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心理学角度看小丑【永利电玩城】,底线的威力

永利电玩城 1

       人们常说,做人要有底线,做事要有原则。但是在电影当中,导演诺兰给我们展示了正邪对垒时,有无底线对于胜负的影响力,和个人对大众的影响力的不同。影片中的大反派小丑——据他自己所说的——从小被父亲虐待甚至使用刀具将他的脸颊割开,而他自身是一个极端主义者,不在乎金钱物质,而是逼迫世界接受他的观念,即“这个世界不需要底线,如果有,我也只需动动手指头,就能让所有人忘掉底线。”的这样的一个人。他的的观念的威力在哪?在于失去了底线的世界就会混淆了是非黑白,再也不需要理性的判断,所做的一切都以自身出发,本体以外的皆为可以被牺牲的祭品。小丑正是利用这一人性的弱点,慢慢壮大自己的势力。例如影片中小丑在带领一帮匪徒抢劫银行后,对手下说:“你们把身边的人干掉就能分得更多的钱。”而他的手下,有的人果真抄起武器砍杀队友,稍有犹豫的人死于刀下枪下,而每次小丑都是最为淡定迅速的那个,因为他早已没有了底线,金钱对他其实只如粪土,他所希望展现的是他作为黑帮独秀的震慑力。即便是哥谭市里的各派黑帮老大,都声称自己有自己的底线,即“盗亦有道”。但小丑只需威胁他们亲人或他们自身的生命,就可以轻轻松松破掉他们所谓的底线,让他们屈身驯服于他,任他操控。这也能从小丑常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看出:“why
so
serious?”这句话贯穿整部影片,似乎是小丑的座右铭,“为何较真?”何必较真?不用较真。小丑看似混乱的逻辑其实并不混乱,在他眼里,这个看似认真的世界其实一击即破,所有的人善恶并存,没有绝对的善良与正义,邪恶总是遍寻可见。
       没有底线的小丑成了蝙蝠侠布鲁斯韦恩、警察局探长戈登和哥谭市检察长哈维邓特的头号敌人,他们作为影片中的正派,为了哥谭市的光明而奋斗,在影片前段来看,他们的组合是所向披靡的,他们在“黑暗骑士”蝙蝠侠的帮助下抓捕了哥谭市大部分的黑帮分子,检察长哈维邓特也受人们爱戴,被称为“光明骑士”——即使他爱着蝙蝠侠韦恩爱的女人瑞秋,但蝙蝠侠依然甘愿帮助他。蝙蝠侠也愿意为了他深爱的女人瑞秋和哥谭市的安宁永远隐藏自己的身份,但是小丑的出现摧毁了一切,而他的手段也很简单,就是破除他们的底线。
小丑通过威胁警局里的警察家人的生命安全,轻松的制造炸死女法官、毒死警察局长、枪击市长、炸掉高谭综合医院等一系列事情,他利用人性的弱点,向这些人抛出一个选择题:是舍弃小我成全大我,维护大局?还是牺牲他人,保全自身?最终的选择皆以保全自身结束。小丑让这些人忘记做人的底线,忘记正义的原则,让他们刻意忘记自己的身份和自己一直崇尚的正义之上,甘愿牺牲他人来换取自身的安全。这使得小丑能够在即使被戈登抓捕了并且被关押在警察局的时候,也能在同时绑架瑞秋和哈维,当这两个人,一个是蝙蝠侠深爱的女人,一个是哥谭市的“光明骑士”身处在装满油罐的两处仓库时,蝙蝠侠出现并逼问小丑他们置身何处,而小丑向蝙蝠侠抛出了这部影片的第二个选择:救瑞秋还是哈维?是为了一己私欲,救心头所爱?还是为了哥谭市的明天,解救深受爱戴的检查长?一个残酷又现实的问题放在蝙蝠侠面前,作为英雄,或许在正常的思维里,蝙蝠侠应该会选择忍痛放弃解救爱人,誓死捍卫哥谭市的未来,这至少应该是蝙蝠侠作为“蝙蝠侠”的底线,但是蝙蝠侠布鲁斯韦恩不假思索的选择了救瑞秋,但是小丑故意给了相反的地址,这让蝙蝠侠最终救到了哈维,而瑞秋则葬身火海。
       就如戈登所言,小丑的脑袋中,根本没有计划。布卢斯•韦恩的管家阿尔弗雷德一开始就发现了,他给蝙蝠侠举例说,曾经有匪徒劫走了他们的宝石,但他们却将这些宝石随处丢弃,他们其实对宝石并不感兴趣,他们这么做,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有意思。他们不会被收买,不会被恐吓,不会讲道理,也不会接受谈判,有些人就是想看着这个世界燃烧。”
小丑不需要计划,他的计划只有一个,就是强迫世人接受他的思想,拿黑暗的哥谭市做培养皿,实验他的“善恶无界”的理论,磨灭掉所有人的底线,混淆黑白,让哥谭市再度陷入混乱与恐慌。他把劫来的垒成山的美金一把火烧掉,他要做最有“品味”的反派,让所有人都能嗅到恐惧。
