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电玩城阳光烧到七月半,活在爱里

和小说比起来,我觉得电视剧更不真实了。
小说里的色情片段似乎过于挑战伦理,真实得可怕,但还是真实。进化竞争中的上海滩,不时有人横死街头,为钱,为名,为欲望,更多的人碾死在格格咬合的锯齿中。
几乎忘记了小说中,阿其的结局了,只知道,荔荔为了自己的欲望,伤害了母亲,夺走了母亲最真挚的幸福。
可是,这样的结局对小月桂残忍,可是,他们都活着,无论怎样,都有永久的念想。小月桂给予了,让爱的人夺走了幸福,所以她没有失去。

我可以把思念转移,
对过去说声感激,
就算你的心里早已放弃,
我依然活在爱里,
两个世界没有交集,
我还为你活在爱里,
寂寞总在午夜来袭,
越想逃离越无处躲避,
越想忘记越无能为力,
只能在爱里放逐我自己。
                                                ——题记
     《上海王》改编自虹影的同名小说,以20世纪的上海滩为背景,再现十里洋场黑帮势力的角逐纷争,讲述了乱世之中奇女子筱月桂与三代上海王之间充满传奇色彩的爱恨情仇,剧中恢弘的时代背景和小人物的坎坷命运完美交织在一起,既大气磅礴、纷纭浩瀚,又道尽了人生的悲欢离合、爱恨交缠。
      从《永不瞑目》到《铁齿铜牙纪晓岚》到《牟氏庄园》到《母亲母亲》再到《上海王》,袁莉用精湛的演技带给我们一次又一次心灵上的震撼与感动;从《逆水寒》到《玫瑰江湖》到《来不及说爱你》,每一次,钟汉良用他那既忧伤又浪漫的深情让我们不能自已,这样的组合,无疑是质量的保证,这也是我追看《上海王》的初衷,32集看下来,再一次,我被他们诠释的角色打动的无以复加,那样充满遗憾与无奈的爱情让人叹息,也让人刻骨铭心、永生难忘。

看过的电视剧里,我最心疼的两个女的,一个是雪山飞狐里的程灵素,一个是IRIS里的善华,我曾经也写过善华。
而男的,最心疼的就是阿其。
如果没有见过最好的他,也不会因为这样的结局感到伤痛。
越看到后面心里越难过,总想着,回不去了,回不去了。
纵使小月桂要嫁给常爷,纵使黄佩玉当众跟小月桂求婚,纵使沁云嫁给了阿其,我都不绝望,总想着,没事,日子还长着呢,常爷会死,黄佩玉会死,沁云会离开,他们还有机会,但是我忘了,命运不给他们机会,从开始,他们就已经在错过,有多少次,他们本可以在一起的,可他们没有,所以往后也没有,自始至终,阿其都只能默默守护。
有许多人讨厌小月桂,可是我不讨厌她,像辛妈妈说的,她是她见过最勇敢的女人。所以才会让那么多的男人喜欢她吧,她独立,倔强,善良,不会被打倒。经历大苦大难,终于从乡下的野丫头站到了上海滩引人瞩目的位置。阿其,她说过很多次,埋在很深很深的地方了。她爱阿其不够深吗?我想不是,只是她的命运太多舛,只是她的个性太要强,好吧,她在和阿其的爱里,是有些自私的,她坚持要做她认为对的事,就像李姐说,有时候也要为别人考虑。但是她经历了命运的嘲弄,从小父母双亡,生活贫苦,本只想混口饭吃,可是命运不让她安然度日,大婚时看着准备托付终身的人死在自己眼前,被人卖窑子,雪夜在电话亭诞下孩子,孩子被抢,那个时候多艰难呀,可是阿其在那个时候却没有出现。小月桂知道,要活下去,只能靠自己。
所以,命运再次让两人分离达六年之久,也让小月桂坚强独立起来。
而阿其,活在对小月桂的思念里,那个曾经跑出来救自己的姑娘,笑颜如花的姑娘,被自己捉弄的姑娘,泪雨涟涟的姑娘,终于离他远去。
再次的相逢,又是一个阳光明媚又混乱的下午。无意的一瞥,熟悉的面庞再次在眼前浮现。只是曾经那个莽撞的傻姑娘,长大了。
笑容温淡,每次的眼波流转,都是淡淡的哀伤和无奈。
“我还没有结婚”阿其莫名冒出一句。
在一起吧,可以吗?
可是小月桂不再是以前的小月桂,她有她的野心,她想靠自己的双手智慧在上海滩立足。于是和黄埔玉,各怀心事,互相利用,站在了人人瞩目的位置,也让黄埔玉折服。阿其再一次失魂落魄,无声隐忍,自己怕是再也不能靠近了吧!
阿其真的懦弱,若不是黄埔玉死时的一问,小月桂淡然而坚定的回答,阿其啊,你是不是都不敢承认自己在小月桂心中的位置。黄埔玉死了,小月桂在上海滩站稳了脚跟,阿其成为了商会的第三代王。然而命运依然弄人,小月桂和阿其即使站在了很高的位置,他们也不能再一起。沁云,那个青梅竹马的小妹妹,为了阿其所做得牺牲,让阿其心怀愧疚和她结了婚,一晃就是十年,这十年,他们都在想着什么。沁云站在窗口,看见阿其回来时向自己疲惫地一笑,走到餐桌旁,把饭菜准备后,看着阿其吃饭,平静地讲了一个故事,然后和阿其离婚。沁云啊,那个刁蛮任性的大小姐,也被岁月和磨难洗练得这样淡然平和了。
沁云离开了,可是时代风云变幻,商会命运已摇摇欲坠,可阿其还信守着坟前给常爷立下的誓言,要把商会发扬广发,他开始了自己的杀戮,然而答应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第三次,每一次杀戮,都在割伤自己和亲人们的心。无辜的老商会成员被杀死,荔荔成了植物人,好兄弟何立被自己打死,午夜梦回,也是惊出一身汗,一只接一只的抽烟,眉头深锁,却无法停下脚步来。夜晚开车在小月桂家前停下,关了车灯,静静坐着,看着窗前的身影,二人在黑夜里默然无语,他们都在彼此心里很深很深的地方。
他给自己的责任太重大,被时代压得喘不过气来,又不肯放手,这种执拗何尝不是对小月桂的爱,二十多年,不离不弃,默默守护,只要看到,就很开心。
常常想起那年二人头对头学写字,想起二人的打闹,想起阿其执意给小月桂照下的照片,想起阿其在雨中撑伞听着小月桂唱曲,眉间烟波里都是深深的爱啊。
阿其走了,最后的阿其,突然让我想起二十多年前的那个少年,笑容可掬,单纯开朗,爱谁就对谁好。

