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尘埃中开出一朵花,在乱世中看见人性的光辉

美的事物从来都为人所迷醉。尽管是硝烟弥漫的1942年的南京。
悲剧从来都是把美好的事物毁灭给人看。而让人心生惆怅、难以名状的情绪久久无法散去的,更是这些美好的事物为了正义,自我牺牲。
离去时,那些顾盼生姿的身影令人久久无法平静。
如果是一群革命时期解放军的战士,为了救下十几个女学生,而选择用自己的性命去换,甚至选择用枪突出重围,恐怕不会产生这样令人震撼的效果。
就像那开的最盛的一树繁花的枝头最艳的那朵花,也不及尘埃中绽放的一朵哪怕平淡无奇的花来得惊艳。
她们,原本就是美的。
也许是外面灰色的南京城的对比,她们走进教堂的时候,艳丽的旗袍、精致的妆容、或妩媚或潇洒的步调,美得刻骨铭心。
而电影更是赋予了她们非同一般的美。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她说,别人骂我们的诗句,当然要记住。
可是如果有一天,秦淮河畔往日妙不可言的琵琶声戛然而止,那些纤纤玉手不再抚琴,那些窈窕身影走向末路,不为别的,正是为了亡国恨。
★ ★
玉墨就是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从容的美。她的每个动作每个眼神都好像会说话,但是她的一颦一笑都好像是个谜。越是让人捉摸不透,越是令人欲罢不能。
当十几个女人一起挤在大门外吵吵攘攘的时候,她只是一如既往的身姿,淡淡的笑容,让你猜不透她此刻到底是着急、无奈,亦或是无所谓。
而后,当众人六神无主的时候,这个女人把箱子往墙里一扔,动作那么轻却那么干脆,让人立马感觉她原是最有魄力的一个。
而后,她也一直是众姐妹的主心骨。和神父谈判,调节和女学生之间的矛盾……而最后的那个至关重要的决定,也是在她的带领下做出的。
妓女也许从来都都是多情的。但是当被学生们认为是神父的美国人约翰,一开始就为她的美貌所倾倒,而她却没有用她的美来换取更多的便利。
妓女也许从来都是无情的。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而当约翰为了救学生们不顾日本人的枪时刻有打穿胸膛的风险,去呼号去呐喊,她却倾心于他。
她的眼神温柔似水,但却最不容拒绝。不然众人在危机之中怎么都会愿意去听她的,红菱又怎么会说“我被你压了这么多年,可到最后我还是愿意听你的”。
★ ★ ★ 电影省去了原著中很多冗杂的情节,只剩下这些令人刻骨铭心的形象。
一颗子弹一颗手榴弹,与一群敌人周旋的少校戴涛,代表的是战争中最血性最英勇无畏的那群人。他的血气方刚,和这群姿容艳丽但同样血性的女人,同样令人动容。
都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而当豆蔻挽着奄奄一息的伤员浦生的手,天真的笑无邪的泪,说要和他一起种地,为了最后在他走的时候能弹好听的琵琶给听连性命都不顾,这情比谁都质朴,比谁都真挚。
印象深刻的一幕,是最后妓女们装扮成女学生上车走的那一刻,有个或许是想到未知的恐惧而突然反悔,大声哀嚎着:“我不要去,我又不是女学生我为什么要去……”
电影的表现力还是强,这一喊就把她们内心的恐惧和挣扎给喊了出来。也把没有喊的人,此刻内心的挣扎全给喊了出来。
换做是谁,明知前面险恶重重,而勇往直前还没有一丝恐惧的?
她们喊了,她们怕了,她们还是去了。这就比不怕,看得更令人肝肠寸断。
换做是谁,明知前面人间炼狱,还义无反顾的?
电影最后的画面,仍是一行唱着秦淮河弹着琵琶的窈窕的身影。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以前总认为张艺谋的电影不怎么样,除了场面华丽、一线演员之外,没有什么值得自己记忆深刻的。但是,《金陵十三钗》给我的不仅仅是震撼,在震撼中有些许愤怒、些许感动。
    怒,是因为日本人在中国残杀百姓,杀人放火、奸淫掳掠、无恶不作。在电影中,除了教堂这个背景,其余的不是硝烟弥漫就是横尸遍野,仿佛电影带我们回到1937年那一年,那年最为耻辱的一年;怒,是因为清朝末年的闭关锁国,如果当初肯放眼世界,让自己的国家从冷兵器时代到热兵器时代,也不至于到了抗战时期,武器比日本人相差十万八千里。电影中,教导队没有先进的武器,为了炸掉日本军队的坦克,队员们只能用自己的身体作为盾牌,让炸弹手成功炸掉敌人的坦克。这些惨状的场面深深刻进心里,这段历史也铭记于心。
    人人都以为个个妓女都是不耻、都是无情的,但是在《金陵十三钗》中,十四钗颠覆了“婊子最无情”,颠覆了“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十四钗中的豆蔻,为了能再给奄奄一息的浦生弹唱首《秦淮景》,冒着生命危险去拿回琵琶弦,或许她的结局早已被观众猜到,就在她拿到琵琶弦准备回来的时候,被日本人抓住,先奸后杀。另一个和豆蔻一起回的结局也是如此。
    最初,电影中的女学生们对这些风情万种的女人们可以说是用种鄙视的眼神看她们,因为在她们的意识里,这些女人是不堪的。但是随着情节的发展,这些风尘女子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商女也知亡国恨,她们决定代替那些年幼的女生,去赴一场悲壮的死亡之约。当她们被神父约翰化妆成一名名女学生时,她们相互感慨曾经拥有的纯真。其实这些平时被视为最下贱的风尘女子原本应该都是好女孩,就玉墨而言,她曾经在班中英语是最好的,就算沦为妓女,当她开口说出那流利的英语,也不难知道她曾受到极好的教养,若不是13岁的那场噩梦,她的人生也不会彻底被改变,从一个好女生沦落成风尘女子。影片的最后,这些女子被送上车,人人都是满面泪痕,心中总有些许害怕,但是在侵略者丧失人性的屠刀前,被激发了的侠义血性,使她们义无反顾踏上了死亡之途。
    贝尔演绎的是一个只知钱、女人的入殓师蜕变成保护女学生的神父。当他看到日本军准备凌辱那些女学生时,他刹那间顿悟,原本正准备躲进衣橱里的他,看到身穿神父服的自己,他决定他要履行神父的义务,他要保护那些女学生。约翰神父和玉墨的激情戏前前后后加起来只有短暂的几十秒左右,但给人的感觉是感情发展到那一步,十分自然,只可惜他们身处战争年代。
    除了约翰神父、除了玉墨、除了教导队的战士们让我映像深刻,到了影片尾声,也让我记住了陈乔治这个小男孩,和那些女学生一般大。之前总认为他是个小小的配角,没有什么用,但是应当有13个去表演节目却发现还少一个,于是陈乔治站了出来,他恳求约翰神父把自己化妆成女生,作为第13个表演者,因为他答应他的养父要好好照顾女同学们,所以最终,他用自己的性命兑现了自己的承诺。
    电影终了,万分感慨,各种情绪、各种观想随即涌现,不可否认的是,这是部好片子,至少我是这么认为。因为除了宏伟的战争效果,更多的是人性与感动。

