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半个人生,从爱情故事到成长故事

永利电玩城 1

一个很传统的中国旧观念,一种关于故土难离的思乡情节,一句话的承诺引发的故事。
记得第一次看这部电影还是多年前,当时宣传也是打着贺岁喜剧的噱头。当时看来除了老赵废物利用滾轮胎的笑点,无甚意义,况且最终还没有大团圆结局,没有个结尾。以当时的眼光觉得无比的乏味与失望。

 星期天下午在家看了2部电影 一部是朋友极力推荐的 时间机器
个人感觉配乐比片子本身要好 虽然其立意是很不错的 还有一部就是 落叶归根
  落叶归根 好几年前的片子了吧 到现在才看 赵本山 我是一向喜欢的
其实讲述的就是一个把工友的尸体背回家埋葬的故事
若不是说这个片子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 我真是不敢相信真有其事
永利电玩城,  文笔不好 对电影也是不很懂 不敢评说它的拍摄技巧或者其他的什么
只说这个故事真的感动了我
  影片里的人物没有一个是大人物 甚至全部是社会底层的人 民工 流浪汉
捡垃圾的 农民 理发店的女孩 他们活的那么卑微贫困甚至挣扎
可是却又如此真实而鲜活 老赵(赵本山)一路背着尸体(刘全有)
遇见那么多形形色色的人 遭遇很多可怜可笑的事件 几乎每个人
我都会觉得可以在周围的一些人身上依稀感受到他们的影子
  这一路背尸的过程 有诙谐也有眼泪
可以碰到仗义的劫匪因为被老赵感动而放弃抢劫
也会碰到黑店吃饭被揍个半死结果还发现工地老板给刘全有的抚恤钱居然全是假钞(这个情节当时非常出乎我的意料
然后心里很难受) 这让老赵非常伤心并且几乎绝望了
  他在影片的一开始被小偷偷掉自己仅有的400多块钱的时候 因为不敢报警
怕被发现尸体不好解释而憋屈的接受了这个现实时还没有放弃 背了那么长时间
终于到了山穷水尽 还被人打 最糟糕的是他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的 5000
原来是假的 这个事实很大的打击了他
  他嚎啕大哭 (这段很煽情 让我都眼睛红了)觉得难以向刘全有的家人交代
也难以兑现把他背回家的承诺了 他想到了自杀
(自杀的整个过程都强烈的表现出他其实很害怕死亡)当然自杀未遂 老赵被人救了
救他的是女主人因意外而毁容但最终坚强生活下去的一家子 啥都不用说了
肯定是感悟了 获得了重新前进的动力 所以说 有时候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啊
  关于这段 其实比较沉重 电影毕竟是电影 总的给人点希望吧 在现实生活中
很可能的情况就是老赵就是自杀了 救星总是在遥远的看不到的地方
(因为根本就没有救星) 人总会经历那么几个非常绝望的时刻
生和死往往就在那一念之间 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过不去也不会正好有人来救你
(影片中的老赵其实已经算是个比较乐观的人 都会有想不通的时候呢)