阳光烧到七月半

电视剧让我恨透了。
活着是因为钟汉良/阿其的武生相让我恼恨编剧把这么个该让人爱的男人,变成了什么都不像的人。
可是钟汉良同学的演技,呃~
太混乱了,混乱……
小月桂是真的彻底失去了。

     (一)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余其扬——第三代上海王,俊朗多情,对待爱情,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他的一生,感情上孤寂而执著,用短暂的生命守望一个爱的回应,用情至深,让人心疼。
      他一直都是一个人,风和日丽的时候是一个人,凄风冷雨的时候还是一个人;生是一个人,死也是一个人。
      年少时,在营救黄佩玉的行动中,他被勇敢的小月桂救下,她的一个回头,注定了两个人此生的一眼万年。
      他用他的坚守告诉我们:有些人,是愿意用一生的时间报恩的,从他被救的那一天起,也许他就不是为了自己而活了。
      那时的他,还是一个稚嫩无忧的青年,对小月桂的情愫在心里慢慢的生根发芽,他捉弄她、惦念着她,就这样惦念了一辈子。
      时光荏苒,当苦痛刻着年轮碾压过青春,若说还能够慰藉心灵的,便只是那人生若只如初相见的美好罢了。
      两人分开多年,再次重逢,他说:“心里念了太多遍你的名字,突然见到你,却叫不出来了”,就像久未归家的游子,站在家门后,却近乡情更怯般激动得不能自持。
      尽管他是上海滩的第三代上海王,但浦江商会到他手里的时候,早已是今非昔比,他没有常力雄式的血性,没有黄佩玉式的冷酷,此时的浦江商会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以盈利为目的的经济组织。
      浦江商会是阿其的家,即使此时此刻的商会已经成为了他夜不能寐的梦靥,他依旧想用生命去守护它,哪怕方式方法极端而不被认同。
      多年以后,风云变幻,当他再回头时,她不再是小月桂,而是筱月桂;当她再回头时,他不再是阿其哥,而是余先生。这一生,他们一次次的错过,从未曾能够牵手到白头。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看到阿其为了商会的存亡误入歧途,小月桂第一次向他表明心意,只是塞上牛羊空许约,此情此景,这条不归路,阿其已不能回头,于是就注定了结局的悲怆。
      一把左轮手枪,仅有一发子弹,她与他对立而站,以轮流向对方开枪的方式做殊死决斗。
      他说:小月桂,当年在人贩市场,我第一次见到你,你还是从乡下来的脏丫头,还记得你把名字写在纸上介绍自己,“我是小月桂,我能干活,不怕吃猪食”那一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她说:有一次秦老板把我绑走,你把我藏到了你住的地方,有一天你不在家,我把房子打扫得很干净,那一刻我在想,要是能住在这样的地方,该有多温暖。
      他说:常爷要见你,我带你去商会见常爷,你跟我说,要是常爷娶我,我该怎么办,我告诉你,常爷是上海滩的大英雄,是我的义父,可你知道吗?我爱你!可我不能说,现在你还爱我吗?
      她说:爱。
      只是这声爱刚出口,伴随着枪响,阿其砰然倒地。
      这场决斗,注定了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阿其的牺牲,他把手枪交到她手里,就等于把自己交到她手里。
      她也许不知道,这竟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只因千帆过尽,沧海桑田,他还能够在她的怀里,他还知道她爱他。
      他爱她,她爱他,这便够了。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脑海里依稀浮现出这样的曲子:
      记得当时年纪小,
      你爱谈天,
      我爱笑,
      有一回并肩坐在桃树下,
      风在林梢鸟儿在叫,
      我们不知怎样睡着了,
      梦里花落知多少。
         