美国总统罗斯福所言:“我们恐惧的是恐惧本身。”小丑深谙其道,他在用毫无底线的残暴让世人被恐惧环绕。这些恐惧就来自于人们再也找不到世俗的底线。
       检察长哈维在失去了心爱的女人瑞秋之后,陷入彻底的绝望,否定了自己从前所有的正义之辞,而他也在那次被绑架时的爆炸毁掉了半边脸,成为“双脸人”——印证了影片此前说的,他本身就是一个两面的人,喜欢用掷硬币来决定事情,而他选择从事正义的工作也只是他所选择的一面,他的底线是最容易被打破的,瑞秋的死成了导火索,哈维转而成为了一个残暴的彻底的机会主义者——或许掷硬币只是个幌子,他寻找所有与瑞秋的死有关的人,用掷硬币的方式决定他们的生死。在这些黑白扭转的事情发生在他身上之后,哈维,这个曾经的哥谭市“光明骑士”成了不折不扣的蝙蝠侠的死敌(甚至棘手过小丑)。小丑至此都是占据优势,他的“不需底线”的思想发挥出巨大的威力,把本来慢慢回归正轨的哥谭市重新拖入深渊。这即便是英雄蝙蝠侠也难以招架。
       小丑深知蝙蝠侠的原则,即不杀人,这是小丑即便没有精良的武器装备和优于蝙蝠侠的格斗术也能始终压制蝙蝠侠的独门武器。在一次蝙蝠侠追捕小丑的过程中,蝙蝠侠成功地孤立了小丑,使之能与其面对面的对抗,当有点气急败坏的蝙蝠侠开着摩托不停地加速向着小丑奔去时,小丑却没有躲闪,而是挑衅般的喊:“撞我啊!撞我啊!”小丑的脸充满愤怒和自负,蝙蝠侠的底线被恶狠狠的挑拨着,他内心的挣扎可想而知。在即将撞到小丑的一刻,蝙蝠侠改变了方向,自己被甩出去昏迷在地。小丑宁愿牺牲自己,去逼迫蝙蝠侠撞死自己,因为如果蝙蝠侠这样做了,那么蝙蝠侠和小丑,就没有区别了。蝙蝠侠坚守了自己的底线,却因此又败给了小丑一次。影片至此,魔高一丈,小丑始终凌驾于众人之上。蝙蝠侠更是无可奈何。
       在影片最后的高潮,小丑在此抛出最后一个选择题,是面向世人的选择题,也是让观众最揪心的。最后一批逃离这个城市的人乘坐了两条船,一条船上是平民百姓,一条船上是那些黑社会老大及其属下。
在蝙蝠侠突破了层层阻拦再次面对小丑的时候,小丑通过对讲机向两艘船说话,两艘船受小丑控制停在了河上,每条船船身下都装满了炸药,小丑说每艘船都有一个遥控器,谁先把对方的船炸掉,谁就能活下来……两艘船上的人们炸开了锅,平民百姓里许多人认为反正对方都是罪犯,他们本就要死,所以该死。但是罪犯就该死了吗?这是否违背了法律?他们是否也和平民一样有生的权利?换做是别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会说,是的,他们有。但在面临他死还是我死的状况下,人们就会丢失自己应有的道德底线,以对方的身份为由,以此显得理由充分,妄图苟存自己的生命。而另一艘船上的罪犯们也同样坐立不安,不时的显露出他们做黑帮时的凶狠。小丑以为自己的计谋又将得逞,而蝙蝠侠此时已经将其制服,他的眼神中的坚毅显示他相信正义的底线始终还是不会被邪恶彻底推翻。而最终结果是,平民们通过投票,阻止按下了遥控器,而黑帮中的一名老大毅然将遥控器扔出船外,并说“早就应该这样做了”,船上归于平静,我更可以理解为是内心的平静与反省。小丑的计划失败,他的无底线在这一刻输了,但蝙蝠侠,哥谭市的人民,甚至全世界的人都已经见识到无底线的邪恶的威力。即便人们通过这一系列的灾难后有了一定的内里反省,但是作为个体的底线依然存在着被吹弹而破的危险,因为人的劣根性,自私贪婪,与面对死亡时的懦弱,这些都是人类至始至终无可避免的精神领域的缺陷——即便是蝙蝠侠,也不能做到完美。
蝙蝠侠为了让哥谭市走向光明,选择为哈维的死背黑锅,让人们误以为他破了自己的不杀的底线,继而隐身做回他的韦恩集团的花花公子。这是牺牲,是对自己底线的一次让步,虽说是无私的,悲怆的,但从一定程度上看,蝙蝠侠输了,小丑的“无底线论”摧毁一半的他。这个世界需要恐惧,又需要秩序,蝙蝠侠只是暂时阻止了这个世界变成既恐惧又无秩序混乱的地下黑市,但并没有阻止这个城市的人们不停地质问自己的原则和怀疑自己的底线,这又为哥谭市的未来的堕落带来了隐患。
       此时,我的脑海仿佛又回放小丑狰狞的嘴脸,和他的那句“why so
serious?”

