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觉醒,可惜精神上却是个瘸子

图片 22

两个小时的电影,中间的笑声是不少的,虽说笑点有点硬。语言,也是姜文一贯的特色,浮夸。当然,也少不了魔幻的情节。再说主题,两个字
复仇。这个说一下我的想法。主角李天然从回国时迫不及待的要报仇,到爸爸死后的茫然无措,到巧红的启发。从一个天真但内心实则恐惧的大孩子,到失去最爱护的人的软弱,到最后成功报仇的但仍是大孩子的孩子。巧红在一定程度上是电影的精神,是她的觉醒引导者李天然的觉醒。在这样一个乱世,一个人的力量如芦苇一般,电影放大个人的力量。也许,这是姜文拍给自己的电影。

本文首发于作者微信公众号:红尘练功

大家好,我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张大户

看姜文的电影不能看逻辑的,要看寓意。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家通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接受《三联》采访的时候,姜文提到:“我好像是通过拍电影来治疗自己,陶冶自己,修炼自己。拍电影对我来说,往往是可以放下“东西”的手段。”


是的,如果用正常的逻辑看姜文电影,那么便是经常会看得莫名其妙,不知所云,比如看《太阳照常升起》,梁老师去世的时候,整个场景居然十分的欢快,如果要说逻辑,肯定是毫无逻辑的,可是如果看做是一个非成熟人格的去世,那么就是合理的。

而在窦文涛的《圆桌派》,姜文又坦言,“我的电影真正的英雄一直是女人,每个男孩没有经过女孩的锻炼是变不成男子汉的。”

四年一届的不仅有世界杯,还有姜文的电影。

豆瓣7.3分,应该算得上是姜文继《一步之遥》之后的又一部烂作吧!评论大多是说姜导演江郎才尽的。

《邪不压正》的影评在豆瓣,从8.4跌倒了7.1,许多人大呼看不懂,除了一片热血沸腾的打来打去,以及彭于晏美好的肉体,许晴的半老徐娘,姜文献给周韵的爱情表白,其他不知所云。

姜文的影迷如同虔诚的球迷等待世界杯一样,期盼着姜文电影的降临。

我觉得大可不必,可能《邪不压正》确实没有《鬼子来了》《太阳照常升起》好,但是却也是一部有故事,通过故事来说一些话的电影,从这个角度来看就是一部很好的电影。

但是这部电影,却暴烈无声的打动了我,毫不掩饰的说,我在黑暗中流下了眼泪。在我看来,这部电影是55岁的姜文,知天命的年龄里,不避讳的讲述一路寻找自己的过程,在过程里,遇到了爱情,遇到了家国仇恨,最重要的是,遇到了恐惧。这一系列的思考,在姜文的电影里反复出现。

10年的《让子弹飞》,14年的《一步之遥》。18年的

至于拿《邪不压正》与抗日神剧相提并论的人,我只能说是完全不懂姜文,不是有日本人的抗日战争就是抗日神剧。

但姜文毕竟是一个男人,男性的面子情节总是大过天,所以必须要小心的处理“恐惧”的出现,换言之,只有孩童才能直白的处理“恐惧”,成人不可以。

《邪不压正》

图片 1

《邪不压正》究竟是一部怎样的电影呢?我的看法是从外到里,其实讲了三层故事。

所以姜文忙乎了一堆情节掩饰了这个核心。套用他的一句原话——“我是为了这醋,才包了顿饺子。”

