革命者之死,让子弹飞

这个故事完全是围绕着张牧之展开的,那么梳理一下这个人的轨迹就是这样,早年参加革命投身行伍,革命失败后在乱世中进山落草为寇,偶然机会由匪摇身变官进城就职,城里有一恶霸只手遮天,恶霸虽觉得他实力不济但依旧当做心腹之患欲除之而后快,他也想扳倒恶霸却无奈实力不足,于是与恶霸周旋角力斗智斗勇,表面上处处退让甚至被逼的有些狼狈,干不过了就表面称兄道弟装装糊涂,实则步步紧逼寸土必争,然后置之死地而后生发动群众干革命除掉恶霸,最后虽然胜利但兄弟散去孑然一身,这个人生轨迹我怎么看怎么与毛暗合。当然,再强调一遍,张牧之是被姜文理想化完美化的毛,如这样去理解,黄四郎是谁就一目了然了吧,那份讲究、老到、狠辣,那份亦儒亦绅亦霸的劲头,当然还有偶尔蹦的洋文,你懂的,哈哈。

土匪斗恶霸这样的标题看着很故事会,但其实是有趣,国共之间风云诡谲的几十年和化身黄土的百万性命就被这样一言概述。姜文真是太厉害,最后那三天的戏,几个镜头几场戏几段话,就把毛带着我党发动群众搞革命这么复杂的事,讲的比什么三部曲还要明白得多。如果把撒银子的桥段视为一个政治寓言,恐怕没有比土地革命更加适合的类比对象了。正是通过这场运动,农民被指认为一个阶级,并第一次获得了政治主体性。

   在原著里,黄财主的原名叫黄天榜,”黄天棒”.
在电影里,叫作黄四郎,“黄四爷”。
    
    
    
   韩三爷,您得多么的无畏,才敢于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这片儿的出品人上?
您给这电影投了多少钱来着, 别是一千八百万
    
    (原著师爷姓陈,没县长这人。
电影里分别安上汤,马二名。将将是个“冯”字,有点附会,放括号里图个好玩吧)
    
    在电影后半,
张麻子对着黄四爷派出来的马车,虚射一枪,“让子弹飞一会”。
片刻,枪声四起。
    
   《让子弹飞》上映一会后,终会成燎原之势。其它手里有枪的导演,编剧,演员,杂志,评论家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把肚子里藏了多年的子弹打出去。
    
    姜文必将瓦解一个“三爷的王朝”,“剪刀手的王朝”。让黑马们倒下,白马们得以挣脱沉重的束缚。但”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来临。他会从容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让别人搬走。自己骑上白马,悠然的离开我们的视线,化为一个传说。
    
    
    
    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在影院看了一遍普通话版本的,今天又看了一遍川话版的,姜文的电影总是这么的高智商,找了一篇我看过写子弹中比较好的影评,收藏于此,方便我随时重温此片的时候查阅。

土匪斗恶霸这样的标题看着很故事会,但其实是真他妈有趣,国共之间风云诡谲的几十年和化身黄土的百万性命就被这样一言概况。姜文真是NB,子弹最后那三天的戏,几个镜头几场戏几段话,就把毛带着我党发动群众搞革命这么复杂的事,讲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国师凯爷小刚之流捆到一块也不成的,突然想,其实子弹改名叫建国大业也无不可,哈哈!

而最终,张牧之所象征的革命者也没有胜利。尽管完成了对旧权力的祛魅,但是打倒黄四郎,平均地权后队伍分崩离析,昔日的战友抛弃了他,成为了新的统治者,像原先的县长一样坐着火车被白马拉着。以前对着他表决心,发誓要分光钱财、打倒更多权贵的队友,认为使命已经结束,也不再跟随他。为什么提浦东,一下子把时间拉到了当代,就是影射当代。浦东这个“新上海”
就是旧时的 “大上海”, 革命并没有改变什么,新中国又变成了资本家的乐园。
暗示革命者身边打江山的人全部变成了走资派,
革命者形单影只,输给了人性。尾随的骑士沿着铁轨独行成一个孤绝的背影。这一切,像一个开始,又像一个结尾,更像是一个轮回。

      
      姜文的电影爱悄悄的牵扯些政治,但要把子弹对着官府打,未免自讨死路。他准备打向谁?
这就是本文最后要讨论的问题,也是姜文更大的野心所在。
看官们可以把他野心想的特别不怕死,但我可不敢胡写。我觉得他把枪口对准时下电影界,对准某位电影界的官府代言人。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姜文那句“我姜文站着,也能把钱挣了”。这点野心,观众都看的出来,也不难理解这句有点揶揄闷头挣钱的冯小刚。冯导岂是在于这点揶揄的人?还主动客串了汤师爷,和葛优联袂出演赚钱众。(冯导不但拍片赚钱发挥稳定,客串也是稳定的头五分钟就死。)汤师爷落水而死,
葛优演的马邦德为求活命,一直在冒充汤师爷。
可以说,在电影里,葛优代表了冯小刚。马邦德说的,就是汤师爷说的。也是冯小刚说的。
    
