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已经如此艰难,走着独立电影的精彩之路

我想大多数人虽然同意幻觉可以支撑我们活下去,但都不赞成躲进精神世界里逃避现实。这大概是出于两个原因:

看完《瑞士军刀男》后回想起来,整部电影的前面内容其实应该说是有趣的,但却并不出彩,但是在我看来整部电影的高潮在于最后几分钟的大反转,短暂的时间跟镜头却揭露出一个残酷真相:汉克并没有迷失荒岛,他是一个不能融入集体生活的废柴,而这整个故事都其实也是他躲在暗恋女生家后山上的无尽幻想。我在想,是否导演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讨论一个问题:人到底应该追求社会世界中成功还是内心世界的满足?
        经常会在电视中、报纸上乃至现实中看到那些嗑药到生活不能够自理的人,他们衣衫破烂且举止疯癫,但脸上却总是挂着一副我们不能够理解的满足感。我想大多人并不会羡慕他们这种所谓的快乐,而且总会离这种人远远的并以他们为戒,提醒自己要健康理智地活下去,不可沾染这些东西。其实在自己的世界中,我自认为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追求自身快乐而绝非生息繁衍这些一成不变的进化任务,但我却也并没有选择像那些瘾君子一样让自己在药物酒精的世界里堕落沉沦。有人说人本身就是个矛盾的个体,现在想来确实如此:我们一面告诫自己要理性坦然的去生活,但一面又崇尚自由高呼口号为之奋斗;一面憧憬长安市上歌舞酒家的绵绵意境,一面却嘲笑身边的走过的踉跄醉汉。但如果换位思考,是否每一个看上去不可救药的疯子,都可能只是沉浸在我们常人所不能理解的快乐中而已。
        但是这部电影经典之处就在于,影片先把我们放在一个疯癫之人的角度,让我们跟着他一起发疯,与此同时却又塞进一些对于人生的哲学思考,让你去深入的观察疯子,理解他甚至最后你会从心里认同他。然而当你已经由内而外完全站在一个疯子一边,并认为这就是根本的时候,影片却又不遗余力的去揭露其实他就是一个疯子。当电影演到这里,在座观众的反应也就在人的意料之中了:尚在清醒的观众会有一种被导演戏耍的感觉最后摔门而去。
        其实大多数人同意在很多时候,幻觉可以成为我们生活下去的动力,但是却绝不赞成我们应该在幻想中躲避现实世界。这大概是出于两个原因:
        首先,我们还是有基本的生存需要。长期的沉浸在幻觉中可能影响我们在现实生活中的生存,所以大多数臆想疯子虽然有过短暂的快乐但最后还是难逃悲惨的结果,我想本电影里汉克在开始选择自杀也是这个原因。曼妮这个角色其实更多的时候代表了汉克在物质欲望方面的映射。因此曼妮的举动也时常会有着汉克的性格特点:比如在询问遇到女神怎么办的时候,曼妮就会直接问我可不可以亲吻她,可不可以do
sex。其实看完以后自己思考一下,从汉克的角度想,汉克每次在偷瞄自己暗恋的女生时,虽然感情上是满足的,其实他内心的冲动却是异常的汹涌,但为了压抑自己的生理冲动且自我安慰、维持自己的形象,这种欲望只能曼妮发泄一空。
        其次,人是具有情感的群居动物,可以彼此用语言交流。也正因为人的这一特质,人们在构建自己独有的精神世界时,也会时常需要他人的配合,你可以告诉自己我很快乐,也可以欺骗自己别人对自己的反感厌恶其实只是来源于他们对自己的嫉妒,但现实的情况却一直在拷问着你的内心。这也是为什么汉克只能远离家人,选择自我流放的原因,因为别人的举动或者言语会导致他自我世界的崩塌。人们本能对于社会认同的需要也决定了我们的自我精神满足却很大程度上会被大众情绪所左右。曼妮对汉克说,为什么我们不能随心所欲地放屁,干嘛要受到约束,唱歌跳舞就可以啦。在现实生活中,无数人也会想要自由自在的放浪形骸,但因为社会的不认同,我们只好收紧自己的步伐。在曼妮的唆使下,汉克最终出现在女神家的草坪前。这也代表了重回现实世界的汉克不得不为了因为别人的看法而约束起自己但是为了捍卫自己的精神世界,汉克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逃离现实。然而电影的结尾却充满了讽刺与嘲笑:当汉克被追赶到海边时,,曼妮放着屁在海水里抽动起来。众人惊诧的目光中,汉克再次露出了微笑,就像之前说过的,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需要他人的配合。当真相大白天下后,汉克再也无法继续自己一个人坚信这个虚构的精神世界、虚构的旅途以及从中获得自信满足,所以他需要这样一个结尾让他人也相信曼妮的存在。我想这个结尾应该也是汉克的臆想。
       当我们在片头就从一个荒岛逃生者的视角看汉克,就觉得他臆想出的出关于曼妮的一切,苦中取乐,我们会觉得汉克是一个可以为人称道的人。但当我们发现他其实只是个躲在别人后山上逃避现实的疯子时,我们就会觉得厌烦甚至有人会觉得恶心。殊不知对很多人来说,在这个社会里好好地生存,可能并不比荒岛求生容易呢。正因为快乐地活着是如此不易,我们需要的幻想可能比我们以为的要更多一点。于是,我们躲进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或多或少地都成了“疯子”:被坏人欺负就幻想恶有恶报;付出没回报就念想有志者事竟成;看别人挥金如土,就劝自己知足常乐;没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觉得单恋的感情也很美好。我们总需要一点幻想才活得下去。我们比起躺在大街上的醉汉和瘾君子,也许只是程度把握得好一点而已。