先说结论

《邪不压正》肉体上和彭于晏一样美好,可惜精神上却是个瘸子。

《邪不压正》是典型的姜文电影。

凌厉的动作场面,刚开场那一刀身首异处就让人一惊

图片 2

密集的滚烫着的台词。

跳脱的情节。无不彰显着姜文电影独有的特质。

只不过我觉得本片实在是过于跳脱了。

用一句俗话说就是“玩大了”。

图片 3

不过,我还是很喜欢彭于晏饰演的李天然。

看彭于晏电影的乐趣之一,就是看他在电影里“露肉”。

没办法,身材实在是太好,不露都可惜啦。

图片 4

在《邪不压正》里彭于晏更是把肉露出了新高度。

胸肌、腹肌、肱二头肌展示了不说,还有一段屋顶上的裸奔,真是让人大饱眼福。

图片 5

姜文导演更是利用职务之便,对着彭于晏的胸肌、腹肌一阵狂撸。

图片 6

我佩服彭于晏,我想每个人都知道保持身材有多难,脱脂脱水,还能保持这么乐观的心态,不容易。

姜文的电影可以说是华语电影中最特殊的存在。

图片 7

他在他的电影里“肆意妄为”,尽情的玩乐,让他的每一部电影都充满了“霸气外露”的生猛劲。

这股生猛劲,让我想起1.0时期的詹姆斯,你明知道他要走右手突破,但你就是防不住。

图片 8

这种力量的碰撞,让人看完之后荷尔蒙漫溢,一直处于亢奋状态。

但是,摸着我的良心说,

电影《邪不压正》我是失望的。

图片 9

我们热爱姜文在自己的电影世界里“肆意妄为”。但是过于“肆意妄为”的姜文,却离观众越来越远。

慢慢变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嗨”。

图片 10

“李天然,天赐大恨。”多好的题材啊,只要把《李天然复仇记》拍出来,绝对是一部如同《杀死比尔》一样的爽片。

但是那就不是姜文了,他的电影总是充满了“他妈的惊喜”。

图片 11

他非要在《李天然复仇记》的基础上再加上半部《北平往事》。

观众一会看《李天然复仇记》,一会看《北平往事》能不懵逼才怪呢。

现在的姜文,“玩心”太重了。

图片 12

举个例子,电影里应该没有一个角色是多余的,没有一句台词是多余的,没有一个镜头是多余的。

但是姜文却为了自己的“恶趣味”加了史航饰演的潘公公这个角色。

图片 13

史航这个角色跟其他角色都没有什么必要的关联,也完全不推动剧情。

他存在的唯一价值就是为了“恶心影评人”。

姜文很早就说过 “影评人评电影,就像太监谈做爱”。

图片 14

我们再看史航饰演的京城第一影评家潘公公,张口电影,闭口电影。但是却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存在。没有任何的价值。

而且公公是啥?太监嘛。

姜文导演,你太坏了。

图片 15

不止史航饰演的潘公公,还有亨大夫家的保姆也是一个和剧情毫无关联的角色。

还有让李天然不停的找各种爸爸,实在是太过戏虐了。

我觉得姜文在一条跑偏的道路上,越跑越远了。

图片 16

总之,《邪不压正》我不想单纯的说好还是不好。

我只想说,我很失望!

第一层: 关于复仇的故事

《邪不压正》有两条线索:关于复仇和成长,一明一暗。人类历史中,复仇是一种古老的心理现象。从《赵氏孤儿》到《哈姆雷特》等中外作品里,都有过对“To
be or not To
be”的思索。它支配着角色的行动,聚焦了价值观的冲突,并始终决定着人物的命运和得失。

彩 蛋

我看到一半,直到巧红说出,自己为了报仇,结过一次婚,生过两个孩子。

才发现,这个角色的原型是施剑翘。

图片 17

施剑翘的父亲施从滨被孙传芳所杀,悬头三日。施剑翘为了给父亲报仇,嫁给了答应为她报仇的施靖公。可是报仇之事却一拖再拖。

施剑翘在要求施靖公为父报仇遭拒后,就带着两个儿子离开了他。

和片中巧红一样,施剑翘也通过手术放开了裹足。练习枪法。

然后在居士林,用枪打死了孙传芳。为父报仇。

图片 18

值得一提是,姜文早在很多年前,就与施剑翘的家人签约,拿到了人物拍摄版权。

不知道会不会趁着《邪不压正》的热度。把周韵饰演的“施剑翘传”拍出来。


图片 19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张大户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一个雪天,师兄朱潜龙和日本人杀了他们师父一家,师弟李天然差点被杀,因为会躲字段的奇迹而活了下来。被美国人救下来以后出国成为妇产科医生+特工。学成归来,向朱潜龙报仇。这就是全部的故事。

复仇本身,其实很简单,不外乎三件事:“杀谁?为什么杀?怎么杀?”