    
    
    汤师爷要赚钱,他向谁跪? 官府代言人“黄四爷”。 他怎么着挣钱?
黄四爷带头出钱,其他人就得跟着出钱,回头把钱还给黄四爷,得利三七开。
    
    张牧之要站着挣钱,也得在汤师爷的配合下,先忽悠“黄四爷”先出了一百八十万两银子才行。
    
    
    
    关键问题来了,汤师爷想赚钱得跪官府代言人黄四爷,冯导演想赚钱得跪那位爷?
    
    
    时下电影圈里,
有没有一个“爷”,是公认的官府代言人呢。这位爷,如果像黄四爷一样恶劣,已成中国电影的毒瘤,就够好了。这位爷,如果像黄四爷一样发家,先投身于“导”,一步步的向官府靠拢,终究成“爷”,就再好不过了。
    
   有没有这样的一位爷,让姜文这种爷们电影人觉得。“X爷,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线索还在电影里

留着细细对照电影看

P.s
看电影中张牧之对汤师爷讲自个身世的时候,汤师爷说起他名字的典故,什么豫州牧,兖州牧之类的,特意查了一下,“古代以九州之长为“牧”,“牧”是管理人民之意“。

个人以为,子弹这部电影从骨子里的精神上就是一次姜文将自己从小到大对毛的崇拜和情结集中宣泄表达的作品,而从表面的故事上则是毛带着GCD进行中国农民革命的寓言。

      理解子弹的政治隐喻,突破点在于姜文相对于原著,对故事发生时间的改动。
    
   理解子弹的现实所指,突破点在于姜文相对于原著,对角色姓名的改动。

 

也许,我是说也许,子弹并没有我想的那么复杂,也没有那么强的象征性和指代性,它只是一部非常非常好看的电影,而已,但上面随口说出的这些不着边际的话确是我看片中强烈感受到,在看片后在脑袋里不停打转的念头,我姑且胡说之,别人姑且胡看之。

电影中的张牧之基本上就是姜文心中理想化完美化的毛的化身。这个故事完全是围绕着张牧之展开的,那么梳理一下这个人的轨迹就是这样,早年参加革命投身行伍,革命失败后在乱世中进山落草为寇,偶然机会由匪摇身变官进城就职,城里有一恶霸只手遮天,恶霸虽觉得他实力不济但依旧当做心腹之患欲除之而后快,他也想扳倒恶霸却无奈实力不足,于是与恶霸周旋角力斗智斗勇,表面上处处退让甚至被逼的有些狼狈,干不过了就表面称兄道弟装装糊涂,实则步步紧逼寸土必争,然后置之死地而后生发动群众干革命除掉恶霸,最后虽然胜利但兄弟散去孑然一身,这个人生轨迹我怎么看怎么与毛暗合。当然,再强调一遍,张牧之是被姜文理想化完美化的毛,如这样去理解,黄四郎是谁就一目了然了吧,那份讲究、老到、狠辣,那份亦儒亦绅亦霸的劲头,当然还有偶尔蹦的洋文,你懂的。

      张牧之现在多少岁,又是那一年遇上蔡锷的呢?
  
  蔡锷1882年12月出生,1899年在时务学堂的老师唐才常德资助下赴日本留学,190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回国后先后在湖南广西云南等地练兵。
  
  如果张是1904年后见到的蔡锷,那么1900年时张牧之不超过13岁。
这样的孩子不应引起黄四郎的注意。且1920年时33岁,似乎又嫩了一些。蔡锷活到此时也不过三十七岁。
1899年之前的蔡锷不过是个16岁不到的学生,虽然已经声名不弱,但也不至于配个手枪队长吧。
张蔡相逢,应为1899-1904年蔡锷留学时发生。17岁的张牧之,又为何会给一个留学生作手枪队长呢?
  