所以最自救的方法就是时常怀有一颗平常心
并且有一颗足够坚强的心脏来接受一切所谓命运的安排
  我认为这是一个关于情义和坚持的故事 老赵和刘全由之间甚至都没有承诺
只是因为他的本能的想法和本着一个落叶归根的最朴质的思想
(这几乎已经是一种不自觉的信仰) 驱使他完成了一件别人看来没有意义的事情
老赵自己从来都不会去想这件事情的意义 他只是觉得自己该去做就做了
思想就是这么简单而纯粹 所以才能坚持并且克服那么多千辛万苦
单纯有时候也许就是强大
  影片的结尾是老赵捧着刘全有的骨灰盒找到了他搬走的已经是一片废墟的家园.我总觉得这个结尾有些象征意义.落叶归根
却无根可归了
  值得一提的是 影片里很多小人物都是大腕演的
我一想到胡军演的那个卡车司机
因为找不到那个抛弃了他的女人而委屈得大哭的样子就想乐
比他演大侠的样子好看多了 还有宋丹丹和赵本山里面一场双簧 也瞒有看头
  我还要提一下穿插在这部片子里的 我认为的3段感情戏(^_^
居然有感情戏呢) 一段是胡军的 他爱上了一个街边的风尘女子
约好了在某天去接她 结果找不着她人了 他伤心得不行了 对着老赵哭诉
老赵反复安慰说 没办法啊 这就是爱情啊 爱情啊 爱情它就这么折腾人呢
(腔调逗死我了) 最后建议他哪怕再行驶个3万公里 直到找到她为止
然后胡军就欣赏接受又找着方向了 原来爱情有时候就是那么一种强烈的情绪
甭管以后会咋样 现在就是让人死去活来的
建议那些正爱得要死要活却又得不到回应得人们
尽管使劲带着爱的情绪去行动去疯狂去受罪吧
一直折腾到你自己也没力气为止(放心 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不过可别把爱和犯罪等同) 爱就是那么一种需要对象释放的情绪
不然憋死多难受啊 第二段是老赵和宋丹丹的 一个是啥也没有的民工
一个是啥也没有 背负儿子上大学还不被儿子认可的垃圾婆 2人卖血时认识了
然后相互同情志趣相投 口头定下了终身大事
垃圾婆最后还想给老赵400块钱帮帮他 这个情节非常非常大的感动了我
当然也感动了老赵 我想那也是一种爱情 他们可以一无所有
却不妨碍他们可以一见钟情并且相互信任互许终身
难怪老赵离开的时候整个人是那么神采奕奕 充满活力和希望
甚至忍不住吟诗(我在看的时候都被他演的情绪所感染了)是啊 爱情 多么美好的词
只有真正拥有你的人 才能得到你赐予的礼物 那种发自内心的美好体验
无人可以通过自欺或者欺人而获得 你如此公正而不分贵贱
(不过现在可以得到你礼物的人少了) 第三段 感觉稍微平淡了些
一个警察喜欢一个理发店里的女孩子 当然女孩漂亮又善良也很高傲
他利用公事之便来关心她照顾她 只是2人都没捅破那层纸
我看着觉得还是瞒温馨的 很符合周围互有好感但都没有表白的男女间的感情
有淡淡情愫萦绕2人 有些羞涩又有些温柔 不过现在的人都急吼吼的
估计很难在浮躁的城市里看到 因为很容易在灯红酒绿里由于过多的诱惑而夭折
感情的持续与否跟是否有够坚定的心意有密切关系
  居然写了那么多 最后就是推荐大家去看一看这部笑中带泪的片子 落叶归根