     (二)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筱月桂——第四代上海王,也是最后一代上海王。
      年少时的她单纯坚强,中年时的她优雅智慧,每个年岁,她都活出了一种坚韧与独立,自成一道亮丽的风景,让人驻足。
      她的一生,经历了三个男人,三个上海滩最有权势的男人,从侠肝义胆、潇洒不羁却最后被人暗算的草莽英雄常力雄到城府极深、有着铁血手腕的阴谋家黄佩玉再到俊朗多情、善良机敏的余其扬,三个男人,三种情感悸动,有崇拜,有欣赏,也有真正的爱情。
      初出茅庐,她是乡下来的脏丫头,在卖身契上画押的那一刻起,在成为一品楼的粗使丫头起,她的命运就彻底的颠覆与改变。
      世事浮沉,坎坷的经历让她历练得愈加自强不息,作为一个女人,她有着勃勃的野心,有着异于其他女人的理智与冷静,对待感情,她不沉沦,对待事业,她百炼钢化为绕指柔,用女性独有的魅力开创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
      只是私心里常常会疼惜这样要强的女子,穷其一生,尽管事业上取得辉煌,可是感情上却落得孤寂一人的结局,耄耋之年,夕阳西下,却无那个可以“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人相伴,终究爱情于她,花开刹那,方悉前尘过往,梦醒花凋,方知一切不可追。
     “阿其,我爱你”仅此一句,跨过时间的长河,埋藏在心底那么久,终于袒露心迹,却是真的来不及说爱你,终究,是再也回不去了。
      至此,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因为回忆,所以才会闷闷不乐。(《上海王》剧评)

要是,我先看电视剧,再看小说,会怎么理解人物性格呢……

     (三)最是那一笑的风轻云淡
      沁云,滚滚红尘里的一个苦命风尘女,她有着自己的小性子,有着闭月羞花的容貌,有着风华绝代的才情,却始终无法拥有属于自己最完满的爱情。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阿其于她,是自小的玩伴,更是她心心念念想相守终生的归人。
      她的倔强与嫉妒,让她一次次的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那样的执迷不悟,伤人三分,却自伤七分。
      所幸,在与黄佩玉的情感纠葛中,她顿悟了:爱是给予,所以永远不会失去;如果我爱着许多人,证明我还年轻,如果我只爱一个人,证明我已经老了,如果我谁也不爱了,证明我已重生。
      跌倒、爬起;沉沦、放手;执迷、释然。她完成了自己情感上的蜕变。
      电视剧里的那一幕让自己泪盈于睫:为了营救阿其,她用自己作为交易的对象,从督军府出来的那一刻,她没有穿鞋,衣衫不整,鲜血从洁白的腿上留下,滴在地上,也滴在每个人的心上,吹弹可破的肌肤被抓出血印,散乱的头发在风中瑟瑟,两行清泪滑落。
      这一生,她是深爱阿其却又注定要被阿其辜负的女子。
      那一刹那,她就是为爱失去美丽鱼尾的美人鱼,忍受着鱼尾被劈开的剧痛和王子在一起,可王子不知道,她的每一步就犹如行走在刀尖上,身后是一长串淌血的痕迹。
      出于怜惜,阿其娶了她,十年的婚姻,他们却上演着貌合神离的疲倦,十年婚姻,她尝试了,也努力了,只是,爱情,永远只是两个人的事,尽管你再努力,再勤奋,也拿不到满分,在十年岁月筑成的牢笼里,他的将就与疲惫,让她如梦初醒,做出了离婚的决定。
      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是放你幸福,也是让自己解脱。
      就像她自己说的:爱是给予,所以永远不会失去。
      修道院里,她与他擦肩而过,她那一抹挂在脸上的笑,那样的轻松与坦然,苦痛过后,犹如涅般重生般,一切风轻云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宝嘉1962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对一场戏的印象特别深刻。

