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永远都逃不过大时代的阉割,实际上人们始终还是就着自己

图片 9

投名状作为一种契约和规则,把三人联结在了一起,但始终没有改变三人的特质。正如赛尔兹尼克所言,制度的力量之一在于让人成为自身历史的“人质”。其实即使不谈制度,人也在不同程度上“活在过去”,过去是现在自己的基础,形塑着我们的身与心,我们可以做出或多或少的改变,但少年与青年时代(人生前三十年)的影子往往从未消逝。
庞青云在战场大败装死得以苟活,为求生作匪又再投军,说明他会变通,知轻重,有胆魄,但终究是个兵,思维模式浸染着军人或言之战争的色彩。“青云”二字自然令人联想到扶摇直上、平步青云,这为看重仕途,太过期盼得到朝廷认可早已埋下伏笔。
赵二虎劫军粮为的是大家吃饱,每逢能吃饱喝足一次必说“安心上路”,讲义气,有英雄魅力,所以求大哥不杀犯错小弟,求大哥不杀四千降兵,代表了亲缘式的思维模式和道义风骨。“二虎”二字既表明了不够强势、当不了一把手,又表明了勇猛直率的性格。
姜午阳,撒馒头招弟兄时和庞青云打架,输了先怒后笑,带他去见大哥,是一种率真。所以他认为纳了投名状三人便会齐心协力、其利断金,认为杀了嫂子,大哥便不会杀二哥,认为大哥后来杀二哥是为嫂子而非旁的,所以要杀大哥才符合投名状,认为大哥即使被枪打死,还是要喊是被自己杀的。这种单纯的思维模式和是非观在风云变幻中有过扩充,但始终未曾改变。“午阳”,午时太阳,纯粹而炙热。忠肝义胆为的是兄弟,有傻气,有孩子气,也有难能可贵的真性情,以及天生不见容于乱世、政治中的悲剧色彩。

一部好的作品,有人物,有故事,而不是故意去粉饰太多的情绪,时隔十年回看《投名状》你才会发现它味道的甘醇,十年过去,曾经的最佳男主奖已不再接戏,看他的电影更像是看年少时的回忆录,越看越能体会到人物的起落,这样的好作品,当然经得住时间的考验。