如果说看到的是这个故事,只能说看了一个平庸的电影。确实很平庸,甚至有些情节不通。复仇就复仇吧,作为医生潜伏就潜伏吧。刚潜伏就被人知道身份了,明明分分钟能复仇,但是就是不复仇。一直在讲些莫名其妙的事情,确实不知所云。

李天然,天赐大恨,复仇目的明确。

第二层:关于成长的故事

杀——日本特务头子和北平警察局长。

图片 20

为什么杀——报师门之仇。

如果不要看成是一个复仇的故事,而要看成是一个成长的故事,那么故事本身就没那么凌乱了。

怎么杀——把他俩弄一块,他们怎么杀我师父的,我就怎么杀了他们。

李天然从对师父言听计从的小孩,变为为师父报仇的热血青年。但是青年终归是青年,空有愿景,却实在克服不了内心的恐惧。于是他遇到了巧红,正如是女人让男孩变成男人的说法。

想明白就好,动手吧!用巧红的话说:复仇,不需要别人相信。一个人,一把枪,足矣。

因为遇见了巧红,李天然便客服了恐惧,成功报仇。因为成功报仇,他就成了男人,因为成了男人他就不用管别人叫爹。他需要的是儿子。

但问题就是,迟迟没有动手!复仇是生活塞给他的使命,而非精神内核,直到他遇到了巧红。

就像《太阳照常升起》的性成熟过程一样,这是一个关于思想成熟的故事。

而巧红的精神情结和李天然是一模一样的:“仇人是上流社会的爷,想接近他就当北平最好的裁缝,终有一日能见到仇人。而见到仇人的时候,他头发花白,带了一个孩子,笑容慈祥。那一刻我竟然动都无法动弹,更别提报仇了。”

可是成熟就成熟吧,烧什么鸦片?杀什么鬼子呢?蓝青峰好好的当个爹不就行了,为啥要谋划20年呢?

这里,就出现了一个重要的精神命题——“镜像”理论。由雅克•拉康(法国哲学家、精神分析学家)于1936年,在捷克召开的第14届国际精神分析学会年会上明确提出的。

第三层:关于国民意识觉醒的故事

我们来解读一下。镜像期是个了不起的概念。孩子在镜中看到自己的形象,不知道这是什么。他转向妈妈,妈妈说:“是!那就是你啊!”妈妈的认可为我们制造出很有力的形象,给我们自信。我们以这种自信去与人交流。从镜像阶段开始,人就确立了“自我”与“他人”之间的对立。换句话说,人只有通过镜子认识到了“他人是谁”,才能够意识到“自己是谁”。他人的目光是人认识自我的一面镜子。

图片 21

在巧红这面镜子里,李天然触摸到了藏的很深的“自我恐惧”。在这个层面上,《邪不压正》又是《一步之遥》的延续。“to
be or not to be, 是这么遭还是那么遭,是一个问题”。要 to be 而不是 not
to
be,必须战胜内心的恐惧,以至于付出足够的代价。这是李天然面临的抉择,也是姜文内心最想通过电影来表达的抉择。

李天然似乎只是一个代指,就像《让子弹飞》的张麻子可能只是个代指一样。

师父全家被杀的那一夜,他还是个孩子,恐惧深深嵌入了内心,并且由于无能为力而造成的愧疚,自责和自我否定。回到北平,他以为自己准备充分,但再次见到朱潜龙,他变回了十八年前那个噤若寒蝉的孩子。