新上任的铁腕检察官哈维•邓特在警长戈登和蝙蝠侠的帮助下,关押了掌握黑帮所有财富的香港商人,准备将哥谭黑社会一网打尽;谁知出现了一名疯狂狡诈的小丑。他带着一群精神病人打劫了黑帮银行,然后堂而皇之地闯进黑老大的会所,用恐惧和诱惑团结了他们,向蝙蝠侠宣战。小丑向即将审判港商的哈维、警察局长和女法官发出死亡威胁,然后杀死了局长和法官,引起了公众的恐慌。
        布鲁斯•韦恩压力过大,决定用财富助力激赏蝙蝠侠的哈维,逐步将守卫哥谭市的职责交给这位“光明骑士”;同时希望挽回前女友-现哈维未婚妻瑞秋,瑞秋曾说若他不再做蝙蝠侠便嫁给他。
        小丑继续杀人预告,哥谭市长当众被伤。小丑称只要蝙蝠侠自首便停止杀戮,被离间的群众愤怒地呼吁蝙蝠侠现身。哈维为了保护黑暗骑士,声称自己是蝙蝠侠,被警局逮捕。瑞秋责怪韦恩令哈维背黑锅,留给管家阿尔弗雷德一封信,上面回答了韦恩的问题:是否愿意嫁给他。
        哈维被送往监狱的路上,小丑突袭,引出了真正的蝙蝠侠。激烈交火后,蝙蝠侠和戈登制住了小丑,将其关进了特别监狱。谁知小丑已派内线将哈维和瑞秋分别关进了炸弹库,令蝙蝠侠选择救哪一个。蝙蝠侠选择了瑞秋,小丑故意将地点说反,他救出了哈维,瑞秋葬身火海。与此同时,小丑越狱,带走了同在特别监狱的香港商人。
这一切都是小丑的计划。
        “不到万不得已,谁不想正义凌然?”小丑进一步将自己的逻辑强加给整个城市。他让不愿跟随他的人坐船离开,黑帮们和好人分别上了两条船。开至河中央,小丑却出了一道选择题:每条船上都炸药,和引爆另一条船的遥控器。只有一船人能生还,谁在12点前率先引爆另一条船,便能拯救自己。结果小丑并没看到期望的自相残杀,两条船都没有引爆炸弹。但他赢了哈维•邓特。
        小丑唤醒了哈维的黑暗面,裸着半张烂脸的“光明骑士”成了冷酷的双面人。哈维开始追踪并拷问所有涉及瑞秋之死的人,通过抛硬币决定对方的生死。他甚至认为警长戈登也难辞其咎,准备杀死警长的爱子,被蝙蝠侠阻止。
         最终,为了公众利益,哈维被塑造成殉职的英雄,而蝙蝠侠承担了他制造的死亡,退隐江湖。

有些时刻,你是否还想当英雄与魔鬼搏斗的人要小心自己在搏斗中也变成魔鬼。当你往深渊里看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
——尼采

转自广州日报,心理学专栏
武志红
 

       01.银行劫案
  02.抓捕稻草人
  03.哈维•邓特法庭辩论
  04.戈登找哈维签搜查令
  05.老刘与韦恩董事会会议
  06.蝙蝠侠餐厅偶遇前女友和哈维,拼桌
  07.黑帮大会
  08.小丑木马计
  09.赴港抓捕老刘
  10.审问老刘
  11.黑帮大审判
  12.小丑录像死亡威胁
  13.为邓特举办募款晚宴
  14.警局局长和法官被杀
  15.无辜市民被杀
  16.里斯勒索
  17.市长被刺
  18.蝙蝠侠拷问黑老大
  19.邓特拷问小丑手下
  20.假蝙蝠侠自首
  21.小丑被捕
  22.审问小丑
  23.选择题:瑞秋被杀、邓特被烧、小丑带着老刘逃脱
  24.戈登看望邓特,黑老大出卖小丑
  25.小丑烧钱黑吃黑
  26.里斯公开勒索,反被小丑通缉
  27.小丑诱导邓特堕落为双面人、炸医院
  28.邓特复仇
  29.全市监视装置
  30.两船博弈
  31.二捕小丑
  32.双面人之死,大结局