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听陈可辛讲爱情。《甜蜜蜜》的几乎是爱,《如果•爱》的或许是爱,都是城市里的风花雪月、纠结不清。这次,陈可辛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拍起了历史战争片——《投名状》。
片子剧情很简单,改编自清朝四大奇案,翻拍自香港有名的老电影,有人用12个字精炼概括:落难,结拜,共患,决裂,叛义,取命。简单的剧情就要靠塑造复杂的人物习惯和恢宏的战争场面来出彩了,陈可辛做到了。
刘德华演得二虎是个土匪头子,重义气重感情,但是却逃脱不了小农思想。他是不明白庞青云的心的,根本没有去想过要得到更大的权力,统治整个国家。他想要的,就是和其它土匪兄弟们一起有吃有喝,和自己的妻子幸福的过日子。所以他会在苏州一战中因对战俘的处置意见不同而和庞青云产生矛盾,被囚禁之后气愤的要带兄弟回山;所以他会在南京攻克后没经过大哥的同意就擅自分发军饷,却在大哥来之后让各弟兄高呼“谢庞大哥”让大哥难堪。但是他心里还是很重视和大哥之间的情谊的。庞青云正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最终除掉了二虎。那场酒桌独白戏是煽情的高峰。屋外大雨倾盆,庞青云一人坐在桌旁,对二虎说着心里话。镜头切换,二虎在小巷中被庞青云派出的御林军射杀,倒在泥泞的街巷,雨水和血水混在一起口中却念“大哥……大哥……”,至死也不明白,其实是大哥杀了他。蒙太奇运用的甚是贴切。
和金像奖影帝华仔相比,金城武就显得稚嫩许多,尽管他暴戾的取下敌军首领的首级高高举起,但是我始终觉得那和玩一场游戏打败最终boss的可笑动作差不多,不过也可圈可点。他演的姜午阳也是个匪,但是却比二虎聪明,他知道为大局着想。在狗子和小七被大哥处置要军法处死时,他没有像二虎那样硬着和大哥顶撞,先是一遍遍的让两人主动认错,之后发现不可能改变大哥的决定时他毅然的拔刀说“闭上眼,我会很快”。在二虎因战俘处置上和大哥出现矛盾时,他劝二虎,求大哥。姜午阳是兄弟三人的关系纽带。可是他也是个农民出身的匪,依然摆脱不了小农主义的狭隘和鲁莽。当他意识到大哥要杀二虎时,他单纯的认为一切是因为嫂子,所以他杀掉了她,兴冲冲的敲大哥的房门,大喊“你不用杀二哥了,我杀了嫂子”,殊不知二哥已经死在乱箭之下。他也是重义气的,最后刺杀庞青云,口中只有一句话“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庞青云死时的那句“投名状”,又让他最后放弃逃走,束手就擒——“不求同生,但求同死”。
最后说大哥庞青云。“功夫皇帝”李连杰这次不再是武功高强,永生不死的中国版超人,陈可辛为他安排的角色注重的是心理上的描写,李连杰处理的很好很到位。眼神的运用是片中表现心理的重要手段。从最初的落魄到了最后的冷酷,我们都能从李连杰的眼神中读到庞青云这个角色此刻的内心以及此时他性格倾向。那场和二嫂在船中私会被姜午阳看到的戏,李连杰的眼神运用格外的好。乌篷船顺流之下,关船舱窗户时庞青云看到了岸上的姜午阳,先是惊讶,继而镇定,接着船从桥下经过,再出现时庞青云的眼神中只有严肃和威逼,所以姜午阳选择沉默。
庞青云是反派吗?也谈不上。他的抱负很高,野心很大,那两个兄弟是他取得政治利益的手段,他也重义气,会在舒城一站中眼看败局已定无人援助的时候亲临上阵,也重感情,会对二嫂说:“若我能活着回去,一定娶你。”但是义气和爱情在他心中,永远比不上自己的仕途和野心。他的雄心,成就了他的辉煌也毁了他的人生。到最后他只能落得个众叛亲离,爱人被杀,屋顶上的那支枪让他明白,他只是黑暗政治势力中的一颗棋罢了。
至于老徐,她在《伤城》之后又一次当起花瓶,而且是个不好看的花瓶。她因为二哥救他而以身相许,却又在后来爱上更懂文化更有抱负的大哥。她的悲剧在于贪心,要么和大哥了断、要么和二哥分手,都是可以挽回她的命运的。她却两个都不放弃,死的时候还在絮叨“我还要挂这么好看的窗帘,今年绿的,明年红的”。不过这个婚外恋的女人没让人觉得讨厌,已是成功。
陈可辛的这部写实主义战争片,是近来来华语电影市场同类型电影为数不多的好片之一。当大家对无极和黄金甲里虚假的场面和空洞的剧情心生厌恶时,陈可辛给我们带来了浩大的战争场面。这种浩大不是数码特技人凭凑起来的,而是近景实拍从个人身上来反映战争的残酷和浩大。舒城一站的二十分钟,人头断臂满地,炮弹将躯体炸的粉碎,血肉横飞。这种真实感让我想起《拯救大兵瑞恩》。冷色调的运用也很好的烘托了主题。
我昨晚站到了反对的那边,不是我不喜欢这部片子,是我觉得里面的细节还有待改进。比如那些只会拿着刀枪站着做垂直运动的群众演员,比如最后金城武被打的胳膊腿儿都断了还能爬起来拿刀子乱捅,比如频繁的“一年后”“五年后”等等混乱的时间轴……
但是,还是值得一看。