  查了一下,1900年时,唐才常策划在武汉发动“自立军起义”。
蔡锷闻讯即回国响应老师。但唐看他年纪小,就派他去湖南送信。
后来唐才常被张之洞拍平,
蔡锷身在湖南躲过此劫,又回了日本(其实这时候他才改名叫蔡锷,才去学军事)。我以为,张牧之当上蔡锷手枪队长,正是这一年。
估计是唐才常不放心蔡锷一个人走,派了张牧之这个同龄毛头小伙子,给他当的保镖–”手枪队长”(估计是光头小队长)。
这样算,1920年影片发生时张牧之37岁,也很符合人物形象。
  
  黄四郎会在1900年认识张牧之,两种可能。1是黄也参与了自立军起义,在武汉或者湖南见过蔡锷与张牧之。
2是蔡锷把这个手枪小战士一起带到了日本,然后在日本和黄有过一面之缘。
  
  我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黄四郎和张牧之,显然都在日本混过不短地时间。
  
  问题5:张牧之黄四郎都混过日本? 应该是,他们都对介错很熟
  
  先来介绍一下介错:
  
  日本人不爱上吊爱切腹,他们觉得切死自己挺光荣的。
但切腹挺难操作,一刀捅进去,一时死不了还特别疼。身体倒得七扭八歪,挣扎起来满地的血,死相难看,特别不体面。故很多时候切腹者会让一个信赖的朋友当「介错」。介错人手持长刀站在其身后,在自杀者的短刀切腹的一瞬间砍下他的脑袋。
  
  切腹大家都熟,但介错就相对冷僻。 更别说在没网络和电视的1920年,
如果不是对日本文化相当熟悉的人,根本说不出这俩字吧。
  
  黄四郎在鸿门宴上说“要是这三个人供出我来,我就切腹,请兄台当我的介错”。
张牧之说“你搞错了,介错人用的是长刀”。两个人应该都在日本待过相当长的时间。
尤其是黄四郎,好端端的中国人没事谁能扯到切腹去。张牧之要在日本混,只能是1900-1904年。因为1904年蔡锷回国后就没怎么去日本(其实我也不熟,蒙的),作为蔡锷的手枪队长,张牧之也不能去日本。等1916年8月,蔡锷病重去日本治病,当时张牧之一定跟着去了日本,但估计这段时间他可没兴趣研究什么切腹。何况11月初蔡锷就病逝了。
  
  回答了这5个问题后, 我们重新看黄四郎这个人。
他留过西洋,也留过东洋。说话爱拽文,冒成语,国学功底算不错。你若把他看作一个土财主,这些设定显然有很蹩脚;
但若把他看作早期便追随孙中山的革命party, 那些设定就很恰当。
  
  黄四郎,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土财主。
他是一个腐化的前革命者,现当权派。 在鹅城,他是“官府”的代言人。

问题2:黄四郎只是个地主恶霸么? 没那么简单
     黄四郎交给假麻子(胡军)地雷时,说了很多:“北中国我不知道,但这种限量版地雷,整个南国只有两个”;“第一个在辛亥革命时炸了第一响”;“惊天,动地,还泣鬼神”;“1910,made
in U.S”
    
     辛亥革命发生于1911年,这1910年才生产。
黄四郎不但知道辛亥革命的地雷是什么型号,还拥有唯一一颗双胞胎地雷。
请问,黄四郎在辛亥革命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黄四郎参与了在武昌起义的核心策划,是辛亥革命的老资格革命党!不信?下面还有佐证
     
问题3:张麻子只是个土匪么? 当然不是
     电影里很明白的说了,
张牧之,早年追随松坡将军(蔡锷),17岁时即为其麾下手枪队长。是讲武堂出来的(考虑到蔡锷,应为1909年成立的云南陆军讲武堂)。蔡锷在日本死后(1916),张牧之回国,落草。
     蔡锷何人?梁启超高徒,民国开国元勋,护国军神。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后20日,蔡锷就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响应革命。1915年又发动护国讨袁并取得胜利。张牧之早年即追随他,也算是
辛亥革命党对老资格。
     张牧之和黄四郎还曾是革命战友? 影片给出了明显的线索
     