电视剧的闪回好多。

     《上海王》,一部剧情跌宕起伏而让人欲罢不能的电视剧,让我为钟汉良和袁莉的演技喝彩,也为那段猜到了开头,却没猜到结局的爱情而唏嘘。
      活在爱里,此情至深,终究是,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沁云和余其扬离婚时的对话。他们反复的强调着彼此的幸福,说,彼此的幸福不在对方的身上。所以,分开。分开就能找到不在彼此身上的幸福吗?

我记得小月桂说,因为她是花旦相,卖出去值钱,阿其是武生相,卖出去也值钱。只是,他们卖给对方就不值钱了。
那份青梅竹马的感情,到底在这个混乱的时空里,意味着什么了呢,最后的良知吗?还是亘古不变的爱?

幸福里面是不会有不甘心的。而故事,都是由不甘心开始。

晚上做了第一篇GRE阅读,三道而已,全对了。很高兴。留念。
2010-06-20 23:49

人一旦失去重要的东西,那就永远走在失去的道路上。第一次的失去,便永远地怀念那一次,用记忆里加倍的美蒙住眼睛,加深现实的丑陋。现实永远及不上过去记忆里失去的那个美好,眼前的事都不可能成为过去的弥补。

我们不甘心,我们失去的,你在我身上剥夺的,是你以后的虚伪的好。所以,我必须恨你。

复仇的故事,永远都不会美好。不相信会化开的仇恨。复仇必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但最多的还是同归于尽。

黄佩玉的恨,是立体的。从童年的后半部分到长大成人的一整段时间里,想要复仇的心就是生活的过程和目的。很佩服像黄佩玉这样的人,有恒心有毅力,目标明确,足够有勇有谋。就像师爷说的,黄佩玉虽然不是英雄,但他是个枭雄。也许,在男人眼里,黄佩玉这样的应该值得“卑鄙小人”四个字。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而他却把可为不可为的都为了。无论他的结局如何,他成功地复仇,他打败了英雄。从生物的自然本质来说,活到最后的才是真正的强者。这点上,他就是比常立雄强。他确实有头脑,在争夺南京路的较量里,一个人跳了一场应该得到全场掌声的华尔兹。让应视自己为仇人的人把自己当作恩人,这样的人谁能否定他的能力?但为了树立符合社会的道德观念,像他这样的人就必须死。为什么?因为要成为一个有教育意义的故事,就像寓言那样。故事告诉我们:心术不正者,必无好下场。所以,她爱上了催命的小月桂。他对她的爱来得有些不可思议,深刻得不可思议。这样一个像狐狸一般的男人,不可能嗅不出阴谋的味道。死时,他对她说:我没有输给常立雄,而是输给了他最爱的女人。可,他若不愿输,何尝不会有一线生机。真要说败,那必定是败给了他自己,败给了过去许许多多的寂寞和对爱的期待幻想。谁不是个普通人。

袁莉出色的演技可以说近乎完美地演绎了小月桂这个角色。如果要做女人,那就要做像小月桂这样的女人。这个角色总结起来异常简单,是个根正苗红把异常正直的三观彻底贯彻执行,并成功得到回报的人。用这些词汇总结她似乎有些轻巧,在整个故事的基调中也同样显得突兀鄙陋。但,没有错,她就是这样一个人。一开始,她不怕,是因为作为一个乡下丫头,她不知道怕。后来,她知道怕了,可是,那个可以让她依靠可以罩她的男人是常立雄。常立雄是谁?浦江商会的大哥大,上海之王!那她又有何可怕?生活的苦难,是打磨她性格的最精细工匠,而对生活最初的认知,对常立雄气度的记忆,统统渲染了她的独立与执着。而她更胜于其他女人的地方在于她不完全依赖,但也懂得适当地接受;她不是刚,她是充满弹性的皮筋。特别喜欢她的笑,小月桂的笑,特别是后期青年阶段,无论面对怎样的尴尬境地,无论是蟾宫大戏院的经理或者是黄佩玉,她的笑无懈可击。她的世故让人惊讶,她竟然意外的不排斥阴谋与交易。成长的印记在她的身上如此的明显,从前的小月桂只会说:我想用自己的手养活自己。而变成筱月桂的小月桂,她会说:这次,我一定要成功。