一、真实与虚幻
电影《七月与安生》是一个具有“颠覆性”的文本,这一点应该是从小说继承而来,但又有所发展。小说中,七月的男朋友家明把自己从小就戴着“玉牌”送给安生,但小说起初并未正面叙述这一事实,当七月问安生“玉牌”从何而来时,安生说是从城隍庙小摊淘的,直到安生临产,她才告诉七月真相。
电影至少增加了两处类似的情节。初中军训时,安生和七月用石头砸警报器。镜头中,拿着石头的是安生。七月温顺,安生顽皮,我们自然会以为砸警报器的也是安生。七月、家明、安生三人去爬山,在佛像前,安生提出要看家明的玉坠,两人越靠越近,气氛暧昧,安生转身欲逃,却被家明拉住手。下一个镜头,两人走出山洞,发现本该在远处休息的七月竟坐在洞口附近。电影利用镜头的剪辑,遮蔽了关键性情节,直到尾声我们才知道,其实砸警报器的是“好孩子”七月,其实七月当时躲在岩石后,目睹了山洞里发生的一切。电影并未立刻告诉我们“真相”,这是一种对叙事的“选择”。“表象”和“真相”构成了明暗两条线,为什么七月没有挽留北上的安生?为什么七月最后会去追求自由生活?这些问题都能由“真相”来解释,但解释是迟到的,因此“真相”浮现的那一刻,我们恍然大悟,电影也终于完成对“戏剧性”的建构。
从整体来看,电影的叙事模式是“多重叙事”,这是其对小说的重要改编。电影始于“七月”写的一部很受欢迎的网络小说《七月与安生》,出版商找到安生,问她是否就是“安生”,安生矢口否认,回忆就此展开。虽然“过去”和“现在”交错推进,人物冲突也愈发明显,但故事还是单线的,我们对“七月”的小说深信不疑。直到安生的女儿告诉家明,“七月”是安生的笔名,电影前半段的存在基础瞬间崩塌,故事的真实性遭到质疑。在家明的逼问下,安生讲述了“真相”——七月确实来找过安生,但她当时已怀孕,而且她是生下孩子后离开的,而并不是像安生在小说中写的那样,没有怀孕的七月,和安生告别,去环游世界。但叙事进程并没有在此打住,因为安生的回忆提供了另一个版本的“真相”——七月怀孕是真,生孩子也是真,但她因大出血死在了医院。也就是说,小说内容,以及家明得知的“真相”,都是安生的编造。
不过,我们真的可以相信安生吗?七月的生命戛然而止,她并没有获得她想要的自由人生。但安生就获得她想要的安稳人生了吗?电影结尾,安生在餐厅里收拾杂物,餐厅里还有一个男人,根据安生写的网络小说,那应该是她的丈夫老赵。但我们应该注意,此时的电影情节,和安生写的小说情节是一致的。既然我们已经否定了小说的真实性,那么,安生笔下的,她的安稳生活,会不会也是编造的?我们似乎可以找到一些线索。安生从外回到家,换鞋,去女儿房间,又回自己床上读小说,老赵始终没有出现。另外,安生的女儿(实际上是七月的女儿)联系家明,是因为她想知道家明是不是她的爸爸,如果安生确实和老赵结婚了,她的女儿应该不太可能会产生“谁是爸爸”这个疑问。然而,如果我们认为“老赵”实际上不存在,就不得不面对一个悖论——七月怀孕后去找安生,镜头中,卧室床头柜上摆放着一对男女的合照,依稀是老赵和安生。如果安生怀孕是真实的,那么,此时处于同一时空维度的,床头柜上的合照,又该作何解释呢?老赵前后出现过两次,一次是在未怀孕的七月去找安生时,但这是“小说”版本。另一次,便是在电影结尾的那个分不清是“真实”还是“小说”的场景中。因此,安生提供的另一个版本的“真相”似乎还是不可靠的。电影正是处在“真实”和“虚幻”的混杂之中。
二、爱情与成长
安妮宝贝常描写“边缘人”形象,所谓的“边缘人”,具有“疏离于主流社会,内心孤独而彷徨,渴望自由和流浪”等特征。小说中的安生就是这样一个“边缘人”,私生女,与母亲关系疏远,学习不好,桀骜不驯,好几年四处漂泊,最后死于难产。在佛像前,安生问家明:“那他们知道‘我’喜欢你吗?”
她明确表达了自己的爱,他们三人的故事也成了“两女一男”的爱情故事,甚至到最后,安生还为家明生下了孩子。安生是三人之中最具“生命力”的,正如家明形容的那样——“一棵散发诡异浓郁芳香的植物”,这也正是家明被安生吸引的原因。家明和七月在一定程度上是相似的,都是世俗意义上的“好孩子”,但家明比七月有野心,所以他会与安生纠缠不清。
