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之后变成了问题青年,成为不了的马尔科维奇

       这部片子,真的,有创意阿!
    但是,看到他被操纵,真正的John
Malkovich消失不见,最后能代表他本人的,只是一个名字和一副皮囊,最后,看到John
Malkovich被那么多灵魂强行进入,从他口中吐出的是,我们是John
Malkovich,那一瞬,觉得,他,好可怜。
    自己,没有办法成为自己。“我思,故我在”,被打破,那么对他来说,人生也失去了意义!
    操纵木偶那人,借用John的皮囊,只为她的一句,永远操纵他,这样,和你做爱!对他,我觉得,他还是悲催的,是有很多人为了爱情,放弃一切,包括自己,而且,可能是值得的。只是对他,只是一方面痴爱那个女子,可是,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得到过那女人的爱,还必须是在别人的皮囊中,如此牺牲了“最好的”自己,那肯定不值得了!而且,现在的我觉得,放弃自己的爱,就不是爱了,是依赖。人生最大的缺点,是偏执地爱一个不爱自己的人!
    对于电影中的卡梅隆来说,最后,她们总算有个happy ending!
       多希望,两个最真的人,可以从心动到古稀阿!

这部影片在讨论人的意识与存在,显然,连黑猩猩都有意识,人们更应该更多地去发现自我,虽然现实是如此不如意,是如此让人想逃避。

这是一部自我感觉很怪异的电影。一个中年男人,一个玩偶操纵师,在一次面试的经历中认识了一个女人,一个漂亮轻佻的女人。突然,爱的火花就爆发了,他爱上了这个女人。在那栋七层半的工作室中,他偶然发现了一个神秘通道,只要进入那个通道,他就可以成为John
Malkovich十五分钟,John Malkovich是一个名演员。这部电影中,John
Malkovich就演他自己。于是他和那个漂亮女人登了一则广告,想成为John
Malkovich的人都可以付点钱然后通过那个通道进入John的身体。有意思的事情是,男主角的妻子也尝试了这个通道,并且同样也喜欢上了那个男主角喜欢的女人。她开始想变性,并且通过John的身体和她爱的女人约会。同样爱着那个女人的丈夫非常嫉妒,就用枪迫使妻子打电话约漂亮女人,然后将妻子锁起来,自己进入John的身体和她约会。也许因为男主角是玩偶操纵师,他很容易的就操纵了John
Malkovich,并且不再有时间的限制。于是,他成为了John
Malkovich,和漂亮女人结婚,并且利用John的名气成就了自己的事业——伟大的玩偶操纵师。妻子非常沮丧,来到了丈夫老板的家中,并且得知原来John
Malkovich是老板早已选择好的一个载体,作为自己身体死亡后精神存活的载体。以这样的方式,他已经活了四百年。除了老板还有一群老头老太太都等着John
Malkovich这个载体,将他们的精神投射进去,达到精神不死的目的。最后,这帮人绑架了漂亮女人,迫使男主角离开了John
Malkovich的身体。于是其他人都顺利进入了John
Malkovich的身体。漂亮女人生了一个女儿,并且宣称其实爱的是男主角的妻子,于是两个人又和好如初,共同抚养女儿。结尾处,男主角再一次利用通道进入了女儿的身体,看到了他爱的女人。
只能说这是一部非常诡异的电影。导演的思想非常疯狂,人的本体受到质疑。人的本源到底是什么?这是每位哲学家首先都要解决的问题。在这部电影中,我们看到了一些新的思维模式。人是一个容器,承载的精神思想也许会由于空间域或者时间域的突变而改变,我们也许某一天醒来不再是自己。或许再疯狂一些,我们从来就不是我们自己。我们无法选择,精神受到禁锢受到控制。
另外一个想法就是,这部电影有点鬼上身的意思。不同的之处在于,鬼上身中的鬼的存在与否是遭到质疑的,而这部电影可以看作是人上身。由于人类被看作是一个容器,那么灵魂的转移或者说投射就可以进行。
其实我也没有看懂这部电影想要表达的哲学观,也许这就是电影吸引之处吧!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侯孝贤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有几个问题我想弄清楚…木板的意义,开始时进入了Malkovich,最后结束时又随Cusack一起出来了。还有,我一直很疑惑Maxim爱的是什么,一开始我觉得是John
Malkovich的身份,钱财,权力…但是她最终又和Diaz在一起了…这三个人的爱真的很纠结…让人看不清楚,让人思考很多。