李天然的第一个爸爸(师父)是地主,然后地主被自己的徒弟杀了。地主听着像什么?封建王朝清帝国,练得一身好武功但是敌不过洋枪大炮。

内因和外因都促成他无敌的武功和侠义并没有发挥在复仇上,所有的外因到后来也都幻化成了内因,为的是可以不那么快面对问题,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弹冰块就射死仇敌,但连烧鸦片都需要爱人巧红的推动。

李天然的第二个爸爸是美国人,李天然还跑去国外学习了好久赛先生。听着像是师夷长技以制夷,结果长挤是有了,但是克服不了自己的恐惧的劣根性。

当触摸到镜像的那一霎那,李天然发掘了自我,面对了恐惧,处理了压抑,完成了对自我的实现。男性成长就展开了,这个成长有三层。

李天然的第三个爸爸是蓝青峰,蓝青峰是个什么人?为了赢可以出卖李天然,为了赢害死了自己的两个儿子,但是又不会投靠日本人。再想想国名党的不抵抗政策。

第一层是欲望。《阳光灿烂的日子》里,马小军对米兰的欲望,李天然对唐凤仪的欲望。是男性精神核里“告别童年”的标志。

而经历了一个个的爸爸,李天然终于成熟了,克服了恐惧,开始杀日本侵略者。

第二层是复仇真正的完成,是恐惧的瓦解。也就是说李天然的复仇过程是前置的,在巧红打碎了他的心魔之时就已经完成了复仇。

这时候的李天然就像是一个国民意识的缩影,从闭关锁国的安然自乐,到被迫家破人亡,到学习西方,再到抗日。

第三层是开始了新一轮的寻找。电影自始至终,他都在找“爸爸”,第一个爸爸是师父,第二个是美国人亨德勒,第三个是蓝先生。但最后蓝先生对他说:“你该去找个儿子了”!(精彩!姜文是真的大师!)

图片 22

Vice versa反之亦成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一步、两步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李天然对巧红也是一面镜像。巧红是陪着李天然一起成长的。早期,她行动不便,一边努力克服自己生理和心理上的缺陷,一边期待着李天然的觉醒。后来,她恢复健康,用两颗假子弹确认了李天然的心性,在鞭策和帮助他成功复仇之后,也放下了自己的心结,去追寻内心真正的使命。

电影是一门综合艺术。镜像不仅是男女主人的精神世界,姜文还布了一个影像的局。以北平天际线为中轴,对称的地面世界和房顶世界。天际线上有着干净的黄瓜和西红柿,有着默契与信任。姜文无疑是非常爱“巧红和李天然”这两个互为彼此的人物。在歌剧《爱之甘醇》的著名唱段Una
Furtive
Lagrima《偷洒一滴泪》的陪伴下,男女主人公在天际线上自由的飞檐走壁,仿佛开启了爱情的香槟,每一颗升腾的气泡都闪闪发光。

在某个采访中,姜文说:“我从小就对历史感兴趣,我想拍《鬼子来了》,其实是想对自己三十五年来的生活做一个总结,对恐惧、对爱、对死亡的感受。是什么引起恐惧?为了摆脱这个恐惧,是远离死亡,还是接近死亡?这些都是我三十五年来脑子里和心里的感受。我想把它表达出来,正好有这么一个故事,往里面一装,合适。”

姜文三十五岁属于他自己的某种“恐惧”,在《鬼子来了》这部电影里和“国仇”结合起来。这种“恐惧”情结并非是恐惧本身,他更恐惧的是,由于“恐惧”,导致他没有做出应该做的“义举”,从而让他害怕自己肉体虽然存活着,但灵魂却因此畏缩。

五十五岁这年的《邪不压正》,李天然身上依然有着对“恐惧”的延续性诠释,只有周韵看穿了李天然内心深处的恐惧所在,通过女性镜像的反射,实现了家仇,救赎了自我。《邪不压正》或许是一个现实生活的姜文,和浪漫主义的姜文之间的一场对话一个握手。

对于恐惧,三十五岁没有拿到的答案,五十五岁的姜文拿到了吗?

有谁能帮我把这篇影评,转给姜文?谢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红尘练功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