喜欢小月桂,但也不会讨厌沁云。在沁云小姐的身上,几乎还原了一个女人最自然的原貌。她那么无辜,是整个故事中最无自保能力的人。生长的环境决定了她变成怎样的人,可偏偏,又让她看到了小月桂。小月桂的出现,让所有普通女人都变成了可怜女人。沁云的年轻貌美让她虚荣,可她苦苦求的,余其扬的爱,黄佩玉的爱,却被一个乡下野丫头轻而易举地拿去。女子的优越感、虚荣心不但没有得到满足,反而被狠狠踩了一脚。所以,她难过,她悲伤,然后,便是迷茫。很多东西,都无法通过比较得出答案,或者较出高下。想要一个结果,最多告诉你,不同的人便去求不同的人生。得不到她得到的,好好看看自己的手心,会看到她得不到的。可是,看得到的,只有她手中闪闪发亮的东西。沁云姑娘,是个好姑娘,不仅仅因救阿其的献身,更是因为她能够想清楚一些事情,作为一个完全的女人,这实在是太不容易。她是完全靠自己进行的蜕变,而筱月桂,一生遇贵人良多。

余其扬,我们的阿其哥。这是看整部剧的终极目标,欣赏美貌的钟先生。不加赘述钟先生外貌的出挑,单讲余其扬。余其扬最大的弱点便是他的懦弱,或者说太重感情。他太敬重常立雄,视他如师如父。在余其扬的心中,常立雄是神一样的人物,这样的信念造成了他一生的悲剧。悲剧,从他无法开口向常立雄说出他对小月桂的爱开始。也许,当初他说出了心中所想,之后的所有都会黯然无恙。可这样的桥段不会出现在显示中,更不会出现在故事的桥段里。我们的阿其哥,年轻、英俊、善良,他并不适合成为一个王者,而应是王者的忠犬,认定了主人,便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这不是腐女宣言,只是拿来作恰当比喻。他对一个人忠诚,那便忠诚一辈子,爱上一个人,那便也是爱一辈子。执着太深,变成魔障。这句话拿过来用实在是太合适了。他的目的明确,要让浦江商会活下去,在他的手中活下去。没有人看到他在常爷墓前歃血为盟,所以,无人能理解他的决心。那是一种蒙蔽一切,不折手段的决心。这个决心才是活着的阿其。要杀死阿其的命,浇灭这个决心,当然会得来抵死的反抗。

又一句话:相爱不是两个人必须在一起的理由。直到小月桂声嘶力竭地呼喊时,才确定她是如此的爱着她的阿其哥。而他们两人终究有缘无分,但,没有在一起的爱,才会被永远铭记。不是吗?爱,是最容易被岁月消费的东西,而活在记忆里的爱,却永远鲜活。小月桂是幸福的,阿其也是幸福的。他们的心中永远的保留了最美好的情感,浸泡在记忆的福尔马林里。阿其的死,是对这段情感最完美的献祭,这是一场由相爱的两个人共同完成的仪式。没有荣幸用自己的双手迎接爱人来到这个世界,但却有运气送他离开,此时的爱人,有着与母亲同样伟大的意味。至少,在我的眼中如此。

当年的钟先生年过而立,但依旧可以毫无压力地扮演少年的角色。无愧于他小太阳的称号,他的笑容真的是能够温暖人心。几年后的钟先生,气质已经有了一定的变化,变成了那种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有故事的那类人。但他依旧温暖着很多人,如果可以,倒真的希望无论故事里的阿其哥还是现实里的钟先生,都能够停留在少年阿其的那个阶段。这样的美好愿景,真是奢侈而天真。

很遗憾没有去读小说原著,所以无法判定它的本质意义是否和编辑改编后的故事表达的是同一的讯息,但在这流行快餐剧的时代,电视剧《上海王》讲诉的还是不错的故事。虽然,某些情节的接洽不是那么顺畅,情节的进展也不完全的顺利成章使人信服,但故事还是塑造了几个性格饱满鲜明的人物,这样,我便已经很满足。更何况,还有可爱的钟先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