问题4:1900的一面之缘?
     张牧之与马邦德赴黄四郎的鸿门宴时,
黄四郎说。“20年前,我和张麻子曾有一面之缘”。从影片可以看出,黄四郎一开始就知道假县长就是张牧之就是张麻子。这句一面之缘,是他刻意点开的敲山震虎。影片确凿的发生在1920年。
20年前就是1900年。
     黄四郎和张牧之在这一年见过面? 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我们继续从张17岁当上蔡锷手枪队长入手。
     问题是,张牧之现在多少岁,又是那一年遇上蔡锷的呢?
     蔡锷1882年12月出生,1899年在时务学堂的老师唐才常德资助下赴日本留学,1904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
回国后先后在湖南广西云南等地练兵。
     如果张是1904年后见到的蔡锷,那么1900年时张牧之不超过13岁。
这样的孩子不应引起黄四郎的注意。且1920年时33岁,似乎又嫩了一些。蔡锷活到此时也不过三十七岁。
1899年之前的蔡锷不过是个16岁不到的学生,虽然已经声名不弱,但也不至于配个手枪队长吧。
张蔡相逢,应为1899-1904年蔡锷留学时发生。17岁的张牧之,又为何会给一个留学生作手枪队长呢?
     查了一下,1900年时,唐才常策划在武汉发动“自立军起义”。
蔡锷闻讯即回国响应老师。但唐看他年纪小,就派他去湖南送信。
后来唐才常被张之洞拍平,
蔡锷身在湖南躲过此劫,又回了日本(其实这时候他才改名叫蔡锷,才去学军事)。我以为,张牧之当上蔡锷手枪队长,正是这一年。
估计是唐才常不放心蔡锷一个人走,派了张牧之这个同龄毛头小伙子,给他当的保镖–”手枪队长”(估计是光头小队长)。
这样算,1920年影片发生时张牧之37岁,也很符合人物形象。
     黄四郎会在1900年认识张牧之,两种可能。1是黄也参与了自立军起义,在武汉或者湖南见过蔡锷与张牧之。
2是蔡锷把这个手枪小战士一起带到了日本,然后在日本和黄有过一面之缘。我更倾向于后者,
因为黄四郎和张牧之,显然都在日本混过不短地时间。
     
问题5:张牧之黄四郎都混过日本? 应该是,他们都对介错很熟
     先来介绍一下介错:
     日本人不爱上吊爱切腹,他们觉得切死自己挺光荣的。
但切腹挺难操作,一刀捅进去,一时死不了还特别疼。身体倒得七扭八歪,挣扎起来满地的血,死相难看,特别不体面。故很多时候切腹者会让一个信赖的朋友当「介错」。介错人手持长刀站在其身后,在自杀者的短刀切腹的一瞬间砍下他的脑袋。
     切腹大家都熟,但介错就相对冷僻。 更别说在没网络和电视的1920年,
如果不是对日本文化相当熟悉的人,根本说不出这俩字吧。
     黄四郎在鸿门宴上说“要是这三个人供出我来,我就切腹,请兄台当我的介错”。
张牧之说“你搞错了,介错人用的是长刀”。两个人应该都在日本待过相当长的时间。
尤其是黄四郎,好端端的中国人没事谁能扯到切腹去。张牧之要在日本混,只能是1900-1904年。因为1904年蔡锷回国后就没怎么去日本(其实我也不熟,蒙的),作为蔡锷的手枪队长,张牧之也不能去日本。等1916年8月,蔡锷病重去日本治病,当时张牧之一定跟着去了日本,但估计这段时间他可没兴趣研究什么切腹。何况11月初蔡锷就病逝了。
         回答了这5个问题后, 我们重新看黄四郎这个人。
他留过西洋,也留过东洋。说话爱拽文,冒成语,国学功底算不错。你若把他看作一个土财主,这些设定显然有很蹩脚;
但若把他看作早期便追随孙中山的革命党, 那些设定就很恰当。
     黄四郎,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土财主。
他是一个腐化的前革命者,现当权派。 在鹅城,他是“官府”的代言人。
     我总结一下暗线:
     1900年,张牧之追随蔡锷到日本,并与黄四郎有一面之缘。
     1900-1911年,张牧之和黄四郎在同一个革命阵营,但无交集。
     1911年10月10日, 辛亥武昌起义,黄四郎为核心成员。
10月30日,蔡锷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张牧之也算核心成员。
     1911年-1920年.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黄四郎,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利敛财。他投靠了实力军阀张敬尧(还是张宗昌?
其实我没听清楚。
总不能是张孝准吧)这座靠山后,愈发肆无忌惮,横征暴敛,更以故乡鹅城为根本苦心经营,控制了民国小半的烟土交易,大发其财。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张牧之,不求权钱,继续追随蔡锷。
1916年蔡锷死于日本,此后张牧之对时局失望,干脆落草为寇。
     1920年,
张牧之马邦德来到鹅城,电影开始。张黄斗法,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鹅城起义,胜利后张牧之分文不得,心爱的女人和他的兄弟们一起走了。这场“革命”,正如当年的辛亥革命,
他什么也没得到,甚至失去了很多。 他坐的chair, 也被别的man抗走了。
     这就是姜文在此电影里内藏的政治隐喻。
谁会投入革命?蔡锷这样的英雄会,袁世凯这样的枭雄会,但最后得权的一定是袁世凯;张牧之这样的爷们会,黄四郎这样的投机者会,但最后得利的一定是黄四郎。
当张牧之再次掀起鹅城革命,他不为财也不为权,不为女人也不为大众。他对黄四郎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如果你们觉得这个隐喻还不够过瘾, 鸿门宴上还有句台词。“彼时彼刻?”
“恰如此时此刻”(谢绝联想,请勿跨省)。
     