电影对小说的改编显而易见,我们可以选择一个极具象征性的物件作为切入点,即“文胸”。初中时,七月和安生在同一个浴缸里洗澡,安生感叹七月已经穿了“文胸”,并提出要看七月的胸。电影在这里表现出了和小说不同的兴趣点。两个十三四岁的少女,观看着、探索着彼此的身体,她们之间的友谊,不仅仅建立在一起玩耍、彼此陪伴的基础上,而是夹杂着身体意识、女性意识的觉醒。当然,小说也提到,七月和安生会“跑到商店去看内衣”,但小说并没有将这一点进一步扩展。2016年10月上映的电影《黑处有什么》,就有了女主角去商店买内衣的情节。女主角作为一个初中少女,并没有成功买到“文胸”,售货员拿给她的是一件“内穿短袖”。“文胸”被视为“发育”的“符号”,即“女孩向女人转变”的“符号”。不过,在电影中,文胸的符号含义不止这一项。七月穿文胸,而安生不穿,安生认为这样“自由”。“不穿文胸”又代表着“放逐自我,四处流浪”的生活方式。
安生在外流浪好几年,终于感到疲惫,她回家乡找七月,电影重复了“洗澡”情节,安生同样提出要看七月的胸,但被七月拒绝了。随着各自的成长,两人终于无法完全坦诚面对彼此。之后,安生因男友意外身亡无家可归,而被家明收留。七月觉察到家明的异样,前往北京一探究竟,结果发现安生住在家明的屋子里。七月嘲讽安生的“黑色镂空文胸”,因为她认为,家明根本不会喜欢这种样式,家明喜欢的是她穿的那种土气的“白色文胸”。从十三岁到二十七岁,七月的文胸样式并没有变,而安生因为家明,穿上了文胸。电影进行到这里,基本遵循了小说的故事线索,而电影对小说的改编,正式从这场争执开始。小说中,安生像鸟一样待在树上,并呼喊让七月也爬上去,但七月“宁愿让安生独自待在树上,一部分是无能为力,一部分是恐惧,还有一部分,是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用石头砸警报器的“七月”,已经不同于不会爬树的“七月”。当然,由于电影叙事的选择性,直到尾声我们才会明白,原来七月从一开始就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样。
七月和安生的这场争执,让她决定离开家明。虽然她希望家明回老家和她结婚,但这只是一个习惯了安稳生活的女性做出的逃避式反应。所以她最终选择让家明逃婚,这样她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离开自己的安稳生活,像安生那样,四海为家。小说中的七月“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电影中的七月也终于明白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她在心理和思想层面完成了“蜕变”,即实现了真正的“成长”,这也让电影从小说营造的困境中突围。
小说中,七月和安生都是以家明为中心的。七月认为“不能再有一个男人这样让她爱得无能为力”,安生则认为“家明给了她新的生命”。安生临产前说“自己的罪太深”,她觉得自己会因为破坏七月和家明的爱情而受到命运的惩罚。如果安生平安地生下孩子,那她要怎么面对这个孩子,怎么面对七月和家明?是继续流浪,还是停下?小说显然没有能力解决这个困境,因此只能给安生安排“一场死亡”,只要安生消失,三个人就不会面对尴尬的局面,孩子也可以顺理成章地由七月抚养。这是一种平庸而怠惰的处理方式,安生的死看似是宿命,但实际上是小说无法直面人生和生命的困境的结果。电影则明显淡化了家明的地位,让七月和安生这两个人物真正成为故事主体。安生让七月把家明带回家乡,七月则让家明在婚礼前离开家乡,安生为了友情放弃爱情,七月为了自我放弃爱情,男人终于不再被放在“第一位”。“文胸”代表着女性的身体意识的觉醒,而七月的放弃,则代表着她作为一个女性的主体意识的觉醒。
三、爱与生存的的可能性
虽然电影削弱了男性和女性之间的感情元素,但由于七月和安生获得了主体性,她们之间的感情也值得一番新的探索。小说中的七月认为安生是她爱过的第一个人,电影则出现了一个具体的叙事意象:双人床。七月读高中后,安生在外面租了房子,两人躺在狭窄的双人床上,安生让七月躺进她的臂弯里,这一场景在七月怀孕后重现,两人躺在安生卧室的床上,七月宣称自己“只有安生”,安生同样让七月躺进她的臂弯里。安生和家明在酒吧里的那段对话则更有意趣——
安生:“七月喜欢你什么呀?” 家明:“七月喜欢你什么呀?”