因为书法,促成了我与《金陵十三钗》的缘分。
在看关于书法的相关文章的时候,看到了一张《金陵十三钗》的宣传图片。“金陵十三钗”
这几个的字的笔体不同于我们常见的行书或者草书。“钗”字的最后一笔,宛如一把利剑,又像一把深藏在衣服里的匕首,还像一支女人头上的金钗。
这不是美术效果下的字。而是古风十足的书体,叫做“篆隶”体。在现代书法中,最早发扬这种书体的人正是浙江的书法大师——陆维钊。篆隶体是篆体和隶体之间的一种过渡形态。它出现在秦朝到西汉末年间,西北的汉简上就有这种字。那个“钗”字的写法也不是陆维钊大师独创的,它其实在马王堆帛书里就出现过。(本段摘自《书法网》书法与电影的那些事儿)
也因为字体所流露的沧桑感和历史感,才让张艺谋一见钟情,搬到了屏幕上。
终而缔结了我与这部电影的邂逅。
很喜欢这个“钗”字的形态。极致柔美的最后,蕴藏着锋利的能量。正如女人,虽然外表婉约娇弱,但遇到强大的外力冲击时,她们总能依靠爱的支撑在身体里爆发出擎天裂地的力量,似四两拨千斤般的英勇智慧。
所以,很多人爱上这个字,也许正是看到了,字的后面隐藏着女人的本质。
借用电影中假神父的一句台词——她们拥有永恒的力量和美。
这句话,是形容纵情男人身下,婉转承欢的妓女们的。她们为了保护未成年的女学生,为了她们的心灵和贞操,而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迎接着即将到来却本该不属于她们的命运。
因为她们是妓女,所以,服侍男人,会让人觉得理所当然。
玉墨说,如果我们被强奸,我们还能凑合着过剩下的日子。可是,如果是她们,要怎么活下去?
她平静的说出来,却逼出我的眼泪。
谁规定的,妓女被强奸就一定能活下去?
谁知道,她们在第一次接客的时候,是怎么在黑夜里抚慰自己,宽解自己,面对以后的生活?
谁又知道,如果经历了这样的事,痛苦中,他们又怎么一点一点自我治愈?
虽说这个职业是以身体做资本,可是接待的每一位客人,不是被迫服从,不是以命换命,从心理的接受程度而言,从性质的定义而言,接客不是强奸。
只是交易。
既是交易,筹码就是同等的。身份就是同等的。心里就不会有可怕的阴影。
但是,又哪一个妓女,愿意面对被强奸的事实?愿意洗干净了等着被强奸?
出卖贞操,和践踏贞操,完全是两个概念。
所以,故事的最后,妓女们化装成女学生的样子,代替她们面对残酷的现实时,其中一个女子,突然痛哭,喊着,我不是女学生,我不去,我不是女学生,我不去。
所有的女人都静静的看着她,包括那个假神父。
哦,对了,还有上帝。
她喊的撕心裂肺痛苦欲绝,最后还是被日本兵强行扔进车里,带走。
其他的女人表明上都很平静,她们同情的看着这个崩溃的女人,何尝不是同情内心里挣扎不已的自己?
她们的心里,有谁没有哭泣?无声的,苍白的,干涸的,哭诉着生命可能的终结、尊严的绝对践踏。
但是她们没有勇气去喊,声音是情绪的导火线,一旦发声,心里建立的防线就会立即塌陷。到时又用怎样的冷静和冷酷来说服自己,坚强的面对?
她们只是呆呆的看着,看着教堂愈来愈远。看着假神父一会在日本兵撤走后,开着修好的半残卡车,载着女学生们逃离这个人间炼狱。她们仿佛看见女学生们的脸上洒落着温暖浓密的阳光,在阳光的温暖里,融化的泪珠,晶莹剔透般的闪亮。
是的,那是她们的希望。
自己十二三岁的时候,被命运的洪流击到尊严的谷底,从此只在黑暗中涂脂抹粉,自我怜惜。她们了解那种心酸和委屈,明白那种残忍和无情,所以当眼前这些孩子面临曾经自己的遭遇时,她们挺身而出。
是保护,也是延续。
让自己美丽干净纯真的梦,延续在这些纯真简单的学生身上。