一、
2012年7月20日凌晨,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的首映仪式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世纪16”电影院拉开序幕。当人们正沉浸在电影的欢愉中时,一名身穿戏服的男子踢开大门,并用机枪对准观众进行疯狂扫射,造成了12人死亡,59人受伤的人间惨剧。这就是在当时震惊世界的“丹佛枪击案”。枪击案的犯罪嫌疑人名叫詹姆士·霍姆斯,在案发后的第三天,法庭对他进行审判,然而,他竟声称自己是电影里的“小丑”。很难想象,究竟是怎样一部电影,让这位只有24岁的有为青年变成了一个性格凶残、泯灭人性的杀人狂魔。
詹姆士·霍姆斯口中所说的“小丑”,是电影《蝙蝠侠:黑暗骑士》里面的一个反派角色。早在2010年,我就已经看过了这部电影,电影里一些故事情节,时至今日,依然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蝙蝠侠本名布鲁斯韦恩,是高谭市首富韦恩家族的独子。布鲁斯在儿时亲眼目睹父母被犯罪分子杀害,他发誓要扫除罪恶,不让别的孩子也遭受这样的命运。为此他遍访名师,掌握了各种侦探知识和战斗技巧,并依靠韦恩集团制造的大量高科技装备,与犯罪分子们展开斗争。白天,他是别人眼中的富二代、花花公子;晚上,他是令罪犯闻风丧胆的黑暗骑士——蝙蝠侠。
二、
蝙蝠侠不断神出鬼没地打击罪犯,让市民们开始相信,腐朽堕落的高谭市有了重见光明的希望。于是,蝙蝠侠有了很多追随者,新上任的高谭市检查长哈维·登特(双面人)就是其中之一。他的言辞中充满着崇拜,他认为,蝙蝠侠是英雄,而这个混乱的城市需要蝙蝠侠的看护。但是,蝙蝠侠总归是一个“藏在黑暗里面”的、游离于体制之外的侠客,这个城市的人民想要得到真正的公平与公正,就必须要有他们自己选出来的、能够在公之于众的英雄。而他自己,就想成为这样的“英雄”。
蝙蝠侠相信了哈维。于是,在他与警长戈登的帮助下,哈维将高谭市的黑社会大佬们一网打尽,并试图通过诉讼将他们全部送上法庭,证据确凿,看来他们注定要住在监狱,而高谭市似乎终于可以恢复平静了。
然而,小丑的出现将这一切都改变了。
三、
小丑似乎有着一种特殊的魔力,他可以让一个现实生活中的人失去人性,电影里,他自己的那套逻辑也在时刻挑战着人们的道德底线。小丑不断刺激哈维·邓特和蝙蝠侠这两个“正义的化身”,甚至希望哈维·邓特将自己击毙,蝙蝠侠将自己杀死。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和他一样了。小丑想像世人证明的是:人们所信奉的正义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表演而已,而真正掌握这个世界的,还是他自己的逻辑——“没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不想正义凛然?”小丑认为,每个人都是邪恶的,“疯狂就像重力”,他只需要将人们“轻轻推一下”,每个人都会放弃正义,变得自私和丑恶,于是出卖别人甚至亲自杀死战友。在影片中,小丑“轻轻推一下”的武器是人们心中的恐惧,他认为,每个人爱的都是自己和自己的亲人,只要你给他们威胁,那么每个人都会放弃原有的底线,而变成恶魔。
“轻轻推一下”,小丑用这种方式做到了很多事情:他用人们的贪婪,让和他一起打劫银行的团伙自相残杀;他用对蝙蝠侠的恐惧,将高谭市黑社会笼络到他的周围;他威胁工作人员,将警察局长和女法官害死;他用每天杀死一名无辜市民的方式,威胁市民们让他们迫使蝙蝠侠脱下面具公布身份;他收买与威胁警察,将哈维邓特和他的女友瑞秋绑架,并用炸药炸死了瑞秋,哈维的脸也被炸伤。
蝙蝠侠存在的意义,就要让这个城市的人民相信正义,相信自己改变命运的希望。然而,在困难和危险来临的时候,人们的所做作为似乎都在朝着小丑的逻辑发展,蝙蝠侠究竟该怎么做,才能够改变这座绝望的城市,和他的绝望的市民?布鲁斯韦恩深深的陷入了沉思。
小丑的“游戏”还在继续。由于他所制造的社会恐慌,市政府决定一部分市民撤离哥谭市,于是,两艘载满乘客的轮船出发了。当轮船行驶到河流的中心的时候,船上的无线电发出了小丑的声音,原来,这两艘船的船舱下面都放满了炸药,而炸药的引爆器放在了另一艘船上。晚上12点之前,必须要有一艘船被炸掉,否者,小丑将炸掉所有的船。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两艘船的乘客都拿起了引爆器,在他们即将开启引爆器的瞬间,深藏在灵魂深处的那一份善良,让他们迟迟不肯动手。最终,在一阵激烈的思想斗争过后,他们有的放下了引爆器,有的扔向了大海,而时间已经到了12点05分。另一边,蝙蝠侠利用高科技武器找到了小丑,并在他即将引爆两艘船上的炸药之前,成功将他抓获。在小丑被扔下大楼的瞬间,蝙蝠侠将他救起。直到最后时刻,蝙蝠侠依然没有违背他行侠仗义的底线——不杀人。
四、
影片演到这里似乎就可以结束了,好人战胜坏人、正义战胜邪恶、英雄拯救世界,这些都是超级英雄电影永恒不变的主题。然而电影的导演并不打算就这样让英雄使命到此结束,他要让蝙蝠侠存在的意义得到更高层次的升华。
在女友被炸死,自己被烧伤的情况下,哈维邓特万念俱灰。在小丑的“引导”下,疯狂的残杀与绑架女友有关的所有人。而就在蝙蝠侠与小丑搏斗的时候,哈维邓特将警长戈登的家人全部绑架,并要杀死他们,以报复他的不作为。就在这关键时刻,蝙蝠侠救下了戈登的儿子,自己却与哈维邓特一起掉下了大楼。靠着装备的保护,受了重伤的蝙蝠侠爬了起来。看着倒在身旁的哈维邓特,蝙蝠侠心理感到万分地凄凉。警长戈登对蝙蝠侠说:“小丑赢了。哈维的指控,和他所为之奋斗的一切,都无法完成了。小丑找到了我们中最优秀的一个,把他拉下了水。高谭市的所有黑帮都会被放出来,人们会失去希望”。
“不会的”,蝙蝠侠坚定的说,“哥谭市需要它真正的英雄,我之所以能够做这些事,是因为我不像哈维邓特,我不是英雄。那些人都是我杀的,就算我无恶不作吧。只要能为市民们保存着希望,高谭市需要我是谁,我就是谁。”说完这些,蝙蝠侠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五、
影片进行到这里便真的结束了。当蝙蝠侠身背巨大的黑色披风,拖着深受重伤的身体,消失在茫茫黑暗之中的时候,内心久久不能平静。“与魔鬼搏斗者要小心自己在搏斗中也变成魔鬼。当你往深渊里看时,深渊也在注视着你。”尼采说的这句话着实是《黑暗骑士》这部电影最好的注解。
在现实的世界里,不会有蝙蝠侠,也不会有小丑。但在生活中,我们却有很可能被某些东西“轻轻的推一下”。这东西,可能是恐惧,可能是贪婪,也可能是各种各样人性的弱点。对于任何一个普通人,权利、财富、诱惑时常徘徊在我们的周围,它们都是在背后“推”我们的那只看不见的魔掌。不到万不得已时,谁不想做英雄;但当那个时刻来临,你是否还想成为英雄?
现实中,没有小丑用生死来拷问我们的灵魂;但总会有些东西,试炼着我们的底线。在这纷繁杂乱的社会上,在复杂变换的人际关系中,如何能够捍卫我们心中那一份平和,坚守的那份底线。我想,影片中蝙蝠侠给了我们答案。
六、
蝙蝠侠承担下了所有的罪责,可以断定,他将被万夫所指,他将一无所有。导演用犀利的手法深刻的揭示了成为超级英雄所要付出的代价。然而,是什么肯让他甘愿承受世人的唾骂?是什么肯让他付出如此巨大的代价?我想,那是他对于人们相信光明、相信正义的信念的坚持,就像他最后说道,“有的时候,人们的信念需要得到回报”。那一刻,他已经完全超越了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英雄。
现如今,各式各样的超级英雄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你方有“复仇者联盟”,我这就召集“正义联盟”,忙的不亦乐乎,导演和演员们更是赚的盆满钵盈。但是,当看完那些超炫的特效走出电影院后,应该有些东西让我们仔细品味,我想,《黑暗骑士》便是这样的电影。
全文完
各位小主如果喜欢请扫撩闲网微信二维码加关注,或登录撩闲网永利电玩城,www.liaoxian.cn.com看更多有趣咨询。