问题6:姜文要干什么? “让子弹飞一会”

个人以为,子弹这部电影从骨子里的精神上就是一次姜文将自己从小到大对毛的崇拜和情结集中宣泄表达的作品,而从表面的故事上则是毛带着GCD进行中国农民革命的寓言。
电影中的张牧之基本上就是姜文心中理想化完美化的毛的化身。强调一下,我不是索引派,也很烦在一部电影里去寻找符号化的象征意义什么的,我觉得那很无聊。上述结论完全是看片中一种强烈的直觉,到底是不是这么回事,谁也别跟我较真。

姜文生得早,没有赶上“告别革命”的好日子。从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不断革命时代的产儿,却生长在一个告别革命的年代。这个问题是他人格的一部分,他需要一种表达,但他似乎也并没有试图解决这个问题。他只是讲了一个寓言,结尾要靠我们自己来完形。若干年后,有人采访姜文,姜文说,“赶巧我们这一代人,一九七六年以前的人吧,赶巧跟一批历史创造的英雄同时代活过。毛泽东逝世时,我已经十三岁了,起码这十三年我们是在同一个舞台上生活过,他的影响是不可回避的。”姜文曾在他的临时寓所的写字台上、洗脸间、床头,所有可以放书的地方,大都放着与“毛”字沾边的书:有《毛泽东选集》,有研究毛泽东的书籍,还有毛泽东喜爱的书《容斋随笔》。姜文说,守着这样一个伟人,这么大的一个世界,这么多风风雨雨,比看“三国”要精彩得多。

影评这么多,吐槽点最多的就是周润发饰演的黄四郎了。这个地主恶霸,说单词,玩“介错”,还总要拽拽文,钱也多的离谱。这些特质可笑,不必要,也不合理。
但揭开暗线的线索,就在于这些“不合理”。
影片的暗线,几乎都巧妙得埋在笑料之下。
  
  问题1:故事发生在什么时间? 1920.
  
  葛优演的马县长,在刚进鹅城不久就说:“不好,我们来晚了,前任县长已经把税预征到90年后了,都到2010年了”。
原著中故事发生在193X年,是姜文特意改到1920年的。
  
  问题2:黄四郎只是个地主恶霸么? 没那么简单
  
  黄四郎交给假麻子(胡军)地雷时,说了很多:“北中国我不知道,但这种限量版地雷,整个南国只有两个”;“第一个在辛亥革命时炸了第一响”;“惊天,动地,还泣鬼神”;“1910,made
in U.S”
  
  辛亥革命发生于1911年,这1910年才生产。
黄四郎不但知道辛亥革命的地雷是什么型号,还拥有唯一一颗双胞胎地雷。
请问,黄四郎在辛亥革命中,发挥了什么作用?
  
  黄四郎参与了在武昌起义的核心策划,是辛亥革命的老资格革命party!不信?下面还有佐证
  
  问题3:张麻子只是个土匪么? 当然不是
  
  电影里很明白的说了,
张牧之,早年追随松坡将军(蔡锷),17岁时即为其麾下手枪队长。是讲武堂出来的(考虑到蔡锷,应为1909年成立的云南陆军讲武堂)。蔡锷在日本死后(1916),张牧之回国,落草。
  
  蔡锷何人?梁启超高徒,民国开国元勋,护国军神。
1911年辛亥武昌起义后20日,蔡锷就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响应革命。1915年又发动护国讨袁并取得胜利。张牧之早年即追随他,也算是
辛亥革命party对老资格。
  
  张牧之和黄四郎还曾是革命战友? 影片给出了明显的线索
  
  问题4:1900的一面之缘?
  
  张牧之与马邦德赴黄四郎的鸿门宴时,
黄四郎说。“20年前,我和张麻子曾有一面之缘”。从影片可以看出,黄四郎一开始就知道假县长就是张牧之就是张麻子。这句一面之缘,是他刻意点开的敲山震虎。影片确凿的发生在1920年。
20年前就是1900年。
  
