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好的梦代理人是神作

终于看完了妄想代理人,当看到强大的麻露美棒球少年……“倾城之谎……”=
=。我脑海就闪过这个词。其实不完全是谎言,是啊,这其中还有绝望和欲望,软弱和逃避,当自我被压抑,当欲望和绝望纠缠,麻露美无非是个出口,可爱的麻露美带来的表面的平和成了人们的保护伞,球棒少年是救世主,一击之后,得偿所愿。最无奈的人才能看到的东西,这种桥段下出现的不是人形师,而是球棒少年,松了口气吧,当不想面对的可以不再面对,当想忘记的被忘记,但是,然后呢?

金敏作为制造“麻露美”行业中的一员,可以这样犀利的剖析这一切并表达自己鲜明的态度。看到了,更大声说出来了。很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溯夜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虽然《妄》并没有一个大团圆结局,从最后一幕看,人们痛苦时仍习惯逃避到会温柔的抚慰自己说“不是你的错”的麻露美那里,麻露美只是换了换面孔和名字。

我看过的最好的一部动画。
说它好不单因为讲到“最后一片叶子”就变成少女漫画的星星眼、用热血的“男道”来反衬猥琐男的丑陋悲哀之类手法(这些在其他宅向的动画中也会出现);不单因为作者几近失控的想象力和一切尽在掌握的画面、音乐、节奏等技术(技法圆熟的导演并不少)……而是因为作者用看似随机出场的无数变态人物的变态故事、用看似混乱、无意义的叙事手法所引出的却是一个严肃认真到不行的主题。所有的技法完全是为这一主题服务的。更重要的是,这个主题从故事一开始就潜伏在那儿,只是开始时没被认出来而已。与之相比,《多重人格侦探》、《地雷震》之类,就算在故事最后按上个光明的尾巴(当然作者也很明智的没按)也仍只是为表现变态而表现变态的作品,只会暴露作者面对丑陋现实的不知所措。
而今敏说——现实虽不尽如人意但还是要诚实勇敢的去面对,无论是为了逃避责任而躲到麻露美的世界里自慰(麻露美本身就是设计者本人逃避责任的产物),还是以“现实太过强大”为借口放纵或放弃自己,任由自己被压力击倒(少年球棒象征残酷现实带来的压力),都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但当那个将死的老女人独自击退少年球棒,说“我决定动手术”;当她丈夫(老警察)亲手打破旧时温馨祥和的幻象,说“我没有女儿,妻子也死了,但这就是我要面对的现实”,我还是被震撼到了。还有那个在送带子去电视台时被少年球棒追逐的那个做动画的家伙,画面一再闪回他不断犯错不断被骂的情景,少年球棒每次都只差一点就击中他了,但他每次都拼命躲掉了……被少年球棒击倒不是会轻松得多吗?这么“失败”的一个人有必要这么努力使自己不被打垮吗?有。我几乎要哭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