安生:“你喜欢七月什么呀?” 家明:“你又喜欢七月什么呀?”
安生:“我喜欢七月的一切。” 家明:“七月的一切我都喜欢。”
将这段对话中的信息加以提炼,则为:七月喜欢家明、安生;家明、安生喜欢七月;安生喜欢家明,家明喜欢安生。如果我们不只是将这段对话视为庸常的三角恋爱的预言,则会发现,家明在高中时就捕捉到了安生和七月之间不止是“友情”的情感。当然,电影并不是要说明两个女性角色之间存在爱情,而是为了探索“爱”的可能性,以及可能的存在形式。我们可以将泰国电影《暹罗之恋》与其进行对比。《暹罗之恋》同样出现了“双人床”意象。第一次是Tong的姐姐失踪,Tong心神不宁,来Mew的房间和他同睡;第二次是两人分别五年后重逢,Tong来Mew家里借宿,Mew向Tong讲述自己的寂寞。前一次,床头灯摆在Mew那一边,后一次,床头灯摆在Tong那一边,“灯”代表着“光亮和温暖”,这样的摆放,用意不言自明。Tong在电影结尾对Mew说了一段经典台词:“我可能不能和你在一起了,但这不代表,我就不爱你了。”《暹罗之恋》指出“爱”的存在形式,不是只有“交往”这一种。安生桀骜不逊,只有七月愿意和她做朋友,而当七月发现自己怀孕,她第一个想告诉的人就是安生。“双人床”是她们之间的情感的承载体,这种情感又和Mew和Tong之间混合了友情、亲情、爱情的情感有一定的相似性。
电影还有一处具有迷惑性的情节。七月去找安生,短暂停留后,又在机场和安生以及老赵告别,这是安生写的《七月与安生》中的情节。七月问安生:“没戴那个,觉不觉得那个空荡荡的?”乍一听,七月似乎是在说“文胸”,但结合之前的台词,她们提到文胸,用的是“穿”,而不是“戴”,因此,所谓的“那个”只可能是家明送给安生的“玉坠”。但一个新的疑问产生了,如果我们承认此时安生和老赵在交往,她也明确表示自己从老赵那儿获得了幸福感,那么七月再问这个涉及到家明的敏感问题,是否有些不合理、不妥当?七月怀孕后去找安生,躺在床上,她问了相同的问题,而诡异的是,当时,那张男女“合照”就摆在床头柜上。结合上文对第二个版本的“真相”的探讨,这个似乎存在着矛盾的情节,同样破坏“老赵”这个人物的存在的真实性。电影将“死亡”安排给了七月,但又没有让叙事停止在七月的死亡,而是还原了安生写的《七月与安生》的“最终篇”。在我看来,究竟何为真实,何为虚幻,并不是这部电影要讨论的。电影提供的是生存的“可能性”。对七月来说,如果她坚持自己的安稳生活,难道就是错误的吗?现实中,很多人想要的正是这种生活,反倒是七月,选择截然不同的新生活,等待她的却是生命的消亡。至于安生,如果上述的推测成立,她实际上过着单亲妈妈的生活,难道就不如有“老赵”存在的生活安稳吗?
电影结尾,安生从餐厅出来,注视着玻璃橱窗,玻璃上映出了七月。这个场景极富象征性,在玻璃的镜像作用下,七月和安生似乎被整合成了一个一体两面的存在,正如电影所说:“安生仿佛变成了安稳的七月,七月也变成了流浪着的安生”。但我们还是得回到电影最初,七月和安生洗澡时,安生咬牙切齿地说“宁愿永远都不发育”,安生是一个拒绝发育,拒绝成长的人,数年的漂泊,是一种“拒绝成长”的表现,实际上印证了她的“边缘人”身份。而七月却把安生的漂泊生活当作自己真正想要的自由生活,原本老实地活在成人社会的她,忽然选择回到“成人”前的阶段,这其中真的像电影表现得那样顺理成章吗?安生在玻璃中看到七月,实际上是一种“误认”,她以为自己活成了七月曾经的样子,但事实是,七月开始了流浪生活,那个安稳的七月已经不存在了,既然她们活成了对方,那么安生真的不会厌倦安稳生活吗?同理,当七月“万水千山走遍”,她真的不会厌倦流浪生活吗?这些,都是电影不会告诉我们的。电影将爱情故事改写为成长故事,但我们并不能简单地指认电影描画的成长就是“合理的”。电影只是陈述了生存的可能性,却不作是非评判。如果我们选择学习七月,放弃安稳,四海漂泊,等待我们的,可能是异彩纷呈的新人生,也可能是猝不及防的生命尽头,这正是这个成长故事的含混性和多义性。
结语
在我看来,电影《七月与安生》,是对小说的创造性改编。电影在“爱与宿命”的基础之上,将故事朝人生和成长的方向延伸,通过叙事的多义性,提供了生存的多种可能性,同时也在可能的范围和尺度内,对女性主体之间的情感进行了探索。而处于虚实之间的“真相”,同所谓的“可能性”相比,似乎已经不太重要了。