  黄四郎和张牧之在这一年见过面? 那一年发生了什么?
我们继续从张17岁当上蔡锷手枪队长入手。

      解决了前5个问题,我们就明白姜文如何同时取悦小装,大神和官府三个群体了。
那就是打时间差。这是一部让子弹飞一会儿才能被解读出的电影,子弹中的火药藏在喜剧和商业的外壳之下,躲过了官府的剪刀手。
他若明白无误的指出黄四郎是由XX手段走上统治阶级的恶棍,配合最后的“鹅城运动”,那这片死的绝对比宁浩的《无人区》还惨烈。等子弹飞完,官府醒过神儿来,影片都下映了。
      从技术手段来说,姜文为追求这个飞一会儿才明白的效果,刻意的将每一条重要的线索后埋一个包袱以转移注意力。
比如张牧之刚刚自陈身份,说自己跟松坡将军混过。
观众还没转过筋想清楚松坡是谁,葛优就跳出来插科打诨:“那一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在逗笑大家之余,将观众的注意力从“松坡”,“十七岁”这样的线索上转移开。避免影片立刻被看懂。
      姜文的电影爱悄悄的牵扯些政治,但要把子弹对着官府打,未免自讨死路。他准备打向谁?
这就是本文最后要讨论的问题,也是姜文更大的野心所在。
看官们可以把他野心想的特别不怕死,但我可不敢胡写。我觉得他把枪口对准时下电影界,对准某位电影界的官府代言人。
      让我们再回顾一下姜文那句“我姜文站着,也能把钱挣了”。这点野心,观众都看的出来,也不难理解这句有点揶揄闷头挣钱的冯小刚。冯导岂是在于这点揶揄的人?还主动客串了汤师爷,和葛优联袂出演赚钱众。(冯导不但拍片赚钱发挥稳定,客串也是稳定的头五分钟就死。)汤师爷落水而死,
葛优演的马邦德为求活命,一直在冒充汤师爷。
可以说,在电影里,葛优代表了冯小刚。马邦德说的,就是汤师爷说的。也是冯小刚说的。
      汤师爷要赚钱,他向谁跪? 官府代言人“黄四爷”。 他怎么着挣钱?
黄四爷带头出钱,其他人就得跟着出钱,回头把钱还给黄四爷,得利三七开。
      张牧之要站着挣钱,也得在汤师爷的配合下,先忽悠“黄四爷”先出了一百八十万两银子才行。
      关键问题来了,汤师爷想赚钱得跪官府代言人黄四爷,冯导演想赚钱得跪那位爷?
      时下电影圈里,
有没有一个“爷”,是公认的官府代言人呢。这位爷,如果像黄四爷一样恶劣,已成中国电影的毒瘤,就够好了。这位爷,如果像黄四爷一样发家,先投身于“导”,一步步的向官府靠拢,终究成“爷”,就再好不过了。
      有没有这样的一位爷,让姜文这种爷们电影人觉得。“X爷,没有你,对我很重要”。线索还在电影里
      理解子弹的政治隐喻,突破点在于姜文相对于原著,对故事发生时间的改动。
      理解子弹的现实所指,突破点在于姜文相对于原著,对角色姓名的改动。
     在原著里,黄财主的原名叫黄天榜,”黄天棒”.
在电影里,叫作黄四郎,“黄四爷”。
      韩三爷,您得多么的无畏,才敢于把自己的名字,放在这片儿的出品人上?
您给这电影投了多少钱来着, 别是一千八百万
      (原著师爷姓陈,没县长这人。
电影里分别安上汤,马二名。将将是个“冯”字,有点附会,放括号里图个好玩吧)
      在电影后半,
张麻子对着黄四爷派出来的马车,虚射一枪,“让子弹飞一会”。
片刻,枪声四起。
      《让子弹飞》上映一会后,终会成燎原之势。其它手里有枪的导演,编剧,演员,杂志,评论家们,都会迫不及待的把肚子里藏了多年的子弹打出去。
      姜文必将瓦解一个“三爷的王朝”,“剪刀手的王朝”。让黑马们倒下,白马们得以挣脱沉重的束缚。但”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来临。他会从容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让别人搬走。自己骑上白马,悠然的离开我们的视线,化为一个传说。
     
      让子弹飞一会儿吧!

姜文崇拜毛泽东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他说过毛泽东是他少年时代的最大偶像。据说,他们家所有可以放书的地方,大都放着与毛泽东有关的书:有毛写的,有毛喜欢的,也有研究毛的。姜文在拍片的时候也常常带一五角星的老式军帽,我猜,这与他的毛氏崇拜和英雄情结也不无关系,就像《生命不能承受之轻》里面的萨宾莎的祖父黑礼帽一样,那玩意能让他跟遥远的历史和自己的内心的某种情结联接起来,然后让自个在HIGH的状态里去拍电影。

而在屠龙少年死去四十年后,新社会中的阶层分化开始显著起来,一个固化的官僚层级制出现在了这个无产阶级专政国家的地平线上,仿佛下一条恶龙,下一个黄四郎,露出一抹狰狞的笑容。

 

      2.黄: 鹅城山清水秀,物产丰富,可是路不好。
        汤师爷:那就太好了,让老百姓捐钱修路,收了钱咱们对半分。
        黄:路呢?
        汤师爷:怎么着也得派两个人装装样子嘛,修他个一年半载的,我这县长也就到卸任了。
        黄:麻匪再来捣捣乱,我们就说经费都被麻匪抢了,还能再要一回钱。
        汤师爷:我听说以前五任县长都被抢了,我们凭什么就不能被抢呢???????

