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似是指尖流逝的年华,其实评价一部热映片是很危险的事

  不知,为何在结尾是,看着柯亲吻新郎那幕潸然泪下,电影波澜不惊的节奏突然涌上心头~~
  正是高中生的我,对于电影中描写的剧情,有赞同,也有羡慕,大多都是我未曾遇到的,只能说或许台湾高中与大陆不同,也或许电影本就美化生活~~
  羡慕沈佳宜有那么好的柯景腾,爱过就不曾后悔了,哪怕是最后只能亲吻新郎了,但一切仍旧是美好的,值得怀念的~~

之前我对这部电影并没有抱太大的期望,一来此类青春片太多了,台湾小清新素来能博得一片掌声,这次这部片子甚至博得了一些公共知识分子的掌声,绑架来兜售“纯真”、“美好”的价值(影射大陆没有这类价值和理想——在通俗的意义上理解);二来以前也看过不少青春片,印象中觉得好的包括,比如,《蓝色大门》和《燕尾蝶》(虽然两部电影风格截然不同),不知道以前是不是因为对着电脑一个人看,没有剧场的气氛,始终没有被“纯真”、“美好”之类的价值或单纯的“成长”主题击中过。今天的观影经历则颇不相同,四个“基友”一路吐槽,反而有点“入戏”的感觉。但当最后男主角扑向新郎,伴着主题乐响起开始回闪以往种种,填充了之前留下的数个情节空白的时候,我突然感到无法吐槽。这段情节必定是导演精心设计的高潮,否则除此之外简单到苍白的剧情无法支撑起一个叙事,对此我愿意照单全收——事实上,这部电影并不靠叙事支撑,那些说它在叙事上幼稚的人,某种意义上并没有看出它在哪一点上打算感动人。毫不夸张地说,电影的成败完全押宝在最后那MV式的十分钟。

“电影要开始了,加油!你一定可以的!”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到。

“电影要开始了,加油!你一定可以的!”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说到。

我对电影理论一无所知,也素不喜欢“重要但不好看”的电影。在理论上重要还是在文艺批评上重要,我觉得这根本不是好电影的“重要”标准。扯远了。就眼下这部电影来说,我想讨论一下一个具体的问题:男主人公最后将新郎想象成女主角并跟他接吻,为什么?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百二十一天,他中午要向深爱的她提出那个问题了“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已经在脑子里想象了无数次他求婚之后她惊讶又感动的样子了。他又给自己加了一次油,然后看了看被捏出汗的戒指盒子,走出了厕所,坐到了她的旁边。

这是他们在一起的第五百二十一天,他中午要向深爱的她提出那个问题了“你愿意嫁给我吗?”他已经在脑子里想象了无数次他求婚之后她惊讶又感动的样子了。他又给自己加了一次油,然后看了看被捏出汗的戒指盒子,走出了厕所,坐到了她的旁边。

根据剧情,答案固然可以是,因为新郎说过,要亲吻新娘就得先以亲吻新娘的方式亲吻他。但是,男主角最后只是有礼有节地跟新娘说了几句话——或许他们最后接吻了,但更可能的是没有,因为男主角在亲吻新郎时夸张地将对方想为女主角(但电影中的表现并不让人感到夸张)——为什么?

电影是一部恐怖片,影片的男主角和女主角本是一对情侣,影片的开头便是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的场景,很浪漫,他偷偷的看着她,观察她是否有一些羡慕,她的脸上流露着淡淡的笑容。“很好!她很羡慕呢!”这是影片到了高潮部分,男女主角在床上疯狂的拥吻,女主角亲吻着男主角的脖子,耳根,这时,女主角坐起了身,脸上有淡淡的微笑,就像她刚才一样,然后露出了两颗獠牙,咬向了男主角的脖子!看到这里,他打了一个寒颤,而她因为害怕将他的胳膊抓的紧紧的,他安心了,“这都是电影里演的,假的!”他心里这样想着。

电影是一部恐怖片,影片的男主角和女主角本是一对情侣,影片的开头便是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的场景,很浪漫,他偷偷的看着她,观察她是否有一些羡慕,她的脸上流露着淡淡的笑容。“很好!她很羡慕呢!”这是影片到了高潮部分,男女主角在床上疯狂的拥吻,女主角亲吻着男主角的脖子,耳根,这时,女主角坐起了身,脸上有淡淡的微笑,就像她刚才一样,然后露出了两颗獠牙,咬向了男主角的脖子!看到这里,他打了一个寒颤,而她因为害怕将他的胳膊抓的紧紧的,他安心了,“这都是电影里演的,假的!”他心里这样想着。

