,一切如巨石滚滚而来,己方集体利益绝对至上的地位要求个体的完全服从,军国主义教育下衍生出的集体,人人几乎不得不成为铸就战争武器的其中一滴血。世野井是如此,原也是如此。而作为被俘的劳伦斯却在敌方的军营中坚持着自己微弱的人道主义,一遍遍说着“我并不感到羞耻”。“这是个焦虑的民族,他们一个人是无法生存的,便集体发了疯”,劳伦斯说出他们在疯狂恐怖的盲目中丧失的作为一个人的最大缺憾,而这也是他们最为可悲之处。他们迷失了个人,企图用强力压制人性,忘却了自我的情感。
       原并不能说服劳伦斯,令他承认自己作为俘虏的羞耻,而他却在被无形中,随着他人与自我强大的情感与内心深处隐隐的共鸣悄悄为之动容。世野井第一次见到杰克·塞里阿兹是在所谓的法庭前,他微张着嘴打量着他的美丽,而他对他一无所知。他只不过看到了,听到了,重要的是,他感受到了,一切似乎没有比这更有力,可他却似乎什么也不知道,迷迷糊糊地坚持留下了他,这个直面死亡的“理想军官”。偏袒的保护是心自然而然倾倒的方向,他似乎才有所觉醒,焦躁不安起来,在一声声咆哮里愈发变为神经质的疯狂。他又逮出了那触犯军规的同性恋者,令其当众剖腹自尽,这不正也是他试图扼制自我的警告吗。当内外部的矛盾与冲突上升到最顶峰,当胸前的利剑又要以一人的鲜血来借以发泄,杰克站到了他身前,轻轻亲吻了他的双颊,他震惊地举起手上的剑,却又倒下了。杰克被活埋了,世野井在他死前来到他身旁,割下他的一缕金发,转到他面前终于敬了一礼。虽然一切已然不可倒转,而他却在醒悟中已然得到了救赎,这段残酷的美丽正同他们所说的“在心间种下了一颗种子”。
        “ Merry Christmas, Mr.Lawrence. ”
这是每个人的胜利,更是人性美丽的自然闪光。

此影评是伴随着《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写下的。

       
金本切腹死了,荷兰小伙激动下咬舌而死,战俘们纷纷表现出抵抗的情绪,场面一时难以控制。世野井因此发怒,下令让战俘们进行修行,两天内不得吃喝。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青石一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电影里,世野井对杰克一见钟情,而对于这样的情感,影片开头就已经对战场上的同性之恋做了暗示,“虽然战争促成了同性恋,但不是每一个士兵都是同性恋”,所以这注定是一场单恋。然而如果杰克也是日本人,那么故事大概就是两人日久生情,最后战争结束,带着彼此爱的记忆度过余生。可是影片残酷的地方就在于,杰克是英国人。两人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山海——信仰。

       
或许是觉得自己大概难逃一死,又或许他本身就是个硬汉,杰克始终表现得傲然不屈,而此时坐在审判席上的世野井,脸上神情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当世野井割下杰克的一缕头发并且向他深深鞠躬的时候,我们便看到了,那种子深埋并破土而出的结果。

       
在卡司的选择上,两位男主分别由坂本龙一与大卫鲍伊扮演。他们全都不是专业的演员,而是优秀的音乐人,这部电影的主题曲《圣诞快乐,劳伦斯先生》就是坂本龙一自己谱写的,核心是一段很简单的旋律,但是特别好听。如果单只是把旋律放出来听,我大约会觉得它很欢快,然而这欢快的欺骗性就好像电影的名字本身一样,你不能说它不欢快,可是它怎么能够单只是欢快呢,它随着电影无孔不入地钻进人的心里,带着更多的则是一股隐秘的悲哀。

电影中若有若无的哀伤,最后都在那一句“Merry Christmas ,Mr.
Lawrence”中得到重生。

       
保持克制,这是当时大多数日本军人的生存状况,他们从不曾也从不能为自己而活,可他们又如何想过为什么呢。这是世野井作为一个日本人,显得不像人的地方。

的确是奔着同性才开始看这部电影的,看完发现其实电影中同性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是表现了战场这样一个将人心全部剖开的地方,不同信仰下情感的撞击。