张牧之和黄四郎最后那段对话颇耐人寻味,张牧之说,不为钱,也不为你,而是“你不在,对我很重要”,我想这句话大概就是姜文心目中理解的毛,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的革命者,革命是他的宿命。他所作的一切不为权、不为利,而是为了打破、推翻、颠覆、革命,他强大的力量必须面对一个足够强大的目标,然后摧毁之,一旦失去这个着力点,他的力量就失去了目标和控制,变成了洪水猛兽,涂炭生灵。

姜文崇拜毛泽东这事很多人都知道,他说过毛泽东是他少年时代的最大偶像。

      解决了前5个问题,我们就明白姜文如何同时取悦小装,大神和官府三个群体了。
那就是打时间差。这是一部让子弹飞一会儿才能被解读出的电影,子弹中的火药藏在喜剧和商业的外壳之下,躲过了官府的剪刀手。
他若明白无误的指出黄四郎是由XX手段走上统治阶级的恶棍,配合最后的“鹅城运动”,那这片死的绝对比宁浩的《无人区》还惨烈。等子弹飞完,官府醒过神儿来,影片都下映了。
    
   从技术手段来说,姜文为追求这个飞一会儿才明白的效果,刻意的将每一条重要的线索后埋一个包袱以转移注意力。
比如张牧之刚刚自陈身份,说自己跟松坡将军混过。
观众还没转过筋想清楚松坡是谁,葛优就跳出来插科打诨:“那一年,我十七岁,她也十七岁…”。在逗笑大家之余,将观众的注意力从“松坡”,“十七岁”这样的线索上转移开。避免影片立刻被看懂。
    

后来给审查掉了。
     1.黄:
鹅城130万人,一半是男人吧,就有65万,其中1/3是青壮年,把他们卖到美国做廉价劳动力,每个100快大洋,就是2000万大洋。
      汤师爷:我都懒得送到美国,干脆就在鹅城盖一个园子得了。

张牧之和黄四郎最后那段对话也颇耐人寻味,
在这个图穷匕见亮出底牌的时刻,张麻子问黄四郎“你说是钱对我重要,还是你对我重要?”这个问题之所以要紧,是因为,它其实是在问,“你知道我是谁吗?”而两个选择代表了两种身份:第一种身份是土匪,只图钱财,不问是非,这样的人,一定会认为钱更重要;第二种身份是造反者,造反者比土匪更有野心,试图推翻当权者,取而代之,这样的人一定会认为推翻当权者比掠夺钱财更为重要。在黄四郎的眼里,张麻子并不是简单的土匪,所以,他会回答“我”。然而,张麻子给出了一个出乎他意料的答案——“你和钱对我都不重要,没有你,对我很重要”。这个答案击溃了黄四郎最后的一点矜持,因为这个答案的背后,是一个他从来没有料到过的身份——革命者。
我想这句话大概就是姜文心目中理解的毛,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的革命者,革命是他的宿命。他所作的一切不为权、不为利,而是为了打破、推翻、颠覆、革命,他强大的力量必须面对一个足够强大的目标,然后摧毁之,一旦失去这个着力点,他的力量就失去了目标和控制,变成了洪水猛兽,涂炭生灵。