  22日,美国第81届奥斯卡奖的提名名单公布,令人们大跌眼镜的是,2008年全球票房冠军、好莱坞历史上第二卖座的《蝙蝠侠·暗夜骑士》只拿到了数项无关痛痒的提名。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翠西 。o 0 O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永利电玩城 1

  不过,评委们可以轻视这部影片,但却不能轻视影片中的反角小丑,饰演小丑的演员希斯·莱杰众望所归获得了最佳配角提名,而分析者们也普遍认为,这一奖项铁定是希斯·莱杰的,这不是因为曾在《断臂山》等影片中有上佳表现的希斯·莱杰多么有影响力,而仅仅是因为小丑在《蝙蝠侠·暗夜骑士》中的表现是无与伦比的,这注定将是电影史上最有名的反角之一。

  22日也是希斯·莱杰去世一周年的纪念日。2008年的这一天,年仅29岁的他被发现猝死在纽约曼哈顿租住的公寓中。

  在这一特殊的日子,我写下了对《暗夜骑士》这部影片的心理分析,以此来纪念这位演艺界奇才。
(本版文字 武志红)

  在生活中,我听到见到无数这样的故事,两个相爱的人,一个不断去突破另一个人的底线。

  这个人的潜在的逻辑是,你说你爱我,我不信,所谓爱我只是给你的生活添加光彩罢了,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会不顾一切地爱我,你能做到这一点吗?