这样的题目或许侮辱了投名状,更可能是一种令人不爽的说法,但是在看完整部片子后我剩下的比较清晰的想法就这么一个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尘目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投名状》07年的最终票房大破两亿,它的成功讲究一个“真”字,前段的战争戏构建场景之宏伟,演员阵容之庞大,动作设计一扫几年来国内动作大片的浮华奢靡、夸张斗炫,达到美学上返璞归真、洗练扎实,原计划7天拍完的首场戏到后面足足拍了一个月,真是精工出细活。

庞青云,整个片子中他始终是最大的义,为了全天下的人民不受欺负,为官的再不能没有道理的去殴打一个贫民,他在用一切小义去换取最后的大义,哪怕是自己的兄弟之义。同样的,在剧中三弟姜午阳也始终认为他是对的,即便最后连捅大哥三刀的时候心中也不会认为他是个骗子。二哥虎子尽管之前“反目成仇”但也在之后认同了原来大哥还是对的。但是就是这么一个就着全天下大义的人,却自影片一开始就干着“卑鄙”“不道德”的勾当,难道不是么?一上来的装死,这不是我说的,而是他自己,他给了自己这么一个“苟且”的名头,尽管那更像是一种自嘲,但无非还是为了就自己的大义而在一开始就撇弃了兄弟义。而随后在庞,赵,姜三人拜把烧香的时候我们也可以听到三弟的话外音“他——庞青云不信投名状,只是信我们。”再来,整个影片中也无时无刻不穿插着那段不伦的叔嫂情,我们可以说人始终是无法克制自己本来欲望的,但是别忘了在随二虎第一次进入村子发现莲生那张熟悉的面孔并且在知道她是二虎的人的时候,他也一样的沦陷了,没有用作为一个人基本的道义来克制欲望。这一刻他又输了义,不是投名状,而是一个人最基本的义。

图片 1

姜午阳,他是个善良的孩子,善良到始终用自己的善良去为别人尽力“着想”,到头来还是困死在自己的善良里。从最开始的一个小小十字架送给莲生看就是如此,因为莲生在拿到的同时问了他一句“你知道这是什么?”我们可爱的姜午阳同学呢,只是自顾吃着头也没抬的答了一句“不知道”
那么倘若这里的物件儿不是十字架而是个骷髅头呢?在午阳的眼中也许同样会以好看的名义送给嫂子——这就是他的善良。而最后在他将莲生嫂子按到床上手中举刀再看到莲生胸口那条他送的十字架时,他迟疑了么?没有,因为他当时的念头就是杀了这个女人能救二哥,这里那条被赋予保护人性命意义的十字架以及那个从小带大他与其相亲相爱的莲生嫂子全部都是次要的,于是他下了手,话说的是“乱我兄弟者,必杀之。”看似是讲道理,但实际上那只是他救二哥心切,而这是他心中唯一的办法,当然他也是这么对莲生说的,所以他不迟疑的下了刀,穿透了那条他自己送给嫂子的十字架的保护,直扎胸口。同样的在杀大哥的时候他也还是类似的词句,坚定自己信仰的同时,确定那是正确的,帮助犯了错的大哥用他自己认为对的方式来弥补。”

前半段影片一直是冷色调,却丝毫不影响灯光打造的魅力,从庞青云借兵到苏州城将军的面目特写,人物刻画很是生动。

赵二虎,我很喜欢他,因为他不仅同姜午阳一样单纯更有自己执拗不放弃的东西,总之他是一个典型的“匪类”。几个场景我想能够很简单的说明。一,回村子莲生帮忙“宽衣解带”他什么话没说直接把莲生按上了床。二,面对三公,他脑子都没转,张口就来先打苏州然后南京,对面一片嘲讽的笑声,他诧异到笑什么?三,他答应了苏州的太平军首领要让下面的四千兵活,于是为了这事儿同大哥反目和三弟再没说过话,这些可都是他最看重的义的对象,但是他先答应了别人了,就必须要那么办,哪怕与兄弟为敌。而最后呢,他始终还是出于自己最执拗最放不下的那一点情义,死在了兄弟的手上,但却还仍念念不忘对方的安危,也许这对于他是最好的结局,一直蒙在鼓里,下辈子还可以做个很纯洁的“匪类”。