       
但事情并没结束。世野井内心的制度感仍旧屹立不倒。他再次把战俘全部聚集了起来。看电影的人知道世野井心里的挣扎痛苦,他胸中翻涌着的克制不住的喜欢和他始终奉为圭臬的规则感注定永远矛盾,他几乎有些疯狂了。在这个时候,杰克走上前来,在所有人面前亲吻了他。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入道小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劳伦斯和杰克被关在一起,圣诞节就要到了,他们都以为这是临死之前的一场最后谈话。

日本人,隐忍而疯狂,克制而焦虑;英国人,自信而随和,温柔而洒脱。

        世野井昏了过去。

克制的两个吻,我相信这里面饱含着杰克的深情。他选择用自己的生命为世野井延续那名为人性的光辉,他希望这个仿佛要崩溃在自己的信仰中的孩子明白他的追求,他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愿意让世野井了解自己。所以劳伦斯才会说“杰克在世野井心中种下了一个种子”。

       
战俘岛上的一个崭新早晨,原下士(北野武)把会讲日语的劳伦斯(汤姆康蒂)戳醒,伴随着坂本龙一所作的优秀配乐,他们走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在这里,原下士想要让劳伦斯见识一下日本的切腹。

世野井对杰克的情感,是超越了爱情的。他最后要求劳伦斯将杰克的头发放置到自己家乡的神社里,我认为,对于他而言,杰克成为了他的信仰。

        杰克被新来的长官判处死刑。他被埋在土里,只剩下一个头。

而此时必须说到全片最精彩的人物,北野武饰演的原,这个人虽然暴力,但他和世野井非常像,可同时他又是幸运的,他对于情感坦坦荡荡,就像一个初生的婴孩,所有的行为都源自原始的本能。所以他顺从着自己的信仰,同时又潜移默化接受了劳伦斯的信仰。

       
而杰克却想起了自己小时候的事情。小时候他作为学校里的完美人物,在弟弟被同学们欺负的时候,因为害怕自己的形象受损,而装作什么都没看见。

世野井就像一个孩子得到了心爱的玩具,他小心翼翼接近着爱护着,并且害怕别人抢走,但是有一天,他发现这个玩具是有思想的,并且他们彼此不能理解,而他此前从未质疑过自己的信仰,于是他迷茫,暴躁,他必须通过不断证明自己的信仰来维持内心的崩坏,所以在电影后半部分,原本温柔的队长变得不可理喻且偏执。而杰克呢,饱尝着童年记忆中的折磨,坚持着自己的人性,他慢慢体会到了世野井的情感,但是他是一个为自己定下了罪孽的人,他无法回应这段感情,最后为了长官而死,与其说是献身,不如说他找到了惩罚自己也拯救世野井的方法。

(大卫鲍伊)

        这时两人一起被日本士兵带走,他们都以为自己要死了。

        年轻时候的两个人,长相简直不要太美好哦。

       
但早先在世野井刚把杰克带回岛时,他又曾对劳伦斯说过一段话。正是这一段话,又令世野井像一个人。

       
前一秒他还在说着,自己多么想念故乡的樱花,下一秒,他立刻提起金本(就是之前切腹未遂的朝鲜随军文员)来,表示要让他当众切腹,并勒令岛上所有人一起围观。

(左尊龙,右坂本)

       
四年后,日本战败。世野井作为战犯已经被处死。原下士在狱中也即将被处死,劳伦斯以自由之身前去看望原下士。

       
这是电影中唯一一幕,劳伦斯出现了失态。他暴怒了,他不能理解,他也不能接受,自己拼命活了这么久,就等着战争结束的那一天,如今眼看日本人就要战败,他却要为一个日本军官心里莫名其妙的秩序感和自己并没犯下的罪过付出性命的代价。