  这也是电影《蝙蝠侠·暗夜骑士》(也即《蝙蝠侠》系列影片之六)中隐藏的核心逻辑。

  这部影片中,在黑帮和毒贩横行的高谭市,蝙蝠侠不断神出鬼没地打击罪犯,而他有一个众所周知的规则——不杀人。在蝙蝠侠这位“暗夜骑士”的帮助下,高谭市警长戈登将黑社会老大们一网打尽,而高谭市检察长、有“光明骑士”之称的哈维·邓特试图将他们全部送上法庭,证据确凿,看来他们注定要住在监狱了,而高谭市似乎终于可以恢复平静和光明了。

  就在这时,小丑出现了,他阴险狡诈,没有任何底线,头脑中也没有任何教条,他以杀死蝙蝠侠为由而将黑帮团结在自己周围,并带领他们和他招募来的精神分裂症患者们随心所欲地杀人,以此向市民们施加压力,让他们迫使蝙蝠侠脱下面具公布身份。

  这只是影片一条表面的脉络,而影片核心的脉络是,小丑不断刺激哈维·邓特和蝙蝠侠这两个“正义的化身”,甚至希望哈维·邓特将自己击毙,蝙蝠侠将自己杀死。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和他一样了,他们所信奉的正义不过是一个表面上的表演而已,而真正掌握这个世界的,还是小丑的逻辑——“没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不想正义凛然?”

  每个人都以为,他的逻辑是正确的,这个世界在按照他相信的那一套逻辑运转,如果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我们就会以为,这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真正的深层逻辑一定是自己掌握的那一套逻辑,要证明这一点,只需要将别人“轻轻推一下”,这些人就会陷入自己的逻辑中。

  假若一个美女相信,男人都不是好东西,男人只是对她的身体感兴趣而根本不会爱她。那么,她会使用她的身体勾引男人,而她会发现,她只需要这样将男人们“轻轻推一下”,这些男人就会变成色鬼。

  假若一个富人相信,每个人都是贪婪的,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么,他会使用他的金钱将无数人“轻轻推一下”,这些人就会陷入他的掌握中。

  小丑则认为,每个人都是邪恶的,没有信任可以的,他只需要将人们“轻轻推一下”,每个人都会放弃正义,变得很自私和丑恶,于是出卖别人甚至亲自杀死战友。在影片中,小丑“轻轻推一下”的武器是人们心中的恐惧,他认为,每个人爱的都是自己和自己的亲人,只要你去威胁他们的生命,那么每个人都会放弃原有的底线,而变成恶魔。

  小丑的追求:突破所有人底线
影片一开始就展示了小丑的逻辑。他引诱几个戴着小丑面具的匪徒打劫黑帮的银行,并对他们说,杀死你的同伴,这样你分到的钱更多。于是,这些匪徒果真在抢劫过程中相互屠杀,那些稍有犹豫的人,立即会被同伙干掉,而小丑自己在这个过程中是最果断的,所以他是唯一生存的。

  对此,这个黑帮银行的头目说:“这座城市的匪徒向来有信念。”他是说,他们是有底线的,这就是“盗亦有道”的意思了,但小丑证明,他只需要“轻轻推一下”,就可以破掉黑帮们的底线。

  在小丑带领下,他的爪牙们打劫了多个黑帮银行,抢劫了6800万美元,但他竟然堂而皇之地闯进了黑帮老大们的聚会所。因为他明白,只要他“轻轻推一下”,这些黑帮老大们就会团结在他周围。

  果不其然,当他说,他可以杀死蝙蝠侠时,大多数黑帮老大都被打动了。这既是诱惑,也是利用了恐惧的力量。这个时候,黑帮老大们被蝙蝠侠、哈维·邓特和戈登等光明力量逼到了绝路上,所以当他抛出这个诱饵后,高谭市黑社会很快整个投靠了他。

  整个影片中,小丑经常利用人性的弱点给出选择题,令我印象深刻的选择题有三个,第一个是他抛给黑社会的。一个黑帮头子讨厌他而发出追杀令,结果被他所杀,而他扔给了活着的两个黑社会爪牙各自一截棍子,说你们只有一个可以活命,你们相互厮杀吧。“盗亦有道”中的一个很重要的“道”是不得内讧,但这个底线,小丑轻易就令他们突破了。

  黑社会的“盗亦有道”毕竟是不大可靠的,被突破似乎不算什么。那么,那些最光明的正人君子呢?他们的底线能突破吗?接下来的故事显示,这并不是非常难。

  获得了黑帮的支持后,小丑向哈维·邓特、高谭市警察局长和即将审判黑帮老大们的女法官三人同时发出了死亡威胁,并几乎在同时炸死了女法官和毒死了警察局长。警察局长是在和戈登对话时喝了一杯毒酒被毒死的,当时戈登说,你的周围已有内鬼,你要小心。但此时警察局长毒酒已落肚。

  显然是内鬼给了警察局长毒酒,但内鬼为什么会听从小丑指挥?影片没给出直接回答,但不难推测的是,小丑向这些警察本人及其亲人发出了死亡威胁,这是小丑一直在使用的手段。

  要杀死哈维·邓特就没有那么容易了,因哈维·邓特的未婚妻瑞秋是蝙蝠侠的前女友,蝙蝠侠是哈维·邓特的偶像,而哈维·邓特则是蝙蝠侠心目中的救星。

  女主角的游戏:把心爱英雄变凡人?