     “无论如何 我会找到你
把你带回我的故乡。”这是乔扮成神父的殡葬师约翰对秦淮妓女玉墨的承诺。
    爱没有国界,没有地点,没有界限。在战火纷飞、人人自危的当时,爱是死生与共,爱是抑制的热烈,爱是瞬间即永恒的缠绵。不要再说国产片烂,不要再看不起张艺谋。
    我也是文青,我也看《那些年我们一起追得女孩》,我也看《蓝色大门》,我也看《一页台北》,我也看一切一切的文艺片,但是这部商业片却让我觉得,真他妈的,回味。
    整部电影的背景很压抑。小日本满南京的屠杀,沿街随处可见全裸的女人和鲜血淋漓的男人。14个教会学生、14个秦淮妓女、一个神父的养子和一个洋人殡葬师,一起出现在了一个天主教堂。学生看不起妓女,妓女不屑于和学生一般计较。一直是这样,其实,一直应该是这样的,但是不知不觉,书娟竟然带着女学生避开妓女们躲藏的地窖往楼上跑,妓女们最后也替代了女学生,奔赴遥不可知的地狱。
    身边的女孩不停的在抹眼泪、吸鼻涕。这部电影拍的太细腻,妓女丰润扭动的翘臀、洋教士与妓女的调情、孟先生压抑浓重的父爱,李教官的隐忍痛心……一切的一切交织在一起,是一场无声的控诉,它想要宣泄,想要为所有的希望、所有的爱找一个出口。什么能够带着大家逃离南京,什么能够带领大家躲开战争。
    实在是很喜欢约翰神父的演技,《金陵十三钗》是先在外国首映的,洋人们对这部电影反响不是很高,因为他们不懂得这种情怀,他们不明白为什么妓女就比学生低贱,不懂得牺牲,不懂得隐忍。但是克里斯蒂安懂了,从一个贪财嗜酒的洋人殡葬师蜕变成为一个为灵魂祈祷的神父,他都演的淋漓尽致,看着他为十三钗祈祷的背影,我真的愿意相信世界上有上帝,愿意相信最后的最后,大家都平安无事。
    谁说婊子无情,谁说“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豆蔻为了为浦生弹奏一手《秦淮景》,不惜冒险,用生命与尊严做赌注,只为找回缺失的四条琵琶弦……即使最后,那个爱猫的妓女低声的控诉“我不是女学生,我不去”时的挣扎都让我对他们有了更高的敬意。面对不可知的未来,害怕、哭泣,让妓女的敢爱敢恨又更一步地栩栩如生。
    爆炸的炮火中,有美丽的五色花随着硝烟飘落,花儿落在地上,牵起一片轻轻的叹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靳默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故事中有两个细节,让人感动。
一个叫豆蔻的姑娘(jinv),为了给一个即将死去的中国小士兵唱一首家乡的曲子,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跑回曾经的红楼,拿几根琵琶弦。在回来的途中,被日本兵发现,然后轮奸。
当时我正在吃晚饭,轮奸的画面直逼我的眼睛,我恶心的一阵阵反胃。画面不是很暴露,但是豆蔻嘴里的血和沙哑的叫骂,让我不自觉的脑补,那是怎样的痛,身体的和心理的。不过十七八岁的女生,承受着十几个男人无情的摧残,我的胃,就像被钳子狠狠的拧绞一样,瞬间就吃不下去饭。
我恨这样的画面,因为看过后不会忘记,反而会在脑海中一遍一遍的加深,有意识或者无意识的自我折磨。于是赶紧跳过这一段,不忍再看。
但是这细节还是很冲击,为了不相干的小老乡,为了几根弦,不要命。
玉墨说,琵琶弦就是豆蔻的命。
是不是真的,弦断人亡?