       
事实为着这背叛,杰克多年受到煎熬。也是为着这背叛,他几乎带着解脱般的心情投入战场。他想逃离这背叛。

        简介完毕,这时我要开始从头讲起(可见会涉及严重的剧透)了——

       
临死之前,杰克又想起他的弟弟。他在自己的梦里和弟弟重新回到无忧无虑的时光,然后迎来了他的死亡。

       
唯有劳伦斯不仅看清了这冲突,还理解了这冲突。由于长期与日本军人打交道,又性格随和善于理解,劳伦斯对这些日本人产生了不浅的认知,对他们抱着既不认同却又有些同情的态度。他说,没有人是对的,我们都错了。或许这正是对战争的最佳诠释。

        *回复“圣诞快乐”,获取下载链接

       
可以说在杰克的眼里,日本人群体的种种行为都宛如闹剧。他甚至不讳直言。但世野井的喜欢倾慕之情,杰克看在眼里,也不算完全毫无动容。世野井,与其他许多将毕生精力投入战争的日本军人一样,秉持着严格的自制,无论是于精神上还是于肉体上。他们相信肉体与精神上的克制是互相牵制、互相影响的。由此,单是出于对杰克的爱慕之情,便叫世野井感受到了种种动摇与挣扎,以及痛苦。这痛苦不只因为他得不到回应,或许他从不敢想要得到回应,这个民族的耻感文化太深,这个民族的精神荣誉太重,以致于他宁愿在一切事情上保持克制。

       
至于出现在电影名字之中神秘的劳伦斯先生,由于演员并不算有名,我就放在最后介绍了。我查了一下,演员似乎没有演过很多作品,在这部电影里,他则扮演一位颇为温和与慈悲的英国人,与故事参与者相比,他更像是一个旁观者、经历者与见证者。劳伦斯算是个好人,是那种很适合在电影与小说里作为叙述者的人,虽然他和其他角色相比略显黯淡,但假如要把他摘去,整个电影就失去了核心。

       
其实这场修行,假如一帆风顺地进行下去,那就完了。但杰克却并不是个低调内敛的人,与之相反,他像是个战争中的摇滚小子,非要明目张胆地与这场修行作对。他不仅从外面带来一大堆花,分给所有人吃,还用这些花祭奠死去的荷兰俘虏,并带领所有人唱起歌来。

原创 业余美剧爱好者

        这是原下士像人的一刻。

       
这是一部神奇的电影。背景神奇,情节神奇,卡司阵容也比较神奇。它算是一部战争同志片,发生在二战时期的一个小岛上,小岛在日本军队的控制下,用来集中战俘。这部电影由岛国著名导演大岛渚拍摄。而大岛渚,向来以其惊世骇俗而又不拘一格的个人风格闻名于世,代表作《感官世界》,是一部尺度巨大的情色片。

        此时发生一段对话,将两个文化的冲突展现到极致。

        搞得劳伦斯两次不禁发出疑问:你为什么这么关心希利亚斯少校?

       
电影中偶尔有所比较,可以看出世野井已然是同类日本军官中最像人的一个。他还并未染上完全的冷漠,时常仍旧会有敏感而复杂的思绪。他很护短,只是于守护一种不知从何而来的荣誉感与秩序感之上,显得尤其严格而已。

       
切腹原因是一个朝鲜人的随军文员金本,半夜巡逻的时候,把一个荷兰俘虏给**了。而这件事是一个巨大的羞耻,羞耻到似乎非切腹无以解决。从这里开始,笼罩全片的当时整个日本群体的一种近乎畸形的狂热精神,开始初露锋芒。

       
通过电影直白的拍摄手法,一般人都能看出来,世野井已然心有所动。果然后来在审判军
官们都倾向于处死杰克之时,他救了杰克的性命,并把他带回了战俘岛。

       
然而世野井并没回答这两次疑问,反而立刻转移话题,说起别的事情来。如此的欲盖弥彰,倒像是个情窦初开的青春期少女。

       
由此他得到了杰克的敬重。他的可悲是能够理解的,他毕竟只是生存于一个社会、一个民族之中的个体,而世界上又有多少个个体,能够凭借自己的肉体凡躯,抵抗他所身处的洪流之中呢?无论这洪流是思想洪流、是战争洪流,还是什么别的,是转瞬即逝还是千秋万代,在这活了又死的数不尽的人里面,有几个能够在思想或是肉体任何一个中跳脱他的时代所限呢?世野井做不到,这再次令他像个凡人。可是凡人亦有可爱之处,凡人尤其有可爱之处。世野井用他的挣扎展现了可爱,同时也展现着旁人看客无能为力的可悲。