为什么最后的镜头没有变成韩剧的苦情戏?为什么男主角不是真的跟女主角接吻?难道这不是更符合观众对一般纯爱剧的期待吗?——可是,首先,这重要吗?我觉得很重要。很多人认为这部电影没有提供关于青春的思考,只是和盘托出导演的真诚经历。恰恰相反,我觉得“真诚”从来不是衡量一部文艺作品的标杆。

电影马上就要结束了,他清清嗓子,准备好在所有观众面前向深爱了五百二十一天的她求婚。当电影最后一行字幕消失,观众都在等待大灯开启是,屏幕中央出现了一朵玫瑰,他拿起话筒:“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是我和她相爱的第五百二十一天,我要正式向她求婚。”说着转头看向她“亲爱的,五百二十一天,我们一起走过了春夏秋冬,但这只是一个轮回,你愿意陪我走过剩下的所有轮回吗?你愿意嫁给我吗?”她先是惊呆了,没想到平时很呆板的他居然能做出这么感人的事情,随后她淡淡一笑,接过他手中的钻戒,扶起单膝跪着的他,轻轻的说“我愿意!但是结婚的时候可以让这里所有人都参加婚礼吗?”全场欢呼,所有人都祝福了这对新夫妻,并答应婚礼是来到礼堂。他非常开心,抱着她就转了好几圈。

电影马上就要结束了,他清清嗓子,准备好在所有观众面前向深爱了五百二十一天的她求婚。当电影最后一行字幕消失,观众都在等待大灯开启是,屏幕中央出现了一朵玫瑰,他拿起话筒:“亲爱的朋友们,今天是我和她相爱的第五百二十一天,我要正式向她求婚。”说着转头看向她“亲爱的,五百二十一天,我们一起走过了春夏秋冬,但这只是一个轮回,你愿意陪我走过剩下的所有轮回吗?你愿意嫁给我吗?”她先是惊呆了,没想到平时很呆板的他居然能做出这么感人的事情,随后她淡淡一笑,接过他手中的钻戒,扶起单膝跪着的他,轻轻的说“我愿意!但是结婚的时候可以让这里所有人都参加婚礼吗?”全场欢呼,所有人都祝福了这对新夫妻,并答应婚礼是来到礼堂。他非常开心,抱着她就转了好几圈。

男主角在电影中反反复复地说,甚至自己都没有牵过女主角的手,所以她不可以让别人碰她的手。但他也知道,胖子阿和跟女主角好过——他们肯定牵过手——更别说新郎了。回忆一下他们大学入学后的那次约会场景,我便觉得奇怪:难道这两个人不已经是情侣了吗?为什么还要莫名其妙地在名义上维持“暧昧”关系?——我们记得,女主角在这场戏中对男主角说,自己没有他想象得那么完美。但男主角确实“幼稚”,不管对方怎么说,只是坚持自己喜欢对方。在这个意义上,男主角的“幼稚”恰恰在于在他看来女主角是完整性的体现,她是一切美好观念的集中者,她是绝对的美好——她是纯粹的完全的美的事物。因此,女主角在男主角心里其实从整个现实的、不完美的、零碎的、无法拯救的、充满散文气的世界中脱离出来,成为只有他的诗性灵魂才能与之沟通的善(“我的世界不过是你的内心。”)抱有这样一颗“美丽心灵”,男主角无法忍受他人可以碰触作为绝对的、纯粹的真善美之化身的女主角,因为甚至他本人也无可企及这样一个美的事物。这并不是说男主角的心智尚未成熟到把握这种美,而是说,这种完整的纯粹的美本身就是不可把握的神性一样的存在。

走出电影院,她和他回到了家中,她曾答应过他在他求婚的那天把所有都交给他。两人相拥,亲吻,和电影里的情节一模一样,他不禁想起了电影中的情节,那可怕的獠牙,不知道吸食了多少男人的鲜血,想到这里,他打断了她的动作,问她“你会不会是电影里的那个女鬼?”她嘟着嘴,生气的说“怎么可能!”他们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这一晚什么可怕的事情也没发生。