成为别人终究只能是体验,沉迷其中反而迷失自我。
《傀儡人生》讲述了一位提线木偶师Craig Schwartz
在百无聊赖之际进入到纽约市的一间七楼半的公司工作,无意间捡拾掉落到墙缝里的文件时,发现了可以一道进入John
Horatio Malkovich
体内的通道,里面阴暗潮湿。他由于好奇而向前探索,便一发不可收拾……
  怪诞的七楼半,不可思议的性交往方式,这部片子讲述着一个关于秩序的故事,在这个非正常的楼层里,每个人都得卑躬屈膝行走,无法直立行走,这似乎是一种暗喻,行走于世间,每个人都难以挺胸抬头。畸形的高度也恰如其分的描绘了Craig
Schwartz 窘迫的状态。片子前半部分注重于维度的建构与情境的建立,John
Horatio Malkovich
作为一个意识的载体,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到他的大脑中,但是在一开始,这仅仅是一种相互独立的存在,John
Horatio Malkovich 与进入到他体内的客人互不相干,而伴随着木偶师Craig
Schwartz 想要成为John Horatio Malkovich
的心切,意念越发强烈,开始有了一种将灵魂与肉体剥离的能力,Craig Schwartz
开始占有了John Horatio Malkovich 的意识。
当所有人都认为John Horatio Malkovich
是最无辜时,恰恰却相反。人们把他当做一个傀儡,试图去操作他的同时,却依附于他,当人们进入到他的身体后,往往就失掉了自己原有的肉身,殊不知自己所有的表达,都是受限于你所作为“John
Horatio Malkovich ”的本人。Craig Schwartz 更不意外,当他进入到John
Horatio Malkovich
的身体并且利用自己操纵木偶的能力使自己在那里永居的时候,谁都不再是谁了,Craig
Schwartz 成为了一个无肉体物质,而John Horatio Malkovich
成为了他欲望的寄宿体。当片尾Dr. Lester博士等众人挟持马克辛逼迫Craig
Schwartz 走出John Horatio Malkovich 的身体时,Craig Schwartz
并没有义无反顾的做出决定,因为此时此刻他早已离不开这位名人的躯体:“如果我离开John
Horatio Malkovich ,那样我就又变成了Craig Schwartz 。”离开了“John
Horatio Malkovich ”,Craig Schwartz
就无法再得到马克辛的青睐,从而变得一无所有。
再说马克辛,马克辛是一个活在臆想中完美的女子,她身材高挑,唇红齿白,但同时又万分妖娆。她是欲望的象征,也是电影中所有罪恶的源泉。每个人都受其蛊惑,而无所不用其极地对之展开追求。哪怕这个求索的过程中,会迷失了心窍,丢掉了真正的自我,变成了别人也在所不惜。她是电影中的一个意象,如同与《香草天空》中的“索菲亚”,美丽诱人而又充满危险。
电影的后半部分开始注重故事性的描写与情节的完整性,带出了John Horatio
Malkovich
其人,从他身上,令人感受到了一阵恐怖的寒意。在那个通往自我的的黑洞之后,是无穷无尽个John
Horatio Malkovich 。变了性的大胸女人John Horatio Malkovich ,侏儒John
Horatio Malkovich ,改换职业做了侍者的John Horatio Malkovich
,甚至菜单上的菜式也尽叫John Horatio Malkovich
,他开口发声,吐出的音节是“John Horatio Malkovich ”,风骚歌手John
Horatio Malkovich 躺在钢琴上口中唱着John Horatio Malkovich ,无数个John
Horatio Malkovich 聚集一堂。他在怪诞中迷失了自我,同时也被自我围困。
人们在生活中,往往会受到他人支配,但意识上的支配往往比肢体上的支配来的可怕的多。形而下的事物是可控的,我们可以通过总结其规律去适应它。但形而上是不可被控制的,当我们潜入到他人大脑中时,意识会起到很大一部分作用,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意识支配着人,而不是人支配着意识。当我们的潜意识被激发出来而支配于某一个肉身时,是及其可怕的。
影片中令人惊艳的不只是关于意识操纵人体的隐喻,关于性取向方面的阐释值得探讨。“酷儿理论”认为人的性取向是流动的,不存在非此即彼的两极情况。片中Lotte
Schwartz在与Craig Schwartz的感情发生瑕疵后,便开始了与Craig
Schwartz相同的性冲动,她迷恋置身于Malkovich体中的,Maxine
Lund眼中的自己。她从未见过这种眼神,这与她之前所见到的任何人都不一样。同时,“性别认同”与“性倾向”并非浑然天成的,这与后天所经历的社会文化与环境影响是密切相关的。Lotte