        俘虏们聚集在一起,为杰克唱起了歌。

        故事很残酷,战争很残酷,但是人性最终并未泯灭,他们都得到了救赎。

       
或许原下士的举动正巧替世野井解决了他心里隐秘的矛盾,世野井只是象征性地对原下士进行了批评惩罚,同时心里应该是高兴的,居然还递给他一根烟。

       
破坏了规矩,就必定要有人受到惩罚。可是世野井舍不得杀死杰克,于是他决定用劳伦斯当替罪羊。

       
原下士遂答,这是武士的情面。在他看来,犯下过错而苟且偷生是有罪的。

       
但他们却碰到喝醉酒微微有些脸红的原下士。原下士把自己当做圣诞老人,祝劳伦斯先生圣诞快乐。他笑得又丑又憨厚,带着很真诚的快乐。他一定不是因为喝醉酒糊涂才放了两个人,而是故意借着喝醉酒要放掉两人。

       
而另一位男主,大卫鲍伊,更是英国摇滚乐坛宗师级的人物,2016年1月份,他不幸去世,也于世界范围内引起了不小的轰动。搞摇滚的,自由是核心,大卫鲍伊一看就像个不羁叛逆的坏小子,在这部电影里,他也一样往角色里带进了自己的摇滚灵魂。作为一个战俘,他从没表现出战俘该有的样子来,上面指示什么,他就反抗什么,在他眼里,这些严谨到可笑的日本人群体仿佛一个闹剧,而他则始终在这场闹剧中高唱着自己的自由之歌,以致于最终失去性命。

       
可惜这段恋情(不如说是场单恋)注定无疾而终,即便世野井时常难以自制地迷恋着杰克,从电影中看,我认为杰克却并不喜欢世野井。这并不是一部快乐的电影,日本导演通过一场没有战争场面的战争回顾,批判了当时整个日本民族于思想上的可悲,也在某种程度上表现了一种反战思想。这也算不上是一部爱情电影,两位主角之间从未有过互通的喜欢之情,世野井从未比世上任何一个人离爱情更近过,杰克亦然,可两人之间的感情相较爱情,却复杂与深刻更甚。

       
杰克已经死了,世野井前来,割下他的一缕头发。杰克的那一吻带给他救赎,带给他面对自己爱情和找寻自己人格的清醒和勇气。

       
而我们的主角,则在金本第一次切腹未遂的时候,出现了。他是这个岛上的军官世野井(坂本龙一),出现后便质问原下士发生了什么。

       
除了两位男主角,电影里还有一位日本下士,由日本著名艺人北野武饰演,据说这还是他出演电影的处女作。实际上我有点被北野武丑到,但是这部电影真的没他会减不少分。

       
但这时世野井并无时间处理此事,因为他正要赶去参加一场审判,审判的主角就是被俘虏的英国陆军少校,杰克西利亚斯。

       
一回到战俘岛,世野井便对杰克表现出了种种的特殊关照,甚至在每天晚上偷偷地跑到他休息的地方看他。他还把劳伦斯叫来,若有所思地向他打探杰克的事情。

       
他还特意嘱咐,要把那个生病的军官,即杰克也带过去。或许在他心里,日本的切腹文化,是一件极其值得在外国人面前展示的荣誉,却不曾料想,于任何其他文化的人眼里,这都是一场残忍的闹剧。

       
事实上这部电影中处处也充斥着两种文化(日本文化与西方文化)的冲突,甚至融合与理解。我们都知道二战时期的日本人(尤其是武士军官战士一类),与其说是由每一个个体组成,倒不如是集体形成了一个个体,在统治者暴力输出的洗脑下,把自己变成没有正常感情的战争机器,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只不过是统治者与战争的牺牲品。他们很可恨,他们也很可悲。因为他们并不能算是正常的人类,他们对自己的冷漠,甚至超过对敌人的冷漠。这是当时日本文化中的一个典型特性,从原下士把切腹作为一件在外国人面前炫耀日本人重视荣誉的事情来看,这一点便已经十分明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