后来我才明白,为什么豆蔻舍命取弦,香兰舍命拿耳环。
妓女们虽然生活在一个大家庭里,但是彼此谁也不与谁交心,那是一种热闹中的孤独,是团结下的无助。她们都是被生存串联的女子,没有依靠,没有支撑。只能将自己最为重视的东西,放在生命的天平上,与自己保持平衡。她们是用琵琶弦和耳坠做心灵的依托,她们在为自己找活下去的理由。
所以,轻如弦,却是生命的等价。
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
每次看到这两句诗,都想穿越回去,揪起杜牧的衣领,狠狠的抽耳光。
他怎么知道商女不知亡国恨?他怎么知道商女的亲人不在前线厮杀?他怎么知道商女唱后庭花不是为了供养家中的老弱病残?
就像《情深深雨蒙蒙》里依萍一样,爱人和哥哥,去打仗。她不去唱歌,拿什么养活女人和孩子?她不去纸醉金迷,又怎么让战场的男人安心卫国?她说,商女也有商女的无奈,商女也有商女的职责。
多简单无力的两句话?杜牧一定体会不了,我想他也是个光说不练的货,不然他怎么不去打仗,跑到秦淮河骂商女唱歌?还写什么劳什子的不知亡国恨。我看他是不知男人廉耻才对。
婊子无情。
这话是从婊子嘴里说出来的。有那么一点点的悲愤。
无情不是婊子,而是社会人心。
封建社会,自不必说。就是当今社会,就我所看到的很多妓女,都比男人有情有义。
说这句话的人一定是男人,并且一定是占了便宜不想付出代价还想进一步索取的不知羞耻的男人。
若是婊子无情。就不会有那么多红楼怨女。
若是婊子无情,就不会有社会上那么多提起裤子还能装体面的男人。
谁更无情?

很喜欢故事后半部分的神父。也很喜欢这个角色的设定。
他本来只是一个入殓师,因为想从教堂找些钱,自性使然英勇的从日本人手里救了女学生,被女学生认作神父。
从入殓师过渡到神父,可以说是身份的转换,也可以说是一种灵魂两种身份的体现。
因为,入殓师和神父,他们与上帝的距离是一样的。一个抚慰逝者,一个祈祷生命。一个送灵魂投向上帝的怀抱,一个将别人和上帝的手相牵相连。
他们都是上帝的使者,用不同的方式,完成相同的救赎。
是不是殊途同归?
而故事中,假神父爱上妓女,真的让我欣慰。
看,连上帝的使者都是深爱着妓女的,爱着妓女的一切。
他在床上带她回到她的家乡。他在身体里给她尊重和关爱。他们是圣洁和卑微的结合,是灵魂平等的相拥。
床戏拍的很诱惑,缠绵的吻,忘情的唇,迷离的眼,香艳的肩。
当然,还有放下成见,彼此坦诚的心。
所以,我脑中闪过——当上帝爱上妓女——的时候,我自己噗嗤笑了。
这不是不可能哦。
如来佛祖都能爱上女强盗,谁说西方神明不能呢?西方人更看重心灵和身体的契合,不是吗?

如果,这个世界对妓女,多一点关爱,多一点理解,多一点心疼,我想,假神父问的那句”既然人人平等,那么女学生和妓女们到底该选哪一个”,就不会没有答案。学生需要保护,妓女也一样需要保护。她们都是毫无抵抗能力的弱者。

我突然想起莫泊桑的《羊脂球》,同样一个妓女献身拯救众人的可歌可泣的又无奈卑贱故事。和《金陵十三钗》异曲同工。
不过羊脂球就算做出牺牲,一样没有得到大家的认可,反而是变本加厉的嫌弃和厌恶。
至少在这一点上,《金陵十三钗》在故事结尾时把尊重和同情都细腻的表达出来了。
懂得理解,懂得感恩。
我想,这是一种人性宽容的安慰和进步。
张爱玲不是说过: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