图片 2

莲生,说实话我很不想提她,因为徐静蕾演得太好,甚至有时候我真觉得这类角色非她莫属。不过在整部片子中尤其是前一大部分我觉得她真是很“抢戏”,不过倒也是,她与庞青云的情才是整部片子最直白最能令人看懂的东西。她不忍就那么永远离开二虎,因为那也是情——救命的情,但自己作为个女人的真实感情却投给了庞青云,发自内心的或许无法阻挡,但是在她上了庞青云的船的时候显然她的心理只记得一份情。

图片 3

咳,人真的都是自私的么,我想是吧,因为很多时候自己的表现也让自己无从辩驳,到头来还是就着了自己。但是试想一下如果不是就着自己庞青云又如何为两江百姓获得减免的那三年赋税,如果不是就着自己姜午阳又如何让自己的大哥死的是为了投名状的兄弟情义而不是成为官场争斗上的一个牺牲品,如果不是就着自己赵二虎又如何能够毫不犹豫的冲出去救大哥而无意中还了之前与其反目的“罪过”,如果不是就着自己莲生又如何最终不用背上“通奸”的罪名污了二虎和青云的名声,即便这结局她不想要。

影片主要描述庞青云、赵二虎、姜午阳弟兄三人的人物关系,舒城、苏州两大战役是表现手法,其中杀狗子、灭四千俘虏是关系变化的转折点,嫂子莲生是矛盾升级的推动者。

所以我明白了人的自私实际上只是某一刻最迫切愿望想要达成的一种表现,而多数的这种愿望还是好的,是以为了别人而作为出发点的。

庞青云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清廷的腐败让他渴望改变,而想要有所作为,就要做大官才有权利,他懂得利用别人的弱点达成目的,舒城一战的借兵、围城苏州的借粮都是他的足智多谋才换来的,急功近利的心切蒙蔽了双眼,即使是放下武器的四千士兵也不放过,对于他来说,所有可以牺牲的都是值得的,可惜最终也没料到被朝廷暗算,为了一个两江总督的位置,丢了兄弟也折了红颜。

图片 4

华哥饰演的赵二虎演技爆棚,很少见华哥去演一个五大三粗的人,赵二虎重情重义,认为天大地大都没有兄弟情大,冲锋陷阵的事他敢做,答应别人的事也一定要完成,虽然认庞青云为大哥,但二虎依旧深得众官兵人心,他从不想当官,只想在乱世中过好日子,和大哥矛盾升级后,还一度拒绝何魁提议兵变,甚至在听说大哥要被谋害时,还奋不顾身只身去拯救,最终死于乱箭,挺悲剧的一个人,恐怕死之前应该都不知道自己老婆跟大哥有一腿。

图片 5

姜午阳是个固执单纯的人,自认三弟不当老大,他明事理不喧哗,信奉投名状法则,在他眼里,所有大事矛盾都可按法则处理,外人乱我兄弟者,必杀之;兄弟杀我兄弟者,必杀之;也正因他的固执,终究沦为凌迟处死的下场。

图片 6

莲生则是贯穿弟兄三人的见证者,一个扬州瘦马的女子,崇尚安逸虚华的生活,赵二虎一厢情愿打断她本该入豪门的人生,也因如此莲生好多次想过离开,但出于愧疚终究又回来,她不爱赵二虎,只是感恩他的付出,与庞青云邂逅后才找到自己的爱情,可惜最后依然成了投名状的牺牲品。

图片 7

庞青云为了巩固地位要杀赵二虎,而姜午阳为了拯救二哥要杀大嫂,这里面的每个人,最终都没能如愿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庞青云是真心想改变天下人,甚至斗胆在太后面前提议免征三年税收,他还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却终被朝廷暗算,就因为他是一个外人?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时代,战乱十几年,方圆百里都没粮食吃,小人物永远都逃不过大时代的阉割,就像片中所说,从宫外到宫内用了整整三十年,而时代的腐败终会孕育新世界的崛起。

图片 8

图片 9

© 本文版权归作者  popchenk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