我觉得这部电影大概是为了讨论这么一个问题:人更应该追求现实世界的成功还是内心世界的满足?
我常在街上看到酗酒嗑药到不能自理的人,他们衣衫褴褛举止怪异,但看起来面露满足和快乐。我想大多人并不羡慕这种快乐,离这种人远远的并且在面对酒精和毒品时以他们为戒,提醒自己要理智自律地活着。我虽坚信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追求快乐而非生存繁衍这些程式化的任务,却也并没有选择像这些疯子一样放纵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沉沦。人就是这么矛盾:我们一面告诫自己理性处事委曲求全,一面又羡慕洒脱歌颂自由;一面憧憬长安市上酒家眠的意境,一面嘲笑身边的每一个醉汉。有时我也像这些醉汉一样沉湎于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一刻我清楚地知道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疯子。我也因此换位想到,每一个看上去的疯子都可能只是沉浸在我所不能理解的快乐之中而已。
而这部电影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先把我们放在一个疯子的视角,跟着他一起疯,同时插入一些对人生哲理的思考来说服你,让你更深入地理解疯子,同意疯子。当你已经不知不觉地和疯子站在一边的时候,再揭露他是个疯子的事实。这个时候观众的反应也不难料想:清醒理性的观众会一脸WTF,气愤于导演的愚弄摔门而去。而对作为半个疯子的我,这个真相就像是把我对人生预设的一种可能过了一遍一样,又怎么能不为之动容呢?
我想大多数人虽然同意幻觉可以支撑我们活下去,但都不赞成躲进精神世界里逃避现实。这大概是出于两个原因:
首先,我们还是有基本的生存需要。过度沉浸在幻觉中可能影响我们生存的能力,所以大多数疯子虽然有短暂的快乐但最后还是死路一条。我想本片中Hank一开选择自杀也是这个原因。更可怕的是,我一直隐隐担心,其实精神上的享受也多半以物质享受为根基,缺少根基的精神享受可能难以稳定存在。人是社会的动物,且可以彼此精确交流。所以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也需要他人配合。你可以告诉自己我过得很快乐,也可以欺骗自己外人的鄙视其实都是妒忌,但他们怜悯目光会一直躲在你内心深处拷问你,最终成为让你整个精神世界崩塌的蛀虫。人为了在这个社会里和平相处,设立了各种条条框框,一方面确保了大家相安无事,一方面也成为了阻碍了我们尽情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的枷锁。社会认同的需要决定了我们的精神满足感很大程度上被他人的目光所左右。

Swiss Army
Man前半部分算是有趣但并不太出彩的荒诞片,相信大部分人和我一样以为整部影片就只是讲主角Hank靠着尸体Manny为精神寄托,乐观求生的励志故事。然而最后几分钟却出现了让人叹服的大反转,揭露出一个残酷真相:Hank并没有迷失荒岛,他只是一个不能融入社会生活的废柴,整个故事都是他躲在暗恋女生家后山上的幻想。所以我觉得这部电影大概是为了讨论这么一个问题:人更应该追求现实世界的成功还是内心世界的满足?

首先,我们还是有基本的生存需要。过度沉浸在幻觉中可能影响我们生存的能力,所以大多数疯子虽然有短暂的快乐但最后还是死路一条。我想本片中Hank一开选择自杀也是这个原因。更可怕的是,我一直隐隐担心,其实精神上的享受也多半以物质享受为根基,缺少根基的精神享受可能难以稳定存在。这一点影片诠释得非常好。Manny这个角色大概就代表着Hank在物质方面欲望的投射。因此Manny的举止带有一些Hank的本我的特点:比如在询问遇到女神怎么办的时候,Manny直接问的就是我可不可以吻她,可不可以跟她啪啪。不难想象,Hank躲在女神家的后山上每天刷着女神的ins,虽然感情上是满足的,但一定也觉得缺少了点什么。但为了压抑自己的原始冲动,这种欲望只能借看到女神照片就勃起的Manny宣泄出来。Manny在最后也因此质问Hank,为什么我想干啥你都要拦着。这根本就是超我对本我的调教嘛!同样在现实生活中,很多阿宅也许都发过我有偶像我不需要谈恋爱的豪言壮语。虽然这种虚拟的爱可以满足感情上的需要,但有些最原始的欲望却无法在偶像身上得到满足。当然爱情这个话题太复杂,不深入讨论。