  两个男人被一个女人爱上,这通常意味着,这两个男人要么很像,要么截然不同。这两点综合起来还有更复杂的情形,即他们要么看上去很像但其实完全不同,或看上去不像但其实本质一样。

  蝙蝠侠和哈维·邓特又有什么相同和不同呢?

  蝙蝠侠的真名叫布卢斯·韦恩,是韦恩企业集团的董事长,全世界最富有的男人。他第一次和哈维·邓特相遇是在他的一个餐厅。高谭市检察官想和自己的同事未婚妻瑞秋约会,托了人才在这个餐厅定了一个位子,而恰好遇见了胳膊上挽着俄罗斯芭蕾舞演员的布卢斯·韦恩。不知道布卢斯·韦恩就是蝙蝠侠的哈维·邓特谈起了蝙蝠侠,言辞中充满着崇拜,他认为蝙蝠侠是英雄,而这个混乱的城市需要蝙蝠侠的看护,并担心蝙蝠侠的压力太大,“或是作为英雄战死,或是苟活到目睹自己被逼成坏人。”

  哈维·邓特是布卢斯·韦恩的情敌,但韦恩还是被哈维·邓特打动了,他想用他的财富帮助这位“光明骑士”,让高谭市民彻底“相信哈维·邓特(这是哈维·邓特的竞选口号)”,他也渴望哈维·邓特愿望实现,将“看护高谭市”的责任交给他。

  当然,这种无私藏着极大的自私。因为,布卢斯·韦恩仍然爱着瑞秋,而瑞秋不希望嫁给“蝙蝠侠”,过着担惊受怕的生活,她希望和布卢斯·韦恩过平淡而幸福的生活,所以此前对布卢斯·韦恩说过,如果你不再做蝙蝠侠,我就嫁给你。
 所以,“暗夜骑士”是想将看护高谭市的重担交给“光明骑士”,那样他就可以和心爱的人过幸福生活了。

  女人是矛盾的,女人常做这样的事情:爱上一个英雄,但对英雄说,你要变成平凡人我才嫁你。然而,这是真的吗?

  因为有蝙蝠侠保护,哈维·邓特一直是安全的,但别人就没那么幸运了,高谭市市长都险些丧命于小丑的阴谋下,其他血腥的杀戮则不断刺激高谭人脆弱的灵魂。最终,蝙蝠侠决定屈从小丑的要求。小丑说,只要蝙蝠侠自首,他就停止杀戮。这其实是在离间蝙蝠侠和高谭市民的关系。

  大众比较容易被离间,他们纷纷呼吁蝙蝠侠现身。哈维·邓特质问民众:“你们真的要牺牲这位一直保护你们的英雄吗?”他们纷纷回答说,是的。

  这时,哈维·邓特说,他就是蝙蝠侠。

  也就在这一刻,瑞秋第一次真心痛恨起布卢斯·韦恩来,她斥责他让检察长背黑锅,并决定嫁给哈维·邓特。然而,她到底想嫁给谁呢?

  显然,她是决定嫁给那个最英雄的人。

  小丑的拷问:受到威胁时,还有谁正义凛然?

  被捕的哈维·邓特要被送进监狱,小丑则在路上设计杀死他。自然,“暗夜骑士”会来保护“光明骑士”。经过一番激烈的大战后,小丑最后成了孤家寡人,而蝙蝠侠则开着高科技摩托车向他撞去。

  但小丑并不躲闪,而是狞笑着自语:“撞我啊!撞我啊!”

  一开始,对这一情节我有不解,但随即明白,他是想用自我牺牲来引诱蝙蝠侠突破自己“不杀人”的底线,以此来证明,他才是唯一正确的。

  “只有我才是正确的”,这种感觉的诱惑力真是强大,为了“捍卫”这种感觉,小丑不惜一死。

  蝙蝠侠也明白了这一点,在千钧一发时刻,他躲闪,并被摔晕,但小丑还是被诈死的戈登逮捕了。

  孰料,被捕也是小丑的一个精心设计的圈套。他知道,戈登没死,而且戈登一定会把他送进戈登自己的特别牢房,那里还关着一个掌握着黑帮所有财富的特殊人物。围绕着这一点,他还设计了许多圈套。

  但蝙蝠侠和警方不知道这一圈套,他们以为逮捕小丑就可以万事大吉了。但他们很快发现,这是幻觉,小丑的人抓走了哈维·邓特和瑞秋。而在监狱里,小丑给蝙蝠侠出了影片中的第二道选择题:一个地方关着哈维·邓特,另一个地方关着瑞秋,时间有限,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

  蝙蝠侠选择了救瑞秋,这恰恰中了小丑的圈套,小丑故意说错了地点,他说关瑞秋的地点其实关的是哈维·邓特。所以,蝙蝠侠救出的是哈维·邓特,而瑞秋葬身于火海中。

  对此,布卢斯·韦恩反思,他做了一次“不正确的决定”,终于知道了“蝙蝠侠也有力不能及的事”。这一次也仿佛验证了小丑的逻辑“没到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不想正义凛然?”