多年后,再次细细品味一番,道不尽其中滋味,唏嘘不已。连没有结尾的结尾也成了最好的结尾,我的人生到现在也是过了一部分,剩下的还在继续。人生,跟电影何其相似。

看到过这样一个段子,说如果一个女的发现自己的男神和一个很差的女人在一起,那么她会想,原来他就这种品味,遂扣分;然而一个男的发现自己的女神和一个很差的男人在一起,他会觉得,原来她这么easy,我也能上。当时就被这神点评逗乐了,很多时候男女思维差异就在这里。

永利电玩城 1

所以《前任攻略》开场婚礼上前男友桌和前女友桌不同的气氛也就可以理解了。男人们见到的都是“前辈”,而女人们见到的都是“碧池”。不过能到场的,应该早都不够爱了吧。

与其说是一部喜剧,其实我更倾向于它是一部伦理片。可以让人看到世间百态,人情冷暖的片子。一路上尝尽各种艰难困苦,遇到各色各样的人,有好有坏。也曾有过喜怒哀乐各种情绪,甚至轻生。但生活总是充满不同的惊喜,好人总比坏人多。由衷敬佩老赵的毅力跟大多数时候善良,大多数时候表现出的积极乐观,而且在困境中也在不断劝人走向美好,无比感动。

电影是部好电影,看过才发现,其实讲的不是前任,而是爱情观。搞笑的不说,说些严肃的深情的部分。整部电影我最喜欢三个场景,也是三段话:罗茜在订婚典礼上哭成狗的一段话;老赵坐在凳子上对孟云说的一句话;一年后罗茜对孟云说的一句话。

不管世人如何否定本山大爷,但是我觉得能拍出这样一部电影,足矣!一如陈凯歌之于《霸王别姬》,在我心中就是如此!

罗茜在订婚典礼上举着酒杯哭成狗,长长的独白考验王丽坤演技。具体台词没有记清楚,但是大概就是,从学生时代开始,爱了孟云十四年,孟云不可能不知道。她始终没有把自己嫁出去因为一直在等孟云的答案。孟云娶了别人她终于明白这答案,所以决定嫁给老赵。老赵不是她的最爱但是她愿意嫁给他。

这不止于一部戏,而是人生。

我倒觉得这是罗茜最好的结局。自己默默付出一切去支持和爱却没有反馈只有接受的“兄弟”,和事业稳健懂得包容并真心珍惜自己的大叔,对于三十二岁,等了十四年的“剩女”,无疑应该选择后者。

如孟云在电影一开始介绍罗茜时候说的,她永远是更成熟的一个。孟云在她面前始终是幼稚的那一个,而罗茜的包容并不能让孟云爱上他。孟云配不上罗茜,就像《东京爱情故事》里丸子配不上莉香。而当孟云配得上罗茜,丸子配得上莉香的时候,他们各自都走上了不同的人生轨迹。九把刀在《那些年》里说,成长最残酷的事情,就是女孩儿永远比男孩儿早成熟一点。

本觉得这段哭成狗的对白除了让已经成为孟云妻子的夏露崩溃,还会让老赵很崩溃。不过后来看到老赵对孟云说的一段话,我又释然了。

老赵说,你们这代人跟我们这代人不一样。我们这代人东西坏了觉得要修一修,你们这代人东西坏了就要换,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前任。

所以你们这些小儿科的感情恩怨,老赵早就看透了。他很自信,并且不会因此放弃自己的幸福。

这应该是电影的点睛之笔。所以老赵知道罗茜最爱孟云,却依然要娶她,成熟的他早已懂得两个人过日子重要的是什么。他确定罗茜这个心结,是可以“修”好的。这个时候哭成狗的三十二的罗茜在他眼里应该还是个不懂爱的小女孩儿。

果然一年后,孟云与罗茜再次相见,能够“相逢一笑泯恩仇”。罗茜谈起老赵满是幸福,谈到孟云和自己,能淡然笑着说,当年自己那么纠结,可能只是因为她和孟云没有真正在一起过。孟云也打趣说,是啊,如果真的在一起了,也许会打破罗茜的最短分手记录。

两个人没有说破的,是罗茜的“不甘心”和孟云的“不够爱”。任何长久的暧昧、知心、蓝颜红颜却不能在一起的理由,不过是一个人的不够爱和一个人的不甘心吧。

前几天刚转发过一个微博漫画,两个小毛毛虫,在不同的树叶上,互相喊着我爱你。然而两条毛毛虫都不愿意冒险从自己的树叶跳到对方的树叶上,所以又互相说,我们还是做朋友吧。然后高兴的做起朋友。

不愿意从自己的树叶跳到对方的树叶,都是因为不够爱。矫情的人会说,很多人因为真的害怕失去,所以以朋友的名义爱着。而其实,不过是因为,还少了点什么。

所以也别总是陷在酸甜苦辣的回忆中无法自拔,仔细想想,多少是因为真的非ta不可,多少是因为自己的不甘心,不愿意面对自己人生的一种失败,因为没有真正得到过所以找不到放弃的理由。

东西坏了光换是没有用的,现在看似完美的下一个,难道就不会坏么?还是修一修,再修一修,这是一种更容易幸福的选择,是一种信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