而这部电影的厉害之处就在于,先把我们放在一个疯子的视角,跟着他一起疯,同时插入一些对人生哲理的思考来说服你,让你更深入地理解疯子,同意疯子。当你已经不知不觉地和疯子站在一边的时候,再揭露他是个疯子的事实。这个时候观众的反应也不难料想:清醒理性的观众会一脸WTF,气愤于导演的愚弄摔门而去。而对作为半个疯子的我,这个真相就像是把我对人生预设的一种可能过了一遍一样,又怎么能不为之动容呢?

我常在街上看到酗酒嗑药到不能自理的人,他们衣衫褴褛举止怪异,但看起来面露满足和快乐。我想大多人并不羡慕这种快乐,离这种人远远的并且在面对酒精和毒品时以他们为戒,提醒自己要理智自律地活着。我虽坚信人生的终极目标是追求快乐而非生存繁衍这些程式化的任务,却也并没有选择像这些疯子一样放纵自己在另一个世界里沉沦。人就是这么矛盾:我们一面告诫自己理性处事委曲求全,一面又羡慕洒脱歌颂自由;一面憧憬长安市上酒家眠的意境,一面嘲笑身边的每一个醉汉。有时我也像这些醉汉一样沉湎于自己的精神世界,那一刻我清楚地知道别人眼里我就是一个疯子。我也因此换位想到,每一个看上去的疯子都可能只是沉浸在我所不能理解的快乐之中而已。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鼠斩车田万齐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其次,人是社会的动物,且可以彼此精确交流。所以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也需要他人配合。你可以告诉自己我过得很快乐,也可以欺骗自己外人的鄙视其实都是妒忌,但他们怜悯目光会一直躲在你内心深处拷问你,最终成为让你整个精神世界崩塌的蛀虫。这也是为什么Hank只能远离家人,选择自我流放的原因。人为了在这个社会里和平相处,设立了各种条条框框,一方面确保了大家相安无事,一方面也成为了阻碍了我们尽情享受自己的精神世界的枷锁。社会认同的需要决定了我们的精神满足感很大程度上被他人的目光所左右。Manny问Hank,为什么我们不能尽情地放屁,为什么大家不放下一切的约束,一起高兴地唱歌跳舞就好了。是啊我也想随时随地忘我地起舞,但在这无奈的社会里,我们只好收紧自己的屁,循规蹈矩地迈步。在Manny的唆使下,Hank最终以一个逃生者的形象出现在Sarah家的草坪上。显然,作为欲望化身的Manny不能继续存在,他的最后一句话是:别让Sarah知道我有多喜欢她。这代表重回社会的Hank不得不为了他人的眼光约束起自己。而Sarah发现真相之后,Hank已经不可避免地成为大家眼中的疯子。为了捍卫自己的精神世界,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再次逃离人群与世隔绝。结尾的情节则更可悲:当Hank走投无路被追到海边时,众目睽睽之下,Manny放着屁在海水里抽动起来仿佛活了一般。众人惊诧的目光中,Hank再次绽放出快乐的笑容。正如之前所说,构建自己的精神世界需要他人的配合。当真相大白天下后,Hank无法继续自己一个人坚信这段虚构的旅途以及从中获得快乐,所以他需要这样一个证据让他人也相信Manny的存在。不难猜测,这一幕应该也只是Hank的幻想。

当我们一开始从一个荒岛逃生者的视角看Hank,就觉得他幻想出关于Manny的一切,苦中取乐,这种求生的信念值得称道。但当我们发现他其实只是个躲在别人后山上逃避现实的疯子,有些人就会觉得真是恶心。殊不知对很多人来说,在这个社会里好好地生存,可能并不比荒岛求生容易呢。正因为快乐地活着是如此不易,我们需要的幻想可能比我们以为的要更多一点。于是,我们躲进自己的精神世界里,或多或少地都成了“疯子”:被坏人欺负就幻想恶有恶报;付出没回报就念想有志者事竟成;看别人挥金如土,就劝自己知足常乐;没法跟喜欢的人在一起,就觉得单恋的感情也很美好。我们总需要一点幻想才活得下去。我们比起躺在大街上的醉汉和瘾君子,也许只是程度把握得好一点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