Schwartz在进入Malkovich体内之前曾透露出自己想要更改性别的想法,这与他们二人的感情生活不无关系。Lotte蓬头垢面地照料着众多宠物,Craig的事业又一蹶不振,在她对Craig提出可以考虑要个孩子的同时,Craig回绝了她。其实在两性行为和繁衍后代的方面,女性一般情况下都是被动的,Lotte渴望改变这个局面,彼时她想要变性,可能是单纯的性冲动。在她第一次见到Maxine
Lund深情的眼神中的自己,她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开始像一种毒瘾般迷恋Malkovich的身体,她一次又一次的进入这个阴暗潮湿的洞穴,又一次又一次的掉落到荒郊野外,不仅仅是为了那十五分钟的欢愉与欣喜,更是作为一名异性的陌生的体验,以及此时此刻最原始的冲动与潜能。
不可思议之余,本片又有许多社会现象的反映折射,譬如,Craig从一个贫穷的艺术家到万众瞩目的木偶操纵明星,竟然是通过操纵活人的身体和意志。他的才华才被承认,十分讽刺。再如,片尾一群垂朽老人青春永驻,一个又一个宿主,像妖怪一样继续生存,生和死的重要性值得人们探讨。片尾最后,Lotte与Maxine相互追逐,进入到Malkovich的潜意识中,我们看到了Malkovich的童年,以及他内心的种种阴暗面。潜意识是人心底埋藏最深厚的地方,潜意识长期被压抑,当我们进入到一个人的潜意识时,他的所有秘密就如同影像般展现在我们面前。马尔科维奇的自恋情结,以及童年创伤,乃至他自幼所认识到的性与爱等等,将这些不可为人知的秘密揭露给人看,是每个人都没有勇气去做到的事情。我们的潜意识中,会存在众多现实生活中我们无法启齿的秘密,当然潜意识除了被人,就连自己也很难进入,《傀儡人生》给了我们一个窥探潜意识的窗口,让我们意识到潜意识的存在。但能否正视这些不为人知的存在,以及如何面对多重性格的自己,是我们每个人都值得深思的问题。
每个人都想进入到Malkovich的身体之中,而每个人都想成为Malkovich的理由也各自不同。John
Horatio
Malkovich是一位成功人士,他在本片中可以算得上是本色出演,现实生活中确有其人。在影片中,他作为一名成功的演员,知名人士,每个人都想进入其体内一探究竟,这种窥视欲驱使着人们花费二百美金来做成这件事。有人想体验众人的恭维下,有人想恶作剧,有人只是体验这种新奇,但归根结底,窥视,是我们每个人内心深处的渴望。心理学研究普遍认为,大部分的人都有窥视别人隐私的欲望。而这些人也往往是想通过“窥视”这一手段而直面人生中的不如意,以此获得自我满足感。人普遍不同程度地存在着一种潜在的窥视欲望,因为变态与常态之间并没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这在本片中也有所体现,在前半部分,人们还是正常的循规蹈矩的生活,但到了后面,当Craig对Malkovich一见钟情而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他发现了Maxine真正喜欢的是Lotte,而两人也正是通过Malkovich的身体来进行鱼水之欢,这令他不可忍受。身为提线木偶师的他便有了将众人都变为他的傀儡的念头,他开始为了爱情而抓狂,甚至变态。他把Lotte锁进笼子,假装她的身份进入到Malkovich体内,从而达成目的。他迷恋自己名人的身份,迷恋从两个瞳孔中窥探出去的Malkovich的世界。
现实中,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是唯一的,所以一出生就意味着将永远会是孤独的。每个人都曾想过掌控自己,傀儡众人,但到最后才发现,傀儡了别人,往往自己的肉身也不知何在,就连每日朝夕与伴的自己,也是不甚了解。
我们每个人都成为不了Malkovich,我们只会成为更好的自己。

当你所面对的人有两种思想,用不同的双瞳回应你,你所面对的,又是谁呢?你爱上的,又是谁呢?

当你用别人的眼睛看世界,你,还是你自己吗?

没心没肺大大咧咧的人开始思考人生了。

如果依托寄存在别人体内生活,那么这样还算永生不老吗?

如果自己走进自己的大脑,那么满世界就只剩自己了?

所以,在UC
Lib借了之后不舍得还,一定要再看一次。下次看过之后再来回答这些问题。

也许人们需要用别人的眼光看世界,去发现自己真正需要什么。就像Diaz发现自己是双性恋。但是人们不应该利用别人的皮囊去谋取什么,就像Cusack利用Malkovich的声名开始了自己的傀儡娃娃表演,但最终是失去自我。

当你的世界被别人窥视,他们住进你的大脑,哪怕只有15分钟,你,还是你自己吗?

第一眼印象是,这是John Cusack和Cameron
Diaz吗…太丑了…络腮胡和杂乱长发,方便面头和80年代女装。他们,还是他们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