  这不只是蝙蝠侠“力不能及的事”,也是影片中所有好人变坏的原因。小丑的人没拉一个警察下水,都是通过胁迫警察亲人的生命而实现的。譬如瑞秋之所以被绑架,是因为戈登属下的一个女警察受到了这种威胁,而哈维·邓特被绑架也是如此,小丑能够肆无忌惮地制造炸死女法官、毒死警察局长、枪击市长、炸掉高谭综合医院等一系列事情,也都是因为他利用这一威胁突破了一个又一个好人的底线。

  影片的高潮中,小丑将这一招数发挥到极致。他威胁整个城市的人,要么“成为我的人”,要么离开这个城市。最后一批逃离这个城市的人乘坐了两条船,一条船上是好人,一条船上是那些黑社会老大及其属下。

  等这两条船开到河中时,突然停下了,并传来了小丑的威胁:每条船上都装有大量炸药,还有一个起爆器,但起爆器控制的是另一条船,只有一条船上的人可以生还,条件是12点前必须引爆另一条船。

  这是小丑在影片中出的第三道选择题,而且选择范围是民众。民众曾经选择抛弃蝙蝠侠,他们还会选择抛弃别人吗?
 结果,小丑失败了。载有普通人的船,通过投票决定不引爆起爆器,而载有罪犯的船,起爆器被一个黑社会老大扔到了河里。

  贪恋影响力,英雄容易变匪徒

  基督教传说中,魔鬼撒旦赢得世界的方式是捕获人类的灵魂,而小丑使用的是同一逻辑,他对金钱丝毫不感兴趣,他曾将堆积如山的钱付之一炬,说“这个城市配得上一个有品味的罪犯”。他还对蝙蝠侠说:“你应该知道,我对钱没有兴趣,我不是那种人,你不要把我降格成那种人。”

  小丑感兴趣的是,将他的逻辑“没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不想正义凛然?”强加给周围的世界。对这一点,布卢斯·韦恩的管家阿尔弗雷德一开始就发现了,他给蝙蝠侠举例说,曾经有匪徒劫走了他们的宝石,但他们却将这些宝石随处丢弃,他们其实对宝石并不感兴趣,他们这么做,仅仅是因为“他们觉得有意思。他们不会被收买,不会被恐吓,不会讲道理,也不会接受谈判,有些人就是想看着这个世界燃烧”。

  在我看来,这也是所有最邪恶罪犯的共同欲望,他们感兴趣的不是钱权名利等看得见摸得着的事物,他们要的是影响力,他们想将他们的意志强加给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随着他们的欲望而战栗,用普通的逻辑看待他们是行不通的。

  在这一点上,匪徒和英雄也常常是一个硬币的两面,他们要的其实都是影响力,而不是正义、公平、普世道理或“绝对正确的事”。

  哈维·邓特就是这样的例子。影片的高潮是第三个选择,在这个选择上,小丑输了,但小丑仍哈哈大笑,因为认为他在“高谭灵魂之战”上赢了。

  小丑的意思是,他用他的逻辑击败了哈维·邓特,最终让这位“光明骑士”服膺了他的逻辑。

  这是真的。瑞秋丧生后,哈维·邓特绝望了。尽管蝙蝠侠救了他,但他的左半边脸被汽油烧烂了,皮肤脱落,肌肉和牙齿裸露,无比疼痛,但他拒绝接受任何去痛治疗。这可以理解,因为,比起失去爱人的心痛来,这种肉体的痛更容易承受,而且它可以让自己的注意力从心痛上转到肉体的痛上来。

  双重的痛让哈维·邓特放弃了“对公正的狂热追求”,转而变成了一个彻底的机会主义者,他追踪并拷问所有牵涉到瑞秋之死的人,并通过抛硬币来决定对方的生死。

  “光明骑士”变成“双面骑士”,这看起来令人心痛,但这并非偶然。影片显示,他很早就有一个绰号“双面人”,而他一直喜欢抛硬币,他表现出的“对公正的狂热追求”不过是一面而已,而他的另一面早就存在,小丑的逻辑“没有迫不得已的时候,谁不想正义凛然”可以不折不扣地用在他身上。

  可以说,哈维·邓特并不是在追求“光明”,而是他发现,他可以通过追求光明来追求影响力。他通过“对公正的狂热追求”成为高谭市民的偶像,他也通过替蝙蝠侠背黑锅而终于获得了瑞秋的爱。这是极大的好处。然而,瑞秋死了,他的生存逻辑也随之一下子被颠覆了。

  从这一点看来,他与蝙蝠侠只是“形似而神离”,通俗说来,就是他看上去与蝙蝠侠很像,但本质上有根本差异。

  这一差异是,蝙蝠侠对影响力没有兴趣,他追求的是正义。影片最后,他甘愿替哈维·邓特背黑锅,将这位“光明骑士”的杀业承担在自己身上,不惜令人们以为他已破了杀戒。但他愿意承担这一切,而让高谭人去迎接光明,这不是一个表现出来的英雄,而是一个真实的英雄。

  重要的不是形式,重要的是灵魂,这是小丑和蝙蝠侠的共同之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