走出电影院,她和他回到了家中,她曾答应过他在他求婚的那天把所有都交给他。两人相拥,亲吻,和电影里的情节一模一样,他不禁想起了电影中的情节,那可怕的獠牙,不知道吸食了多少男人的鲜血,想到这里,他打断了她的动作,问她“你会不会是电影里的那个女鬼?”她嘟着嘴,生气的说“怎么可能!”他们又继续刚才的动作,这一晚什么可怕的事情也没发生。

最后那场婚礼的戏上,请帖上写的是“新婚快乐,我的青春”。“我的青春”,是指女主角吗?当然是。当然不仅仅是。“青春”在观众的理解中,更代表了纯真、幼稚、青涩、单纯等等“美丽心灵”所具有的想要超脱这个散文世界的片面渴望。除了男主角之外的其他男生在见到男主角的举动后也扑上去吻新郎,无疑是想兑现新郎所说的他们可以用同样方式亲吻新娘的诺言。有错吗?没有——这是一个他们曾经对之魂牵梦绕、朝思暮想的女生,如今在眼看着彻底失去的时候,满足一下曾经念想过无数次的行为,似乎也无可厚非。

很快,他们就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了,礼堂里坐满了人,红地毯上,他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很帅气,而她,穿着雪白的婚纱,很漂亮,两人互相宣誓并亲吻对方。这时新娘在新郎的耳边轻轻的说“其实,我就是那个女鬼。”新郎以为她在开玩笑,便说道“别开玩笑了,你要是女鬼我早就被你吸干了血呢!”新娘哈哈大笑,说到“因为,,,我要的是这里所有人的血啊!”说着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很快,他们就要走进婚姻的殿堂了,礼堂里坐满了人,红地毯上,他穿着一套黑色西装,很帅气,而她,穿着雪白的婚纱,很漂亮,两人互相宣誓并亲吻对方。这时新娘在新郎的耳边轻轻的说“其实,我就是那个女鬼。”新郎以为她在开玩笑,便说道“别开玩笑了,你要是女鬼我早就被你吸干了血呢!”新娘哈哈大笑,说到“因为,,,我要的是这里所有人的血啊!”说着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但这一想法与男主角的想法恐怕截然相反,要不然,后者没必要在和新郎接吻时把对方想象成女主角。男主角恐怕知道,婚姻意味着完全不同的爱情存在样式,意味着两个具有具体定性的人结成一个小型的伦理单位,它必须在跟现实的互动中、在不断地遭遇否定并本身包括否定性的过程中,实现自己、完成自己。婚姻意味着迈出坚实的一步,从此不再把对方设想成纯粹的、绝对的美,意味着——牵手、接吻、油盐酱醋茶。但是,男主角始终拒绝承认女主角本身有什么变化:她并没有从纯粹的、绝对的美变成或毋宁说降低为有具体定性的事物。对于他而言,她始终是独特的、唯一的,她始终是那个不可企及的美。

所以,男女主人公必然只能想象所谓“平行宇宙”的美好结局,他们不是因为偶然的原因而没有能够走在一起,而是他们都无法接受走在一起意味着那个根本无法企及的、神性的美,居然可以被现实地——也就是否定地——把握。这让我想起《穿越时空的少女》中片尾曲的歌词:无论我将来与谁在一起,你对我而言都是独特的、重要的。

婚姻不是艺术品,但初恋可以是、而且必定是一件艺术品。真实的生活总是承载着各种各样互相冲突、等待调和的环节,没有一种价值是纯粹地自足自立的,但初恋的爱情却可以以一种具象的审美的方式,展现整体性的美和宗教式的不可触及性。或许一个冷笑话在这里很合适:男主角“追”女主角正像追逐的追,当追到她的那一瞬间,他便超越她了——我们都无法忍受,当纯粹的完整的、尽管是片面的概念,坐落到现实中变成一定的、有限的、本身不完美的形式。

男主角最后可以坦然面对已嫁做人妇的女主角了吗?我不这么认为。但是这都不重要;在与新郎的接吻中,存在于男主角的“美丽心灵”中的女主角的形象的具体性也终于消失,成为独立存在的单纯的“美”的概念……尽管它是片面的、主观的、自我封闭的,但一切凡人所坚守的脆弱的价值和梦想,不恰恰是现代人的个体“自律”的根本归属吗?将来,男主角或许会以成熟的爱情观来修正或“克服”他幼稚的“美丽心灵”,但那一定是可欲的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