      我总结一下暗线:
    1900年,张牧之追随蔡锷到日本,并与黄四郎有一面之缘。
    1900-1911年,张牧之和黄四郎在同一个革命阵营,但无交集。
    1911年10月10日, 辛亥武昌起义,黄四郎为核心成员。
10月30日,蔡锷在云南发动重九起义,张牧之也算核心成员。
    1911年-1920年.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黄四郎,开始利用手中的权利敛财。他投靠了实力军阀张敬尧(还是张宗昌?
其实我没听清楚。
总不能是张孝准吧)这座靠山后,愈发肆无忌惮,横征暴敛,更以故乡鹅城为根本苦心经营,控制了民国小半的烟土交易,大发其财。
     辛亥胜利后,革命者张牧之,不求权钱,继续追随蔡锷。
1916年蔡锷死于日本,此后张牧之对时局失望,干脆落草为寇。
    1920年,
张牧之马邦德来到鹅城,电影开始。张黄斗法,掀起了一个小小的鹅城起义,胜利后张牧之分文不得,心爱的女人和他的兄弟们一起走了。这场“革命”,正如当年的辛亥革命,
他什么也没得到,甚至失去了很多。 他坐的chair, 也被别的man抗走了。
    这就是姜文在此电影里内藏的政治隐喻。
谁会投入革命?蔡锷这样的英雄会,袁世凯这样的枭雄会,但最后得权的一定是袁世凯;张牧之这样的爷们会,黄四郎这样的投机者会,但最后得利的一定是黄四郎。
当张牧之再次掀起鹅城革命,他不为财也不为权,不为女人也不为大众。他对黄四郎说:“没有你,对我很重要”。
    如果你们觉得这个隐喻还不够过瘾,
鸿门宴上还有句台词。“彼时彼刻?” “恰如此时此刻” 欢迎联想,谢绝跨省。
  
  问题6:姜文要干什么?

以下均为转载

——————————————————————–偶是分割线
问题1:故事发生在什么时间? 1920.
     葛优演的马县长,在刚进鹅城不久就说:“不好,我们来晚了,前任县长已经把税预征到90年后了,都到2010年了”。
原著中故事发生在193X年,是姜文特意改到1920年的。

       姜文拍电影,也图个被认同。他的四部风格各异的电影,都有强烈的自我表达欲望。每一个片中的“我”,包括夏雨演的,都是他内心的部分投射。其前三部电影表现出来的选本、选角的眼光,节奏、镜头的把握,讲故事谈思想的水平等硬实力,在吾等小青年心中已然封神入圣。但姜文不满足,他追求更广阔的认同。《鬼子来了》被禁,《太阳》票房不佳,这些不认同的声音在姜文心里絮絮叨叨挥之不去。
     两年多后,姜文射出来的,是经过精心构化,寻求破局的子弹。他的野心是得到同行,大众,小青年,大神和官府共同的认同。一言以蔽之:
     我姜文,“站着”也能把钱赚了。
         我从没见过国产导演有如此之大的野心,这野心听起来又如此的不可实现。同行是冤家,小青年想脱离大众,大神要高于小青年。
最重要的是,官府认同的,小青年和大神就不认同。大众同行还算容易同时取悦。但小青年,大神和官府这三群,在态度上冰炭不容。
         现实正是如此,在官府放行,喉舌大赞之后,电影自身素质迅速赢得了同行和大众的青睐。
广大小装青年们在短暂的观望后,看到宁财神同学的一句“姜文王朝来了!”后立即拜倒投诚。罗永浩,今何在等大神迫不及待地跟跳出来,“日,评价这么高,不至于吧。(这电影没啥思想啊)”,“下次拍个更有追求的电影”,“你们到底为什么激动啊”。
更极端一些的人开始咒骂,“姜文背叛了我们背叛了理想,腐化了拜金了追求票房了”。“站着,也能挣钱”这种事在他们眼里是没门的。
“你媚俗了大众,让大家都看的懂,你就已经跪下了。”“你媚俗了官府,不玩政治讽刺了,你就已经跪下了!”。
         连我这个不合群的小装青年,看完后也充满了疑惑。前两小时被导演带着高速狂飙,爽透了,结尾的节奏变化却让我无所适从。张麻子打倒了黄四郎,
最后却一无所得,兄弟女人也离他远去。他骑着白马缓缓离去的场景让我十分落寞。虽然最后的那场“起义”倾向危险…但这就是姜文电影里想说的么?
     子弹呼啸而来,透体而过,我却没一点感觉,好像没打中一样。搞的我连影评都不想写了。
     姜文说:“让子弹飞一会儿”。
         电影的开头,张麻子对着白马开了一枪,这枪瞄准绳结,打中却不打断。白马继续跑,绳索已不能吃力。让“子弹飞了一会”,绳索终于断裂,白马才四散跑开。电影的结尾,姜文对我开了一枪。
白马在我脑中奔驰一夜一天,绳索终于断裂, 我才舒服了。
     如果你看见了那思绪拖出来的暗线,就会明白宁财神说错了。“姜文的王朝,永远不会到来”
     影评这么多,吐槽点最多的就是周润发饰演的黄四郎了。这个地主恶霸,说单词,玩“介错”,还总要拽拽文,钱也多的离谱。这些特质可笑,不必要,也不合理。
但揭开暗线的线索,就在于这些“不合理”。
影片的暗线,几乎都巧妙得埋在笑料之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