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茉莉花開,好看的輪迴故事

充滿性暗示的舞蹈,經常出現的宗教事項,印度傳統的橋段和母題,挺好看的印度電影。可惜片中的時裝有點奇怪,而著時裝時的動作也嫌太豐富了,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如果和近年的那些國產電影,比如說常被拿來和這部做比較的《神話》什麼的相比,無論是故事情節、敘事手段還是具體細節,只能說比國產的強了。輪迴這一題目,終究是印度人玩得最好。而中國人的輪迴故事卻需借西洋的科學和中國的飛升才能說通。

你我萬世輪迴中,宇宙已經給了你我無數個提示和信息在告知你我之使命,只是你我看不懂。【16/04/15洗澡時想到的】營銷講求『問對問題,答案自顯』送欣是送什麼的?送幸福快樂圓滿的感覺,這是什麼職業該做的事?

歷史帶給我們起碼的智慧和實際的教訓,當然不一定叫你跟古代的統治者「以史為鑑」一樣沉重,有事沒事都拿出來照,很快大概就會消化不良,要吃安眠藥了。然而,像侯詠《茉莉花開》和電影中的女角愛理不理,美其名我行我素,又是另一種極端。

我看完電影後最想做的事是找回原著讀讀,因為就如大家所說,我相信電影有拍得更好的空間。先講敘事,朋友說小說是ABCDEF故事講完一半再FEDCBA的敘事結構,如果電影不是將六個故事打散再要觀眾砌圖,而是像小說般structured一點,應該會更好?如此這般似乎是導演想以花巧技藝掩飾沒有將六個故事說好的信心?
關於主題方面,由於敘事的連結做得不夠好,如果它拍得夠好的話,我應該不單止從故事與故事之間的VO,以及單從裴斗娜口中「說」出題旨,而是more
than that可以從人物描寫中挖得更深。故事想說的more than輪迴,亦more
than因果,宣傳的tagline說Everything is
connected,所以這句對白(都係裴斗娜講的啦)「不因惡小而為之,不因善小而不為」我覺得好重要,就是不要以為我們為一己的私慾都是小事,我們做的每一個決定都影響住之後的決定(佛家的緣起緣滅?),或大或小,總之風一吹,一條小草的一動,是會牽動到周邊的小草的啊。事情的發展是好是壞,我們還是有能力可以改變一點點,關鍵在於能否做對的抉擇?甚麼是對的抉擇?看電影的角色來說,我想是對真理的追求、擇善而固執及對愛的追尋那份堅持?電影是六段愛與救贖的過程啊。
最後想說,其實電影拍得頗commercial,科幻古裝黑幫追殺喜劇愛情等等兼而有之,我好像在看多種genre結合而成的電影,所以其實並不悶,但就有點炒雜碎feel了。這關不關乎書本作者對故事的設置?所以還是想找回書本比較比較啦。

每個人心裡裝著一個自我,跟別人溝通交流時表面在傾聽對方,其實在傾聽自己。表面聽懂了,其實是“我以為”。當妳說出“妳以為”被對方聽見時產生兩個結果①歪打正著,對方就會等妳做出行動;②跑偏了,對方就明了你沒用心聽。兩者都為對方帶來失望,然後你也會失望。同時,因為妳的淺層自我裝的太滿,你將永遠無法遇到真我,多遺憾,一生這麼短,你端著自己,白來人間一趟。【415感觸】

 

導演既然雄心勃勃將故事線橫跨半個世紀的中國,並選擇去訴說三代女性起跌辛酸這個隨時叫觀眾一把鼻涕一把眼淚離場的題材,總不能一味顧着撿拾細眉細眼的芝麻,棄大西瓜於路旁不顧吧。縱使千方百計通過種種服飾和音樂的符號,從旗袍到毛裝,從爵士樂到《東方紅》再到《小城故事》,去標誌時代巨輪的轉變,只不過達到懷舊的點綴效果而已。歷史大事的潮起潮落畢竟不同春夏秋冬,年年到時到候打開衣櫃換季就可安穩過日子,尤其主角身處上海這個大城市,怎樣也不可能長年累月處之泰然,至少稍有風吹草動;若果颳起政治風暴,更加不得了。可是,導演就有「舉重若輕」的辦法,將政治的大鳴大放當作柴米油鹽般平常。就拿發生在五十年代的一小段故事為例,過慣小資產階級生活的阿莉不理母親勸告,下嫁工人模範,卻不習慣在夫家做勞動人民——夜晚將糞桶搬入房間,第二天拿出外倒掉,又要動手洗衣,過不了幾天終於鬧着要回娘家。把這段戲形容為階級矛盾難免上綱上線,似兩小口耍花槍多一點。接着女的疑心丈夫與養女有染,似乎出於童年陰影多過政治上受逼害,鼓足幹勁的火紅只限於從工廠擴音器傳來的口號。這樣淡化歷史的劇情安排,究竟是礙於片長時間有限抑或刻意迴避下的結果?

永利电玩城, 

那祖孫三代更沒有高唱長恨歌的理由,與其埋怨命運弄人遇人不淑,不如歸咎自己好學唔學,都那麼無知,那麼反叛,戀愛大過天,先斬後奏當正家常便飯,偏偏在最重要的歷史課缺席,否則悲劇根本不會一次又一次重演。不過,這也不能全怪她們,她們本身也是受害者。要負起最大罪責的,是祖母茉那個經營照相館的無名氏母親。且不論是否教女無方,要不是她與理髮師私通,後者斷無可能借「頭」借路強姦阿茉(沒錯,那理髮的就是假意幫阿茉吹頭),亦不會令小女兒阿莉終生蒙上揮之不去的夢魘——果真應了俗語「為老不尊,教壞子孫」了,即使最後跳河以謝天下也於事無補。

 

沒有歷史,遑論有甚麼智慧和教訓;電影故事之單薄,好像將同一個故事重複再重複地道來,任章子怡如何三頭六臂分身有術,一人分飾三個角色也罷,我到底搞不清誰是茉、誰是莉、誰是花,三個跟一個都差不多。

 

不得不提結尾阿花生孩子的一場獨腳戲,一下子簡直看得我呆了。劇情要是搬到兵荒馬亂的年頭或者荒山野嶺,還勉強講得通。但,請留意,是改革開放熱火朝天的「八字頭」,地點在上海,外面大雨滂沱,她有何理由不撥電話、不找鄰居幫忙,要淪落(甚至用「折墮」二字形容也不為過)到獨個兒跑在街上產子?如果導演不惜違背常識去頌讚中國婦女自強不息到置諸死地而後生的地步,生活方才出現轉機,未免太血淋淋吧,而且要替婦女們的遭遇感到可憐。

話分兩頭說,若沒有這麼難看的一幕,整套戲恐怕再沒有地方叫我留下深刻印象,不可謂不諷刺。各位女士,對不起,實在越看越好笑,連眼淚也不知不覺流下面頰。咦,眼前滾在地上擠眉弄眼的,不就像余麗珍雪地咬臍產子的拿手好戲——看來,凡事總有例外,這不正正是吸取了遠古時代的「民間智慧」麼?

(來源:筆者網誌「望盡天涯路」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